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斌·启明星或园丁的天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红尘自诫书2》

◎郑文斌



《筼簹书》

2009年初次俯瞰
瞥见的筼簹湖,
是一块奇怪地
突然不动的水平镜子,
无尽地悬浮在
无限的虚空中,不再有
天和地。不再有眼睛
和惊异的心思,
也不再有虚空,只有
明亮的镜子。我忘记了
世间的一切,
仿佛开天辟地
观音与我重逢。

《免疫书》

那些美女
长得再妖冶又有什么用?
我已看穿她们内在的丑陋。
那些王冠搞得再大再金光闪闪
又有什么用?我已
看穿它们比镣铐更加痛苦沉重。
让我且跟随佛陀
洗干净赤脚,端正身心
在菩提树下禅坐。
我已不再需要它们,
让那些仍然需要它们的人
继续为它们犯罪造业,
愚痴狂乱地享用。

《茅草书》

一株茅草荆蓬间,白云苍狗亿万年。
春风吹罢冬风劲,飘零枯骨叶落前。
几丛榛灌掩柴扉,五朝野老散两三。
一声鸟鸣惊隔世,寂寞失身忘始皇。
古佛青灯无僧对,黑白经卷风自翻。
后人欲寻金仙足,天地浩莽唯青山。
青山无言亦无尽,或闻幽泉水潺潺。
芙蓉花开旧涧户,珠玉空溅磊坷间。

《悼渊明书》

五柳先生本狂人,凤歌掉头笑孔丘。
不是深心不怜世,只为世染重难收。
白玉易毁岂击石,携妻契子且种豆。
性好自然闲磊落,不入佛门尽杯酒。
千载田园归去来,躬耕垄亩米五斗。
合家自食常无余,但养清躯正无求。

《想要书》

兄弟,是的,
你想要这样,你想要那样。
这于你好象一直很正常。
但真实情况是:此事只能
是这样,彼事只能是那样。此
事彼事之所以只能这样那样
背后详尽隐微的因缘果报
的严峻客观规律性
不会改变。

《少年书》

少年颇好勇,言志振匮聋。
身无一长技,心超万世雄。
中年死拼搏,争胜暗力穷。
本欲利天下,男儿多败同。
非是心不高。亦非志太庸。
才气非不盛,正直难建功。
一朝身心病,偶向丛林中。
礼佛才三拜,清净盈心穹。
随手翻佛籍,惊奇世罕逢。
寥寥数僧语,多年疑碍空。
从此做佛子,背尘驰难阻。
坚心唯去恶,红尘净如梦。

《责难书》

兄弟,一味责难罪人恶棍
没有什么用。应当
慈悲怜悯他——因他
被他的愚痴烦恼恶业所指使。
他才是最大最早的直接受害者,
被他的烦恼愚痴掌控而
毫无反抗逃脱的自由。除非
得到佛法的救护,他
永不得释放,只能不断给自他
带来更多更大的痛苦。

《距离书》

朋友,我
与我保持距离。
我与你,与一切人、生命
保持距离。我与世界
与一切事情、事物、事态
保持距离。我
在我们之中,但与我们
没有关系。我与一切
与世界没有关系。
我的存在
脱离了存在与存在的
依存与逻辑关系。我
是被我遗弃的人,我的世界
被我废弃。我
与我和世界
平行,和谐,安宁
而不系缚
或过于亲密。

《想象书》

人们
只了解和遇见
想象中的自己(或他人)。
也只使用和光照想象日夜
建构不停的显影。
凡首次遇见自己者
无不为此事震骇震惊。
在那里,他将首次见到佛陀,
不再有任何怀疑
与迷信。

《不可书》

兄弟,人们一直闭着眼睛
一心一直执意只要那
不可能之事,即:
不老,不病,不死,永不
衰落,一直兴盛,万事如意!
而从不哪怕一小刹那睁开眼睛
去看一下,只是看一下下:
这完全是人们自己一厢情愿,
这于任何人任何时候
任何生命,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们因此而失望,悲痛,
甚至震惊:好像
天底下今天才刚刚
第一次
发生这种事情。

《修行书》

兄弟,只要你对生命即存有本身不彻底放弃,
纵使你做尽其他一切善行苦行梵行都了无实义。
因你放过错过,从未触动生命痛苦的总根,
因此你怎样艰苦卓绝的造作都不是正确修行。

《损害书》

一切损害、破坏、毁灭灾难
到来怎么办?只能以
对利益、生成、成就之事一样
平等、平静、安祥地接受它,
接待它。直到它完全消失,
再次象虚空一样
完全恢复正常。

《寂默书》

兄弟,你有何德行智慧妄自尊大,
总以为众生中自己最为优秀突出?
你何以总骄慢夸耀于自己一两个
五十步笑一百步的所谓优势长处?
你何以认为在一切你所见事物中,
你的才智功德福分最为殊异长久?
你何以确信自己真拥有你自以为
如此卓越独特、不可取代的自我?
你睁眼看一下佛陀:他寂默无碍,
等视一切众生犹如虚空不可测度。

《唉书》

唉!兄弟,他还在作梦
成为万世敬仰、永垂不朽的伟大诗人!
而清凉寂静的真相是:
连诗和人都没有,又哪来的
伟大,伟大不朽的诗人!
正大光明、铁面无私的科学规律
戳穿了他和他的梦——
没有前途。没有
下文。

《佛国书》

人追问:佛国到底在什么地方?
佛国就在佛陀出现的地方。
而真实的佛陀出现在什么地方?
真实的佛陀就出现在这
一切众生忙于造作生死轮回
善恶不定众业的污浊世间。

《狗尾草书》

关于生命,知道了狗尾草,
还有必要知道其它的什么吗?
一株狗尾草是怎么样,一切
生命就是怎么样。生命——
在欣欣向荣,繁荣昌盛,
又在衰落,痛苦,挫败,消亡。
知道了门前的狗尾草,
就知道了一切生命的真相。
人啊,你为什么愚痴而骄傲地
对这一如此明显的真相
转过脸?!

《欺骗书》


要自欺到什么时候?人
欺骗他人、互相欺骗要到
什么时候才能算完?人
为什么一再要为自己
黑暗的灵魂披上
重重七彩华美善良乃至
圣洁无私的伪装?人
到底为了什么一定
要这么干?一切
只是为了最大地牟取私利,
以貌似合理合法的方式
最大限度地满足自己一人
不可告人甚至不可
泄秘给自己良知的一切
阴暗欲望。

《不可得书》


只想要好的,不想要不好的,
只想要生,不想要死,
只想要成功,不要挫折,
不想要痛苦,只想要快乐。
而从不想想:
这一切如何可能,
如何可得。

《反观书》

当人开始反观自己,
上帝及一切人格神立即退隐,
一切魔王毛发竖立——
因为人即将发现
成佛和生命的秘密。一切
不可一世的神秘存在
即将在他面前
刹那
丧失一切权威。

《难书》

兄弟啊,难的不是
随便生,随便死。
难的也不是只要生,
不要死。难的更不是
不要生,不要死。
真正确实难的是——
如法生,自在死。
这正是菩萨道的可贵,
伟大,和殊胜。

《错开书》

兄弟,已经错开的
人生和人生道路
无法折返源头。唯一
可行的办法是双方友好挥手,
期待未来一方改道后
在前方重逢某处。目前
且将对方一切美好回忆
欣慰记住。

《痛苦书》

唯有在痛苦中,被痛苦
无法阻挡地袭击,被痛苦
重重包围碾压折磨
而确实没有出路,无论
痛苦多么狂暴巨大,被困者
无法躲避,
必须承受。人
才稍稍开始
反省自己,试图
认识并改正自己的错误。
经历了太多太长的时间,
才体悟到痛苦本身乃至地狱
也有其必然性
和正面价值。

《苦难书》

确实,只有在苦难中,
在人力所不及的极端痛苦
与困境中,人
彻底绝望了,认识到自己
自我的渺小
苍白、无能
和自我认识的黑暗与错误。
于是人
开始确实对自己检讨
审视,并且不再
否认和漠视
一切超人力的事物。
他将偶尔认识到
在被规律制约的一切事物中,
他毫无例外
特殊之处。

《成长书》


在什么时候才能成长?
才能使心性逐渐乃至快速
成熟,智慧深厚?
只有在痛苦
和极端巨大的痛苦中。
只有在挫折及
无尽悲伤的持续
连续惨痛挫折中。只有
在失败得一败涂地
毫无丝毫挽回希望的
空前耻辱中。

获得了强大的动力
和瞬间提升
性灵的加速度。

《生存书》

确实地,生存
的质问
是严厉、可怕的:
如果不能为善,
(只在行恶,自害)
生存,
哪怕只是
更多一刹那的生存
的意义何在?

确实,生存的审判
是任何一个生命
几乎难以承受的。生存
的审判
瞬间
可将无数生命的自我
和骄慢
震成碎块。

《欲望书》

兄弟,一切外魔
都不足挂齿,都远远不如

自己死死
抓紧
死握
欲望削铁如泥的愚昧
锋刃。

除了自伤自害,
没有其他更大
恐怖。

《繁星书》

在夏夜
无尽的虚空
和满天繁星面前,
人啊,你和你的一切
算得了什么,存在
什么可值一提的
位置?

《更多书》


只要更多,
又再更多。而
总不正视这个需要者——生命
其实只是刹那,
刹那,
更少,更少,
又再
更少。

《身体书》

确实,身体决定不是我,
不是我的。如果身体
真是我或我的,我
希望它不老、不病、不死,
它就真的不老、不病、不死。
而事实却是:
我根本不希望它老、病、死,
可它却依然要老、病、死。
这样明显不合我心愿的身体
怎么可能是我或我的呢?
兄弟啊,并没有一个我,
身体只是身体,按照他
自己的规律出生然后死去。

《极端书》

当极端可怕、无法忍受的痛苦
和灾难才稍稍减退
而非远未止息,人
马上又恢复其不顾一切
刹那不停追求一切欲乐的
惊人痴狂本性——人
至死也不放弃哪怕
最细小的享乐,哪怕会
因之立即
身心俱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