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桑 ⊙ 皇帝的噩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纪念马新朝:那低飞的、沙哑的响器……

◎田桑



那低飞的、沙哑的响器……
纪念马新朝 

       像河源最先醒来的一缕低音
          ——马新朝《幻河》


  1

灯下,翻开你的诗集
我和你又四目相对,你笑了
你说,此刻马营西边的慢坡上
猿马趁着夜色,又在偷偷搬运
一车一车的名字
你说大哥的背更驮了
“响器还没有进村就吹响了
像一群人突然的哭,金属的哭声”
你说,天太黑了,天空落下来
“像一块烂泥”,捡不起它
你问我:“听到风了没有?
那些来自井底的风,多黑!”
我看着你低黯的、有些着急的眼神
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你

  2

那最先醒来的一缕低音
振翅于河源,似乎有些沙哑
你说,它们有足够的耐心
在响器出村之前,低飞着
掠过黎明的河源
它们低飞着,盘旋着
等待村里的响器出来迎接
它们会被响器排排场场地娶进家门

  3

那提着马灯在冬夜赶路的人
那在书页上深一脚浅一脚行走的人
那走着笑着体内遍布伤痕的人
那头颅沿着纬六路“滚动于西风中”的人
那高傲得“几乎摸到了初夏穹顶”的人
那独坐于十二座雪峰之上的人
那在沙哑的响器中悄悄晾晒伤口的人
那目睹过在的“缺席者”,以及
那“为自我的罪恶寻找证据”的人
时光将他们五花大绑,押往一个
不存在的地方。他们将成为那里的在

  4

在短诗《烈士》第九行,你写道
“他急于离去,向黑暗中……”

这时你突然抬起头,脸上布满了惊讶
与尴尬,意识到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我能想象那个黄昏,你小饮了几杯
然后走到书桌前,拿起笔,慢慢拧开笔帽

那在笔尖站立的烈士,那落在纸上的雨
那在村子里低飞的、沙哑的响器,斜着身子……

             2020、7、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