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无人区》等10个

◎边围



无人区

一直都无解:
水呢?使大地成其为母亲的
乳汁呢?女司机在一旁笑,
一个外人的孤陋使她更无解。
隔着车窗,一股燥气
已经喷涌而入了,剽悍至极,
令人汗颜。不毛之地上,
一切景象都是恓惶的
——空旷带来恐惧,和力度。
寸草都不愿生长,
绿色是稀缺的,满目只有灰黄。
那苍茫中孕育了粗野,
易使人大声吼叫,残暴地、
无顾羞耻地。激情——
在沉闷的人那里佚失许久的
那份蛮劲,突然又附体了!
不再在乎走调的歌声吓跑蜗牛,
流沙很快就会吹散一切。
女司机隐身了,无人驾驶的车
更其恣意奔放,狂飙着。
热浪下,抵住内心里无边的旱季,
人偶尔会被这番辽阔感动,
哭出声来!没有呼救,
心田却在暖风中被灌溉、被滋润。
无解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分明经历的是暴晒,却倍感荒凉。
始终没有一个人影,
孑立的人必须穿越专属于自己的
孤独。从来也无须导游。

               2020.9.10.




嘉峪关口

自瓜州而来,
被风吹来。不是虚张,
是那夜的风果然无可匹敌。
吹乱头发,一并吹乱的还有
战鼓一响就惶惶不已的心。
风,着实太烈,无可遮挡,
城垣之内才得躲匿。
不被风所裹挟,在瓮城里,
不会屈服于凛冽。
挥刀向风,斩断风的飘带,
从此再无一缕烽烟
自远处的墩台上升起。
尚未完全风化掉的长城,
断断续续,也在讨赖河畔
劝阻着那些失群的风。
不要靠近了!角楼上的箭镞
都锋芒毕露,威慑着风
以及细沙中它的同伴。
风,还敢再挑衅吗?
有雄关,无惧热焰与冷霜,
将动荡的心紧紧围住,
护卫得不留半点缝隙。
并非真的制伏了风,而是
在砂土间捡到了风的泪珠。

           2020.9.10.




边塞诗

尽头。无法触摸的
天边,只有余晖和孤雁。

曾是国界的尽头。无人
踏破铁鞋,浊酒何以共饮?

也是想象的尽头。前途
足够辽远,脚趾只剩枯折了。

尽头全是空。空洞
空虚与空玄,空无草木。

看尽头,有唐人!月下
遥寄几许相思,托付给星辰。

梦的尽头。河床干裂时
我们在崖畔盘坐,互为佛陀。

            2020.9.10.




冲天杨

也不知顶点在何方,
只知昂扬起高拔的头,
努力向上——
第一眼,就被它的笔挺
摄了魂!
那英姿里有不屈,
有比逞胜更重要百倍的
孤勇。
颀长的身子,无人相信
它会变为懦夫。
大风,吹不弯它的腰肢,
枝叶狂野地舞动,
不过是为了让它再神气些。
树冠不必庞大
但一定要尖耸似宝塔。
直插云霄,
让羡慕它的人踮起脚
也不能追上它的伟岸。
那傲然之美,
在北方已算是一种刚烈的
脾性了……
满空清澈的蓝下,
晃动着它刺眼的绿。

        2020.9.10.




与丹霞对话

你来自远古。而我
寿龄不长于一株白杨,微不足道。

那种幻觉始终未灭:第一眼看到你,
我就爱上你!我含蓄的爱,
稍稍不同于那些死追着你拍照的人。

我相当内敛,在你的绚烂面前,
我单调得就如同一具泥人。
只会当着泥岩吐舌,愕然时不住喘息。

呼吸紧促着,缺氧般呆木,
环顾四周也未能分清哪里是实境、
哪里是虚境。你诱惑我,而且够深!

我不敢确认是否被掳进了一轴画中。
或只因自己多情,误入前世,
那位渴恋多年的仙子化身了一抹霞。

而你还在彩丘上等我。你的波纹,
不知是哪位画工精心绘制的。
赭红色的你,有时又变成青灰色的你。

是哪里打翻了颜料瓶?七彩的你,
无人可勾描出这般神秘的你。或有神灵,
赐你锦绣的外衣,赋你奇谲的姿态。

好色的我,贪看着你的美艳。
你的肌理别具韵味,如此原始和瑰异,
色泽无论深浅都是纯真的。

我混淆了时空,静静谛听
你从亿万年前发来的暗语。我走向风口。

                    2020.9.12.




地质公园

迎面撞上白垩纪!
被剥蚀的山体,即使在晨雾中
也像误入恐怖片。不是有妖,
就是有仙,《西游记》里的魔域
大抵如此。有石柱林立,
还有峡谷纵深。每一个场景
都似曾相识,又绝无雷同。
不是梦!应该相信直觉的力量,
沿绵延的陡崖找回心中
最美的奇观。再无惧风蚀、水蚀,
在砾岩上爬坡,比羊群
还要热爱惊险。有坠石纷纷
落进沟壑,那是彪悍的兽
在岩缝间发威吗?总之不见一人。
先行者都已被“嗡嗡”的回声
一口吞掉!是有点儿悲凉的味道了。
悬念就一直都半悬着,在远处
无人侵扰的极境里。
但莫怕!一条天梯通往云端,
那里又是别有洞天了。
曦光,自额顶来,映红了天际!

              2020.9.12.




近谒祁连

终于见了雨。
虔诚,可感动天地,
降下祥瑞。雪峰上飘落的
一大簇雪花,终于化成了雨。

净土有灵。佛光
从山崖上的洞窟而来,
穿透世俗,映照浮浅的心。
膜拜时,不可有一丝丝的秽念。

几日流连,耽溺,
方才有几分了悟。山
从来都在起伏,当人心平静,
绝壁上也生禅。也不用凿刻太深。

                2020.9.12.




骆驼刺

沿途,荒漠无涯时,
人无法拂尽满眼
乃至满心的尘沙。人欲跺脚。

以示对自然的抗议,
却绝无回应——人之脆弱
在干旱的考验中就现出了原形。
人终究娇嫩,不肯苟活。

零星的绿,常常也能令人
热泪盈眶。那些顽强的战士
并不求什么回报,它们总无声地
挣脱枯瘠的地表,裸露胴体。

不甘被渴死,那样壮烈牺牲
并不值得。它们笑对
每一股凶戾的风,不卑也不亢。

               2020.9.13.




张掖问佛

拂晓清香。
皆因香梦未醒?我问佛:
何时半寐?人间浮华正多,
寺外,又一重世界。
寺内,我必端庄,侧立大殿,
躬身向佛。我蒙尘,因而蒙昧,
何以涤清顽垢?我问佛:
痴念是何颜色?无明烦恼,
可用油灯照彻?佛无语,
我无言,只有檐角风铃脆响,
古木上枝叶随风摇曳。
卧佛已涅槃,双目半睁半闭,
却洞悉万物。我问佛:
缘分为何?凡心常有几多迷怔、
几多缠绕,皆为恩典?
向佛龛三叩首,
向佛塔三叩首,
虔心可鉴。我再问佛:
人在行旅,浪游时,
也是安宁时?此行如何圆满?
恕我无知!总不得轻松如燕。
大佛笑而不答,
赐我满鼻檀香。似在问我:
梦香?还是无梦香?

           2020.9.13.




西行散记

1
塞外,不论有无孤烟,
都是悲凉的。那烟,更不是炊烟,
而是烽烟。不燃也罢!

2
戈壁!戈壁!
环视四周都找不到出口。

不要像逼疯一只羊一样逼疯
一个孤独的人。除了落日,他一无所有。

3
绿洲解救了沙漠。哪怕
只有一丁点儿的绿,都可扯碎
满眼的黄。

那里即使没有一眼泉,也能滋润了
烧灼的喉。

4
牵驼人是残忍的。

几千年来,无尽的沙路上
多少足印被风吹失。

骆驼们是无辜的,它们甚至不知道
自己的乳名。也不知驼峰上
驮的是经卷,还是罪恶。

5
最恐怖的,莫过于巍峨的沙山。

它阻隔的:是眷恋。
它崇拜的:是绝望。

6
一切因丝绸而起。
古人的想象,已延伸至很远很远的
地方。

谁说那隐现的就是古道呢?

丝绸之路上,没有哪一条野径
没有历史。请相信那些古人的胆魄!

7
然后,将一首边塞诗献给残阳。

边关都去过了
(哪管它是否真的就是阳关
或玉门关)。

至少出塞了,用一首诗也是值得的。

8
不是还有长城吗?汉代的。
那时让匈奴的尸骨一块也带不回去,
全都留在汉史里。

好吧,血战!不可回首的。

9
更凄美的孤城,
只剩废墟了——城垣坍塌,
除了饿鬼没有人再敢去那里觅食。

那种美,是凋残的,是朽溃的,
是怯懦的人无可近身的。

10
那其中有大美!
当驼队的驼铃都不再响起,
飞鸟的哀鸣中也有梵乐。

在呼唤着知音……

11
信佛者,佛陀即在心中。
不必狠劲磕头于佛像前。

被砸掉的佛,还能活过来。
而人呢?是否舍得清洗周身的油腻,
让自己再重生一次?

12
涅槃,无悲无喜。
大佛恬淡的面容里见不到风霜。

用一尊佛,
前人教会今人如何仰望。

绝壁上貌似还有高僧,
他点亮的火烛还在映照愚痴的人,
让他们抬头是岸。

13
当然是震撼的!佛窟
活像山体上一个个镂空的蜂巢。

藏经洞在哪里?当然无可奉告!

14
千佛洞里,被毁弃的不仅是壁画,
更是被熏黑、被凿空的文化——
涂上了彩绘的噩梦,看起来还像噩梦。

真是一场无法复原的灾难啊。
“阿弥陀佛!”

15
风,可以吹散一切罪过。
可以剥蚀一座座山,
创造一个个奇景。

眼睛再不够用了,当眼前的一切
令人缭乱。
可不可以在眺望后揉揉眼?

16
看到褶皱,也看到韵律。
视觉的神奇在于它不愿将大自然
看成一个二流的工匠。

绚丽的色彩本来就已经够养眼的了,
何况还有诡魅的姿影。

17
雅丹,是内秀的;
丹霞,是外放的。

你不可以将两位不同风韵的美人
拿去媲美。
她们不是用来攀比的。
都是用来深爱的,在不同心境时。

18
如同梦境:时而是仙境,
时而就是魔境。

你的两张脸孔,来自你的悲喜。
砂岩上或许有你的巫画。

去瞅瞅吧。尤其在满天繁星下,
你会瞥见你闪烁的眼。

19
却仍望不到消失了的楼兰古国。
西域,
迷人的谜太多了。

河西走廊上,走出了多少传说。
还有人在跋涉。

20
沿玄奘取经之路,
有人去取自己的真经。

一路西行,西天还在无限的天边,
不知一生可否抵达?

驼车换了马车,汽车换了火车。
还在西行,西行……

21
西,已悄然成为信仰。

从西安向西,经历一场嬗变。

西出阳关,从此无需故人。

22
也再不是游魂一般的游人,
不是旅游团里的散客。

骤变为:酷阳下一朵无羁的云。

23
墨镜也不用,
防晒霜也不用。

七日以来晒足的阳光,已漂染了肤色
——产自甘肃西北部的肤色。

24
比沙柳和骆驼刺都要耐旱了!
诡谲,
离奇,
无可理喻。

人人都成了考古学家。
在独属于自己的荒原上,
进行着灵魂的考古。

25
这是粗犷的西部带给人的
奔放的力量。

在荒蛮中砥砺而出的不止精气,
还有健壮的脾胃。

再来一大碗拉面噢,
多加些卤汁。还有牛肉!

   2020.9.13.
作于张掖至西安动车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