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十一首

◎叶蔚然



◎浮出水面


1

漂浮的状态是怎么一回事
沉没的状态又是怎么一回事
 
瞳孔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海中央”
手指扣进瞳孔 我这样空洞无望
叫无指望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多少年了
(像一只时光漂流瓶
失去的木塞)
 
这里距哪里都很远——远到永远
远到四肢摊开 拥有了全部贫血的天空(那怒放过的天空啊)
 
那么 是不是去哪里
都可以


我心底还装着昨天写给你的信呢
我心底还装着你呢
 
亲爱的我知道堆雪的海浪从书本上退却是怎么一回事
亲爱的我知道没有你无边无际的岁月和生活是怎么一回事
 
2
 
亲爱的
昨天我的另一半火焰熄灭了
 
亲爱的
昨天我的另一半的海水凝结了这深蓝色的爱和死亡
 
亲爱的
昨天我骑木马 嘴唇干裂 抵达第十二颗星宿对应的十二个陌生的海滨城市踏着堆雪的浪花
 
亲爱的
昨天我躺在礁石上嚼了一会儿像糖一样化开的云轻轻朗诵了天空的独白我对她说“没有你,天空是我装满冰块
的空杯子是我此后的城市此后的生活”
 
亲爱的
昨天在我存在的这个城市在中央广场五四三二一我紧闭眼睛又放飞了一颗星你知道每一年冬天这里都冷你知道
我说万只玫色的海葵绽放的广场夜空是什么意思哦在一个快要窒息的黑暗史诗里“原为尘与灰”的心就能装下
这些了而那个国家那么生长起来全无我的知觉如绚烂 壮烈的珊瑚礁 如水下的铺陈延伸的立方 如深海的金色矩阵 它
的无比辉煌
 
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3
 
海看久了
就有了海的心跳
 
海看久了
感觉海平面就在我睫毛的位置了——
 
带着四分之三的海和海的沉静
我走进尘嚣深处的年岁
 
哦 与海面对的人
若再相逢
 
请别
再和我说全部的生命与决绝的爱了

 

 


◎今年冬天特别冷,特别冷

1

一片羽毛
特别大的
 
一片洁白的 有体温的大羽毛
会覆盖这里
 
轻轻的
兴安岭到南沙
帕米尔至长白
 
一片羽毛
会覆盖这里

2

此刻
人类灵魂最暗
也是群星璀璨时
 
兴安岭的丛林
是冷峻的精神之林
 
是黑暗之林
每棵树
 
坚毅地竖立
双膝埋在雪中
 
每棵树都刻着——时代里 我们真实的姓名

3

阿勒泰
冻死的羔羊
 
都有很长的睫毛

4

曾母暗沙
在小学地理课本里
 
那里没人居住
那里很美
 
海水 礁石 珊瑚
透明的水母
 
心里
想得都是自由和蓝

5

最东
临俄罗斯
 
荒凉
紧邻更大的荒凉
 
抱在一起
 
6
 
东南西北
在一首诗里
 
我同时去四个方向
在四个极点
 
埋下我的一颗心

7

这里的人
平躺在永夜
 
“四肢瘫开
如疲惫的十字”
 
他们的眼睛
亮晶晶

8
 
是啊
在永夜
 
一片羽毛
特别大的
 
一片洁白的 有体温的大羽毛
一片世界上最轻柔的大羽毛

会覆盖这里

 

 


◎我的悲惨世界


这是杰克曼
南关岭冉阿让
这是海瑟薇
南关岭芳汀
这是阿曼达
南关岭柯塞特
这是歌剧版的
悲惨世界
我经过谁
谁就唱
不是法语
不是英语
是中文
是惹人发笑的
东北腔
大连话
这是我在唱啊:
警车在广场中央 慢动作地翻飞
高铁绿光笼罩
像费城实验
 ——于是龙回来了
云朵翻滚
气氛诡异
(像 周星驰的西游降魔预告片)
这是我的唱啊

南关岭高悬星光灿烂的夜空
并不因我的歌唱有任何改变

 
 

◎南关岭一号


在A4纸上,蔚画了你们不认识的植物
淡淡的球茎,根须,叶脉,也画了一种事物
叫光泽。也画清晨最干净的鸟类
画蹼,画鸟啄乱的山阴积雪
画它柔嫩的骨,那飞过亿万年寒武纪的翅膀
画鱼,它的鳞、鳍,也画长长的鱼线、钩
画《仿生学》插图,潜水艇的内部构造
箭头,英文注解,斜体,黑,小五号
画图钉,用它把这样的构图钉在一整面白墙上
 
还有半座山,端端正正在夕照里
内心结实,古典得像习武人的眼睛
(要它的边缘像清水中的剃须刀)
四月雪后,空气凉,斜窗明亮
 
蔚画壹 贰 叁 肆,和空格键
画小和少,极小和极少,画镜子
画到镜子走神,黑礼帽出门,走进小雪天
 
房子空,蔚勾勒自己,歪头看光
那么多那么美的星座,在早春,雪日 蔚画自己的洁癖

 

 

◎蔚先生独白


是的 蔚先生第一个走出街垒
穿着条纹睡衣
歪着头
抱着他受伤的宠物狗
(也穿着条纹睡衣)
 
蔚先生幻想
军靴下的三色旗
对准恋人额头的枪筒
其实都没有啊
 
这里
——都是梦魇和梦魇的瓦砾
 
这里只有幻觉 飞翔的幻觉——我本来是可以飞跃一切的
蔚先生自言自语
 
走在自己的氤氲的盲肠里
头上光环黯淡
鸟屎纷飞
两边的残垣上涂鸦着 歪歪斜斜的器官
 
落日时分 回首
骑在七岁的木马之上
蔚先生问自己
你为什么写诗歌啊 ——自问自答——说写诗为了自由
 
没有革命的日子
蔚先生不能大放厥词
骂骂唧唧
就闲逛 像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
升出地铁站
就在黄昏里中弹
假装倒下了
在血泊中
 
这年月
这么个死法
很奢侈
真是壮烈的不行
 
我没敌人
我的敌人只是空气

蔚先生在小剧场
在探照灯下
对着面前的黑暗说
 
空气的两端
是穷人和有钱人
(他们呼出火焰和硫磺)
 
我就是反空气
我为反空气的英雄写诗——
——我的敌人是没力气
我的敌人是我自己
 
脖子上挂满头骨
是的 我两手空空 第一个走出街垒
 
说到后来
蔚先生被自己感动的不行了——流着眼泪和鼻涕——几乎是一个人扯着脖子大喊的
 
穿着睡衣
带着红领巾
走进动物园
在欧仁.鲍狄埃的国际歌里
落幕了
 
没有人鼓掌
因为蔚先生他——
 
不是一个好演员

 

 

◎致爱人


未来某日
人们可能用洛阳铲
或者用碳十四的办法
来测定
几个时代
之间的关系
 
一个废墟
在另一个废墟的怀抱里
死去得
多么安详


世界
曾发生过什么
 
新世界壮丽从容——
 
当初我们面对
死去活来的一切

作为一个问题将不再是问题了
如果人类
不复存在
 
爱人
还会存在吗
 
呵呵
多么伤感的问题
多么不着四六儿的问题啊
 
可我是认认真真把这些写成一首情诗的
给我的女人
 
我要说
你是唯一的
 
如果死
一起吧
 
不能
我会在天国等你
 
“留连时有恨 缱绻意难终”
——是啊 我们是不可能被挖出来的两个人

 

 

◎写首诗歌向老勃鲁盖尔致敬


向你散发着昏黄光泽的额头致敬
向你散发烟草 奶酪味儿的大胡子致敬
 
向你画布上 淡彩与碳粉勾勒出的圣母致敬
(其实就是粗壮的农妇)
 
向她的丰乳肥臀和母羊般的体味致敬
(哦 她有哺育整个尼德兰的奶汁)
 
那么也向整个尼德兰致敬
——一座紫葡萄的大海围住的美丽低地
 
向你的全部村民致敬
向酒足饭饱 想跳舞 想吼一嗓子
想找个娘们抱抱
用胡茬扎扎她的小脸蛋儿 撒撒野性子的乡村老光棍们致敬
 
向近地点的超级大月亮致敬
向大月亮下谦卑的向日葵 围住的乡村教堂致敬
向教堂的穹窿和哥特式的尖顶致敬
像一群长着雀斑 金发碧眼 紧闭双眼在唱诗的顽童致敬
向他们沾满花粉的长睫毛致敬
向铺开的剪纸 ——连续纹样般粘连在一起随后无限个春天和春天致敬
 
向圣诞节你扛一棵真正的圣诞树 大步流星雪夜归家致敬
向用尼德兰方言向你吆喝的三个酒鬼致敬
向杀猪的哥们致敬
向酿酒的哥们致敬
向打猎的 打渔的 耕种的各行各业的哥们致敬
 
向文艺复兴致敬
向亲爱的大师致敬
 
向你心底 一场乡下的大雪致敬
向大雪后 第一个推开窗子的新鲜的小情人致敬 向壮丽山河致敬
 
致敬
——几个世纪
夕光中
我都是一只爱流泪的秃鹫
把一切风景看透
 
在中国
我是
熏黑的凤凰
(并且连心底
都是熏黑的)
 
爱着我看见的一切
五里一徘徊
 
在尼德兰
十六世纪
我也是一颗
飞翔的心脏啊
 
同你的那颗相遇
我们共同俯瞰过 一条相似的 去蓝色大海边的 笔直大路

 

 ◎布衣之怒


是啊 死肯定不是终结
要不暴君的尸首不会被掘出 鞭一次
不是最终结果 鞭两次 三次也不是
你不信轮回 不信因果 不信审判 那我们免谈

最狠的刑罚 犬决 炮决 灰飞烟灭都不是 我们看得见的
就不是 活一次不够 两次 三次不够 分量
太轻了 我是说 时代太轻 暴行太重 五千年不过一刹那
更大的 更恒定的真理在看我们

他们说的彗星袭月 白虹贯日 苍鹰击于殿上 都有过的
浮尸百万 流血千里 有! 伏尸二人 流血五步 天下缟素 也有!

 

 


◎四十一岁想明白也不晚


四十二岁我想全面检查一下身体当然这可能也做不到
四十三岁我想学着跑一跑可能膝盖会疼受不了
四十四岁我可能写诗越来越少但是还能写一两首
四十五岁我可能性生活越来越少但会多做一些家务更爱我妻子
四十六岁我可能偶尔吸烟都不偶尔了偶尔应酬都不应酬了闲赋家中
四十七岁我可能更沉默虽然之前说过不沉默我可能更愤怒虽然之前说好不愤怒
四十八岁并没有什么长进和十八岁二十八岁没两样时光彻底把我遗忘
四十九岁不关心江山社稷了它几十年貌似也没不同
五十岁意识到我失败了 我是说比四十岁时意识到的失败更深刻也必须深刻
五十一岁阅读更少 因为能带入五十一的书会更少 五十一像一座孤岛
五十二岁我可能不那么敏感了 说实话我是从青春期开始有意麻痹我的敏感 但收效甚微
五十三岁我可能更少回忆和我有关的人与事 至于未来 似是一目了了 还是世事难料
五十四岁尽量不会在诗里说生离死别 说疾病衰老 包括以后的年岁也无所谓忌讳
五十五岁有时会怀疑活着的意义尽管之前之后无数次怀疑但无疑我是平安度过一生终老
五十六岁对百岁而言 我还是个年轻人嘛 年轻人就应该享受年轻 挥霍年轻 总不怕晚
五十七岁我应该是心安理得占有我的生活 不惧怕五十八的来到
五十八岁我说过了我在这首诗里只字不提物质的胜利 那么这一年提也无妨不胜利无妨
五十九岁怎么想我凭什么这么想 但五十九也就确实是这样 虽然人没有钱一辈子确实也挺遗憾
六十岁世界给我点赞 我想它是真心爱我 尽管我反对世界的体制这么多年 在此国反此国的体制 在彼国反彼国
的体制在哪儿都不舒服六十岁这一年因此漫长
六十一岁如果人类还在做 让人类灭亡的事 那么灭亡也顺理成章 我也一样 反人类就是爱人类
六十二岁艺术是堕落的 诗也是 我曾经说过我八十岁还写诗 那得多堕落 人类得多堕落
六十三岁“老”字不会反复说起因为还有三十几年是“老” 只是一种处境而已
六十四岁“死”字不会反复说起因为还有三十年几年要“活”如果站在历史的角度百年须臾一年年不过闪逝
六十五岁还恐惧死吗 年轻人愚蠢 对死迟钝 其实死随时都在 你呼吸 吸入的就是死啊 死是和你时时亲吻的黑嘴唇
六十六岁思想不停止 身体的机械装置带动你的思想运转嘎嘎直响必须特别顽强地抵抗无意义
六十七岁我运行按照预设的轨迹抗拒宿命但实现宿命 心电 这首诗不是心电吗它预示超期运行无比彪悍的一颗心
六十八岁继续说“活”的意义还有意义吗“活”就是意义反正要人去死的我都反对我用“活”反对
六十九岁我骄傲人生短短几十年活成不一样 写成不一样 我所坚持的竟然一以贯之
七十岁一以贯之像推进黑暗时代心腹的一把利刃 虽然我写诗不是为了把自己写到监狱里去
七十一岁多少人的葬礼我瞩目过 我说的不是肉体的死亡 我说的是精神的大规模杀戮
七十二岁即使耳聋眼瞎也能感知银河系的扭动也是因着我的意志我年轻时曾写过那样的诗句“用眼睛注视一条道路让它笔直”“让岩浆沸腾”“就把世界给正过来”大意如此
七十三岁到了许多人扛不住撒手的年龄 但我不会相信“我能等到冰块融化的时候”(诗人食指所言)
七十四岁“跋涉”我年轻时就说过的“跋涉”——血浆中拔出靴子再次陷入血浆
七十五岁这首诗要写到一百需要什么支撑 你信任它吗 都到这儿了 会厌倦吗 觉得我是在胡扯 这是诗吗 凭什么是只是写到哪儿算哪儿如活得厌倦的一年年有劲吗 有劲!
七十六岁回车键让我平静回到原初 回到问题的起点 是神让我写这样一首诗 一定这样
七十七岁它看上去有何不同 我尽量不碰任何具体事物 不雕塑纹理 不进入具象的表层 而让一种形而上的讨论抵达终点 逼近终极
七十八岁有谁理解我写下的这些妄言 痴言 他们究竟是什么 是什么做的 盐与光 骨与血 浮云与自由的愿望哦 抵达
七十九岁真正的胜利还远 一首诗像这个人心灵的结构一样 就在那里 它望向胜利但胜利是什么
八十岁 多得了 活得孤家寡人桑田沧海 活得敌人和爱人皆无 真能活啊 可我还想写二十行 绝对是可能的 只要我想写下去我有更大的愿望已超越再写二十 三十行的可能我要写的是永生 是轮回 是进化 是新世界 不必再说了一语带过 可以了 谢谢

 

 

◎烧轮回


这就是为什么
我们看似
没有未来
这就是为什么
我的国
不会有
朝鲜语的
狄兰.托马斯
沃尔特.惠特曼
这就是为什么
苏武
去西伯利亚
徐洪慈
又去一次
这就是为什么
马思聪
死于费城
张爱玲
死于洛杉矶

每一个音符的祖国啊
你的篝火还在烧

烧书
烧雪
烧骨
烧眼
烧心
在湿漉漉的巨柱圣殿

烧诗
烧轮回
火上浇油

人是劈柴
劈劈啪啪

 

 

◎我们那一代人完了


或者说
是我这个人完了
根本原因

年轻女孩儿
不爱我了

一个
对爱情的想象
还停留在83版射雕英雄传的人
这世界
变得
是太快了

翁美玲
还在桃花岛

等我
这个农民
和我农耕文明的世界观


桃花岛
我20年
孑然一身
刀耕火种

写诗
直至2014

雾霾笼罩
非诚勿扰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