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粉撒满通往海边的公路 夜与昼

◎叶蔚然



◎白日焰火



好电影
是这样的
你在黑暗里
看她
她也看你

情人
要同归于尽
焰火射出屏幕
影院在火焰中
邀请
桂纶镁
跳舞
去摩天轮
吻她
看到一个
夜总会
突然起火
哈尔滨太冷了
冷得让
所有人
绝望
她指认现场
你也在
贴着女主角
滑冰
焰火穿透
你们身体
后脑
突突地
像枪决

看不大清楚

 

 

 ◎春望


最近又读了《草叶集》
觉得没有人像惠特曼那样爱美国了
爱美国就是爱自由
最近又读了《嚎叫》
觉得没有人像金斯堡那样恨美国了
恨美国就是爱自由

最近读了《荒原》 过四月
读了《致一百年以后的你》过五月
读了《史记》列传中的一些篇章
一个心中充满颓败和恐惧的书生 只有
用阅读来消耗生命时光 心头总萦绕
杜甫《春望》中 起首的几句
然后是辛弃疾:生子当如孙仲谋
当然 那也是曹操所感喟的 面对污浊的江水

这几天我又反复地读了这些 反复唠叨 自由
自由 如叶公好龙 六月快到了 我其实想说
没人像他那样爱自由了啊自由之子

 

 ◎和白玛说


读你的诗想说说来着 你顾左右而言它

想起夕阳 柴草车
你坐柴草顶端

内心却满溢悲伤

凭什么就悲伤啊海边的一条公路宽敞
紫罗兰的大海翻涌像你年轻时代的情歌

我不怎么熟悉你 我只熟悉你的诗
像我不怎么熟悉什么祖国 我只熟悉我生活的滨海小镇理直气壮

我的诗是辽东半岛的 我写它们 像冬天浪花无休止撞击黑暗的礁石
你的 在你的海岸 紫罗兰的大海翻涌像你年轻时代情人酒醉的胃

 

 
◎见过一些诗人


见过一些诗人
海边
松林外
特别古典
像上个世纪的人
觉得他们活得也都不好——
被大石头压着
一截身子
哪儿都去不了
让我心疼的
却是那么几个
女诗人
也一样
被诅咒了一样
曾经还希望
被一个男人
掠上马
但是 我看过了这个年
她们的心
也都死了
茨维塔耶娃一样
也许
生命里
有过在巴黎的几天——
啊 有那自由的空气可供呼吸
但还是有磁石一样的厄运
召唤她
回去
 
见过一些个好诗人
平静
溺毙在美好的风景
(风景都意识形态了)
 
一捧莲
一枝梅
一丛芍药
打颤
飘零
彼岸
 
有这么一个艺术家
叫光阴
悄然 把它们构图在一角

 

 

◎你

 

波兰的影院
捷克的街巷
乌克兰的广场
南斯拉夫的雄鹰
罗马尼亚的海洋


埃及的烈焰
俄国的坦克
卢旺达的酒店
德意志的图书馆
伊拉克的地下室


刚果的眼睛
苏丹的睫毛
日本的乳房
越南的牙齿
柬埔寨的头盖骨


利比亚的荒漠
以色列的天空
美国的公路
朝鲜的黄昏
墨西哥的仙人掌

 

 

◎情诗


很想与你临湖而居
那一年 你十六 我二十
那一天 你在宋 我在清
是啊 不管多古典 你是明亮 伤感 心碎
是啊 不管风景多美 也没你美 你的美 让我失神

为你写诗 画眉
朝朝暮暮 青丝拂面
那一刻 谁理会什么政治
(尽管 心仍会痛
远方 仍会穿透 唯美的爱情)

我总问自己 唯爱 不够吗 为何不够
多奇怪 我的血液里为何含混着 街头
布加勒斯特的黄昏 啊这些个 我为何会说
会说 渴慕你如自由

青春两种形态 历史红轮中
生辉 你是否也爱这样泛着金边的我 如人说
当时年少春衫薄 那简直是帅呆了

 

 
 

 


◎洗幻觉

 

雾霾
神殿
巨柱
篝火
灰烬
狮头
湿壁画
我说德意志是一所大学
它的松林外
弗里德里希
傲慢
背向我们
拄拐
去山顶
上山

猛虎
下山

满身刀片的


我说
那牌还可以这么洗
洗幻觉

看我洗牌的
是很多我

情景
像极了
石田彻也的画

 

 

◎壬生义士传

 

吉村贯一郎
切腹前
对日本南方
漫天大雪
细数了
家人的名字:

御津
庆次郎
嘉一郎
于是
这个幕府时代
最后的武士
以空前惨烈的方式
完成了自我救赎
不在于
“千人斩”
无敌天下
而在于他兑现了
不再让
心爱的人
挨饿
的誓言
而另一部武士剧
《隐剑》
也一样
讲的也是
这个

别让你的女人哭泣

 

 
◎荧光海



你不认命
就命硬一点
 
敢不敢和我一起去看海
夜海
荧光海
 
去大黑石
(那里酒店爆满)
 
你说
波多黎各
马尔代夫
澳大利亚
我们去不了的那些个地方也有 我不
知道
 
鞭毛藻类植物
被搅扰
释放
光亮
 
人们投石块 砖头 触动它们
人们在岸上支起帐篷 守夜
人们无聊 在车里 车震
 
我说
日本福岛海岸 也有 你瞧
我总是悲观的
可我悲观地活了下来 也是事实
处女座就是这样
总是表达绝望
 
当我说这些
荧光 亮起来
在篝火废墟 酒瓶 女朋友 时代的革命 想象力围住的海面
人们欢呼
 
可我在看荧光的天空
处女座是
哪一个啊

 

◎在这里

 

诗就是一种底层形态
它为傲慢准备了一把锋利的斧子
诗一定是边缘
它为中心准备好火
诗一定是反面
反面焚毁
正面蜷曲
诗一定替穷人说话
诅咒人类的不平等
社会的
不公正
万劫不复
诗一定要用汉语朗读
朗读者
声嘶
力竭

诗人一定是以往诗人的掘墓者
历史的水泥棺封 被撬得乱七八糟
那么诗和诗人之间又是什么
是彼此的安眠药

吸附
有毒

光晕
恒星

 

 ◎有什么大不了的

 

人这么一个身体
遭的罪
忍一忍
就过去
 
海南的咖啡树
椰林
通往美兰机场的高速路
上海
那些里弄
台风天
晴天
 
还有北海
白塔它还在那里
冬天
夏天
宝丽来相机里的好图片

你年轻的
笑靥
或侧面
娇弱的耳垂

瞬时衰老
青丝拂面
 
有什么大不了的
想你的
三百六十五里 痛
我暂居的滨海小镇 游荡 漂泊
我一生的南北西东

这时间它是个小儿科
这历史它是我一个人的爱情史观和一厢情愿
这版图它叫中国也不叫
这身体遭遇今天的痛啊明天的痛
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是止痛片

我闭眼
要在你身边

 

◎致女诗人

 

在步辇图
洛神图
或者虢国夫人游春图中
存在一种构图法则

王身形巨大
奴仆卑微

在衰微和满目疮痍的现世也如此
可你的诗
——每日濒死的絮语
却改变了一切

一个诗人
摇身一变
身形巨大
顶天立地

我眼里
其他的诗人都变小了 不管他们是王是后
还是仆从

 


◎小调

 

国破山河在
这小镇在
这小区在
春天在
我在
而人心皆亡
(也包括那些年轻的心)
恶俗的流言轰穿我的胸口
从这烧焦的孔洞
你看到
我身后的构图
依旧很中国
很古典
很美
蔷薇枝蔓
爬满这月亮门
盛开
像人们乐于谈论的正能量

 

 


◎眯眼说话


和我这人很不一样
在写作上
我是高傲的
(我知道
我在做什么)
我的文字没有灰尘
我的眼睛
不揉砂子

去我家
在夏天
你能看见野生的葵花地
它们是蒙尘的
像我
你接近我
我在拭剑
那是我天天在做的事情 它干净
在冬天
也是这样
大地冻结 嘎嘎作响 而海洋结冰 蒸腾着寒气
在遗弃钢筋与水泥的大工地
在荒草与
垃圾围住的郊外小镇
我拭剑

空气碎裂
兵不血刃

入鞘是瞬时的事情
你看到的是酒肉摆好
不谈
劳什子

只一醉方休

 

 

◎银粉撒满通往海边的公路夜与昼



被时光劫持的一个人
想留在昨天
却被强迫着
薅着头发
拽进
今天

在过去一年
谣言支撑我 活着
谎言支撑我 活着
38岁
被一截腐朽的椽木支撑 被一把刀戳着 站直着

风景
今天和妻子一起看风景了 海边城市的风景 大风景
破碎的海冰
积雪的浪
撒了银粉的沙滩
我们
肩并肩
看风景
然后
疾速
倒叙着
回到
我们的生活
回到
泡涯
南关岭
理工大学

回到天空下刀子 雪亮的匕首 回到大连北站 高铁 绿皮车厢 大连 长春 北京
回到和另一个女人的生活 和她在一起
回到相互捅刀子
就那样
我一刀
你一刀
大家胸口殷红

回到
命运以前
饥饿之前
人类史之前
宇宙蛮荒

没什么好说的了

退回来

这是我的生活
银粉撒满通往海边的公路 夜与昼

 

 

 

◎那年玫瑰特别好看

 

那年玫瑰特别好看
你干裂的唇
需要
润唇膏
你侧面的轮廓
特别好看
需要
冬天的海
海边的城
城郊的小镇 还有截断它的
高铁
高铁两边用大号笔刷涂抹的 飞白
夕光下
鳞光闪闪的湖泊
积雪的平原
做背景
 
那是文艺复兴时代才有的背景 光从左上方云朵的缝隙里 射进画面
在我的构图里
你的发丝
真好看
 
飘起
在冷空气里
在革命者将背缚着被枪决的冷空气里
 
明日中国
不会再有

那年的玫瑰特别好看
你口含玫瑰
 
花瓣
随风而逝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