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上海一年:诗选30首(下)

◎非亚






 

第四辑(10首)



《葡萄》

葡萄是团结工会
但手
是刽子手
嘴,牙齿,咀嚼
是带暴力的一部搅碎机
每一颗果实,可以被摘除
送进口腔
在牙齿之间压榨出汁液,然后
吞掉
密集的一群葡萄,在碟子里
慢慢减少
无法愤怒,仿佛命运生来就是如此

刽子手上瘾了
它不断地摘除,张大嘴
将贪婪送进口腔……
而在郊区的果园,沉默的支架
结满葡萄
水果店灯光明亮
店员忙于收银
榨汁机在厨房等待歌唱,胃正准备
吸取
吞咽不可避免
一次又
一次
掠夺的甜蜜充斥舌尖
但葡萄是团结工会
葡萄用沉默和一个集体,对抗上瘾的
刽子手

2020,7,11



《魔鬼对话》

“你是谁?”

“魔鬼”

“你栖身于那一块大陆?

“死人最多的那块大陆”

“你长什么模样?”

“不告诉你”

“你为什么不现身,让我们看看”

“哦,永不,别指望和做梦”

“你为什么纠缠了我们十几个世纪”

“因为你们无能,软弱。不喜欢真相”

“不!那不是我们的想法!”

“但你为什么如此迷恋我的外衣,久久不放”

“因为我们没有嘴,并且失去手脚,头颅的痛苦,连蝴蝶都知道”

“你无法驱赶我”

“请你滚,请你离开这块大陆,滚到海洋里去”

“我会一直,躲在树林,以及你们路过的每一条路”

“天啊,让斧头帮我们劈死这个混蛋吧”

“无法找到我,随你便”

“你难道是风?是泥土升起的梦?”

“不再说这些蠢话。它们没有意义”

“难道你是我们生出的多头怪物?反过来折磨我们?”

“随便你们怎么描述”

“神啊,为什么不帮帮我们,让那个恶魔消失掉”

“因为我寄生于你们中间。如鱼得水”

“你究竟想折磨我们多久?”

“哦永远……”

“有什么办法让你离开”

“没有办法,你们聪明的脑袋也拿我没治”

“火呢?火可以驱赶你吗?”

“你可以试试,但估计没用”

“太阳能帮我们吗?”

“连月亮也无法拯救你们”

“因为我们目光短浅,看不到自身的缺陷?”

“也许”

“用绳子可以捆住你吗?”

“我来去无形”

“你到底是谁”

“魔鬼”

“你栖身于那一块大陆”

“死人,谎言,和流血最多的大陆”


2019,10,5



《树枝》

世界动荡
如不平衡的一只球体
躲避瘟疫的人戴着口罩,街头抗议的树木
迎着催泪瓦斯,辣椒水
和高压龙头
聚集在一起。“黑人命贵”
在美国蔓延成一场街头的打砸抢
断航和经济停摆,将世界
分割成岛屿
电视评论员为每日的事件
开足马力点评
政客们自说自话,上帝需要在争论中
分辨谎言和魔鬼躲在哪
乌云在天空铸造一种错误
将雨水汇聚成洪水
我们脆弱的生命,在这一年需要抵抗多少风暴
才能安定地居住于自己的寓所
每一个日子
随着太阳的移动
犹如冰山,撞向下一个目标
有时我
愤怒于独裁者的自大
愤怒于没有思想的人们的愚蠢
被云雾遮挡的明月
如此朦胧
这个世界,暂时还找不到未来的答案
一张自由存在与慢慢摇动的
树叶,其意义胜过
几根固执的树枝

2020,7,5



《我成为国王的一天》

在院子里喝茶
不让任何人打扰,签署一份大赦所有政治犯的文件
从今日起,允许新闻自由
司法独立
让大街上的每个百姓,敢于对一棵树说出真话
敢于在电视上,指着鼻子
骂我
我当4年或8年就下课,我将去乡下看我叔叔的菜地
我满意于街上,广场上
艳丽开放的鲜花
满意于喝着啤酒,哈哈大笑
创意层出不穷的人们
阳光照耀着最臭的一个粪坑
风让鸟儿扇动翅膀
在黄昏的暮色中纷纷飞起来
繁星落在每一扇窗口
落在秋天的树林
我的任务结束了,在站起来回到房间之前
我将在纸上写下这首诗
等待日历在午夜
翻到第二天

2020,5,2



《动物界的新闻联播》

大象每天占据头条
猴子拿着摄像机,上蹿下跳
鹦鹉握着笔
在纸上写写画画
狮子和老虎守在法院门口
不给昆虫和蝴蝶靠近,蛇蜷缩成一团
在冬天
观看大象和河马握手
印刷厂里的野狗开足马力
连夜报道大象的踪影
鳄鱼站立起来
拿着话筒
在河边,播报鱼群和虾子的幸福生活
草丛里的花豹在交配
两只撕破脸皮的羚羊扭打在一起
我拿着望远镜
观看另一个世界的狂欢
秃鹫叼着死掉的山羊
飞向山顶
老鹰用巨大的翅膀
挡住小鸡的眼睛

2019,9,2



《1966》

那条冻僵的蛇
在今天,又一次在没有记忆的草丛里
复活

而我
从上个世纪的少年,来到了另一个世纪的中年

我不再年轻
头发灰白,胡子两天不剃
下巴就杂乱
无章

从黑暗深处涌出的时间
又一次涌入
狭窄的水泥管道
树林里传来的乌鸦叫声
弥漫于每个房间

蹲在门口的两头石狮
在黄昏,张开了吞食一切的
血盘大口

暗淡的路灯下
走过一个心事重重的中年男人
又走过一个天真无邪的
少年

2020,7,4



《桃江路》

桃江路的尽头是美国领事馆
某一个晚上我穿过宝庆路
转折
进入一条铺满石块的街道
没有一个人
一家店铺
一扇落地玻璃门贴出一张转让的告示
汽车有时
在石块路面驶过
车头上的灯光,以及车轮碾压路面时
发出的声音
像某种记忆的提醒
我横过街道
路转角的街心花园,有几对舞伴在黑暗中跳舞
舞曲的音符,嵌入戒备森严的路口
树丛和夜空
几辆警车停在路边
一辆中巴突然停靠在我的一侧
跳下几个士兵
又从街头岗亭涌出一队士兵
我扭头看向对面
领事馆的大门紧闭
两个军绿色的士兵分列于岗亭两侧
路灯冷漠地
照耀又一个夜晚
灰暗的天空,没有任何未来的答案
我在黑暗的街头
站立片刻
在国与国关系极速冷却的时期
转身走入另一条
街道

2020,7,29



《错乱。与颠倒的世界》

手颠倒着爬上楼梯
脚踩着蓝色天空,鞋子上的污泥
弄脏了白色的云朵
墙壁上的窗户
被移到地上。疯人院里的病人全都跑到街上
在十字路口
宣告自己没有病。新闻发言人在讲台上
对树木发出邪恶的微笑
幼儿园干净的语言,被撰写真理的猴子
泼了一桶大粪
我站在咖啡馆的窗口,看着这个世界
四周的高楼,随着激光与无线电
旋转起来
头顶的白日和黑夜,在体育场上空颠来倒去
我一气之下,飞向另一颗星球
对着现实的一切疯子
不停呕吐

2019,9,2



《书页里的真理》

书柜里有死去的人在书页里留下了真理
阅读时
它们会像夏日的萤火虫
让尾部发出光亮
我死去的父亲的命运
我不会重复
但某种意义上,我们不过是
一个不同半径的圆盘
在开始新一个轮回——
特色国家。社会主义。新时期。
资本。贸易。一带一路。
一艘巨大的钢铁运输船,划破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河面
缓缓滑行
我的儿子,去年考上大学
突然降临的疫情让他
一整个学期都困在家里。网课。口罩。视频。电脑。
人与人之间的隔离
让拥抱成为
奢侈
心脏在肋骨之间被插入一块钢板
阻挡了手对心跳的感受
我怎么敢去预言,每一个人未来的命运
一只高飞的鸟
无法辨认地平线上一颗星飞行的方向
乌云有时会发出声音
那是沉闷的雷
在天空怒号
哦,我的父亲已死去多年
而我活着,我的衣柜和抽屉里
还有他自由飞翔的
梦想

2020,7,5



《给马尔克斯》

他们在饭桌上唾弃那个独裁者
把他的一切言论,都当垃圾和狗屎
对他悬挂在墙壁和出现在电视机的形象伸出中指
诅咒他下地狱,不得好死
如果在大街上遇见他
一个戴花围裙的大妈和穿体恤的青年
将冲上前去砸他一盘鸡蛋
或泼他一桶油漆和粪便
他们憎恨,唾弃那个又肥又矮的独裁者
把他的雕像踩在地上,把他的语录
塞到砖缝里
用打火机烧掉有关他的一切杂志报纸
在梦里的一出戏剧,和众人一起
从抽屉找出线团,绳索
缠在一只木偶的脖子
把它绞死

2019,9,6


 


 

第五辑(10首)



《从上海去武汉》

买两张来回的车票
一个人往返于两个城市

就像往空中扔出一块石子
撞击墙壁之后,石子再反弹回来

卑微的身体
瘦弱幼小的灵魂

在旅途会遇见各种事物
各种人

树木在公园和野外呈现季节的真相
穿灰衣服的人隐匿着手里的一枚石子

我的手里也有这么一枚
有时我展露给你看
有时故意藏在饭桌的下面

哦,荒诞的不是旅行
而是旅行本身

比如我们无法回答出发的目的是什么
而返回是不是又准备下一次开始

白色的动车在铁轨上飞行
座椅上的我,又陷入午后一场沉沉的昏睡

2019,11,23



《在哥伦比亚花园》

午后来到哥伦比亚花园
哪里有院子,回廊
水池,拱券
与坡屋顶
人们进进出

搬运金属构架和各种音响
用木板和地毯
搭建舞台
硕大的云朵停在院子上方
太阳缓缓移动
柱子和墙壁留下的阴影
越过我午后的面孔
和身体

2020,5,24



《今日出行》
 
自行车让我变得轻快
轮胎,链条,脚踏板让我移动
阳光很好
但让我感到炎热
风让我的衣服向后飞起
头发,脖子的汗,让我狼狈
前方的一段路,让我感觉到目标
和距离被丈量
樱花,桃花,玉兰花让我愉快地观看
并感到春天
有一种野蛮的力在泥土里
迸发
云朵让我
感觉到它们之间透露出来的蓝天
高楼让我仰望
路边的几个求职者让我感觉
工作对于他们的重要
载重卡车轰鸣着
我跳到一边
路口的红绿灯,让我停止
然后继续穿越
过去
我重复着每日的轨迹
在枯燥的生活
在星期一,与星期五之间
我假装碾压着沉重
并尝试着让自己
像突然到来的一阵风
自由


越过树梢
和屋顶
 
2020,3,26



《丹麦风格的桌子》

房间的桌面上有一群小妖
在哪里随着窗外的鸟鸣
跳舞
男主人在上午喝了一杯浓茶
患上了瞌睡症
他后来在沙发上睡着时
小妖们继续在桌面上快乐地跳舞
没有人知道这是
一间密室
大海的波浪在房间翻滚
星光一枚一枚
镶在天花板上面
几幅孤独的肖像画
挂在白色的
墙上

2020,5,24



《今天早上的雨》

今天早上的雨好像来自于很多年前
它们落在局门路上空
纯属偶然
热闹的早餐店,有包子,馒头
熟菜,与冬菇面
穿白衬衫的服务员,认真地翻煎
牛肉包子
一座国有医院伫立在路边
患者聚集于此
永远都不会缺乏
我拎着一个黑色袋子
去便利店购买水果,骨头
和蔬菜
想象力枯竭的生活,需要死皮赖脸
依靠食物的滋养
在流逝的时间中我失去了什么
又得到了什么
当我独自回到房间,炖好了汤
然后雨开始突然变大
仿佛此刻,它们是世界唯一的主角
我看着天空
沉默地寻找答案
没有人打开门,进来告诉我
只有雨在滴滴答答
滴滴答答
仿佛在说
没有
没有


……

2020,7,5



《在上海》

一大早去江边散步
尽可能减掉身上多余的脂肪
吃水煮的蔬菜,牛奶,面条,花卷,或麦片
沐浴,换干净的衣服
套上门口的一对布鞋,步行
再转地铁上班
在冷气很足的车厢
像年轻人一样背着黑色双肩包
抓住把手
避免身体摇晃
当车厢的门打开
跨出去
毫不犹豫
在人群和上升的扶梯中保持沉默
明白到所做的一切
是自我选择,也是灵魂的
需要

2019,8,4,上海



《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建议我有时间可以去附近的酒吧坐坐
喝喝小酒
我想象自己一个人出现在哪里
孤独就像一只杯子
摆在桌上
我有时握着它
有时把它放在桌面
在一个靠窗口的角落,注视外面的街道
有时也会被推开门
突然走进来的客人打断思绪
我该去写一首诗么
用1+1还是用另一种新的方式
我的朋友让我别急
尽可能把空间
做到极致
哦,我从遥远的南方
来到这个海边的城市,像一只飞鸟融入一片树林
有光的地方,大概就是鸟要飞翔的地方
“老板,加酒
再来一瓶”
我扭过头
朝吧台那边挥手

2019,8,9



《地铁13号线的一个青年》

他戴一幅彩色的眼镜
短发,皮肤干净
衣服的外面
套了一件浅蓝色防晒衣
他站在地铁站台
默默吃随身携带的早餐
进入车厢时
他站在车门前面,面对着玻璃
一口一口,咬保鲜袋里
切成片状的苹果
他旁若无人
只专注于咬。咀嚼。和吞咽的动作
他看上去
多么像我以前的一个朋友
年轻。健康
热爱文学与艺术
独自一人,生活于某一个城市
当地铁飞奔
然后停止
车厢的门打开,周围的人群
发出一阵骚动
仅仅几秒,他就消失于
涌动的人流
和我的视


2019,8,12



《在出租屋》

从背包
掏出钥匙开门
打开灯
脱掉鞋子,手表,眼镜
伸手,去打开冰箱上的音响
枯燥的空间,突然开始
有了莫扎特的协奏曲
拨开龙头
洗手
让清水冲洗手上的洗手液
安静一天的房间
在夜幕中
迎回了它的主人
我快速地做完一份晚餐
在音乐的伴奏下咀嚼
吞食
一切收拾完毕之后
泡好茶
坐到桌前
没有人和我对话
书籍,钢笔,茶壶,以及各种物品又一次
出现在周围
无形的空气,轻轻地
按压肩膀
我将专注于思想
专注于心灵之光穿透窗外浓重的黑暗
并假设自己身边
有一个神
以及等待和我交谈的
几个家伙

2020,7,11



《地铁上写诗》

早年在一个小镇
穿着开裆裤
四岁上幼儿园,被母亲带去理发店
剃了光头
小学糊涂中度过
中学醒悟过来,开始发奋
大学在一个内陆城市学习写诗
毕业后来到一座亚热带城市,恋爱,工作,结婚,生子
孩子上大学后去往另一个城市生活
当我退休,收拾行囊
回家
在小镇的一幢房子过自己的日子
写诗,阅读,散步
种各种花草
去菜市场买菜,和陌生的小贩交谈
看雨从天井落下
有时在客厅
或者阳台,瞭望远处城市午夜的灯光
明白到死亡犹如一颗流星
早晚会降临到宁静的
操场

2019,9,17


 


 

第六辑(10首)




《他有一个柜子》

他有一个柜子
每一格,都用来存放有趣的东西

这一格是一只圆形钟表
那一格,是纽扣和橡皮筋的针线盒

左边一格,是一只深蓝色麒麟
右边,是一只玩具小兽

下面一格,是一本《如何写出伟大的小说》
上面,是一本《传媒时代的图像世界》

这个柜子,也有胡乱摆放的物品
一只角落里的诗歌奖杯
一本压在一叠杂志下面,剪贴作品的速写本

上午的房间,光线充盈
下午的玻璃窗,照射进一束阳光

在这个柜子不为人注意的另一格
似乎一直有声音窃窃私语,那是一只耳朵与嘴巴
在书页里的缠斗

它们都想与一只判断对错的鼻子一起
获得心灵的肯定
出于一种安静的需要

柜子用2厘米厚的木板,又一次
分隔了它们彼此

我作为这个房间的主人
在夜晚,见证了各种事物纠缠在一起的幻想

也见证了它们,在新的一天,由动荡,骚乱,打斗
又一次恢复到了最后相处的平静

2019,12,25



《致萨拉.卢卡斯》

床垫。铁桶。一只梨。
以及
橘子。香蕉。
黄瓜。

与沙发上的一道凹
痕。

早晨。下午。
黄昏。
深夜十二点的房间。

镜子里
有一个头发散乱女人

也有静静燃烧的
的时间

2019,11,18

注:萨拉.卢卡斯,英国女艺术家。作品以大胆的性暗示和审美挑衅见长。



《梦有时不替自己的言行负责》
 
梦有时不替自己的言行负责。他在空地上
造一所房子。是个建筑师
喜欢恶作剧。习惯让通道产生矛盾。
错觉。走不到头。
或者尽端封闭。窗口外紧贴一个悬崖
玻璃一碰就掉
危险重重,但又充满探寻乐趣
它说生活应该是冒险
是一块楼板,插入一个墙壁
天空,由蓝色涂抹成黑色
然后第二天,涂抹成
其他颜色
梦有时不替自己的言行负责
可以大声地,在广场和房间唱歌,跳舞
不需要交税
警察也不会干涉
坐在一边喝酒,闲聊,晒太阳
随便他怎么表演。梦特别喜欢这样
没有负担地,尽情享受这种待遇
轻手轻脚,像个杂技演员
在空中飞来飞去
放肆地拆毁积木,又把收拾好的玩具
撒了一地。对于调皮
捣蛋的梦来讲,月亮是一位家长
星光是小区与楼道的主管
黑暗犹如一把锁
属于他的时间,是太阳出现之前
是送奶工的玻璃瓶在塑料筐
碰响的一瞬,锁突然打开
梦噶然中止
房间看上去乱七八糟
急匆匆的人们
把昨晚的衣服扔到一边
拎起包
穿上

出门去上班
八点钟
阳光倾泻到了街上
阳光终于
倾泻到了街上

2020,3,14



《盒子》

我有一只盒子

里面装有各种东西

珠宝。石块。玻璃小球。外加手表。针线。
塑料蜥蜴。剪刀。戒指。

也装了一颗跳动的心脏。
聆听大海的耳朵。

表达语言和大胆说出爱的嘴唇。

孤独的鼻子
是其中
最昂贵漂亮的一种合金

但这个
我不会,随便送给你

2019,11,20



《雨》

半夜的一滴雨,从屋檐
落到地面

它在落到屋顶的瞬间,发出了清脆无比
的吧嗒声

我醒过来,在昏沉沉的洗手间
拉一泡尿

那些吧嗒声在半夜,显得格外清晰
我搂着身体里的灵魂
安慰它说
哦,只是雨声
雨声

在它颤抖的四肢以及缩成一团的肉体里
我知道它羞涩。敏感。
有一点自闭。
在成人的世界曾被过度惊吓。

昏暗中我们搂在一起,犹如两只
亲密的猴子

2019,9,3



《最后一只橘子》

盘子上剩下最后一只橘子
之前的那些
已经被切开,吃掉
最后的一只
在房间里
看上去有些突兀
孤单,安静,沉默
橘黄色的表皮
在桌面上
独自散发着
淡淡的
光芒

2020,6,10



《在南京紫东新区》

车顺着郊外公路来到一个山坡
除了我们的车,没有别的人
一个安静的湖泊
出现在山脚下,芦苇密布在岸边
不知名的植物
分散在更高的地方
一片榆树林
像士兵站在山坡,有一辆突然驶来的越野车
按响了喇叭
之后消失在远处一条岔路
群山围合的湖泊在郊外显得格外安静
没有一只鸟飞过天空
芦苇丛的深处
有人钓着鱼
我在秋天的一个下午
来到这里
有什么正等待我去分辨
又有什么正等待我
像一阵风
穿过这一片榆树林

2019,9,18



《对话》

有一个女人在夜晚
打开窗户
朝外面呼喊

对面的高楼
只有亮着灯光的
几个窗口

作为一种愿望
几只鸟儿
扑楞楞地从那个女人身上
飞了出去

另一个男人
站在另一幢楼房的窗前
将伸出去的双手
变成树枝
接受了那几只
鸟儿的飞翔

他们夜空中的
对话
躲在树木之上的月亮与星星
全听到了

我作为一朵云
在他们头顶
停留了
片刻

然后和微风一起
给他们
送上了祝福

2020,1,27



《早上啃一只苹果》

把它从冰箱拿出,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
之后的手将它递到嘴巴
完美的一只苹果
被咬掉一角
汁液随之
充满整个口腔

在咬和咀嚼的动作继续之时
我坐在椅子上
注意到窗外,有一只鹧鸪
停在了晾衣架上
当我靠近
拉开窗
它突然跳跃,张开翅膀飞走
阳光和树叶
也仿佛跟着突然抖动
短短几分钟
我手上的苹果,在牙齿的作用下
只剩下破烂的果核

甜美作为一种记忆,充斥于舌头
和饥饿的身体

2019,9,18



《乡土食材之歌》

土豆对鸡蛋说:
我来自肥沃,潮湿的土地,一兜不起眼的根系
有一群兄弟
而你,脆弱,自恋,在诞生那一刻
总是伴随着刺耳的
尖叫

玉米对红萝卜说:
让我们紧挨在一起吧,你切成颗粒的橘红,与我剥离后的橙黄
搭配得如此美妙
成为一份沙拉,或饭桌上的一道素菜
是我的梦想

花生对黄瓜说:
我们是两种完全不搭调的食物,我们在一起
没有办法相处,我喜欢和酒鬼在一起
被他的牙齿咀嚼
喜欢和骨头一起,熬成一锅浓汤,而你
更适合在夏夜,腌制成一道爽口的
女孩喜欢的凉菜

莲藕对青椒说:
你从未体验过在淤泥和污水中的感觉
只看到我伞状的荷叶和花朵
我努力长成这样,每一节彼此相连,内部保持着
贯通的空腔,只有你的辣味
让我带劲

南瓜对茄子说:
确实,我的体型过于笨重与庞大,味道,口感,又过于单一
但我的主人,总是可以变换出花样,南瓜饼
南瓜粥,和南瓜汤,是晚宴上
非常美味的佳肴

而茄子
有着其他蔬菜少见的形状与颜色
它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大棚里的菜农,私人菜园的农妇,包括下班来到菜市的女工
都喜欢它光滑无比的表皮
碎肉茄子,加上一点米醋和糖
真是一道美味

朴实的土地
知道超市的货架摆放着各种瓜果蔬菜,它为自己
塑造食材的想象力感到满意
不起眼的种子,装在种子店的铁罐里
正等待被菜农买回去,撒进雨后
翻开的泥土

2020/4/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