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星(8首)

◎衣米一




◎星

海水暗黑
波浪翻滚的声音很大
天空多云
天空只有一颗星星
比平常看到的星
要低,大,亮
也许这是我的错觉
坐在海边的一张沙滩椅上
我闭上眼
心里想着这颗星
睁开眼睛之前
人间离我最近的
就是这颗星

(2020)



◎多余的时间

将小狗送去宠物店剪毛
到我可以接祂出来
这之间有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
是没有安排和被安排的
是额外的多余出来的时间
我站在宠物店门外的
叫光明路的街上
思考接下来去哪里
把这多余的时间用掉
光明路有两个出口
一个出口是解放路
那里是市中心的中心
另一个出口是三亚湾路
那里是海边,是海岸线
站在光明路上
我想了一会儿
去解放路我能干什么
又想了一会儿
去三亚湾路我能干什么
从我身边来去的车和人
川流不息
没有谁发现这多余的时间
如暗物质一样
存在着,悬浮着,违反着
牛顿的万有引力
不发光,不发声
不显形。甚至
他们也看不到我
在这多余的两小时
我踌躇不前,你日行千里

(2020)



◎ 尘灰

一套房子
我在里面住过一段时间
留下一些东西
然后离开了
一年后
我再来时
每一件物品上,都有一层尘灰
均匀,细小
服从于
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
变化发生在我做
房间清扫时
我抹洗着每一个物件
感受到尘灰的
遗世独立
以及,与我在发生的关系
美人正迟暮
有时冷寂,有时冷漠
有时在回忆,有时在忘记

(2020)



◎演绎

盯住一片树叶,然后离开它
每次以10的乘方
增加距离
10米、100米、1000米
直到看不见它
直到它仿佛不存在
盯住一片树叶,然后靠近它
每次以10的乘方
缩小距离
10米、100米、1000米……
直到它无穷大

你远离我时
历经森林,城市,国家,星球
远到100光年时
“什么也没有”
只剩下恒星和星云
你亲近我时
历经皮肤,血肉,骨骼
细胞,核子
染色体,DNA链
原子,电子,质子
上下,前后,呼吸

(2020)



◎吃面青年

中午,进一家小面馆
选一个空桌
吃一碗重庆小面

进来两个男青年
落座于邻桌
其中一个青年
双手脏黑,指甲更脏黑

我正打算端起面碗
另找一个
安静的位置
见这两个青年起身
去了另一个桌子

那个桌子的人结完账
刚离桌
剩下的饭菜
服务员还没有来得及清走

两个青年
迅速又精准
抢先得到了这些剩饭菜
吃得又快又干净

我换了一个桌子
面墙,背对
两个青年
他们真年青,他们真饿
他们真穷

两行泪,两行
最细小的水
流过我干燥的脸

(2020)



◎七夕节前夜看一部电影

七夕节前夜选看
一部国产影片《最爱》。
不是因为名导和名演员
不是因为影片里要死要活的爱情。
是那个偏僻村庄那群村民
吸引了我。他们以卖血为生
得了艾滋病,坐家等死,然后
一个一个死去。我见过
这样的群体,在我工作的前几年。
一个县城二甲医院的麻醉科护士
常常将粗针头扎进他们的血管。
他们的带头大哥
五十出头,五短身材
肤黑,偏胖,瘸了一条腿。
他从不卖自己的血,发号施令时
仿佛是一个阿拉伯酋长。
时光辗转,直到
他们的命运在一部电影里复活。
这群被我忘记了的人,重新被我忆起。

(2020)



◎拿起一个橘子

拿起一个橘子
打算把它吃掉
我决定先把它洗一洗
即使是需要剥皮
才能吃的橘子
毕竟它来自于
繁华世界,毕竟它
带有繁华世界的
灰尘,病毒,和细菌
我走向厨房的洗菜池
决定在这里
冲洗手中的橘子
站在我拿起橘子的位置
离我最近的是阳台洗衣池
离我第二近的
是卫生间洗脸池
我却去了厨房
当我意识到
这是一个问题时
我已经拧开了
洗菜池的水龙头
水脱管而出,顺流直下
哗哗哗响
溅起无数水珠
像是一群深居
穷乡僻壤的孩子
跑到了繁华世界街头

(2020)



◎我写诗

我写诗
有一些人
写小说,散文,戏剧
有一些人
还会做
其他
很多事情

写过诗
正在写诗,一直
写诗
仅仅写诗
你满足吗,我满足了

这样的人生
仅此一次
写诗,以及
写好诗
我觉得好
有人也觉得好

(20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