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中旬诗作

◎巴枣



母草鱼

妻子做了条
红烧草鱼
我把鱼头
抢到碗里
吃鱼嘴时
下嘴唇内缘
被鱼骨刺破
一道口子
妻子见了
哈哈笑起来
“我忘了告诉你
这是条母草鱼”

2020/09/11


咽喉炎

昨夜附睾疼痛
早起吃药
女儿看见
问我怎么了
妻子代为回答
“他体内有炎症”
也不知自个儿脑子
咋想的
脱口圆了个谎
“咽喉炎发了
老爱咯痰”

2020/09/11


舞蹈群

父母那个小区
绝大多数居民
都是土生土长的
失地农民
也有少量
本市其他地方
迁居过来的人
还有相当一部分
外来打工的
林林总总
加起来也就
2000人样子
傍晚
带着父亲
转了一圈下来
发现竟有7处
跳广场舞的
只有一处近50人
其余都不足20人
最少的一处
只有3个人
就像那些
我所知道的
分布在全国各地的
诗歌群

2020/09/11


信号灯

妻子学校
门前马路上
安装使用
不到俩月的
自动信号灯
突然停了
现在
旁边又加装了
需要过马路的行人
自己操作的
手动信号灯
谁要过马路
就得前去摁一下
见装好一个多月
还没人用过
好几次
想亲自操作验证一下
看它到底管不管用
又怕正被我猜中
一直没敢试

2020/09/11


生存法则

骑着自行车
与一辆小车
在条窄巷里
狭路相逢
我以为
它会与我一样
尽量往那边靠靠
没想
它依旧居中
开了过来
险些儿蹭倒我
吓出一身冷汗
这下长记性了
以后遇到
类似情况
一定要停下来
贴紧墙壁站着
让它先过去后
咱再走

2020/09/11


与狼共舞

妻子这个学期
几乎每天下午
都有第一节课
没法儿午休
我建议她
找学校领导
适当调整下
她说
“你知道个啥
目前执行的这个课表
就是照顾领导的结果

只能怪咱命不好
摊上跟领导
同教一个班”

2020/09/11


安眠药

父亲痴呆后
连夜里睡觉
也不省事儿
经常爬起来
东摸西瞧的
折腾得母亲
也休息不好
妻子出主意
“喂安眠药他吃”
我没同意
她突然来了句
“换成我爹
你指定没意见”

2020/09/11


如厕记

蹲大便呢
厕所门
突然被人推搡着
“门咋打不开呀
里面有人吗”

是女同事X
咱正憋着口气
朝下面使劲儿
还没来得及答话
就听到她高跟鞋
嘚嘚嘚地
朝楼上爬去

2020/09/11


水压

我住的是6楼
家中水压
向来不行
今儿早上
打开水龙头
一股清水喷涌而出

难道全城的供水管网
全部更新过了
再也不怕
爆管了吗
到单位
方才把心中的疑惑解开
这一片临晨5点
大面积停水
正在抢修管道

2020/09/11


精品

巷子口的
精品蔬菜水果店里
好不容易来了俩顾客
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大姐
看店的小伙儿迎了上来
老太太拿起根茄子看着
听说6块一斤
扔下走了
留下来的大姐
端详着手里的大白菜
问道
“么样子卖”
小伙儿边整理茄子
边回答
“5块”
大姐想撕下一片菜叶
被小伙儿拦住了
“别!
我们这儿是精品店
不是菜市场
该去除的
我们早已去掉了”
大姐放下白菜
鼻孔里哼了声
也走了

2020/09/11


痴呆老头

父母家后面楼房里
也有个痴呆老头
一直由儿媳服侍
每次送饭他吃
老头总要儿媳
先吃几口
包括外面买回的早点
只有儿媳吃过的饭菜
他才肯吃
没拆封的饼干
就不一样了
他会自个儿撕开
一个人独自吃

2020/09/11



球衣

伊沙朋友圈
刚发了张图片
《徒儿们》
是他居住的小区里
两个跟他学踢球的
小家伙
总觉得哪儿
不太对劲

俩孩子身上
球衣号码
都是“1”

2020/09/12


太阳花

女儿编织了
一朵太阳花
打算给她
即将出生的宝宝
妻子拿在手里
笑嘻嘻地
在自个儿身上
比过来比过去
然后要求女儿
再编两个
给她别在衣服上
女儿不禁感叹道
“妈妈哟
看你跟个小孩儿样”
是啊
此时
我刚在心中
杀死一个词
“为老不尊”

2020/09/12


隐情

看到某诗人
写诗明志
“不混坛子
不混圈子”
我心说
这年头
笑贫不笑娼
你怕什么呢
事实上
曾经看她转过
无数人的诗歌
几乎到了
见啥转啥的地步
她这是何苦呢
忽然想到
还存在一种可能
让人更加可怕
那就是做了娼妓
还没赚到钱

2020/09/12


诗人的友谊

你发诗
我转
我点赞
不用谢

我发诗
你转
你点赞
谢谢啦

朋友圈里
热热闹闹
大家面儿上
好看

2020/09/12


佐证

相亲节目里
一个说话
老像做报告的小伙子
最后没一个女孩看上
主持人有点儿纳闷儿
问女孩们
“这么有才华的小伙子
你们为啥看不上”
“我们喜欢那些个
说起话来接地气
能够无拘无束的
阳光大男孩”
心说
这就是我为什么
要坚持
写口语诗

2020/09/12


妻子不做梦

女儿听我说梦
说得津津有味
便问妻子
“妈妈,你晚上做梦吗”
“不怎么做”
“你咋不做梦呢
我虽然没爸爸
做得那么多
做得那么精彩
但多少还是有做”
“梦婆子把我的梦
都转给你爸爸了
让他好写诗”

2020/09/12


扶贫岗位

听说全市扶贫工作
最早在今年10月底
最晚也就年底
全部结束
小妹担心道
“不知以后
还会不会安排我
清除广场上的杂草”

2020/09/12


入门

十几年前
父亲还拿得动铁锤
偶尔有人找上门来
他也会启动炉子
帮人打点儿
农具什么的
小妹说
有时需要上大锤
父亲就把她叫过去
然后告诉她
“我小锤往哪儿打
你就跟着往哪儿打
不要你动脑筋
你千万别琢磨
哪儿需要你
夯一锤子”
这话
我也听父亲说过
那是他年轻时候
去修造厂学打铁
他师父告诉他的
第一句话

2020/09/12


两个喷壶

妻子卖花肥
店家先后
送了两个
一模一样的
粉红色喷壶
一个用的时间久点儿
一个用的时间短点儿
所以出现了差异
仿佛
一对孪生双胞胎姐妹
一个皮肤稍显黑
一个稍显白

2020/09/12


杀手锏

家属院里
两个小女孩
在吵架
“我有爷爷奶奶”
“我也有爷爷奶奶”
“我有外公外婆”
“我也有外公外婆”
“我有姑姑”
“我也有姑姑”
“我有小姨”
“我也有小姨”
“我有弟弟”
“……”

2020/09/12


面条

邻居朱叔去世
不知不觉
一个多月了
烧完五七之后
他女儿跑来问母亲
“现在给我爸下位了
以后是不是
我们吃什么
就供什么他吃呀”
“你们吃面条时
可不能供呢
在阴人眼里
面条是曲鳝”

2020/09/12



挨骂

读高中那会儿
父母见我身体单薄
夜里偷偷给我大补
一支人参炖公鸡
吃后一个月
当小学校长的
二舅老爷来家做客
将我好一顿臭骂
“这孩子读书
肯定没用功
你看他脸蛋儿
长得红扑扑的
哪儿有点儿
刻苦的样子”

2020/09/13


欣赏美女

一个穿深蓝色
长裙的美女
走在我前面
那长发
那身材
那美腿
让人不禁
想加速超过
走到前面去
回头一睹
其芳容
转而一想
做人太贪
多出事故
便打住了

2020/09/13


儿医母病

母亲右手
大拇指
患腱鞘炎
每天傍晚
得空回家
便拉起她手
轻轻地揉搓
像个理疗师
给她做治疗
其实
根据我之前
得腱鞘炎的经验
啥理疗都不用做
啥药也不用吃
一年左右
便能自愈
我医治的
是母亲的心

2020/09/13


主角儿

得知我
每次评审会
都唱主角儿
妻子问道
“那你评审费
相比其他人
要多点儿吧”
“一模一样”
“那当主角儿
还有什么意思呢
以后再别当了”
“跟演电视剧样
主角儿出镜
比配角多啊”

2020/09/13


主业与副业的关系

家属院对面
平房区里
一个老哥
开了个
小小修车店
三天打鱼
两天晒网
他老先生
也不着急
有活干活
没活便与人下棋
邻居戏虐他道
“你修车和下棋
哪个是主业
哪个是副业”
他哈哈一笑
“我修车时
下棋是副业
反之
下棋时呢
修车成了副业”

2020/09/13


评审费

前天下午
接到邀请
下星期一
参加项目评审
起初我拒绝了
后来耐不住
他软磨硬泡
给了个松口话
“那就看情况吧”
今儿上午10点
他发短信来
“请务必提前
把你单位工作安排好
明天一共有6个项目
力争晚上10点前评完
评审费可观哦”
看完之后
反倒坚定不去了
不是咱跟钱有仇
问题在于
经他这么一说
明天如果去了
好像我他妈的
是冲着钱去的

2020/09/13


秋辣椒

从父母那儿
带回的嫩辣椒
妻子直接下锅
跟豇豆一起炒
一盘豇豆出锅
我说“坏了”
女儿说“怎么啦”
“这盘豇豆肯定很辣”
“你咋知道辣”
“辣椒里的水分
没有烙干”
果然
才吃三分之一
一家三口
早已辣出
一身汗来

2020/09/13


应急培训

网上新闻
四川苍溪县小女孩
因做错题被老师体罚打死
当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将小女孩尸体
送到了火葬场
很多网民
对此不理解
“咋这么快呀”
他们不知道
地方政府
每年都开展应急培训
对于这种突发事件
第一时间就是
迅速转移尸体
防止家属
拿尸体当筹码

2020/09/13


树梢

窗外树梢
左右摇摆着
仿佛
打印机针头
在天空上
打着
一行行诗句

2020/09/13


开空调

这几天
气温不高
在父母家
晚上临走
我问母亲
是开空调
还是电扇
母亲说空调
拿起遥控器
打开空调时
心里面想着
天气都这么凉快了
开空调浪费钱呢
转而一想
二老顶上天
也就活个20年吧
那又能浪费得了
多少钱呢
不如趁他们活着
多给他们花几个
等百年之后
不烧纸钱都行

2020/09/13


谜底

之前写过
每天晚上8点多钟
才挑着满满两袋废品
回家的大爷
这几天晚上
看他捡拾的废品
都还不到之前的
一半儿
今儿晚上
谜底揭晓了
我看到一个
比他小10来岁的老头
挑着满满两袋废品
走在回家路上
而那位大爷
仍旧沿路
趴在垃圾桶上
埋头翻找废品

2020/09/13



眺望

站在窗前
缓解眼睛疲劳
看到100多米外
一辆挖掘机……


是一只火烈鸟
在低头觅食

2020/09/14


美事儿

评审会结束
回到家
已经过了饭点儿
妻子重新下厨
给我煮了碗
荷包蛋面条
我从包里
掏出评审费
扔到她面前
“喏!
给你的服务费”
妻子笑呵呵点完
“以后你天天拿钱回来
我就天天给你做面条吃”
“纵使我面条吃不腻
这服务费你也得拿腻”
“只要不断加码
我就不腻”
女儿插言道
“妈妈啊,天底下
哪有那么多美事儿”

2020/09/14


口碑这样铸就

本来拒绝的评审会
架不住审批单位钦点
还是出场了
一进会议室
项目建设单位负责人
喜笑颜开
“总算把你请出山了
今日不需要你费力
遥遥扇子就行”
“怎么可能呢
要么不出场
出场就卖命”
“你当专家组长吗”
“不,咱依旧是
影子前锋”

2020/09/14


油炸红薯丸儿

母亲做的
油炸红薯丸儿
带回来40多个
妻子不吃
还不让女儿吃
我只好说
“好吧
你们都不许吃
是我妈妈做的
我负责把它们
全部消灭掉”
接着
娘俩看着我
一口一个
仿佛鬣狗
吞食鸟蛋

2020/09/14


未雨绸缪

小妹刚刚得到消息
在外地上大学的
小外甥女
国庆中秋
8天假期
只休1天
“为什么呀”
“不知道”
电话里外甥女说
小妹把头转向我
心说
还用问吗
这是学校
未雨绸缪
提前做好
放寒假准备
要尽快完成
教学计划呢
曾记否
去年12月
正是新冠疫情
扩散之时

2020/09/14


太阳花

出人意料
也在情理之中
我家10多年前
栽种过太阳花草的
花盆里
冷不丁长出
一棵太阳花草
就像我大学毕业后
停止的写作
2010年
忽然重新开始
到如今写得又多又好
以后
我们家的太阳花
也会越开越多
越开越艳

2020/09/14


红领巾

家属院看到
戴红领巾的孩子
忽然想起
小时候
第一次见到
三角内裤
红色的
是城里的一个小伙子
到我们生产队的水塘里
打团鱼
他得先下水鼓噪
让团鱼浮出水面
等他爬上岸来
站在那儿
那块刺眼的红色
让人兴奋了好长时间
那时候
我们穿的
都是大裤头
所以做梦都想
拥有一条红色
三角裤
于是
我和弟弟的红领巾
成了最好的原材料

2020/09/14


红薯丸儿

母亲特意做了
油炸红薯丸儿
带回女儿吃
转天
我给母亲反馈
女儿说她做的红薯丸儿
太好吃了
母亲笑了
“啥时再给她做些”
“不急不急
她马上要回长沙
等下次回来再说”
事实上
带回来的红薯丸儿
妻子一直叮嘱女儿少吃
还不停地叨叨说不该做
“红薯蒸着吃多好
油炸的东西
无论是什么
都不好
何况这样做的红薯丸儿
面粉掺得太多
红薯味儿也淡了”

2020/09/14


父亲摔伤

父亲痴呆后
经常摔倒在地
蹭破头皮
胳膊

几乎成了
家常便饭
之前每次
母亲都惊慌失措
这次
父亲在凳子上
打盹儿摔倒
母亲不慌不忙
把家里过期的丸药捣碎
帮他敷在伤口处
止好血后
笑了
“看来
你要跟唐僧样
遭遇九九
八十一难”

2020/09/14


反作用力

很多时候
人之所以
取得成功
不仅靠
自身努力
和好人帮助
也有坏人的
反作用力
比如
前女同事Z
当年由财务科长
转岗下属单位副职
然后再转岗
到另一个下属单位
成为一名普通干部
谁也没想到
几年后
她由一个中专生
一路开挂考上博士
现在成了湖北大学
一名教授

2020/09/14


秋意已浓

一场阵雨过后
湿润的秋风
吹得人头皮
直发凉
仿佛
有把剃刀
在头顶上
游走

2020/09/14



开会

去市政府开会
知道领导讲的
又是虚话套话
笔和本都没带
走进一楼大厅
被保安拦住了
“干什么的”
“开会”
在对我一番
上下打量之后
他问道
“你公文包呢”

2020/09/15


补助

抗疫期间
传闻
每人每日
补助200元
抗疫结束
市里果真开始
统计出勤天数
但很快就叫人
失望了
这笔补助开支
高达近亿元
市财政掏不出来
不发了
近日
补助突然下来了
没传说的那么多
连1/6还不到
拿到手后
所有人
乐呵呵地说
“捡了笔钱”

2020/09/15


麻友

家属院里
老太太们
闲暇之时
爱聚一块儿
搓几圈麻将
眼看到了
子女们下班时间
B老太提出不完了
A老太刚起了
一手好牌
坚决不同意
一定要打完
这最后一局
没想
B老太先和牌了
A老太也不给彩头
抄起钱包
起身就走
“回家做饭去咯”

2020/09/15


停车

一辆小货车
在巷子里停下
旁边一个居民
看不下去了
“路面本来就不宽
你还这么停车
像话吗”
“这旁边
不空着吗
来了车
又不是过不去”
司机指着路侧
一块空地说完后
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居民冲我说道
“你看看
他要把能车
停在那块儿
该多好”

2020/09/15


怕死鬼

在公交车站
一个母亲
问放学的儿子
“你的口罩呢”
“扔了”
“为啥要扔了”
“全班男生
只有我一个戴
同学们都笑我
怕死鬼”
“别理他们
你戴就是
听见没”
看孩子没应声
她又追问两句
“听见没?
听见没?”

2020/09/15


咸鸭蛋

妻子单位
推行消费扶贫
给每个教师
统购了
一盒咸鸭蛋
剥开蛋壳
发现蛋白
是灰色的
闻了闻
并没臭味
女儿说
“扔掉吧”
妻子说
“应该可以吃
不然我同事们
早嚷嚷开了”
“行
我先试吃一个
如果没问题
你明天再吃”
作为家中
唯一男人
我主动请缨
打头阵

2020/09/15


围栏

建筑工人
给工地扎围栏时
特意留了个口子
附近看热闹的人
好奇问道
“你们这么留着
有什么用意吗”
“方便我们
自己进出
不用绕道
去那边走大门”
“那外面的人
也可以打这儿
钻进去偷东西”
“不会的
我们自己人
打这儿进出
光明正大
堂堂正正
外人就不一样
他们做贼心虚
一般都不敢
往里面钻”

2020/09/15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个多月里
每天晚上
从父母家回来
总能遇到那个
捡废品的大爷
起初遇到他
都是挑着
两袋废品
满载而归
后来遇到
就只有
两个半袋儿
昨晚再次遇到时
他右手拖着根竹棒
左手拎着个干瘪的
脏兮兮的
灰绿色蛇皮袋
两只眼睛还在
贼溜溜转着

2020/09/15


外孙姓氏

傍晚回父母家
陪二老聊天
小妹突然
提出个问题
“哥哥
等你小外孙出生后
让他随你姓”
向来耳背的母亲
这次似乎听得明明白白
转身冲小妹劈头吼道
“你莫在这儿嚼牙巴
孩子跟着男方姓
天经地义
咱们又不是招女婿
这种缺德事儿
你哥哥
怎么做得出来”

2020/09/15


老韩

刚到办公室坐下
就听外面传来声
“叱——”
探头窗外
没发现异常
回座位上坐定
听见一个男人
在打电话
“喂,老韩吗
我车胎破了
麻烦你来补下
就在海子河闸口
……
什么?你不是老韩”
过了会儿
那人又拨通了电话
“老韩吗……
你咋会不是老韩呢
我他妈存着你电话呢
帮我把胎补好后
你说多少钱我给多少钱
这下总行了吧
……
你真不是老韩啊
我操”

2020/09/15



衬衣

几年前
大妹给父亲
买了件隐扣式衬衣
父亲穿过一次之后
死活不肯穿了
嫌衬衣扣子
既难扣上
又难解开
如今
父亲患上痴呆症
生活难以自理
每天穿衣服
都要母亲帮忙
昨儿天凉
母亲在衣柜底层
把这件衬衣
重新拿出来
给父亲穿上
然后笑着跟我说
“穿着挺好看的
就是略微显大
这几年
你爸身体
比以前萎缩了”

2020/09/16


一把手

一把手每次找我
替他去市里开会
总要在我面前
罗列一大堆理由
同事知道后
都说他
其实有点儿怕我
回家把这话
学给妻子听
“屁!
这哪儿是他怕你
分明是他自个儿
做贼心虚”

2020/09/16


歧视

这些年来
不少写领导的诗
被系统屏蔽掉了
之前一直觉得
不可理喻
今儿看到
一篇文章
痛批
模仿残疾人
在日常生活中
闹笑话的表演
是歧视残疾人
忽地一下
明白过来了

咱时不时用诗歌
表现领导的缺点
这不明摆着
也是歧视领导吗

2020/09/16


掉粉

微博账号
自打换了个名儿
便陆陆续续掉粉
而且都是以前
相互关注的
有名气的诗人
仿佛
这之前
是我在戏弄他们
让他们关注了
一个无名老卒
忽然觉得
咱这么做人
确实有点儿
不怎么地道

2020/09/16


洒水车

一辆白色洒水车
一路播放着乐曲
在前面开道
后面跟着
20多辆
摩托车
电动车
仿佛
一只白色老母鸡
“咯咯咯”叫着
领着一群
小鸡娃儿

2020/09/16


素质

家属院门口
经常围坐着
一帮老太太
大抵是她们
考虑到门卫
还身兼环卫工
摘菜产生的垃圾
也就随意扔那儿了
但也不全都是这样
如果严老太在场
她会主动
把所有垃圾
清扫得
干干净净的
说起这事儿
门卫就佩服
“你说她啊
那有什么话说
她儿子当院长
儿媳当老总
人家那才叫
有素质呢”

2020/09/16


玩偶

在微信朋友圈
看到诗人海青
发的一张图片
壁柜当面
吊着个玩偶
身子上写着
“天天快乐”
忽然想起
诗人图雅
前天发的
另一张图片
一个装修工
挂在9楼窗外
给新装的窗户
撕去封膜

2020/09/16


工程监理

一群五六十岁的
头戴黄色安全帽的
老民工
在工地上干活儿
有挥镐挖土的
有搅拌砂浆的
有推翻斗车的
还有砌砖的
旁边站着个
身穿黄色T恤
头戴红色安全帽
嘴里叼着根烟的
年轻人
他看了会儿后
溜达进工棚里
玩手机去了

他是一名
工程监理

2020/09/16


旧家具

每次看到
转运大件垃圾的环卫车
载着各式各样的旧家具
打跟前驶过
我就想
车上几个环卫工
真该合伙或单独
开个旧家具店
这些旧家具
稍稍翻修一下
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2020/09/16


嫩丝瓜儿

傍晚到家
刚落座
小妹就提醒母亲
趁天还没黑尽
赶紧把屋后的
两根丝瓜
摘下来
待会儿给我带走
“慌什么呢
旁边还有根
嫩丝瓜儿
没怎么长大
等它再长一会儿
一起摘给你哥哥”

2020/09/16


八卦

女同事J
QQ上聊事儿
顺口八卦道
“新来的小陈
离婚好多年了
至今还是单身”
“啥意思?
莫非你要我
将她培养成
地下情人吗”
“呿!
就你那副德行
还能培养地下情人
不把人挤兑成仇人
那就烧高香了”

2020/09/16


原来如此

临晨4点多
天还没亮
家属院里
几个老太太
约伴儿外出
大呼小叫的
将人吵醒
早起
跟女儿说起
女儿笑着说
“估计全院的人
都被她们吵醒了”
“你听出她们
这是要干啥去吗”
“今天农历7月29
是佛教里面
四大菩萨之一的
地藏王菩萨生日
信佛的人
很多会选择
在这一天里
吃素放生
或印经焚香
她们很可能是
去庙里烧香吧”

2020/09/16



晚点

候车室广播
女儿坐的车
晚点一刻钟
妻子听到后
安慰女儿说
“这趟车
从大连开过来
跑了差不多
2000公里了
这点儿时间
可忽略不计
不算晚点”

2020/09/17


请客

侄女同学
跟她租住在
同一栋楼里
前段时间
那姑娘
上班路上
骑电动车突然摔倒
被人送到医院急救
侄女跟公司请假
去医院照顾了3天
出院后
她要请侄女吃饭
见她说的饭馆不咋的
侄女说还是买点儿菜
自己回家做吧
她二话没说
便同意了
侄女提议买条鱼
她说
“医生说了
我身体恢复好之前
不能吃大鱼大肉”
最后侄女掏钱
买了想吃的菜
做了顿饭请她

2020/09/17


警示片

党办主任通知我
“去2楼会议室
集中收看
反腐警示片”
“知道了”
“不是你知道
不知道的问题
现在就得下去
已经在放了”
“好的
我马上下去”
打发她走后
我心说
咱手里又没权力
我他妈的想腐
都腐不成
看个球呢
再说
咱这么些年里
不正是因为
不同流合污
才落得
孤家寡人吗

2020/09/17


发红包

以前交党费
一直用现金
今年6月
党办主任
嫌找零钱太麻烦
手把手教会了我
发红包交党费
今天
发出第4个红包后
忽然想起
还从来没给母亲
发过红包呢
一次
都没有

2020/09/17


性别转换

回来养胎的女儿
临时有事儿
要回趟长沙
定好2点出发
等我午休起来
已到1点45
妻子和女儿俩
竟然没意识到
时间已很紧迫
还在继续
嘻嘻哈哈
聊着天儿
都没约车
心说
该我转换角色
充当临时母亲
开启碎碎念了
终于在2点07分
帮女儿做好
出发准备
网约车
也刚好赶到

2020/09/17


御用洗手间

紧邻会议室的
2楼洗手间
预留给了
20多个
市级领导
与会的其他
500多号人
想上洗手间的
要么去1楼排队
要么去3楼排队
看有人上4楼
咱一口气儿
爬到5楼

一个人也没有
寡人御用也

2020/09/17


洗手间

会议开了
将近两小时后
主持人宣布
上半场结束
与会人员
自由活动
一刻钟后
再接着开下半场
大家纷纷涌向洗手间
没想男女洗手间门口
分别有一男一女把守
“这层楼洗手间
留给市领导用
其他与会人员
要么去楼下
要么去楼上
反正每层楼
都有洗手间”

2020/09/17


写诗的功效

会议开到
一半儿时
瞌睡来了
两只眼皮子
粘连在一起
咋也睁不开
心说
万一被摄像
捕捉到
那就完蛋了

咱来写首诗吧
刚这么一想
那只围着我脑壳
嗡嗡叫的瞌睡虫
突然一下子
飞走了

2020/09/17


党徽

代替一把手
去市里开会
在会场入口
被工作人员拦下
“已经提前通知了
所有与会人员
都必须统一
佩戴党徽
你的党徽呢”
“里面戴着呢”
我拍了拍
心脏那儿

2020/09/17


塑料花

塑料花做得
再好看
再逼真
哪怕它四季都不凋谢
可就是散发不出花香

那种纯粹用辞藻
拼接成的
假抒情诗
便是

2020/09/17



饿

今日早餐
妻子做的
蒸红薯
蒸南瓜
没吃几口
便不想吃
她提醒我
“小心还没
到下班时间
肚子就饿了”
“偶尔饿一饿
没啥大不了
再说
小时候
饥肠响如鼓
稀松平常得很”
“唉!
咱们这代人
挨饿的功底
都深着呢”

2020/09/18


规律

妻子清洗冰箱
有个潜在规律
她自个儿
都可能
还没意识到
每次买10来斤鱼
搁在冷冻室里
啥时吃完了
啥时洗冰箱

2020/09/18


警报

上午10点
响起警报

又到9·18
妻子生日
想了想
给她发了个
520块钱红包
妻子收完红包说
“学着年轻人啊”
“本来就没老嘛”
我回她

2020/09/18


天助

妻子早上跟我说
据女儿透露
女婿数月前
策划的那档
被我们所有人
尤其是小姨子
这个有着资深
央视背景的人
都不看好的
教育类
电视节目
竟然成功了
这说明什么呢
容我想想

女婿心地善良
已坚持做了
15年的
公益活动
他赚的钱
那可是要全部
砸进公益项目的
自当有天助

2020/09/18


河道清淤

南护城河
一段河道
淤塞了
排水不畅
得手术治疗
10几个
戴安全帽的医生
先把上下游截断
然后在河道右岸
另外埋设了一根
直径1米的水管
把上游来水
用水泵抽起
通过水管
排到下游
好了
人造血管开始工作
现在可以启动清淤
污泥泵把泥浆
吸入罐车
运往垃圾场

2020/09/18


挖掘机

见挖掘机
低着头
前倾身子
趴在岸坡上
清理河道淤泥
旁边抱着孩子
看热闹的
年轻女人
担心起来
“小心一头
栽下去哟”
同在看热闹的
一个老哥哥
看她一眼说
“放心吧
它脚底有感觉
如果不对劲儿
会起身的”

2020/09/18


择日不如撞日

女儿昨天回长沙
今日就去派出所
办理了户口
迁移手续
从今天开始
她正式成为
一名长沙人
“迁个户口
本来没啥
值得高兴的
一想到今天
是妈妈生日
我就高兴了”
女儿说

2020/09/18


老来伴

父亲几日前
摔了一跤
把脑壳右侧
摔破一道口子
母亲摸着疤壳
问父亲
“疼不疼啦”
“不疼”
见父亲回答
脆绷脆绷的
母亲连拍几下
父亲脑袋瓜子
“狗肉
不晓得疼”
小妹埋怨道
“妈妈啊
你咋当着我们面儿
这么说爸爸呢”
母亲害羞地
笑了

2020/09/18


道谢不成

偶然看到
一个网站
“小故事网”
在8年前
选用过我的
好几首诗作
本想感谢下
没想
点开“关于我们”
弹出来的
竟然是
“无法找到该页”

网站早已停止
数据更新
人去站空

2020/09/18


不该问

单位派发
推动扶贫消费
统购回的物资
顺带发了一张
500元购物卡
我问后勤科长
“这张卡
也算消费扶贫吗”
“你真喜欢问
管它呢
给你就拿着”

2020/09/18


香油

昨夜数梦 
没能及时记下
等于丢失了
几首梦诗
早上想着
这些梦境
仿佛
收迟的芝麻
果荚炸开
芝麻全都
撒在地里
捡不起来了
没想
今日下午
单位给每人
派发了
5斤香油

2020/09/18



太阳能水箱

我家前面楼的楼顶
一溜太阳能水箱
还在继续锈蚀
几个月前
我正是看到它们
才想起爬上楼顶
查看我自家的
然后自己动手
在水箱外面
加装了一块
白铁皮
有几次
在远处看到
我家太阳能水箱
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便情不自禁地想着
咱是整个家属院里
惟一的诗人呢

2020/09/19


穿衣

妻子说我穿衣
太不讲究
身上每件衣服
几乎都在10年以上
“这充分说明
咱这人不厌旧嘛”
“那是没给你机会”
以上对话
发生在俩月前
之后
妻子帮我
网购了
4套夏装
现在
每次看见旧衣服
都是拿起又放下
不想穿了
身上衣服
全变成新的

2020/09/19


制服

早上起来写诗
感觉有点儿凉
顺手取下
衣架上的制服
穿上了
妻子看见
呵呵一笑
“又没干个正事儿
你还穿这么好

还中华人民共和国呢”
侧头看了看臂章
咱也忍俊不禁

2020/09/19


远小人

单位派发
统购的扶贫香油
乃是用非食品用
塑料壶装着
前去领取时
D好心提醒我
“你拿回去后
要赶紧找个
食用油壶
把油倒出来
这个壶
不能长时间装”
平常见面
被我无视的他
终于找到机会
献一次殷勤
我心里面
自然有数
“讨好呢
咱不稀罕”

2020/09/19


单身女人

从父母家出来
骑着自行车
不紧不慢
回我自个儿家
出小区50米样子
看到前方
一对母子
结伴散步
母亲的手
搂着儿子的腰
仿佛一对情侣
我心里
咯噔了一下
擦肩而过时
忍不住
瞥了一眼
哦,这女的
竟是本村姑娘
离婚后回娘家
跟她父母兄弟
住一起
她小我10几岁
不认识我
但我认识她

2020/09/19


艺术设计

昨晚
从父母家出来
骑着自行车
在巷子里
遇到一辆
车前灯
不停眨眼睛的电动车
看着里面两颗眼珠子
转啊转的
差点儿
与其
撞一块儿了

2020/09/19


5个鸡蛋

父母家附近
新开了一家超市
拿身份证办会员卡
可领到5个鸡蛋
附近居民
纷纷涌去排队
母亲说
“太丢人了
为5个鸡蛋
挤挤攘攘的
又不是50个”

2020/09/19


微博事故

今天是《新诗典》
第24个图雅日
推的是她一首
悼母诗作《祭》
看她照片显年轻
附带加了句评论
“这下变成小妹妹了”
同时给这首诗
也做了个简评
也许是我评论
让她不爽
也许是我
换了个陌生的笔名
也许二者兼而有之
总之她并没回复
我想
她很可能生气了
于是晚上临睡前
一股脑儿
把转发这首诗
以及她小档案
和她照片的
3条微博
全都删掉了

2020/09/19


笔名

女儿那日问我
在网上发诗
总共用过
几个笔名
心里默数过后
如实告诉她
“8个”
“那也太多了吧”
“跟鲁迅比起来
算不了什么”
“哪天
你写出名气来
人家要研究你
那可真得
气晕了”
“哈哈哈……”

2020/09/19


太阳雨

艳阳之下
天空中
突然飘下
一阵雨点

太阳公公
刚打了个
喷嚏
“阿嚏!”

2020/09/19



第11首诗

本打算今儿
写完10首诗
便赶回父母家
陪二老去
但一想到
妻子今天早上
做了11个馒头
又觉得
还该再写一首
可情急之下
一时找不到素材
那就拿这首诗
凑数吧

2020/09/19



雨天下午

搁平常
下午4点多
家属院门口儿
一帮老太太们
正围坐一起
嘻嘻哈哈地
聊着天儿
今日下雨
那地方
一个人影儿
都看不到
不禁想起
小时候
家里养着
10来只鸡
但凡遇到
这个点儿下雨
便早早地钻进
鸡笼子

2020/09/20


房客

父母家前面
一栋3层小楼
全都租给了
外来打工的
每天傍晚回去
只见3楼房间
灯开着
下面两层
黑黢黢的
我还以为
都搬走了
小妹说
“哪儿呀
3楼住的
都是女的
下面男的
都到上面
玩儿去了”

2020/09/20


茄子

中午做饭
冰箱里面
有5根茄子
若全都做了
肯定吃不完
做3根
倒是挺好的
但剩下2根
又该怎么办
被这个问题
一下难住了
好吧
解铃还需系铃人
留给妻子去解决
咱换做其他菜

2020/09/20


警民联动

时代广场门前
马路边儿
以前停车
经常被交警贴条儿
自打时代广场开展
警民联动活动之后
就没事儿了
当然
交警也并没
将那地方划成
允许停车范围

2020/09/20


柿子

附近超市开业
大妹带着母亲
进里面逛了一圈
带回半袋儿柿子
递给我一个
没要
记得小时候
吃不到
苹果

香蕉
这类外地产的水果
本地的柿子
便宜
1毛钱最多时
可以买20个
生生吃腻了

2020/09/20


4根萝卜

中午做饭
发现妻子
买回的
4根白萝卜
长短不一
粗细不匀
萝卜皮
有光溜溜的
也有粗糙的
仿佛
一个家里
4个孩子
应验着
那句老话
“一母生九子
九子各不同”

2020/09/20


商演

傍晚回父母家
刚进小区
便听到走在前面的
一个中年妇女说
小区内一家超市开业
请来了一个歌舞班子
节目演得不咋的
主持人
长得也不咋的
不过那女的
身材倒还不错
不然
台底下的男人
早就走光了

2020/09/20


现代版玄怪录

头年冬天
一只鸟儿
猛地冲向
房子山墙
撞死了
公婆捡起来
做给儿媳吃了
第二年
她渴望已久的孙子
降临人世

2020/09/20


红灯

晚上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在报社十字路口
遇到美女同事
聊了几句
刚准备说走
一眼瞥见红灯
87秒
够聊好些句呢
接着聊了会儿
抬脚要蹬车
再看
我操
又等来红灯
接着聊呗

2020/09/20


戒驾

一个远亲
当小包工头
早上请手下工人
中午请大老板
晚上请政府部门
一日三餐
离不开酒
买了辆车
只能给老婆开
他说
“喝酒不开车
开车不喝酒
这个是红线
咱从来不踩”

2020/09/20


铁匠父亲

1980年代初
父亲给我做了件
蓝色的卡中山装
记得布料买回时
父母叙家常
被我听到
“这块布料6尺长
2块5角8一尺”
后来这件衣服
样式落后了
我没穿
父亲拿去穿着
一直穿到现在
帮父亲扣好
漏扣的一颗扣子
拉起他手做推拿
边做边想
曾几何时
我们家的吃喝用度
就是靠着父亲这双
至今依旧保持着
握锤把姿势的手
一锤子
一锤子
打出来的

2020/09/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