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于蓝系列 1-29(2015)

◎雨人



《小于蓝 01》 


五月里,女人裸露出大腿,我有了做爱的欲望。
我想用蓝色表达我的身体,而我的灵魂小于蓝。
如同我养的金鱼,小于鱼缸。
当然,我是在用空间偷换时间概念,解决渡河问题
我用到中学掌握的代数。但我还是想从身体里逃跑
变成另外一个人。像流浪多日的猫咪,再重新回来。
整个过程如同钟摆。我不想再多说些什么: 
这个季节,麦子已经灌浆,还需要一场大风,传授花粉。


《小于蓝 02》


我从阳台俯瞰,枝条如战车碾压过的现场。
远处的乌云
洞开激战后扫荡的空间。
我深吸一口
有股香樟树叶子散发出的味道。
昨天你打来电话
说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试一试拨号。
我刚好读过一篇小说,谈到女人有独立的器官。
许多事情
我们男人无法理解,就像你永远不会生孩子。


《小于蓝 03》


医院里有一股氨水味,像蚯蚓执拗地一个劲往里钻
是件痛苦的事
一点点看着他逐渐消瘦,直到火葬场里雪白的骨灰。
你甚至怀疑他昨天是否存在
我不是在讲话
而是在描述:我是小于语言的存在。


《小于蓝 04》


剃胡子时,剃完左边的脸颊,就没电了。
我是等待充完电,再接着剃
还是不再等
就这样走向大街。或坐在办公室
等左边的胡须长出,再出去。
有很多种选择
但我选择了颜色,对于事物。我选择了词语
对于一首诗
我选择了虚无。对于不断退后的现实
我选择了挖洞。对于孤独的人
扭曲的隧道,呈现出他精神现象学的地理。


《小于蓝 05》


我对她的印象只剩下一只耳朵的轮廓
如型心广场
人们绕着喷泉旋转。而我被一股强大的离心力
像一颗水珠
一样被甩了出去。醒来时,我发现躺在床上
不能动弹。身体过于庞大,而房间过于狭小。
就在昨天,我上班时,看见一只兔子
白色的
孤零零被抛在,挖开的,水沟堆起的污泥中。
不可能是野兔,周围光秃秃的,没有野草的迹象
我也没有看到,是谁把它放到哪儿。
恍惚记得
父亲打来电话,说他已经死了,你不必回来。


《小于蓝 06》


暴雨过后,天空格外蓝,我看见一朵云,怎么形容呢?
那么白
感觉刚刚逃离我身体的心脏,很温暖,又那么小
完全可以攥在手里。 
在寂静的宫殿,我抚摸独角兽
头盖骨剃得很干净,宛如一尊现代的雕刻作品。
窗外,大雪纷飞
母亲在花园里徘徊,她还穿着夏天的裙子
而我完全忘记了她
拒之门外,沉浸在回忆不详的未来逼近的脚步声中。


《小于蓝 07》


一片羽毛,几乎让她崩溃。
对于你
我不能增加什么。既不是赞美诗,也不是一首挽歌。
只有疾病和死亡
我们共同拥有,就像空气和阳光。
你在屋里跑步机上行走,替代围绕翠湖的堤坝。 
自从禁止打鸟
我每天从对面宿舍窗口,瞄准楼下垃圾桶
对准正在寻找食物的老鼠,“砰砰”射击。

 
《小于蓝08》


树在窗外,猛烈摇晃。横,是一个诗人的名字
他出差了
把海浪带回了家。
妻子说,这就是你的礼物吗?珍珠呢?爱情呢?
毒药呢?

    

《小于蓝 09》


所谓绝望,就是我是数字猫而我的上级是3D猫
上帝,超级版主,5D猫。
我的手、我的脚、我的身躯,纷纷离开我;脑袋孤零零,兀立着。
而我的女友
只剩下喵喵的叫声,从一棵垂死的老柳树身上发出
连这点,我也不能确定
如同一篇失去标点符号的文章,一群小鸟,射入夜空。 


《小于蓝 10》


我站在菜园,一边挖地,一边观察蝴蝶:
大部分是白的。
我想起黑白摄影,抹掉了色彩。你看见的
只是线条,压缩的空间。
如同这只蝴蝶,她的优雅来自速度,像慢镜头
一上、一下煽动。
完全不似蜂鸟,涡轮一样旋转,让你看不清
眼前这块菜地
我以为它很小。但干起活来,我才知道
我需要一锹、一锹去认识。


《小于蓝 11》


房间里快一个月没人来过。
我打开门
发现阳台的君子兰竟然开了。
我怎么告诉她
给哈瓦那星球写封信:
说这儿一切安好 !


《小于蓝 12》


在树杈的一角
一只蝴蝶陷在网中,用力煽动翅膀
试图挣破。
桃树在雨后有些倾斜,枝条缀满刚结的青果。
我静静观察
并不想帮助它摆脱
蜘蛛用银丝在空中搭起的近似无形的建筑。


《小于蓝 13》


白夜终于降临
黑暗如同孤岛,被白昼不断上涨的潮水慢慢淹没。
在睡梦中我醒着,抑或在清醒中我做着白日梦。
城市像一台巨型3D打印机,正在复制周围的建筑。
从房间各个角度的镜子里
映照出我与这个世界共谋的关系。
这时窗外一只大鸟的怪叫,告诉我必须有所行动。
她正向我走来
在一张蜘蛛脸上,我认出她以前的容貌
我停止了反抗
原来蝴蝶是我的前身。
她说,“我爱死你了!”
每一个字,都沾满沉重的唾液,包裹着我。


《小于蓝 14》


我想确定一下,你是女的吗?
没别的意思
就像在弹琴之前,先要调一下音叉。
对一个不坏的女孩
如同面对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
你需要一个污点
从光滑的表面,你无法下刀切下。 
在一幅画中
第一层,你看到语言的梯子
你撤掉
落入第二层,时间的陷阱
你继续挖
碰到镜子的暗室。他说,“取悦一个影子”。


《小于蓝 15》


在T台,模特从不微笑
或抛媚眼
请你把注意力放在身体和衣服的曲线上。
美感来自欲望的抽离
而脱衣舞刚好相反
每一个活着的人
保持一颗干燥的火柴头,随时等待燃烧。


《小于蓝 16》


我养了三种动物:狗、猫和麋鹿。
狗是忠实的门卫。
猫不屑于此,常跳上房梁。
而鹿是美丽的动物,我迷恋于梅花的图式。
一旦狗靠近
有所企图,我就用棍棒痛打。  
时间长了
它习惯和鹿呆在一起嬉戏。
有一天,我出趟远门
回来发现麋鹿被撕咬而亡。
我想起电影美丽心灵
“纳什均衡”的 “囚徒困境”。
这都是我的错:
不该把“独裁、民主、乌托邦”
三种政体
和“奴役、自由、玩偶”三种人生的动物放在一起。


《小于蓝 17》


喝完感冒冲剂,里面的麻黄素起了作用,我
感觉滴滴答答的雨水如猫儿,从窗户爬进来
她蓝幽幽的目光让我进入混沌半梦半醒状态
我离开身体,漂浮在环形剧场的上空,哪儿
正在表演儿童剧,舞台上有各种各样的角色
我首先干掉老虎、然后干掉狮子、接着干掉
大象,干掉黑猩猩,干掉孔雀、干掉白天鹅
最后,没什么可干了,让大人扮演各种动物
我再把他们逐个干掉。太孤单了,只剩下我
一个人,我把枪管塞进嘴里,直接干掉自己。
 

《小于蓝 18》


椅子上半坐半躺着一个老人,我分不清是女的还是男的
是睡着了还是即将死去。黑夜如雾一样从脚底慢慢升起
巨大的孤独包围着我,我只在此刻经过看见了他(或她)
以此证明我过去未曾见过他。第二天,椅子空了。换上
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帽檐低低的,看不清面目,任由雨
水流过,没有动一下,一道闪电映出脸上的刀疤,他和
椅子构成奇特的雕像,好像等待谁把他唤醒。雨丝如一
道栅栏把我和他分开,我今天看见他,依此肯定未来我
不会碰到他。夏日的最后一天,我再次经过那把椅子天
还没有完全亮,萤火虫若隐若现,一个姑娘如从花园里
剪下的花朵带着露珠插在花瓶半开半闭。她是被抛弃还
是等待未曾到来的恋人而忘记了时间,我不敢触碰,怕
是一团迷雾,我好像站在黑暗中,寻找这个世界的开关。


《小于蓝 19》


我看着天空从纯蓝到蓝黑到黑色的墨水。
妻子说,你要有耐心
一次,把地浇透。
我蹲下,把水管放在根部。
黄瓜还小,长有刺。西红柿还没有红。
佛堂念经超度亡灵的声音,撕裂暮色的丝绸。
侧耳倾听,我不太懂,站起来
看着巴掌大的菜园,浪费了我许多时间。


《小于蓝 20》


从西安回来的路上
穿越许多大山
一个隧道接着一个隧道
白天进入隧洞昏暗出来明亮
晚上进入隧洞明亮出来昏暗
一时难于适应
不管是突然的黑暗还是突然的光明。


《小于蓝 21》


坐着时看书打瞌睡,躺下则睡不着。
说明年龄大了,不得不承认。
听着雨滴打在屋檐
滴滴答答中渐渐入眠。
这时我想,下雨天,松鼠藏在树洞
失意的人抱着酒瓶
守灵者默数着雨点
悲愤的人渐渐平息
这一切藏在雨声中。


《小于蓝 22》


贝贝拿来彩色佛教宣传册
复印出来是黑白的。
他说泰戈尔的诗很明亮
晚年的风景画得很阴暗。


《小于蓝 23》


我每天听到那种鸟的怪叫
无法摆脱
这主观的笼子,这现象的鸟群
像电影中的他
通过做爱,把恶灵传递给她
并告诉她,在限定的时间内
必须传递出去。


《小于蓝 24》


进入隧道
一车子人突然不说话
大山深处
两壁的灯像秒钟一样闪烁
静默的潜艇
等待鱼雷在上面轻轻滑过。
出来时
大家又开始喧哗。
群峰之间
一朵朵白云如宣纸一样铺开
邀请我上前书写。
但写什么,我一时没有想好
是否留下
在高速路傍,有几间茅屋隐居。


《小于蓝 25》


他说他喜欢收藏卷笔刀
因为B2铅笔
看上去像美少女。
当然这是打比方
或出于恋物情结。
我说假如植物有了意识
知道享受阳光,是不是很可怕。


《小于蓝 26》


躺在草地
竟然认为自己是外星人遗留在地球上的孤儿。
妈妈是头牛
她没有时间拥抱我。爸爸是只候鸟
一年回来一次,带来香烟和苹果。
哥哥是匹野马,我追不上他,因为我太小。
姐姐是袋鼠,每天背着我去上学。
而我想成为一片叶子
藏在森林里,让你们永远找不到。


《小于蓝 27》


这几天,我一直在读Elford君“猫的系列”
我在想,诗歌的神经
莫非是猫的胡须、蜗牛的触角、女人的手指
还是发报机的天线。
你可以把“大腿”,一个很性感的词
换做“光的冰柱”。
当然,隐喻是生活
的避孕套和安全阀。
想象自己
是蚂蚁,正在攀爬你那可爱的乳房。


《小于蓝 28》


在诗句中
一群白鹤飞向天空。
未烧的瓷胚上
你勾勒美人。饮酒。梅花。
不同于在平铺的宣纸上
她们随着瓶子的转动,身体向四周伸展开去。


《小于蓝 29》


蝴蝶煽动翅膀
托着卡车。
小男孩弹钢琴
一遍遍
让石子飞一会儿,再沉下。
“除了写诗,你还能干什么?”
我看着小燕子
贴着地面捉虫子吃。


Elford:
诗歌也可以这样写,不需要轰轰烈烈,唯有简简单单,没有江南才子的吟风弄月,不需要儿女情长(比如依尔福造作的性爱姿势),不需要百科全书式的说教,也不需要王贵和李香香互相叙事的摸手礼。我的意思是,到了一定岁数,生理需求少了,感悟多起来,即使放个屁,也要仔细回味一番,琢磨有什么深意需要挖掘,把它放逐到自然环境中,合适吗?
这说明,一个人的第二春来了。第二春来了,想挡也挡不住。《小于蓝》中雨打芭蕉是一种境界,守灵人被埋在墓地则暗示我们回家的时候,到了。
从文字的角度看,诗歌不仅仅是诗意和感悟和美,它亦关乎生与死。
雨人之于诗歌,犹如干瘪的道士,浸泡在风雨中。我谈“干瘪”,它其实是一个时间概念。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