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记

◎吴小虫



当我们从成都晃晃荡荡
路经二郎滩大桥时,因困倦半眯着的
眼睛像被赤水河擦亮
这里不同别处,一河两岸
米红梁从汉武帝的唇舌扬尘跑马
滴落岁月斑驳的结晶
(而我们并不相信时间)
总以为,时间是现代的名词
像在郎酒庄园,白酒之帝国
千年后闪耀亘古不变而香气愈加
醇厚迷醉迷失迷途复又醒来
想关山路远,一己悲欢
千忆回香谷去看过了,巨大的钢铁酒罐
蜿蜒排列在山谷之中
金铃子刚获的十万奖金的爱情诗
首先应该献给酒。她的银行卡在跳动
十里香广场也去看过了,露天陶坛们
辛弃疾还在南宋“沙场秋点兵”
东灵和词发倒兀自抱着一个合影
在这天宝峰之巅,一些事物秘密地进行
云蒸霞蔚,风霜雨露
在陶坛微细的壁孔和酒液做着交换
驯化了的野性,祛退了的烧火
仿佛少年经历人世终于明心
一切都要顺应天意,从云朵铺下的梯子
仰望与俯首,诚恳与拙勤
但这离一首真正的诗还远,不过是
“上山采交藤,下山逢著醉胡僧”
老酒在天宝洞里,经书也在那里
空和色在天宝洞里,无智亦无得也在那里
凝神静听,抚触酒苔
似乎能听到他们的呼与吸
坛中日月痴痴笑
酒里乾坤真真常
喝了这一壶,明日我就准备返程
先应着自己的萝卜


                            2020.9.6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