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实 ⊙ 空洞盒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变光之星 解构洪郁芬诗〈鱼腹里的诗人〉

◎秀实



变光之星
解构洪郁芬诗〈鱼腹里的诗人〉

秀实

  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诗人洪郁芬。作为台湾诗人,安静于外,热闹于内,如此的一种存活的方式是必须的。台湾诗坛喧闹无比,让我想起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来。在当时新诗格律体闹哄哄的年代,郭沫若这首自由体极为传诵。此诗不经由合律押韵而拥有诗意。诗人把天上的繁星比作人间的街市。「天上的明星现了,/ 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缈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台湾诗坛,闪着无数星光,绝不是夜间寂寞!
  据知,洪郁芬的诗集《鱼腹里的诗人》The Poet in the Fishs Belly要出版。宝岛的星空,又将有一颗以她命名的星子。洪郁芬应属夜空中的「织女星α Lyr),这非指她的亮度,而是,她属群星中的「变光星」(天琴座中,天津四﹑牛郎﹑织女三颗星都属变光星)。天文学家解释变光星的原因有二:一是恒星本体的光度起变化。二是交蚀变星,即两颗相近的恒星,因互相绕着质心扭转运动,故产生变光的现象。洪郁芬的光度,将会随着时间而变得更亮。这是我读了她诗歌后的直觉。
  2019年,詩人獲得第三十九屆世界詩人大會中文詩第二名。其得獎詩作即為詩集同名詩〈鱼腹里的诗人〉。7-8-5-6四节共26行。因为是受嘉许之诗,全录于后。

  01腐臭的骸骨里我吟咏最后一首诗
  02颂赞你。当我骑单车远离瘸腿的身影
  03四月轻巧的风吹散蒲公英苍白的棉絮
  04某一次回眸后只能等待最后的审判
  05即便我不曾改变注视明日更宽广的疆域
  06堆叠的书卷记录着花间逐蝶的晌午
  07日夜举杯欢庆,于葡萄酒熟酿的季节
 
  08赞美你。以孩童之姿聚集南北货殖
  09于蛮荒之地凿井引水
  10暴风雨的窗口陪伴所有孤独者等候
  11划过夜空的南十字星
  12秋天把芦苇压伤,溪流得以滋长
  13羸弱的雏鸟可以脱离罗网
  14而我总是缺席,总是对着
  15同一水平线上,伫立于前方枯槁的身影

  16世界滂沱大雨。混浊的黄沙扑打秧歌之地
  17曾经我厌恶一朵云慈悲的飘移而
  18略过约瑟被骨肉抛弃的野地坑洞
  19当他成为异域的奴仆,下牢后被遗忘
  20如你轻轻掠过我写下的每个沉重的字
 
  21而今我于你差遣来的蓝鲸腹里
  22蒙保守怀搋,手上记着你的名
  23余日于天阴地暗中缩小成一盏薄弱的烛光
  24噢!诚愿你顾念我所不配得的
  25怜悯。虽人淡如菊,却仍有让人
  26沉醉的一个未命名的封土

  这是一篇晦涩之作。诗人把自己置身在鱼腹之中。即第21行的「蓝鲸腹里」。我们不必把「蓝鲸看作一种曾经让很多青年人自毁的网络游游。蓝鲸Balaenoptera musculus为现存世上最庞大的物种,体长愈33米。正符合「鱼腹里的诗人」这个说法。而蓝鲸本身便有着搁浅自杀的含意。「骸骨」在这里寓世道之丑恶难堪。其象征意义有二:冷漠与吞噬。然则诗人眼下的世界如何,便很清楚的了。如此3行的「四月」自然会让人联想到T.S.艾特略〈荒原〉第一章「死者的葬礼里的「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从死亡的地上 / 滋生出丁香花,混杂着 / 记忆与欲望」,(见《诗苑小憩——美国卷》,陈才宇编译,上海:世界图书出版公司,1997年。页144)在这个让人彻底悲观的世界中,能与之对抗的惟有「诗」。这是作为一个诗歌书写者对文字的觉悟,既是最柔软,同时也是最坚强的。特别要指出,1/2行与7/8行都不作跨行解读。「颂赞你」与「赞美你」是相同的,为诗人对她心中的「神祗」的坚定的宣言。在众多意象语围拱中,这两个坦白的词语成了情绪的累积点,造就出一个平凡词语的惊人效果。
  诗人在鱼腹的世界中的蒲公英3,好比荒原的世界中的「丁香」。4行是解读全诗的门户,「回眸」是开门的锁匙。只要打开此门,全诗便豁然开朗。「回眸」既是白居易长恨歌〉「回眸一笑百媚生」的争妍斗丽的世俗写照,也是但丁Dante Alighieri《神曲》Divine Comedy,写他年轻时在佛罗伦萨阿尔诺河桥旁重遇梦中情人,两人分离时贝阿特丽斯的「回眸」。但丁九岁时邂逅贝阿特丽斯,至此终生不忘。终于成为生命中的一个图腾存于诗里。在《神曲》中,贝阿特丽斯引领着但丁游历天堂。耿韶华在但丁与贝阿特丽斯〉中说:「阿特丽斯在但丁心中,就像圣母之于基督徒,是爱的化身……这种爱蕴含着巨大的引人向上的精神与道德力量。」我之所以详细解说,是要指出,洪郁芬的〈鱼腹里的诗人〉,正是寄寓她渴望脱离这个鱼腹般腐朽的现实世界,藉由爱情和宗教而进入她构想中的理想世界。
  第4行的等待最后的审判,是诗人对现实的考量。5-7行简单描绘了这种藉由爱情而带来的美好生活。幸福的一天是:早上举杯欢庆,午后花间逐蝶,晚间又复举杯欢庆。如此巧妙铺排。当然这种美好未曾来临,只能暂时存在于文字的世界里。
  诗的第二节分两部分,以「而我」作为分水岭。前面六行书写对这浮华世界的憧憬。且看诗与散文是如何的具有不同的述说方式:
 
诗之语言(原诗) 散文之语言
以孩童之姿聚集南北货殖 物阜民丰及于幼儿
于蛮荒之地凿井引水 科技提升生活的素质及于蛮荒
暴风雨的窗口陪伴所有孤独者等候 / 划过夜空的南十字星 孤(幼而无父)独(老而无子)等
不幸的人有陪伴和盼望
秋天把芦苇压伤,溪流得以滋长 自然为人类带来裨益而非伤害
羸弱的雏鸟可以脱离罗网 弱势社群可以脱离贫困

  这五项是诗人所筑构的理想的世界。是诗歌道德伦理所抵达之终极,即人文关怀。犹如我国文学史上对「讽喻诗「反战诗」的肯定,在艺术创造以外,还肩负了对人类精神文明的指引功效。也是台湾名诗人郑愁予在〈野店——边塞组曲〉中所说的:「是谁传下这诗人的行业 / 黄昏里挂起一盏灯」。我国传统诗学,追求美(艺术和诗)与善(道德与伦理)的同质结构。《论语八佾》的「子谓〈,尽美矣,又尽善也。」便是最佳的说明。但问题来了,诗人同样是具有念的凡躯,道德的书写恐怕容易落入虚伪的言说。这是一个持续诗歌创作的诗人所面对的难题,也是诗歌产生的原因。「理与欲的冲突是道德与文艺冲突的重要焦点之一。然而,文学艺术在一定程度上是在理与欲的融合和冲突中发展起来的。」(《文化视野中的文艺存在》,蒋述卓等着,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页127。)对世间的憧憬后,诗人返回到自身的考量。

  14而我总是缺席,总是背对着
  15同一水平线上,伫立于前方枯槁的身影

  回应了第4行的「最后的审判」,这里拈出一个沉重的单音节词——「背」。诗人不敢面对「前方枯槁的身影」,是因为这有悖伦理的欲望。「背」是继「回眸」后诗人处置理」与欲」的冲突中的第二个动作。其绵密细致若此。
  第三节诗人转向宗教寻求出路。第18/19行「约瑟被骨肉抛弃」有经文依据。《圣经创世纪》第3723-24节:「约瑟到了他哥哥们那里,他们就剥了他的外衣。就是他穿的那件彩衣。把他丢在坑里。那坑是空的,里头没有水。」约瑟后来多次被卖为奴。兄弟们构陷约瑟是因为他的「彩衣」。基督徒必得卸下彩衣,如同诗人必得放弃浮名。凡谦卑的上帝必让他提升」,是基督的话。求名者失名」,是上海名作家柯灵的话。故而第16行的「滂沱大雨」,指的是《圣经创世纪》第719-20节所记载的那场与诺亚方舟相关的四十天的大洪水:「水势在地上极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水势比山高过十五肘,山岭都淹没了。」上帝之所以施行大洪水,是因为「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圣经创世纪》第612节)。在自省过程中,诗人也曾忽略过基督的慈悲。而最后,诗人回到诗歌里去:

  20如你轻轻掠过我写下的每个沉重的字

  这是一种既融合又拉扯的思想状况。一如前面的引言。诗里的每个文字都有诗人的暗寓,「你的样子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Your face, your fate。第22行的「怀搋」是《圣经》里的用词,「搋」粤音读「猜」,意思是「藏物于怀」。这表明了诗人在末节延续了宗教救赎的书写。「蓝鲸」在这里已转化为《圣经约拿书》第117的「大鱼: 「耶和华安排一条大鱼吞了约拿,他在鱼腹中三日三夜。」已走到这个地步,又可以如何呢!这时,诗人作出了第三个动作:「缩小」。其有与世隔绝的意思。但这并非简单的断绝人间的送往迎来,而是类似一种对宗教(或诗歌)的终极追求的孤身而行。在纷纷纭纭的俗世中,这种好比烛光般的薄弱的萎缩,但却包含了一种处世的哲学「人淡如菊25。她祈求上苍怜悯,让自己仍拥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封土」。「封土」在这里指的是,一个自己可以作主的空间。
  西洋文论中的「解构主义指出了语言「述行特点」(符征signifier和「述愿特点」(符旨signified之间的矛盾。这即诗人深受困扰的语言的局限。本文透过结构与词语的剖析对〈鱼腹里的诗人〉进行了再论述。试图寻找出文本的合理说法之一。美国评论家乔纳森卡勒Jonathan Culler说:「解构作品正是设法把结构拆开……赋予它一个不同的结构和作用。《文学理论》,卡勒着,李平译。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1998年。页135。)在寻章摘句中,我特别把原诗里的「回眸「背「缩小」三个词语变为粗体字,以示我所发现词语」在诗人既定文本里的特殊意义。「解构的阅读目的,就是不断颠覆传统认为符号结构稳定﹑意义确定的迷思,而最终目的并非趋向单一诠释,而是反映出误解与误读背后迷离的无穷意义。西洋文学术语手册——文学诠释举隅》,张错着。台北:书林出版社。2005年。页70-71。)希望我这不自量力的读者,能寻找到一颗星子于浩瀚宇宙中的意义。
  「但丁把女性看作城市道德健康的温度计……《神曲炼狱篇》第23章,但丁影射不知羞耻的佛罗伦萨女性在城市的街道上炫耀她们裸露的乳房。《神曲地狱篇》第16章中,但丁对这种失当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批判。所以,如果联想现状,佛罗伦萨就是堕落的。(见〈七个世纪后,我们怎么读《神曲》——访哈佛大学意大利文学教授利诺尔蒂勒〉,陈绮着。刊《中国社会科学报》。摘自「中国学派网2020.4.16)是的,佛罗伦萨就是堕落的,世界也在堕落。在这个浑浊不堪的都市里,于一个真正的诗人来说,存活的不幸几乎已是定数。诗言志,诗人坦言呈现出自己被舌噬在鱼腹内的处境,挣扎在伦理与欲念之间。诗既有艺术之美,也具道德之善,其有丰厚的内蕴,再赋以优美的文词。某个秋分后,终为变亮之星,可以预期。
  南方夏日海滨,我踽踽独行时,总会想起搁浅在彼岸上的巨大的蓝鲸,与人类一样,都是文明堕落的受害者。我们都无计可施,只能相信爱,相信诗歌,相信宗教,并相信最终会被拯救!

2020.5.6凌晨1:20香港婕楼。)

(秀实,香港诗人,有诗集17种,评论集9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