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兵专栏 ⊙ 什么能让风苍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倾听或者诉说

◎吴兵



1
独处惯了
谈锋正健?不不
沉默可以保持诚实
多少见解
在真相之外
有些人的语言用来表达
而有些人的语言用来遮掩
我不是记录者
但我有干净的空白
随时可以用来记录

2
学会挤出一滴眼泪
是挤出而不是流淌
我没有看到过狮子的眼泪
更没有看到老虎哭泣
痛苦埋在心底,是被迫的
痛苦的表情认真练习
你可以说我是演员
可我不是
我是狮子
我正为一只蝌蚪挤出一滴
或者全部的眼泪

3
大街上,人流湍急
这一天的新是多么新
这一天的旧又是多么旧
胸中响着李白的咳嗽
脐带无处连接
拍另一个人的肩膀
说对不起
唐朝的地址忘了

4
肺去了哪里
心脏去了哪里
为什么叫指甲而不叫清泉
为什么一生不曾更改的名字
没有粉饰一朵桃花 
山路空无一人
有雨时把泪水忍住

5
那个漫长的冬天
围巾很鲜艳
低头观看
灰暗的身体
恋人般
让我深感意外

6
一架竖琴被搬走
多少年孤零零的
没有人倚靠、触碰
多想为她归拢好一头秀发
手指从此不再拳头般握紧
不需要看清什么
夜弥漫
逝去的人啊
带走了一盏盏灯

7
手指向的高度
就是飞行的高度
一页白纸
被茫然抛弃
浪漫的飞行就此开始
那是一只白色的鹰
思与恋渺如微风
游子
切莫姗姗来迟
我以雪花的名义
以溢美
以高调
以除去喧哗的广阔
以情意绵绵
翘首以待与风温存过的
惬意

8
梨花白,很静的时候
我需要这些白
和我一起静
一起什么也不收拾
一起从枝头
不知不觉落下来

9
一个从不悲伤的人
这怎么可能
夜晚的花纹
美如狐狸
轻举轻落的脚步
仿佛在另外一个星球上行走
爱过身体里的水滴
爱其睡眠无声无息

10
十月风凉
凉,小如针尖
拆迁的废墟投下黄昏的阴影
高大的梧桐
一片叶子,慢慢飘落
陡然想起
父亲已经离开多年
又想起他吃饭时的样子
遗憾的是没能想起
我们是不是一同从这里走过

11
叫一声活着
答应
叫一声死亡
还答应
剩下的就是沉默
用一截溪水
洗净一块石头
与松柏为邻
把苍生放在布衣里

12
我将安静地睡去
葵花籽刚刚磕开
安静
取代一声脆响
还会回来
像向日葵慢慢移动
秋天且容我慢慢脱去风衣
慵懒着,像黄昏一样幸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