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心地荒凉



@余刃


揭露朵渔的那篇文章
又臭又长
本想捏着鼻子读完
实在读不下去
这个C
很可疑
可能故意截取朵渔的诗
加以捏造
说是她先写的
都有可能
余刃说也不是没可能
我说朵渔作为一个老诗人
不可能这么下作
余刃说是很反常
我说朵渔估计都不屑回应
这种事
黑朵渔的迹象很明显
文章作者明显崇拜朵渔
这算什么鸡巴证据
润生艾特卡扎菲
朵渔大师给了你
什么好处
我说我不认识朵渔
只是根据我的个人经验
我更倾向于相信朵渔
现在有很多文痞
为博出位
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告到法庭
对质
拿出铁证
写篇文章算啥
没有铁证
就是杜撰
润生说好吧
我不信朵渔
我艾特润生
你是不是嫉妒
朵渔比你有名
绿鱼说仔细想想也是
说人家抄袭
自己不亮明身份
可疑
悟空说管他谁抄谁呢
我艾特余刃
刚我终于捏着鼻子看完了
我现在确定了
朵渔抄袭
惯犯!
因为他不仅仅抄C的
还抄地球另一边的
各种西方大师。都抄过。
这个C。举例不仅仅
抄自己的诗
还抄各种乌七八糟
诗人的诗
这下朵渔完了
跟郭敬明之流站一排了
真是不应该啊
还有这种癖好
当年在诗江湖的朵渔
可是写出过不少
原创好诗的呀
润生说就是啊
我艹,很多人居然
还在为朵渔洗地
我艹
我说这次白洗了
洗不干净了
帕斯捷尔纳克
里尔克

都抄过
不要告诉我是前辈
抄了他的
原来一切都是
沽名钓誉
他的诗评
是不是也是抄的
他写过不少诗论
诗评
空瓶子艾特卡扎菲
论坛时代,就抄了
十几年前就被人
给质问过
只不过当时空格键
几个不想惹事而已
我说这个事对我触动很大
一开始不信
不想读。
又好奇
文章一两万字
我硬着头皮读完
发现绝非空穴来风
不行啊
死者的倒影
妈的
北岛也抄!!!!!
布满死者倒影的忘川
策兰
北岛:布满死者的倒影
也基本是照搬
北岛也抄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这帮所谓的知识分子诗人
就是一帮抄袭犯
恶心人
妈的
那个C
也不是什么好鸟
跟朵渔想必也是
一丘之貉
写那么恶心
朵渔还抄
很明显俩人
必有奸情
朵渔抄C
有可能就是想笼络C
肏C
空瓶子说C不简单
深圳报业集团的
我说空瓶子
你可真是个
小灵通啊
我说文章读完后
恍然大悟
之前还不相信
以为C在黑朵
事实很残忍
朵在自黑
肏。由此可见
我写口水诗的路数是对的
谁都不用抄
老子吐口水
分行即诗
你敢说是你的口水??
好了
朵又刷新了我的三观
今夜注定无眠
又一次觉得自己更牛逼了
起码咱是原创啊
只引用别人的话
不抄袭别人的诗啊
悟空说看群主吹牛逼
欢乐
别人吹牛逼,往往惹人烦
群主吹牛逼,很有喜感
梅花驿说词语诗
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抄
抄袭外国大师
糊弄中国读者
2020.9.25
 

好句


随着时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爱屄
2020.9.25
 

卡萨布兰卡


我现在怎么看啥电影都像黄片?
我到底是肿么了?
肿么了?
2020.9.25
 


这个字。很好
张小白说
舔的意思?
吆西吆西
我说那不是
比舔牛逼
张小白说
好好好
嗍。自带口水
我说小孩子
刚一生下来
就会嗍奶
牛逼
接下来
终其一生
都断不了奶
每一刻
都想嗍奶
看来嗍奶
不用学
一生下来
就会
悟空说
支持嗍奶
张小白说
yes
好字
比舔高级
嗍。非常av
我说的确
一个口
一个王朔的朔
王朔的口活
本来就了得
合起来就是嗍
2020.9.25
 

@晋晋


建议改成:浸浸
水多
晋晋说
一群坏淫
我艾特晋晋
相信我。浸浸好
晋晋还是土
甚至还不如
嫘影如花
湘水滨。
多好。
水多没毛病
晋晋艾特卡扎菲
反正我不改
土就土
土也是一种味道
倒是你的名字
可以改改
卡,扎
非常不流畅
张小白说
如果你还在为
卡扎烦恼
请使用长城牌
润滑油
一滴成传奇
真爱永流传
2020.9.25
 

不作死不会死


但是。但是
世界之大
从来不缺作死的人
祝福活着的
也为死去的祈祷
2020.9.25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2019年10月12日
中午1点34分
我艾特悟空和丁一
想着两位老哥
坐着高铁
穿过苍茫大地
迷茫人海
赴京找我喝酒
不觉热血沸腾
诗意盎然
可惜不能站在
znh门口迎接
有些惭愧
不过已为二位老哥
在一高端酒店
预订好了房间
今晚酒后你俩
可高枕无忧矣
2020.9.25
 

张小白说


今晚沿途要
聚众淫乱
速速报名
过期不候
见面对暗号
天王盖地虎
牛蛙小骚鳖
2020.9.25
 

好诗好诗


张小白写了首歪诗
叫《别亦难》
作者李上瘾
“相见时难别亦难
酒后无力菊花残
待到明年九月八
重聚燕郊爆菊花”
他将这首诗
贴到沿途后
自己赞美自己说
好诗好诗
2020.9.25
 

@子艾


为啥海边的女人
总是要比
山里的女人
性感漂亮?
子艾艾特卡扎菲
山里冷
衣服穿的多
2020.9.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