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或细长的(童诗)

◎天然石



虫子或细长的

黏兮兮,赤溜溜,慢吞吞
无知?无奈?无所顾忌?
细长,细长的一段肉色绳子
穿行在滂沱大雨中

你的雨冒呢,冒失鬼?
你的雨衣呢,冒失鬼?
你的雨靴呢,冒失鬼?
你这傲慢无礼的小虫子
你涉水的姿势
像被歪曲的历史

你这是归家心切?
还是要离家出走?
你至少要给自己找个遮盖物
你的存在像现实一般残酷




不存在的牧羊人

我喜欢在睡前重数一遍羊群
那些颓废的山羊,那些臃肿的绵羊
它们的数目总是在激增

如果用山羊加或减绵羊,答案是一座山
如果用绵羊乘或除山羊,答案是一汪海
如果把山羊和绵羊区分开,就得分离山和海

我爱山羊略胜绵羊,为了公正
我会给绵羊安排更丰富的食源
而山羊要想得到食物必须得爬山

要鞭策它们免得它们丧失自我
要安排危急,要让危急无处不在
好让羊时刻保持健康,精神

要明白,上帝造狼,豹子,鳄鱼
这实是无奈之举




寄居蟹

这世上但凡你所拥有的
一定是你最配得到的

为了寻找一个避难所
蟹钻进一个螺壳
终生做起了房奴




老奶牛

你是否能想象:你是一只奶牛
从不产奶,因为厌倦?作为惩罚
被拴在山坡的一角,一整天吃
不上一株草,为的是训诫改造?

别的奶牛经过你,经过你
出于羡慕?嫉妒?嘲笑?
她们的奶汁像瀑布流淌
她们一口气可以把半座山吃光

你当然可以对此置之不理
因为不屑为之?因为无能为力?
你只是在试图说服自己:做自己
但是——失败——几乎总是如此?

你想摆脱泉水和青草的诱惑
高飞远去,到世界上寻找新生活
一根鞭子让你退回岩壁
一根绳子让一切成为回忆




石头

听听这些石头如何歌唱——真理之舌
她们的歌声让世界恐惧
而如果她们闭嘴
世界就会死去?

我曾尝试记录那歌词韵律
失败——几乎总是如此
我满怀敬意走向她们
她们却警告我注意身份

我曾通读石头典籍
知道怎样赢得石心
可是面对她们我依然一筹莫展
除了敬意还是敬意只是敬意

我决定守护她们无时不刻
她们嘲笑我无知,不自量力
说若我再纠缠不放
就会给我些苦头品尝

我能吃苦,不怕累
只是她们的无视让我无法容忍
每当这时我就唱歌解愁
我唱一个石头和她的忧虑

石头无忧无虑——她们辩驳
不过我的歌引起了她们的兴趣
我唱歌不是用嘴巴而是一片橡树叶
她们说这方式倒是挺有创意

却不知我虽识五音但嗓子沙哑
要是我开口唱连我自己都害怕
我说这没啥,不过是小菜一碟
我还可以用树枝击风凑乐

不过她们已失去了兴致
她们的激情维持不过一分钟
这就是我为何至今仍无法收获
芳心的原因,但也并非一无所获

我至少弄清了她们歌词的大意
石头的语言并不好学习
好在我有一颗恒心
她们的歌唱的方式是沉寂




乌鸦

一次一次又一次
当你发现一只乌鸦
在啄食太阳
请你前去助一臂之力

它的羽毛有多凌乱
它就有多勇敢
它的爪子有多锋利
它就有多自信
它的嗓子有多呱噪
它离成功就有多近

要么你就远远躲开
到乌鸦不能感受的所在
至少不要有意妨碍
生为乌鸦不是过错
(黑羽毛,利爪,呱噪缺一不可)
活得像只乌鸦无可指责
(正视你的黑羽毛,利爪,呱噪)
怀抱一个乌鸦梦亦非罪过
(指责,诽谤,造谣实在可笑)




怪物

阿大是个怪物
很多怪物无法描述
它以吃人为乐
吃人却非它天性

它聪明,敏感,孤独
拥有羡煞旁人的财富:一座金矿
很多人在谋划它的财宝
却变成它的果腹之物
它本身却一文不名

我曾规劝它离开居所周游世界
我放弃了,做为它唯一的朋友
我不想强人所难
它对世界充满敌意
我想多半因为它缺一个伴侣?

可是不可能有伴侣
做为独一无二的怪物
它注定要孤身终老——
好在它不在乎

我在乎,自从它把金矿做为
生日礼物赠送我的那天起
我整日提心吊胆
因为随时可能会因此命丧黄泉

还好我命大,转眼已过百年
你也够幸运,若你能读到这首诗
记住,它是为你写的
为向你陈述我的简历我必须赶快
至少要赶在死神之前
只为听听你的意见
您对此会有何高见?
一切悉听尊便

我该怎么办
若我未遇见你就不幸离世
我的金矿当如何处理?
我已失去阿大的一切消息
谁能告知我它现在的栖身处
我愿用一半金矿交换

我已衰老得无力等候,请抓紧时间
来乌有处找我,我就居住在虚无的岸边
电话号码:404404404
最好是星期三,上午n点半
期待光临!再见!




贝壳

孤独是扇形的
它的重量是整个世界
它的寿命是贝打开又关上的时间

当你路遇贝壳
与其被它的表象惊讶
不如无视地走过

万物都曾经历贝壳
一如你经历世界
你欲何往,面对茫茫黑夜?

我本想去寻你
求得和解,没有成功
错不在我,也不在你

一切都有待谅解
自从我爱上贝壳
我决定做回自我

 
20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