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夫妻的一次床上谈话

◎李晓愚



中年夫妻的一次床上谈话

肉身是我们的神殿
我们彼此供奉
彼此献祭
你的手走过多少山丘
抵达这里

是什么在我们之间制造疲惫
让我们成为对方的人质
一些事物在衰老
而死亡永远新鲜

哦,忧伤的褶皱令我忧伤
你说你无能为力
找不到一张稿纸诞生火焰的时刻
“末班车上的幸运儿,你是我最后的神。”
“我将成为第一个女人。
我制造故事,也制造意义。”
2020/07/29,深夜于上海

在浦东高桥镇

长日将尽,我们步入高桥镇
旧时代的影子被我们拉长
这里已没有大亨
街道两旁站满精于数字的圣人
他们谈论革命者、刽子手
资本家和嫖客
也谈论暧昧的房客
与傍晚的夕阳

他们没有学会杀人如麻的技艺
也没学会半夜忏悔的真挚
他们站在高桥镇的桥上
像圣人一样为无法停歇的江水惋惜
2020/7/17凌晨于上海徐家汇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