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 ⊙ 写作与拯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岂只是恰帕斯州?——《嚎叫》版墨西哥劳工史诗

◎吴季



译按〕 诗的头两行套用金斯伯格的著名长诗《嚎叫》的开头(原诗:我看到我们时代最优秀的头脑毁于/疯狂,饥肠辘辘精神失常赤身裸体),定下了调子,带着类似的强烈冲动和紧张节奏,但很具体如实地以五代墨西哥劳工的生存状态为线索连贯写下——这得益于诗人对墨西哥工人百年历史与现状的深刻了解——不用标点,也没有《嚎叫》的抽象和夸张成份。诗中用了许多西班牙语单词(地名,专有名词等)。画面细致而又带着史诗般的恢宏,不过结尾略感仓促。初版发表于《斗争》(Struggle)诗刊1993年第9卷第2期。1995年定稿。


岂只是恰帕斯州?
向艾伦·金斯伯格致敬

作者 | 塔玛·戴安娜·威尔逊(Tamar Diana Wilson)
翻译 | 吴季


我目睹五代人之中最优秀的头脑被贫困摧毁
赤裸裸挣扎着呻吟着哭泣着绝望地嚎叫着
投身于时常失败的战斗婴儿们不足一岁就死去
母亲们父亲们贫血萎缩残废憔悴饥肠辘辘

他们拖着身子在黎明时分走过尘土飞扬的街道找一条
活路给那些拥有更多土地或资本的人做工
给销售商公务员衣冠楚楚的俊杰淘金者做工
向路边摊租衣服来穿的曾祖父们啊
他们甚至连破衣烂衫都没有光着脚走路
在建筑工地矿山铁路线的边上排队
乞求干一天的活工钱多少都行
叫卖野香蕉和芒果西红柿和洋葱
尽管他们劳而无获或所得甚少
贩卖由妻子和女儿加工过的织毯
衣服上的一节节刺绣草帽和草席和
带靠背的藤椅彩色毛毯披肩银戒指和胸针
刻着猫狗驴子儿童圣人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主要卖给过路人

来自或远或近的富庶之地的
游客那儿历史上开发得较早而现在
主要但非专供出口

他们播种耕锄切割收获七八岁起
就住在大农场里跟着父亲照管绵羊牛马
山羊驴子背负着父亲在农场商店里欠下的债
世代承袭的劳役偿债制在烈日下拼命劳作
在雨中淋得湿透没有鞋穿赤着脚目不识丁
他们的母亲姐妹女儿在豪宅里无偿地干活儿
洗熨磨玉米做着她们从未享用过的饭菜
清空泔水罐和痰盂清扫地板和特权人士的
波根别墅中央装饰着喷泉的庭院依旧
负债累累没有自己的土地没有任何希望
直到80年前他们起而反叛

他们在16年的内乱之后上百万男人丧命之后
无休止的混乱之后房屋和稀少的财产被焚毁之后
儿子们惨遭杀戮之后兄弟们逝去之后女儿姐妹
母亲妻子遭到强奸并且失踪之后
一些人成了合伙农场主还有人成了小业主
一些农村无产者除了性命几乎一无所有
大多数人蜂拥到联邦区的各州首府美国边境城镇
一些人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在荧光灯闪亮的工厂的血汗车间
小酒馆在建筑工地和砖场
一些人向邻居兜售苹果万宝路走私的收音机和钟表
向有钱人兜售米老鼠布袋偶陶瓷
溢出蛋黄酱的汉堡包后腿直立的石制种马
连带编织染色刺绣雕刻彩绘而成的传统手工艺品
给那些从远远近近的富裕地方来的访客
一些人穿越雷亚河到加利福尼亚州种植和收割庄稼
在亚利桑那州密歇根州俄勒冈州得克萨斯州或在横跨西部的
铁路线上或在加里芝加哥洛杉矶底特律圣安东尼奥市的
工厂铸造厂血汗车间里直到人家不再要了而被
驱逐出境从60年前40年前20年前直到如今

然后他们去找城市的表亲有人住在偏远的砖场里
没电没风扇没冰箱没有自来水
没有让小孩上学的学校铸造砖块用来建造购物中心大楼
酒店工业综合楼旅游综合楼银行
用自己和家人的汗水补助给
新兴的城市聚居区无依无靠者和那些寄生在他们
身上的人在此栖身

一些人闯入闲置的土地上形成了违章居留地
贫民窟伞兵定居点流浪汉定居点
下层阶级定居点建造窝棚用油布废木片
压碎的硬纸板喝百威啤酒和可口可乐的人丢弃的
铝罐塞住破洞来抵挡雨水

绿色革命之后他们更是蜂拥而至
洛克菲勒鼓励采用化肥单一作物制
进口约翰·迪尔牌拖拉机国际牌收割机
幸运者从那些庄稼歉收没有东西可拿来抵押的
倒霉人家那儿买下土地如今已机械化的农场剥夺了多数散工的工作

佃农再也无地可种了
机器取代了人机器把人赶走进口的机器
50年前和今天和未来而现在萨利纳斯
修订并废除了1910年萨帕塔主义者为之挺身而战的
宪法第27条

他们的孩子从小就在他们身边劳作
在冰冷的烂泥里铸造砖块搅拌粘土
脚趾甲腐烂真菌在潮湿的手上和脚上生长
做流动摊贩售卖玉米饼水果蔬菜沙拉
木雕石雕白瓷鸭的雕像
石英管和书挡银耳环热狗
做拾荒者回收金属纸板瓶子之类的废品
做流动的建筑工人在无数街角洗刷挡风玻璃的
工人公交车上的卖唱歌手杂耍艺人小丑吞冰表演者
散布在广场上的擦皮鞋的男孩有时兼卖胶水或平底鞋
在车水马龙中时而被折磨得筋疲力尽的报童们
喃喃着有多余的零钱吗的没眼没腿的乞丐

他们营养不良从来没能充分发育他们穷担不起
学费课本笔记簿铅笔蜡笔
尽管现在有了学校不像早先在大农场时候
至少他们懂得去读点学校

他们建造过并一直建造着阿卡普尔科坎昆卡波圣卢卡斯马萨特兰
普尔塔瓦拉塔库埃纳瓦卡的旅游酒店希尔顿凯悦
威斯汀酒店卢塞纳购物中心大陆购物中心美洲嘉年华酒店
供商人和学者用的世贸中心会议厅
大型购物中心墨西哥购物中心德尔索尔购物中心罗萨市
卡查尼拉音乐厅装饰着里维拉壁画和悬挂在
五彩陶罐里的植物的乡村俱乐部餐厅
他们没钱所以不能进去享受的地方
在好莱坞明星曾经最喜欢出入的罗莎丽塔海滩酒店
享用一顿午餐不点饮料要花掉一天的最低工资
在威斯汀酒店喝两杯啤酒他们的一天工资就没了
他们建造它们接着回到
自己的流浪汉定居点废木片的泥地的窝棚
从40多年前或更早以前直到如今

他们在附近的垃圾堆里回收金属纸板报纸
卖给国营的跨国的公司
他们收集从新建的连锁超市丢出来的凹了的
食品罐头只烂了一侧的西红柿橙子
在附近的垃圾堆里收集鱼铺剔去骨头切片后扔掉的
鱼头用来煮鱼头汤收集有钱人丢弃的衣服
迄今为止他们没有谁把在附近垃圾堆里收集来的这些
衣服在附近垃圾堆找到的人能用的任何东西
叉子勺子床垫破椅子交给回收站

他们早早起床做玉米卷玉米煎饼卖给工厂的
劳工外资组装厂的工人这些人能进厂至少是读完了
小学

他们有时会越境前往美国的城市工作在塔可钟在贝佛利山庄
在洛杉矶纽约的园林迈阿密的制衣厂密尔沃基芝加哥匹兹堡底特律的

铸造厂在建筑工地洗车场
加油站当看门人餐馆工服务生园丁女佣
在老年人家里在富人家里
在乡下栽种耕作除草修剪收割莴苣
苹果花椰菜橙子桃子西红柿葡萄甜瓜
还有卷心菜洋葱

他们的孩子将在新的违章居留地弄到一块地
自建住房通过分期付款支付三分之一的
电自来水排污的基础设施费
从仍然孤零零生活与世隔绝无人看管的砖场的
砖匠那里购买砖头他们的孩子仍然是家庭的劳动力
就像那些农民一样他们把孩子变成自己
唯一的养老的依靠

他们和父母辈祖父母辈一样仍然发育不良因为
食物缺乏虽然没以前那么惨人们
个头越长越高能读书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他们会像亲兄弟姐妹一样跟父亲的女儿们结伴去看一两场
电影《铁血战士》《洛奇III》《铁甲威龙》《超人》《蝙蝠侠》
《美女》《深喉》《幻想曲》《宇宙威龙》
有西班牙语配音既然没有面包那就给他们看马戏吧
女孩们把头发染黄看起来有点像好莱坞明星了
在组装厂干活存的钱花在迷你裙和唇膏上

他们的父母现在有了二手电视机电灯要是
他们住到了当地政客搞的最新的棚户区
那么现在可以收听卡式录音机的音乐了这是花一个
礼拜的工资在当地周末跳蚤市场买来的或是从加利福尼亚的
田间威斯康星州的工厂阿肯色州的马厩回来时偷带过来的
周六晚在一些人的场地上跳舞庆祝
成人节浸礼婚礼生日

他们的母亲分娩时没有医生照顾现在他们的妻子都前往
红十字会义诊中心或是为那些没有稳定的正式部门工作的人
兴建的普通医院无论如何社会保险委员会
正在大张旗鼓

他们将把孩子抚养大很少会在五岁之前死去了

他们是他们所拥有的唯一珍贵的财产
要到往后才会被夺走

他们上不了大学但现在可以读完九年级
95年立了法至少他们买得起课本
笔记簿校服鞋子摊钱买的新书桌新椅子盖了屋顶
铺上实实在在的地板进工厂上班当上收银员护士助手
机械师银行出纳员如果他们上学时间够长就能拿周薪了
相当于国境那边一天的工资这就是为什么跨国公司
从美国从日本从德国搬到那里

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把过去四代人的上升趋势
继续下去他们向许多人描述过除了这一路上掉落的人死去的人

放弃的人在冲突中
丧命的人

虽然现在城市里有更多的黑帮在保卫地盘
但有些小伙子看不上老牧场在翦除的胶合烟大口吞食着
边境那边的实验室设计的迷幻药和药片
在前去北方国际交易所的路上闻一闻
可卡因这交易所把他们困在了边境两边的
西班牙语贫民区没有工会的平静的把人弄傻的
工作延续了几个礼拜几个月有的转移走了这样公司
就无需支付福利而工厂经理和建筑
工程师和超市主管人员照办如仪

而就在今年比索贬值了
跨国公司如投机客鱼贯而至
工资按美元计算已减半物价翻了一番
在乡间萨帕塔主义者联合起来了


作者简介〕塔玛·戴安娜·威尔逊(Tamar Diana Wilson)1943年生于宾夕法尼亚州路易斯堡。大学主修社会学。1988年前往墨西哥,在洛斯卡波斯的棚户区生活,直到1994年。她是《拉美展望》(Latin American Perspectives)杂志的副主编。政治倾向上,她称自己为“民主社会主义者”,同时向往“一个没有国界的世界”。她还写作关于墨西哥工人的小说,并于2009年结集为《科洛尼亚传说》(Tales from Colonia Popular)。在《斗争》杂志网页上所附的照片中,还有另一张她和云南少数民族妇女的合照,表明她也曾到访过中国。

[1] 野香蕉:原文为platanos,应为西班牙文的Plátano,有别于香蕉(banana),最常见的品种被称为plátano macho(野蕉)。
[2] 违章定居点(squatter settlements):也可称为擅自定居区。墨西哥城在1940年后快速发展,城市的边缘出现了一些基础设施有限、土地划界不清的非法自建聚居点,成为了低收入住房的首选,如今已占城市近半的空间,容纳了60%人上的人口。
[3] 伞兵定居点(colonias paracaidistas):西班牙语。paracaidistas可译为不请自来的人。50年代,墨西哥市每月都有成千上万从中部来的乡下人“空降”到城市周边的违章定居点(又称作大众贫民窟)。1952年上任的市长乌鲁丘尔图发起伞兵行动(Paracaidistas)来阻止农民流动,赶走街头小贩,反对贫民窟财产所有权和基础设施,故有此名。
[4] 流浪汉定居点(colonias perdidas);下层阶级定居点(colonias populares):皆为西班牙语。
[5] 萨利纳斯(Carlos Salinas):1988-1994年间担任墨西哥总统,推行新自由主义改革,于1992年实施新《土地法》,修改《宪法》第27条,实行土地私有化、市场化,政府停止土地分配。由于农民经济承受能力弱小,遇上危机时容易卖掉土地,最后导致80%的村社土地被出卖给大地主和外国人,大量小农和村社社员纷纷破产,越来越多的人流离失所。
[6] 阿卡普尔科(Acapulco)、坎昆(Cancun)、卡波圣卢卡斯(Cabo San Lucas)、马萨特兰(Mazatlan)、普尔塔瓦拉塔(Puerta Vallarta)、库埃纳瓦卡(Cuernavaca):皆为墨西哥城市名。
[7] 唯一的养老的依靠:类似于中国农民传统的“养儿防老”。直译是“仅有的救济制度”(only welfare system)。
[8] 《铁甲威龙》:Robocop,国内译名,又译“机械战警”。宇宙威龙:国内译名,原名《全面回忆》(Total Recall)。
[9] 周末跳蚤市场:tianguis,西班牙语。
[10] 社会保险委员会(IMSS):墨西哥于1943年开始设立的医疗保险机构,主要针对私营部门员工。针对公立部门的机构为ISSSTE(国家公务员社会保障和服务局)。
[11] 西班牙语贫民区(barrio):美国城镇中讲西班牙语的居民聚居的贫民区。但诗中同时也指墨西哥境内的贫民区。
[12] 这里指1994年初发生在墨西哥南部恰帕斯州的群众起义,他们声称致力于实现世纪之初的革命者埃米利奥·萨帕塔(1879-1919)的社会改革与土地改革理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