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灯的人

◎梁雪波

夤夜书(组诗)

◎梁雪波



湖水考古学

起句不一定要惊艳,比如
面对一池湖水,快门轻松而平静。

比如怎样将炫目的正午处理成
翠荷点染的长卷,作为日常功课,

如何为暗涌建造一座八角亭?
从陆地到天空,如何书写无中生有?

尹山湖,像一位沉默的交谈者,
平息我们漫长的争执。

陶罐、剑戟,那些消逝的器物,亦如
孤峰藏匿于流水喃喃的低洄中……

跑湖的人,却有与楼群对称的蓬勃,
他们是否已学会在快中抵达慢的艺术?

一面镜中刻着往事的齿痕。此时
我怀疑乌云,就像怀疑我自己。

不真实的白鹭,涟漪闪烁
回应着取景器中考古学般的追问。

是事物向词的聚拢,让一座新城
在不倦的言说中创造了水的真身;

哦,“她治愈时代的偏头痛”,
情侣的蜜语仿佛在同一秒传入耳蜗。

湖水,这翻卷至句子尽头的听力的空白。
谁,将在下一次的造访中潜泳而来?



句式星云图

在这凿空的石头里
所有经验之河向一只杯子敞开

越过竹影而不必赤足披发
端坐如僧而不必藏身画卷

思想的减速器,两只轮毂
在折叠和迂回中延伸知觉的窗口

语言像逃逸的黑猫
谁能捕捉到它几何形状的纵身一跃

在词语与景观之间
弃绝之月加深了镇魂塔中细碎的凉意

我们被石柱所建构的生活
需要来自裂隙的光,撕开洞穴

因此不必纠结于色彩的伦理学
只需为水汽烟岚献上脱脂的腰身

——将“看”的编年史拆散
——在“听”的内部计算音节

枯山野水与切割的铁条,悬置于
一个不断凿空的身体

词的色调,空间的呼吸,质料的光芒
在事物的沸腾中我的吟唱微不足道



夤夜书

墨深处,你展开折叠的翅翼
飞过宁寂的湖面,飞过
一个辽阔的伤口

白昼像回放的唱片
在体内旋转
盛夏的果实也在旋转

幽暗横陈的砖石
一只陀螺
在自身的鞭挞中削尖

那枯干的灯焰啊,垂柳般
于十年前突然从经卷中浮现的
镜像前战栗不已

为体内那不可劫夺的异变
就这样:饮着、痛着、舞着
飞过一座座失眠的庭院



追忆

赤焰西陨,但并没有沉落
是夜鸟垂下宽大的羽翼
沿着闪烁的河岸,我飞行
追随众蝗之王的巨翅
那些划过空气的声音如锋刃
破开十二月的坚冰

繁星密布,苇丛低伏
我的胸腔鼓荡着还乡的长风
飞过灰瓦的屋舍、无名的坟茔
飞过孩子们小鹿一样欢腾的追逐
飞过昼与夜、蜜和盐
复眼中一段缤纷无涯的时光

运河依然深沉地翻涌
鱼群在水草上布下神奇的卵
那些似曾相识的面孔
是从作业本上走失的生字词
蓝天上缱绻漫游的云
在风中浮现,又被黑夜一一擦去

为何我的心突然因快乐而揪痛
当夕光斜斜地洒满河面
圣者的喟叹犹如多年之后的冰
刺痛无知的骨头
那水中的少年,也直起了身子
在金色的波光中,与我
相互眺望,相互辨认



瘦马
——读杜甫

是怎样的嘶鸣打开危峻的绝顶?
一座山突然闯进孤独的身体
我听到寒锋被速度逼退的声音
在亡灵翻涌的天际
一颗弘毅之心,经热血锻造
被雄盖古今的肝胆唱诵

正如鲸鱼注定在碧海中呼吸
黑色的蚁阵仓皇于闪电的暴击
我看见:一匹马
从词语的断崖狂奔而来
它锋棱瘦骨,有唐音中的硬度
它追风喷玉,以鸟的轻盈
在流水的道路上度砂历雪
将一担秋风运送到车辚辚的北方

它是两个世界的高蹈者,虚幻的肉身
却难以越过现实的坎壈
它是颠踬途中的萧条客,乌云为伴
却像一枚钉子立在苍凉的韵脚中
它不是照夜白,不是
老槐树下醉卧的飞龙
这浩阔如寒水映孤心,一个时代的
滚滚落日
在我们的梦中不断翻转的铜镜


(发表于《扬子江诗刊》杂志2020年第5期)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