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那条内裤

◎心地荒凉



王一啊王一


没有鸡巴的兄弟
就是靠不住
2020.9.22
 

大尾巴狼


绿鱼问谁又退了?
我说管他妈谁退了
谁爱退谁退
绝不再拉新人进来
装大尾巴狼
基本都是女性
退了的
我告诉你们都谁退了
逆风
王一
腾云驾雾
就她仨。全女的
2020.9.22
 

关键词


魔头贝贝语音
如同鸡肋
听之无味
不听可惜
总结几个关键词
我在喝酒。听我说。
不说了。妈妈。我爱你。
给了我一百块钱。
给了我七百块钱。
给了我三千块钱。
你以为我不知道嘛。
我魔头贝贝。
不是我吹牛逼。
好了不说了。
你给我记住。
我告诉你个秘密。
我没钱。你真以为
我没钱么。
你错了。
没想到。
大吃一惊。
2020.9.22
 

曾德旷


吃过
苍蝇和蛆虫
这一辈子
我绝不会再跟此人
共进早餐午餐晚餐
以及任何餐
2020.9.22
 

@范辰律师


一天撸管62次?
太可怕。
我的极限曾是一天6次
他是我的十倍
所以我还活着
我是说撸管
打炮一夜曾突破过12次
不过后几次好像
无精可射了已经
范辰律师艾特肛肛好
厉害了,我的弟
我说想念
范辰律师说
约时间喝酒
我说你做大律后
成了济公
哪里不平
哪里有你
也好
正好借此
环游世界
周游列国
我其实蛮羡慕你
我只能蜗居在此
听天由命

不觉已怆然泪下
苦闷顿足
2020.9.22
 

借钱我最服好孩子


好孩子写过一首诗
叫《神奇的事》
“这么多年
不务正业
我活了下来
没有钱
我的同学们朋友们
一直在
按部就班地上班
多数
也没钱”
读完这首诗我心想
在好孩子看来
奋不奋斗
都一个逼样啊
他还写过一首诗
叫《我开始朝国外的借钱了》
“国内的已经被我借遍
只能
饥不择食
认识的
就胡乱
问对方
有没有钱”
读完这首诗后
我才知道
事情并非那么神奇
原来好孩子
能活下来
还是得靠钱
向别人借钱
看看
他借钱都借到
国外去了
各方面都有高手
借钱我最服好孩子
他还曾写过一首
向沈浩波借钱的诗
叫《心地荒凉说我肯定
借不到》
“打电话给沈浩波
‘喂,您好
是沈浩波先生吗’
沈回答‘是,您是哪位’
我答‘我是好孩子’
他说‘我手机没电了
过十分钟打过来’
十分钟后
我再打
沈说‘您是哪位’
我说‘我是音乐人好孩子’
他说‘有什么事吗’
我说‘您好沈先生,是这样的
有人和我打赌,说我要是能朝你
借1万,他就给我一万’
沈说‘我感觉这事挺无聊,再见’”
余刃说狮子大开口吗这不是
还一万,三五百差不多
不专业
至少不够专业
我说比曾德旷不如
德旷开口不多
只要赞助他五十一百
就可以
真奇怪。
并不觉得他丢人
就觉得贼逗
忍不住大笑
余刃说对
你不能觉得他钱多
就要一万
我说浩波躺枪
钱多投资大
谁有钱啊
余刃说确实不丢人
没钱借钱
这个逻辑很对
我说你去问王健林借一万
他也不会借
你见到马云,你说马大哥
能否借我一万块
马云肯定会说
我身上没带钱
真抱歉
2020.9.22
 

打都打不死


好孩子用五分钟
画的一张蜡笔画
标价五千一张
拿到网上叫卖
我看也是穷疯了
可想而知
他注定一张都
卖不出去
绿鱼说好孩子
很有商业头脑
我说还活着吗
这种人很容易死
绿鱼说恰恰相反
这种人最不容易死
打都打不死
癞皮狗一样
我说你是说曾德旷么
的确
绿鱼说德旷也
位列其中
我说类似的人
往往能成为好友
在寂寞人生长河中
相爱相杀
2020.9.22
 

问题


我提个问题
为啥女的露屄
会把脸遮住
屄遮住后
才会露脸
而不能同时露
绿鱼说这个问题
问得好
已然上升到了
哲学层面
要屄不要脸
要脸不要屄
屄脸只能选一个
to be or not to be
2020.9.22
 

那条内裤


她跟我年龄相当
是亲戚
至于是什么亲戚
我也搞不清
说起来我还是
她的长辈
对对对
她是我表姐的女儿
至于是什么表姐
我真搞不清楚
那天下午在表哥家的
堂屋西间里
也就是说在她
舅舅家的堂屋西间里
在一张凌乱的小床上
我看到了一条内裤
是她的
裆部还沾着血污
那时我们都十四五岁
我深深地暗恋着她
但她并不知情
因我实在没有勇气
向她表达我的爱意
当时,趁房间里没人
我抓起她的那条内裤
伸出舌头
如饥似渴地舔起了
那一片腥臭的血污
腰间的物件儿在那时
也瞬间变成了一根
坚硬的棒槌
舔完后
我拉开裤子拉链
将我的棒槌掏出来
用那条像被她施了
魔法的内裤
将其裹紧
双手交替
一通狂轰滥炸后
我将一股
滚烫的精液
全部都射在了
她的那条令我
疯狂的内裤上
2020.9.22
 

猛然发觉,在梦里,应该有四个我,另一个我,正站在床边,盯着并排躺在床上的那三个我


梦到三个我并排躺在床上
除了全部充满了性欲之外
还有些地方略微不同
比如发型和肤色
以及睡觉的姿势
拿不定主意
让哪一个率先醒来
哪一个先醒来
哪一个就会
成为我自己
另外两个就会
化为空气里的
一股淡淡的香味
直至散尽……
2020.9.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