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只是握紧,没有故事(十首)

◎术香




名字被土地包裹
 
每块地都有名字,
像人有名字一样。
 
广袤田地,
犹如茫茫人海,
我们不知道谁是谁。
 
抓一把泥土,
薅一束谷草,
听风传送古老歌谣。
 
开拓田地的人,
种育庄稼的人,
走进田地,走出田地,
走进,走出,生生死死,
离不开田地。
 
土地的名字,
和着人的名字,
在山间,在平原,
面朝黄土背朝天,
固定不变的姿态,
被风吹着,
吹向歌谣的核心。
 
所有名字在歌里,
所有欢乐在歌里。
打开一首歌,
一个名字在雀跃,
上下千年的名字,
婴儿一般,被土地包裹。
 
疼是迷药
 
某些时刻,自己疼着,
感觉万物都在疼。
风刮着它自己,
风疼,风刮着树枝,
树枝疼,疼从眼前飘过,
疼在地上翻滚,
疼与疼撞个满怀,
疼把疼握在手里,
疼的颤栗和呻吟,
游入指纹。
 
一段往事呆于一处,
首尾疼着,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每一节,疼着掰开,
疼着断裂,
疼着散落于地,
残枝败叶的颜色,
石头破碎的光泽。
一只手,千只手,
从云端伸出又缩回,
指纹纷飞,关节鸣响,
疼痛蔓延,
白云彩化为白水滴,
悬于晨钟暮鼓,
静止不动或跃跃欲试,
此岸彼岸,群鸟禁飞。
 
天上人间,疼是迷药,
疼与不疼之地,
皆被染白。
 
镜子之迷
 
镜子自动翻转,
它内含的一切被掩藏。
 
风速有意转缓,
刷新明亮,刷新黑暗,
天意可违或不可违,
该空的都空着,
云烟深处空空,
航线空空,
甜味或苦涩,气若游丝,
兀自散开。
 
望向哪里都是空,
一个人的狭隘,
一个人的辽阔,
被虚幻填满。
飘来荡去,
无头无尾的路径,
无边无涯的慌乱,
被什么覆盖,
被什么吞噬,
镜子知道,镜子不语。
 
执迷于一面镜子时,
已进入另一面镜子,
迷局之殇。
 
清晨盘坐
 
一页纸间或生活的断层处,
屏息凝视,时光匆匆,
一处一处流逝,
一处一处退隐。
 
按着陈年旧风,
不让一幅画或一池水波动,
走过去的人,回头与否,
都在镜片中摇晃,
一地落叶,一世谎言,
被雨无谓打湿,冲洗。
 
细孔连着细孔,
声音不含表白,
不含泪水浸泡中的盐粒。
一座山峰,一脉茎叶,
大概念割舍小概念,
大疼痛舍弃小不忍,
奔腾不息或跌跌撞撞,
镜子碎成八片,
每一片都捂不住伤口。
 
盘坐于纸纹,
一节往事断开又合上,
寂静里时光外露,
吐出红色卷舌,
舔舐某片血迹,
麻木不仁处,
清晨刚刚开始。
 
一件事空着远去
 
淡淡去的那些,
云山雾海,溪涧水影,
无所谓远与近,
也无所谓暗与明。
 
有人坐于一件事里,
有人怀抱一件事,
如瓷器粘着瓷器,
气息滑过气息,
忍让推开忍让,
个中甜蜜与苦涩,
均不能相溶。
 
远山已远,远村已远,
雁鸣与烟花异向离散,
月光是粘舍剂,
却洒不进一件事的纹理,
透不进一个人的心室。
始终是黄昏的氛围,
晚霞的亮度,照入枯草,
照入被人间忽略的缝隙。
 
当一件事空着远去,
一个人的影子轻着散落,
光亮潜入,一片一片嚼碎。
 
血色浪漫
 
风筝断线之地,
鸟羽纷飞,没有眼睛,
没有手臂,
没有行动迅捷的影子。
风轻轻一吹,
羽毛舞于天空,
细小雨滴轻轻飞洒。
 
紫色翎毛弯曲,
与一滴水无关,
与一片沼泽无关。
紫色光焰含着黄昏,
云层翻卷,雪花若隐若现,
握手言和的人,
反目成仇的人,
排排安然盘坐,
羽毛的弧度里,
掩藏着从未说出的秘密。
 
鸟羽飞过手心,
飞进冷暖不定的心室,
一扇门虚掩,
一扇门钉死,
窗口吹来天国之风,
哀伤被恶意的石头击中。
 
一片鸟羽,
千万种神色忧伤的面相,
从未与风筝交集,
断线之处,血色浪漫,
暗礁一样存在。
 
我没有预设悲凉
 
船头弯曲,
折断一条弧线,
白色惊恐,
流落于经年的寒凉,
一节一节细软,
一点一点黯淡。
 
我没有预设悲凉,
泪水滂沱,是他人赐我的厚礼。
抹去泪痕,黎明如镜子般光滑,
心门敞开,风不可进入,
细节似刀,裁出更多纤细,
细叶,细丝,细梦……
梦于梦里繁衍,
心在心里孤独。
 
半条弧线里,有人挣扎,
试图跃出船舷,
鸥鸟振翅泄密,
漫天白雾,难掩前世境遇。
 
弯曲,弯曲的何止船头,
还有一次次表白,
蜜汁嘀嗒的黄昏,
细如长廊,
一条条狗或一群群狗,
窜来窜去,只能舔破浅层,
深处幽闭于深处,
悲凉深不可测,
没有谁可以进入。
 
细语成溪
 
一些花乐呵呵地开,
围观者都非亲人。
 
花各自努力开着,
不去想亲与疏,
不去想得与失。
 
人们指点花,俯首闻花,
书空描摹花,各种动作,
不影响花的笑颜。
微风轻拂,花在低语,
花瓣相触,叶片相压,
是表达也是存储。
年年来,年年去,
花与花相守,花与花相离,
细语没过细语,细语成溪。
 
看花人已去,
风已去,雨已去,
一切过客已去。
时间内外,花和花在一起,
妖娆弥漫,睡着或醒着,
都印章一样,存留人间。
 
 
只要被隔开
 
一墙之隔,一线之隔,
隔开,即不同。
 
同在浓雾里,
此处一朵花开着,
彼处一朵也开着,
但颤抖部位不一,
小嘴喃喃,小手招招,
所指皆有定向。
 
荒芜执迷于荒废,
纯真深陷于呆傻,
天地悠远,
远不出格局的定义。
 
顾此失彼,
状态可以散乱,
而心门朝向一方,
被风一再吹开。味道散失。
 
花开无足轻重,
花蕊越多越被人忽略。
凡被隔开者,
都是两个概念里的词,
词性与色彩,
各自向着一方飘摇或流淌。
 
 
不确定说
 
都在未确定里,
石头堆进镜子,
云朵掉入水池,
天地合一处,
一股泉水涌出,
花朵绽放笑脸,
鸟儿鸣叫都是泪水凝聚。
 
无所谓热与冷,
草叶拼接草叶,
云雾笼罩,
味道汇于一处,
漩涡里滤出鲜绿,
涂于寂静时刻,
镜子含满石头,
立于路口,端坐云霭,
天与地再度分离。
 
握一块黄色石头,
抚平旧年花纹,
咳嗽如钉,
旧画幅,旧家具,
一一定于空旷,
又自我脱落。
叮咛里没有杂音,
视线里频出异物,
多翅之鸟,步步跟随镜子,
石头握紧石头——
只是握紧,没有故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