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上旬诗作

◎巴枣



神逻辑

在路边摊上
买了半串香蕉
感觉份量不足
上旁边摊上
买葡萄时
我让摊主
帮我复下秤
遭到他婉言拒绝
“一个是称香蕉的秤
一个是称葡萄的秤
你叫我怎么
帮你复秤呢”

2020/09/01


卖米

市里推行
消费扶贫
妻子和我单位
各自给干部职工
以200块钱一袋
统购了50斤大米
由于几个月前
妻子囤积的大米
还有几十斤
尚未吃完
家里一下
粮多为患
妻子思来想去
给弟弟杂货店
送去一袋代销
弟弟说
“这个品牌大米
我店里有卖的
一袋150”
妻子说
“管它呢
能换回几个钱
就是几个钱”

2020/09/01


盲人推拿店

双目失明的老叶
在市残联扶持下
开了家
盲人推拿店
店里技师
除他之外
还有他爱人
和他小姨子
姐妹俩
都是健康人
技术也都是
跟老叶剽的
并没正儿八经
认认真真学过
现在的情况是
老叶基本上
不接单了
倒不是他摆谱
关键是客人们
都不要他做

2020/09/01


年薪

中元节马上要到
小妹忽然问母亲
买不买钱纸
烧给祖先们
母亲说
“春节请祖先时
就跟他们
打过招呼了
你爸现在痴呆了
以后逢年过节的
就不烧钱给他们
只在清明节
一次性地
多烧点儿”
“那不跟人家
公司高管样
拿年薪吗”
小妹笑着说

2020/09/01


花奶牛

老家村民
朱明启
从年轻时起
经常在夏天
打着赤膊
干农活
无论烈日
和暴雨下
现在
他全身白斑
村民都说他
跟头花奶牛样
他也从不介意
总是
一笑了之

2020/09/01


父亲的手

父亲是个铁匠
一直干到70岁
歇业10多年了
他那双手
依然保持着
握锤把的姿势
每次拉起父亲的手
总想把手指掰直
父亲忍着疼痛
我也没能如愿

2020/09/01


测试题

网上看到
一道测试题
据说是公务员
招考的
问竹子是
A、树
B、草
C、菜
D、花
并非我患有
选择困难症
不知选哪个
问题在于
我家以前
建房没檩条
将几根竹子
捆绑一起
当过檩条
没菜吃时
吃过竹笋

2020/09/01


病猪肉

1992年
父母喂养的猪
长到100多斤时
突然病倒在猪栏里
父亲请来兽医诊治
说没有救治希望
又赶紧找来屠夫
把它宰杀了
可血没放尽
几十斤肉
看相不好
父亲不敢
拿到菜市场上卖
全都塞进冰箱里
(那会儿
我跟妻子结婚不久
正好买了台冰箱)
全家人
战战兢兢
吃了几个月

2020/09/01


孝顺儿子

傍晚
回去看父母
被坐在家属院
大门口闲聊的
两个大妈看到
俩人直夸我
“天天见你
回去看你爸妈
真是个孝顺儿子”
“是哦
好孝顺儿子哟”
真没想到
做个孝顺儿子
原来这么简单

2020/09/01


狗叫

巷子里
一个中年男子
拎着一袋猪肉
沿着墙根走
他头顶上
一户人家露台上
一只散养的狗
突然冲他
大叫了一声
仿佛
扔下块砖头
在他跟前
吓得男子
连退了两步

2020/09/01


写梦有感

长梦如同
端着机关枪
酣畅地扫射
短梦犹如
托着步枪
一枪一个
打点发

2020/09/01


答女儿问

“你每天夜里
咋有那么多梦”
“这就好比
一支军队
不光有弹药库
还有兵工厂
所以
打起仗来
从不缺子弹”

2020/09/01


憋住

自行车中轴
嘎嘎地响着
前面一对夫妻
是家属院的邻居
不想被他们笑话
我尽可能轻地
踩下踏板
不发出声响
仿佛
收紧肛门
憋住一个


2020/09/02


追剧

这段时间
陪着妻子追剧
《爱我就别想那么多》
追完之后
妻子说
“你看
这样过日子多好呀
别再写你那些破诗了
把头上几根毛
全都操心掉了
太不划算”
“不就掉几根头发吗
全都掉光了
那也无所谓呀
谁叫咱爱上诗了呢
‘爱我就别想那么多’嘛”
“嘿,看个破电视剧
你居然还
看出门道来了”

2020/09/02


直男癌

最近
在大学女同学
周鸿朋友圈下
接连写了
3条评论
她一条都没回复
这也太不符合常理
搁以往
每次必回呀
哪儿得罪她了吗
左思右想
找不到答案
好吧
从此以后
她发朋友圈
只当没看见
既不写评论
也不点赞
爱咋咋的

2020/09/02


交警护学

妻子学校门前
红绿灯改成了
单一黄灯闪烁
到了下午
上学时间
两个警察
分站马路两边
名曰护学行动
可通行的车辆
并没减速
一辆辆
飞驰而过
一个女生说
“这些司机
胆子也忒大了吧
交警站在这儿
都敢这么横冲直撞”
那警察跟塑料做的
假警察似的
面无表情
两眼圆瞪
直视着马路对面

2020/09/02


校长今年56岁

朋友学校
这个学期
校长开始代课
于是出台新规定
男教师年满55岁
女教师年满50岁
每周多发
3节课时补助
我问他有没有
“我才53
还差两年”
“那也差不了多少
过两年就有了嘛”
“呵呵
过两年……
如果换了校长
那就白指望了”

2020/09/02


凳子

同事办公室地上
码放着两摞报纸
问他咋不码一起
他说他办公室
经常来人
没地方坐
分开码放
就多了个坐的地方
相当于两张凳子

2020/09/02


奶奶灰

才30出头时
她头发
就开始变白
两口子出门
经常被人
误以为是母子俩
之后她每月染一次头发
跟小姑娘的头发样漆黑
直到年轻人流行奶奶灰
便再没染过
现在每次遇见她
我就替她担心
万一哪天
年轻人
突然不钟情奶奶灰
她该怎么办呢
尽管她老公
已经58岁
但看上去
实在太显年轻了
跟40岁不到一样

2020/09/02


卧蚕

“听诗人图雅说
有个叫卧蚕的
女诗人
去年八月份
就已经离婚了”
这是我8月17日写的
《梦幻录(2807)》
为什么突然说这事儿呢
是因为我刚读到
山东诗人盛兴
写的一首《卧蚕》
“他刚刚给她把信息发出去
发现把‘卧蚕’打成了‘卧槽’
‘最爱你眼底的卧槽’”
居然也写在
8月17日

2020/09/02


父亲尿床

父亲痴呆症
有加重趋势
最近3天
天天夜里
都要尿床
他推卸责任
说出一句
无厘头的话
“你不知道
都是些小孩子
在我背后捣鬼”
揣摩半天
不解其意
只能作如是猜测
莫非父亲梦见他
自个儿变成了
小孩儿吗

2020/09/02


写梦有感

每日写梦
如果没有长梦支撑
数量就很难上去
好比地方经济
没大项目上马
靠小打小闹
永远进不了
GDP排行榜前列

2020/09/02


丝瓜

母亲栽种的丝瓜
弟弟一家不吃
大妹一家不吃
小妹一家不吃
母亲发泄着不满
“他们都不爱吃
你喜欢吃
正好全都留给你”
每晚回去看父母
都要带回几根
每次面对母亲
递过来丝瓜时
我光笑不说话
说我喜欢吃吧
是欺骗母亲
说我吃得想吐
又太对不起母亲

2020/09/03


浪费了一个口罩

妻子去银行办事
特意备了个口罩
到银行门口
见有人把守
赶紧掏出来戴上
登记完走进大厅
发现里面的人
包括工作人员
一半没戴口罩
“早知道这样
我就不戴了

害得我
白白浪费了
一个口罩”
妻子回来说

2020/09/03


陈苹果

妻子学校统购的
扶贫产品
竟然是我梦见过的
一箱去年的陈苹果
外表好好的
但里面的和
已开始腐烂
我说
“这苹果不能吃了
待会儿拿下楼扔掉”
“别扔垃圾箱里
就搁旁边吧
咱们院里
还有几户
造孽的人家
说不定他们
会捡回去吃的”
上班把苹果带下楼时
还真按妻子说的做了
然后一路走一路想
觉得她这话说得
有理又没理
没理又有理
直搅得人头疼
只得不想它了

2020/09/03


早谋划早准备

女儿预产期
在11月下旬
不想留在长沙
想回家来生产
妻子担心到时
又来一波疫情怎么办
“人民医院肯定不能去
上一波就是重点收治医院
二院三院也都收治过病人
中医院太远不方便
私人医院不需要考虑
妇幼保健院嘛
距离不算太远
而且即使疫情爆发
里面住的
都是妇女儿童
政府怎么着也不忍心
把感染的人送进去吧
所以说相比较而言
那儿是最安全的
过两天我就去那儿
先考察一番”

2020/09/03


误诊

一个小姑娘
从门前走过
见我盯着
多看了几眼
母亲说
“那会儿
不管是男孩儿
还是女孩儿
你们如果再要一个
现在也有这么大了
跟干了水的鸡娃儿样
在他身上再不需要
操什么心了”
那是2008年
女儿去北京看病
被师爷师父徒弟
三代医生误诊
我们完全可以
拿着那份诊断书
上市计生委申请
一个准生指标

2020/09/03


一辆黄色摩托车

楼下一辆
黄色摩托
没有熄火
发动机
一直响着
仿佛随时
有一个人
跨上去骑走
走到阳台上
想看看是谁
不知不觉
盯着看了
半个小时
那个人
迟迟
没有出现

2020/09/03


人精

回父母家路上
遇到久未谋面的
被老家一带的人
称作“人精”的
一个老太太
不禁想起一件
关于她的往事
那是1970年代中期
她男人在人民公社
当国家干部
跟驻地附近的
一个姑娘好上
还让她怀孕了
老太太知道后
悄悄把姑娘接到家住下
然后四处寻访坠胎偏方
把姑娘肚子里的孩子
用土办法引下来了
这还不算完
老太太又买回一头猪杀了
天天给姑娘做好吃的
直到把她身体养好
拿出一笔钱
把姑娘送到武汉
给人当保姆去了

2020/09/03


养女

父母邻居
周婶养女
是个残疾人
早在20多年前
她与周婶一家
就闹掰了
不仅分开居住
还断绝了来往
这几年
周婶一家子
跟她的关系
有明显改善
尽管两家
相距100多米
他们也经常
去她那儿
看电视
吹空调
洗衣做饭
自打启动
精准扶贫计划后
她家的水电费用
全由国家承担

2020/09/03


鬼节

小时候
每到鬼节
母亲就给我们
制造恐怖气氛
“你们一个个
都给我听着
这段时间
孤魂野鬼
都跑出来了
晚上都别出去
老实在家呆着
莫上外面去疯”
我们也确实
害怕起来
好像一出门
就会被野鬼抓了去
万不得已要出门
母亲就在我们兜里
放3根
火柴棍儿

2020/09/03


中元节赏月

半夜起来
关掉空调
开窗换气
正值圆月当顶
便下意识多看了几眼
铺天的云彩
将月亮
围在正中央
仿佛
一轮明月
倒映在清澈的湖水里

还真没想到
鬼节的月亮
也这么美

2020/09/03


菜籽油

市里推动
消费扶贫
我和妻子
一人一桶
菜籽油
昨日中午
炒了几盘菜
女儿说这油不好吃
妻子说这段时间
女儿在家
暂时就不吃了
等女儿走后
我俩接着吃
得知这事儿
母亲冲我说
“你们也别吃了
把那两桶油
全都拿回来
我和你爸来吃”

2020/09/04


手相

跟我聊天的
女同事Z
突然拉起
我的左手
才看了一眼
“哈哈
果然如我所料
你天生就是个
胆小鬼儿”
“何以见得”
“越聪明的人
碰到问题的时候
总是考虑得越细
胆子自然就越小
你看你智慧线
该有多长啊
几乎贯穿了
整个手掌 ”

2020/09/04


年轻人

朋友家老宅
位于城中村
市里不让改造
只好对外发租
其中一间
租给了
一个风韵犹存
已快60岁的
老女人
后来收房租混熟了
发现她是干那事儿的
朋友便问她
“生意怎么样”
她笑着说
“还行吧”
朋友以为她说假话
“干你们这行的
不都是年轻人吗”
“那得分是什么人
对那些七老八十的
老家伙们来说
我就是年轻人”

2020/09/04


烟钱

家属院老刘头
被儿子从乡下
请来城里看房子
每月给他1000块钱
做生活费
时间长了
老刘头
把周边情况
全都摸熟了
隔三差五
要去趟老年舞厅
那里面的中老年女人
以舞伴身份贴近老头
让老头把手
伸进衣服里面
上面摸一次20
下面摸一次20
上下套餐30
老刘头钱不够花
儿子从武汉回来时
他开口跟儿子索要
“你每月得给我
增加几个烟钱”

2020/09/04

撒谎也要讲技巧

妻子去岳父母那儿
岳父问她
我最近咋没过去看他
妻子想着如果说出实情
说我每天傍晚
要回去看父亲
岳父肯定有想法
便撒谎说
“他单位事儿多
天天下乡搞检查
到晚上8点多才回”
岳父说
“我家里活动室的
窗户把手坏了
让他啥时过来修一下”
“这个没问题
我今天回去就跟他讲
保证让他3天之内
过来帮您修好”
妻子讲完
女儿笑着说
“照你这么说
我姥爷还不如
一个把手重要”

2020/09/04


备用钥匙

上午下班
出了点儿小意外
脑子里想着事儿
把钥匙
落办公桌上
下午到单位
打算找门卫
拿备用钥匙
透过窗户
看他午睡呢
转身走开了
半小时后
到上班点儿
再去
门已打开
老门卫正坐沙发上
揉着惺忪睡眼
我问他
“没睡好吗”
“睡好了
睡的好得很”

2020/09/04


现代诗选

所有诗选本
选不选我的诗
无所谓
如果没选
伊沙的诗
我绝不会看

2020/09/04


现场

在家小厂房门口
两只狗狗在交配
还有3只公狗
紧紧围在旁边
这时
打厂里走出
4个中年男工
看到上面这一幕
其中一个说话了
“我操
这是要轮奸吗”
几个人彼此看了看
然后嘻嘻哈哈地
笑起来

2020/09/04


门帘子

在父母家
晚上8点多
临走时
母亲说
“卧室门帘子
被你爸撕扯坏了
吸铁石合不拢”
“您老看着点儿
别让我爸再撕扯
我明天回来修”
“儿啊
总不能
啥事儿都等着
你回来动手吧”
转天到家
发现母亲
已把门帘子
基本修好了
我再给顶端
加了个铁钉
修复如初

2020/09/04


孝子是这样炼成的

每天傍晚
如果情况允许
就骑自行车回去
看一下父母
其实
啥事儿做不了
在我回家之前
母亲已把父亲
服侍得好好的
只不过了解下
父亲当天的
饮食起居
再听母亲
发下牢骚
仿佛一个
查病房的
值日医生
仅此而已

2020/09/04


邻居碰面

傍晚出门
在单元楼下
遇到邻居陈婶
她问我
“你天天这个点儿
往外面跑
有啥事儿吗”
边跨上自行车
边答她话
“我父亲痴呆了
回去陪他聊聊天”
“多大年纪呀”
“80岁了”
与她擦肩而过后
正要蹬一脚离去
她忽然把话题转到
她公公和婆婆身上
这下不好意思走了
只得停下车来
听她说完

2020/09/04


默契

女儿长期吃素
即便现在有孕在身
也不愿尝一口荤腥
最近我做早点
连续几个早上
摊软饼和面时
会加鸡蛋进去
担心女儿发现
每次都把蛋壳
藏在水槽下方
壁柜里
这事儿
没跟妻子讲过
没想她每次都
心照不宣地
把蛋壳悄悄扔掉
没像以前那样
一碰到这种事儿
就跟我急

2020/09/05


一叶知秋

单位旁边
一所
开了5年的驾校
突然把位于院内
东南角的
公共厕所
给拔掉了

这等于宣告
驾校倒闭了

2020/09/05


路过巷子口

一个老男人
坐在那儿纳凉
正好走来一个
50来岁的女人
他大声喊道
“大妹子
过来坐会儿”
那女人看我一眼
没好气怼他道
“谁是你大妹子”
“咋啦
凭我俩关系
喊你一声大妹子
还让你吃亏了吗”
“我跟你这种人
能有啥关系
真是好笑”
那女人边说
边拐弯走了
“你个骚婊子
给我装去吧”
老男人骂了一句
低头玩手机去了

2020/09/05


起风了

傍晚起风了
陪父母坐在门前乘凉
正好趁机给父母手指
做下推拿
父亲有老年痴呆
我想咋做就咋做
母亲可不一样
刚要拉她手
她跟个小姑娘似的
害羞起来
一双手拼命往后躲
“这又不是在屋里
人家看到要笑的”
赶巧一个邻居走过来
直夸母亲
“看你养了
几好一个儿子哟
该你享福呢”
母亲这下
反倒大方应对起来
“要变天了
我手指头抽筋
让他给我捏捏”
母亲的手
也不往回抽了

2020/09/05


错位

晚上7点半
大妹买回
一串葡萄
母亲吃了一颗
见我看了她一眼
小妹再给她吃时
怎么也不要了
母亲胃不好
而且还有
食管反流的毛病
所以时不时要叮嘱下她
每餐不要吃得太多
尤其是晚上
尽量少吃
仿佛
那一刻
我与母亲错位
成为一个严父

2020/09/05


无题

晚上在父母家
大妹接了个电话
问我借钱去打麻将
“最讨厌熬夜
打麻将的人
不借!坚决不借”
看我这么说小妹也不借
大妹还是坚持去了
我给她发了条消息
“妈妈看你没直行回家
转弯朝泰和方向走去
她很伤心
你听我们劝
别打麻将了
赶紧回去吧”
“我跟人家打个招呼
马上就回家去”
我把情况说给母亲听
没想母亲一脸惊愕
“都这么晚了
她还要去打麻将?”
嗨,母亲耳背
压根儿不知道
刚才发生的事儿

2020/09/05


校园晨歌

妻子学校
早上起床铃过后
便接着播放晨歌
有首歌叫《懂你》
搞不懂为什么
一直播放了
20多年
不知不觉中
又一个新学年
开始了

2020/09/05


有钱任性

夜里1点半起来
关掉空调
打开窗户
一阵阵凉风吹进来
需要盖上毛巾被睡觉了
外面附近人家的空调外机
还在呼呼作响
沉闷的声音
随着清凉的夜风
源源不断送进来

2020/09/05


亲子鉴定

母亲说父亲睡觉
经常睡到半夜时
就睡成了对角线
听完一下笑了
因为妻子
没少这么说我
儿时
大人们经常逗我玩
说我是捡来的野孩子
这下有了铁证
咱是爸妈的亲儿子

2020/09/05


梦诗写作

一个梦境
犹如
一棵原生花木
一个诗人
犹如一个盆景造型师
先构思和完成作品造型
然后
把不必要的枝叶
一一去掉

2020/09/05


间苗

帮母亲到屋后小菜园里
给新长出的白菜间苗
患痴呆症的父亲
也跟到菜园旁边
学着我样子
不时伸手
胡乱抓一把
我得不时喝止他
仿佛
一个父亲
在呵斥他孩子

2020/09/06


周婶

父母邻居朱叔
上个月干活时
意外去世
他老伴儿周婶
现在一个人住着
每次她女儿来看她
只要见她在菜园里干活
就把她的工具拿去扔掉
“你是不是也想死啊
是没你吃的
还是没你喝的
还是没你穿的”
周婶也不说话
就默默杵那儿
跟个做错事的孩子样
一直等到女儿气消了
她才去把工具捡回
“留着吧
好歹是个家当”

2020/09/06


小胆子男将

骑自行车
走在巷子里
一条宠物狗
突然侧扑上来
险些咬到我左脚
吓得我嗷嗷直叫
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狗的女主人
在旁边看热闹
哈哈大笑起来
“你一个大男将
咋这么小胆子
笑死我了”
她当然不知道
我也不想告诉她
小时候
我被狗
咬过3次

2020/09/06


疫年

母亲在房前屋后
栽种了好几棵蛾眉豆
每棵藤蔓上
开满了花
就是没长出
多少蛾眉豆
母亲说
“我活了一生
哪年的年成
都不像今年
这么差”

2020/09/06


筷子

妻子吃了几口
说饭菜太烫
撂下筷子
歇一边儿去了
我手机突然响起
也放下筷子接电话去了
回到饭桌边
妻子说我俩筷子搞混了
问那一双是我的
我说走得急没注意
“算了
别在这儿纠结了
我拿去重新洗一下”
接下来
我边吃边想
也许是我俩太久没有亲吻
如果往前倒退20年
压根儿就不会区分
筷子是谁的

2020/09/06


出血

母亲聊到我小时候
说有次在邻近生产队地里
摘了一点儿绿豆
被一个同姓长辈看见
他先扇了我几个耳光
后来又使劲儿踢我
浑身上下被他踢得
青一块紫一块
胳膊肘也被他拖拽时
在地上蹭得流血了
“这事儿我完全没映象
估计他也忘了
前几年
他还为他厂子的事儿
找我帮过忙呢
事后他想酬谢我
拿出1000块钱购物卡
我拒绝了”
“你干啥不要
这种人
就该让他出点儿血”
小妹一旁愤愤不平说
我们说的这人
已出车祸
死好几年了

2020/09/06


未来的生活

女儿孕期
回家休假
妻子不停地给她灌输
各种人情世故
(其实她自个儿
也做不来)
希望女儿女婿放弃做公益
两个人要为孩子着想
多赚些钱
以后用钱的地方太多了
女儿也不跟她辩解
只是不时嗯一声
算是答应下来
一旁的我
当然希望女儿
过上衣食不愁的日子
但一想到她要放弃
自己心仪的公益活动
心里头又
不是个滋味

2020/09/06


沁水

记得小时候
暑假在外婆家
遇上气温太高
热得受不了时
外婆就让我和表弟
拿上一只木水桶
去一块低洼稻田
抬沁水解暑
(稻田上方
有口大水塘
凉水源源不断
从地下渗出来)
抬回来后
倒进大水缸里
外婆带着我
和表姊妹们
背靠水缸
围坐一圈
有时
我们把后背
慢慢凑近去
一被冰到
又立马躲开

2020/09/06


封条

2月份疫情严重时
1楼西侧老吴家
被社区贴了封条
意思是无人居住
之前一直好好的
今日忽然发现
封条被撕开了
仔细看了看
门槛上灰尘依旧
不像有人回来过
进门问妻子
“老吴家封条撕了
你知道咋回事儿”
“鬼节那天
他对门的
拿钥匙划开的”
“为什么呀”
“鬼知道为什么
我看到他划时
他冲我笑了笑
也没说什么
我也不好问”

2020/09/06


子非鱼

妻子早上出门
给女儿买鲜奶
没买着
回来做完早餐吃了
又要去另一家超市
女儿阻止说
“妈妈
你这样辛苦地照顾我
让我心里面很难受”
“你忘了吗
我恰巧是
最喜欢
逛街
逛超市的人
不但没感到辛苦
反而心里很快乐”

2020/09/06


至尊

楼下有个男子
一遍遍喊着
“高价回收旧手机
至尊价
20元一个”

2020/09/06


双保险

女儿回来养胎
她房间位于北侧
之前没安装空调
打算给加装一台
想到我家窗户
安装了防盗网
担心安装有困难
便托熟人
找了个师傅
来家里看了看
“你家住顶楼
得把空调外机
运到楼顶上
从上面放下来”
想到楼层太高
风险太大
我决定放弃
他鼓动我说
“没事儿
我们每个人
都有保险带
再说啦
也都买过保险
等于是双保险”

2020/09/07


母亲读错字

电视新闻联播
播报全球新冠疫情
“累计确诊病例
超2646万……”
母亲突然插话
“还在增加哟
照这个势头
估计再过几个月
会突破3000万列呢”
我以为自个儿听误了
没想接下来
母亲继续
把“例”字
读成“列”
看母亲那么认真说着
我也不想帮她纠正了
都70好几的老人
读错一个字
又能咋的呢

2020/09/07


小妹夫三舅

年轻时因为家里穷
人也老实巴交的
快到40岁
还没娶到老婆
直到邻村一个寡妇
独自抚养3个孩子
日子过不下去
坐堂招夫
把他招了过去
入赘后
他勤扒苦做
把个家硬撑起来了
没想一晃20多年
他已60多了
孩子们长大成人
又面临买房结婚的压力
那个女人并不心疼他
依旧让他外出打工
小妹夫这边的亲戚
都劝他跟那女人离掉
重新做回单身汉
“趁现在国家政策好
赶紧申请一个五保户
啥活都不用干
还不缺吃不缺喝”

2020/09/07


马非要我照片

下午到办公室
刚坐下就收到
诗人朱剑消息
“马非在推
口语诗年鉴
里的诗
要你的照片”
过后不久
诗人赵立宏
也发来消息
其实
网上结识马非
已有七八年了
怪我微博名儿
换过来换过去
把他忽悠晕了
都不知道
怎么联系我了
这些年
一直想加他微信
但一想到
可能会打搅到他
就放弃这念头了
想着反正能读到
马非诗的地方
多了去

2020/09/07


铜钱树

走访贫困户
见一个农户门前
栽了两棵铜钱树
一阵风吹过
铜钱样的花果
唰唰掉了下来
我跟同行的村主任说
“这家人肯定招财”
门口坐着的女人说
“招鬼的财
就算落下的
是真铜钱
也换不了几个钱
等交了大寒节气
我就让我当家的
把它连根挖掉
这些年
自打栽下
这两棵树
他在外面
一年搞到头
都拿不回几个钱”

2020/09/07


渔网

邻居周婶
在自家房侧
种了棵橘子树
眼看满树橘子
一天天成熟了
来来往往的人
看着馋死了
就是没法儿
摘一个尝尝
周婶买了张
小目渔网
将整棵橘子树
一股脑儿罩住了

2020/09/07


回光返照

已经连续
10多天
气温都没
超过32°C
昨儿升到34°C
今明两天35°C
再后面的两天
又回落到32°C
接下去
一路都在
30°C以下
看完
未来一个月的
天气预报
我心里面
不禁念叨起来
“好了
跟行将就木的人样
炎夏已经到了
回光返照的时候
再呼哧几口气儿
就完蛋了”

2020/09/07


吾家有女

女儿打小
生就一副慢性子
家务活儿这也不会
那也不会
跟妻子俩每次聊起来
就替她发愁
没想
她参加工作后
慢慢学会了
洗衣做饭
这次回家养胎
看她做各种各样手工
又在网上买了一台
迷你型缝纫机
开始学做
小孩子衣服
我和妻子俩
本该打心眼里高兴
可一想到女儿
天性善良
充满爱心
又不免担心起来
“这孩子在外面
太容易受骗啊”

2020/09/07


幸运

望着呆坐的父亲
小妹叹了口气说
“唉!
咱爸要是
不像这样痴呆
那该多好啊”
我心说
不好
如果不痴呆
咱爸这辈子
压根儿
就歇不下来
还得继续干些
杂七杂八的活儿
虽说
这种让他歇下来的手段
实在有点儿
太残忍了
但相比邻居朱叔
干活儿时突然一命呜呼
咱爸这种歇息方式
还是很幸运的

2020/09/07


水深火热

母亲看完新闻联播
替美国人民着急道
“又是大火
又是犯罪
又是新冠肺炎
看美国人怎么得了哟”
母亲要是书再读多点儿
肯定会说出
“水深火热”
这个词

2020/09/07


公告

两名乡镇工作人员
在村口布告栏里
张贴秸秆禁烧公告
打跟前走过的老太太
停下来问道
“今年让烧了吗”
“谁说让你烧呀
你没看吗
我们贴的
是禁烧公告”
“闲着没事儿做
年年贴这玩意儿做什么
我还以为出台新政策了
允许点火烧呢”

2020/09/08


老毛病又犯了

外甥女从北京回
(因为疫情原因
春节都没回来)
聊起她工作
我问道
“听说你打算跳槽”
“是的”
“啥原因”
“工作太清闲
成长太慢了”
“工作有两年吧
(她点头认可)
该升职了”
“公司找我谈过”
“大公司都这样子
小公司或新成立的公司
要快些”
女儿插话道
“如果此时
旁边站着一个
不知底细的人
一定以为大公司
和小公司
你都干过”
哦,咱又犯了
好为人师的毛病

2020/09/08


组稿

诗人左右
要编一本
全国诗人
写宁夏滩羊的诗歌选本
在朋友圈发广告
“为宁夏滩羊文化
宁夏民俗文化
留下宝贵诗歌资产
特向全国诗人约稿”
估计组稿情况不咋的
他又跟了条说明
“两个思路:
去过宁夏
见过宁夏的滩羊
(没去过的可以百度)
没去过但在别的地方
吃过宁夏的烤滩羊”
我心里面一下乐了
呵呵,这下好了
该抒情诗人
粉墨登场了

2020/09/08


爆辣鸡仔

几个湖南人
走进一家
新疆人开的餐馆
要点份爆辣鸡仔
老板说
“换个中辣的吧”
其中一个小伙子
有点儿来气了
“你搞清楚了
我可是正宗湖南人”
爆辣鸡仔端上来了
那个小伙子率先
夹起一块鸡肉
放进嘴里
才咀嚼两下
便吐出来了
“我操
这叫人
怎么吃呀”

2020/09/08


双胞胎女儿

那会儿当兵
还没随军政策
他上部队去了
媳妇儿留在家里
帮衬父亲干活儿
几年后
他回来探亲
第一次见到
双胞胎女儿
笑容还没绽开呢
这对小姐妹就说
“湾子里的人都说
我们是爷爷
和妈妈生的”

2020/09/08


检查要来

副市长
在主席台上
语重心长
指导台下
参会的同志们
“上面来人
他们要查什么呢
他们会怎么查呢
我现在
就告诉你们
他们要查
你的会议记录
你的工作方案
你的工作台账
你的值班记录
这些东西
环环相扣
如果全都
查不出毛病
我就恭喜你
过关了”

2020/09/08


同志们

年轻的女科员
站起身
踮起脚
伸长脖子
扫视了一遍会场
打算给与会人员
添茶水
旁边一个
比她大的姐姐
一把按住她
“别去
最多还有10分钟
就该散会了”

领导刚刚
加重语气
念了个词
“同志们”

2020/09/08


倒茶水

会议开了会儿
市政办副主任
从主席台下来
走到后排
对一个年轻的
女科员下命令
“给政协周主席
倒杯茶水送过去”
回头一看
我操
这家伙身边
就是茶水台
吩咐完后
他又回到
主席台上去了

2020/09/08


剃胡子

10多年前
女儿读初中时
因为课业压力
一度患上
重度抑郁症
那会儿
我会变着法儿
逗她开心
比如
每天刮胡子
会特意留在
她起床之后
让她看着我剃
当电动剃须刀
剃到下巴处时
我会翘起嘴巴
极尽夸张地
做出各种
滑稽样子
这法子
屡试不爽
每次都将女儿
逗得哈哈大笑

2020/09/08


围棋启蒙

夜里梦见
下围棋
不禁想起
读高中时
跟同学池马辛
学围棋那会儿
心里面整天
痒勾勾地
可又没钱
买围棋
放寒假时
自个儿在家
拼接了块木板
先画了个棋盘
然后用硬纸板
剪了一堆
围棋子儿
一半儿原色
当作白棋子儿
一半儿用墨水
涂成黑子儿

2020/09/08


大喜小喜

女儿邀上外甥女
回去看了趟父母
晚上我回去时
母亲说女儿肚子
看上去尖尖的
很可能是大喜
我说
“她不在乎
男孩女孩”
“其实吧
就小两口情况看
生个女孩还好些
省得以后长大了
结婚买房有压力
她两个人
一心一意
扑在公益上
到时候
能把孩子养活
就算不错了
哪儿还来
存款哟”

2020/09/09


摆酒

女儿上大学
没摆酒席
女儿结婚
还是没摆酒席
这次女儿回来养胎
家属院邻居们见了
个个提前打招呼
“这次无论如何
你们得邀请我们
吃杯喜酒
如果不邀请
我们就拿着碗筷
上你门前讨去”
“哪有女儿
在娘家来
摆满月酒的”
妻子推说道
“现在都是
一个孩子
哪里还分
儿子女儿
只要有喜事
摆酒就不错”

2020/09/09


改运酒

妻子随礼不少
邻居们急着还情
建议女儿生了后
我们家摆个酒席
本来说好不摆的
这下妻子动摇了
“要不
还是摆摆吧
说不定摆了之后
我们家运气就好了”
“我们家运气
咋不好啦
一家人
平平安安的
即没灾又没病”
“我是说
这些年
我几次评职称
总是差把火儿
还有你
写诗也不顺
《新世纪诗典》
几年都没入选”

2020/09/09


醉翁之意不在酒

朋友圈里
之前
有诗人关心我
咋没发朋友圈
还有诗人问我
是不是
将其屏蔽了
最近
咱也申请了
一个公众号
编发了几组
近期诗作
呵呵
底下阅读数量
都没超过3次
我操
原来他们
压根儿
不是要
读我的诗

2020/09/09


外甥女

从北京回来
女儿邀请她
到家来玩儿
她上超市
花18块钱
买了4个苹果
那种精包装的
我说
“你花这些钱
上外面
买散苹果
要买这3倍多”
她吃惊地看着我
“啊?
我不知道呢
还以为到处
都是这个价”
妻子说
“你知不知道
北京好些菜市场里
衣服几十块钱一件”
“啊?这么便宜呀
我还真不知道”
外甥女这回
嘴巴张得更大

2020/09/09


水果店

巷子口新开了家
时尚水果蔬菜店
每天打跟前
走过来走过去
不见一个顾客
光见俩毛头小子
一个守在店门口
一个守在店里
心说
这真应了
那句俗语
“嘴上无毛
办事不牢”
看吧
一个月后
俩人指定
卷铺盖走人
之所以
做出如此判断
只因为这家店
选址有问题
开在城中村里

2020/09/09


证据

还是写巷子口
那家新开的
水果蔬菜店
一个老太太
站在门口
菜筐跟前
问辣椒怎么买
守在旁边的
黄毛小子
弹了弹手中烟灰
抽了口烟后
眯着眼说
“事先讲清楚
我们这儿的辣椒
跟别的地方比起来
有点儿贵”
“多少钱一斤嘛”
“8块”
“我前天
在菜市场买的
才4块钱一斤”
老太太说完
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来
咱判断这家店
一个月左右倒闭
八九不离十

2020/09/09


母亲的奶水

晚上8点多
要从父母家离开时
母亲让我稍坐会儿
只见她拉开门
走了出去
外面黑灯瞎火的
母亲迅速消失了
才几分钟工夫
她拿着把豇豆
和6个茄子
强行塞给我
是她在屋后
小菜园摘的

2020/09/09


回望

现在回想起来
当初大学毕业后
回家乡工作
是多么正确啊
正是这片土地
为我现在的写作
提供着丰富养分
如果到外地工作
咱肯定写不了
这么多
这么好
就像那些
移居国外的
作家和诗人
离开母语环境
创作逐渐枯萎

2020/09/09


推拿

父亲患上老年痴呆
还不到一年时间
便谁也不认识了
每次回去看他
给他做推拿时
就让他一遍
又一遍喊我
“儿子”
就像女儿小时候
我手里拿着颗糖果
让她学喊
“爸爸”

2020/09/09


新时代

父母屋后
小菜园里
仅仅剩下
韭菜
小葱
短豇豆
是土生土长的
可以自己留种
其他蔬菜种子
都得上种子店
购买

2020/09/09


夜活

小妹夫
利用晚上时间
接了个亲戚家的私活
给一套毛坯房抹灰
小妹每晚跟着去
问她都帮忙
做些啥事儿
“我啥也不会
就站在旁边
陪他聊天儿
免得他
一个人干活
感到寂寞”

2020/09/10


不影响写诗

右臂
肱头肌拉伤
一直好不了
边拿左手揉搓
边自言自语道
“该不会
就这么残废了吧”
“残废了也没事儿
反正你平常写诗
从来都不用笔
拿左手敲键盘
也是一样”
妻子一旁
取笑道

2020/09/10


教师节的礼物

7年前
她以硕士身份
被招进单位
看她做着
一个高中生
就能干的活儿
我好为人师地
提醒她
重新做下
职业规划
“以你的性格
建议进入高校教书
或去科研机构搞研究”
3年后
她考上了
武汉水生所博士
刚刚得到消息
她已经成了
安徽师大的
一名老师

2020/09/10


妈妈

母亲说她
安抚好父亲睡午觉
便上屋后小菜园
扯了几棵草
刚要进屋
遇到个女邻居路过
便跟她叙了几句家常
没想父亲
自个儿爬起来
站在后门口
跟头老牛样
冲她叫起来
“妈——妈——”
逗得女邻居哈哈大笑
母亲说到这儿
拿手指头
去点父亲脑壳
“你这脑袋瓜子里面
到底咋想的
真要气死我了”
父亲歪斜身子
边躲边说
“我跟你喊妈
难道还喊错了呀”

2020/09/10


爸爸爱人

电视里面
病愈后的
48岁女人
出现失忆现象
只记得现在的事情
主持人故意考问她
“丈夫是什么意思
知道吗”
“知道
就是爱人”
然后
主持人又指着
她丈夫问道
“你管他叫什么”
“爸爸”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
为啥痴呆后的父亲
管母亲叫妈妈
管我叫兄弟

2020/09/10


秋雨

都说
一场秋雨
一场凉
依我看
完全用不上
真正的秋雨
半场都不要
昨晚睡下时
雨还没下呢
半小时不到
一阵雨风
吹进来
愣是把我
给冻醒了
须知
昨天白天可是
35°C高温呢

2020/09/10


倒计时

门卫身兼收发
每天送报纸
到办公室
总会打个招呼
话题依旧是天气
“还有5天就凉快了”
“还有4天就凉快了”
“还有3天就凉快了”
“还有2天就凉快了”
“还剩最后一天了”
从昨晚开始
一场雨
断断续续的
到眼下都还没停
门卫又送报纸来
“现在好了
这场雨后
再也热不起来了”

2020/09/10


卷纸

父亲痴呆后
很多时候
他都不知道
自己在干啥
在我们眼里
他的行为
总很诡异
比如
他每天会把
厕所里卷纸
撕扯一些
塞在口袋里
我问他
“您老把这些纸
塞兜里做什么”
“上厕所哪儿能
不带纸的”
“厕所里面
不有纸吗”
“我这都是
在外面捡的”

2020/09/10


父子兄弟

父亲痴呆后
谁也不认识
我拉着他手说
“我是你儿子
我就是你儿子”
父亲笑了
“话不能这么说”
“为什么呀”
“让村里人知道了
会笑话的
说我一个农民
哪儿冒出来一个
吃国家饭的儿子
我们还是
做兄弟好”

2020/09/10


公交站

骑车路过公交站
瞥见在那儿等车的
明明只有两个
土得掉渣的老男人
却能闻到一股子
令人鼻翼偾张的香味儿
仿佛
那儿还站着个
爱臭美的隐身女鬼

2020/09/10


残香

单位开水房
不见人影儿
却能闻到
浓浓的香味
心说
咱若能做到
闻香识女人
那就知道谁
刚来过了

2020/09/10


被女邻居网住

下班回家
妻子饭还没做好
打开手机微博
一直不能更新
还以为家中
信号不好
一问女儿
她说好着呢
查看网络连接

没想咱手机
竟然被楼下
单身女邻居
家的wifi
给网住了

几个月前
我家欠费停网
蹭过她家的

2020/09/10


QQ聊天

午睡起来
女同事J
发来QQ消息
“突然不想上班了
感觉整个单位
要散摊子的节奏”
“反正没我什么事儿”
“那是组织上
不让你管事儿
又不是你的错
话说回来
哪怕你啥都不做
在大家心里也是最好的”
唉!这么好听的话
竟然叫人
悲从心中起

2020/09/1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