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净沙二十五首

◎李敢




目录:
1、密西西比河
2、除夕
3、断崖吟
4、旧日阳光撒布在旧城的街道上
5、杀鹅计,戏赠老木及阿峰
6、明天的活路
7、穿过旷野
8、洗脚水
9、在庭院,兼寄甜饼
10、寂静的春天
11、顽石记
12、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
13、阿公,阿婆,割麦插禾
14、紫檀收租院
15、我之名
16、大夏天
17、扳命记
18、抢两张动车票,到武汉陪女儿过几天暑假
19、云上的日子
20、秋日阳光,把银杏树的叶子照亮
21、老屋
22、中秋
23、桂枝香
24、吴塘村
25、天净沙



密西西比河


密西西比河,一条遥远的河
密西西比河的河风吹啊
吹着河边的树。吹着河边的草。吹着河边一匹马
密西西比河的河风吹不着我

我坐在密西西比河的河边上,密西西比河的阳光照亮了我
我的眼睛深黑,我的毛发深黑
我的胳膊细瘦,够不着密西西比河边的一片草叶
这是在秋天,密西西比河的河水一定很凉

密西西比河汹涌着,咆哮着,奔流向海洋
让伐木者醒来吧!醒来吧
当失败不可避免时,失败也是伟大的
密西西比河的河风吹啊,吹荡着流云,吹卷着两岸的枯枝败叶

吹拂一些鸟人,是黑的;他们又矮又胖
像一块块蜂窝煤球,圆滚滚的躯干生着12个圆孔
堆码在一个国家的土地上
一个国家的阳光洞彻12个圆孔

一个国家
惠风和畅

2017年1月12日。

备注:
1、让伐木者醒来吧。引用聂鲁达的诗题;
2、当失败不可避免时,失败也是伟大的。引用惠特曼的诗句。



除夕


除夕那日,她就不再哭泣了
但她的眼睛将通红着
在灶上忙碌,一把接一把,在灶足下塞着柴禾

回家吧,由她在你们的肩背上轻击一掌
坐下吧,你们有什么隔阂
也无须分解。一样的父精母血

贯通着周身的血脉。田原上,炮仗在震天价响
依旧是儿时的烟火
灶房那么暖,那么香的米饭那么白

你们在堂屋祭祖。守岁打麻将
她坐在旁边看着,一个人暗暗微笑

      2017年1月27日。



断崖吟


我爱阳光,也爱阳光照料着的草木;
我爱着阳光耀亮了的石头。

一块块石头,或圆或方,或有着不规则的形状;石头埋在土中,
或赤身在干涸的河床。石头在路旁,在岸坎,在草丛和荒林中;

握在手中的石头是小的,
屁股坐着的石头是大的;

更大更小的石头。更湍急的河流。更深的青草。
更宽广的丛林,更大的风吹刮着,更大的国家。

斧头劈柴。锤子砸石头。枭首者,横着肩膀纵列在郁郁青峰岭;
再细弱的溪流,也有断崖的决绝。

2017年1月29日。



旧日阳光撒布在旧城的街道上


现在是我。是你。我们挽着手,走在阳光照彻的街道,
我有全身心的喜悦,和幸福;冬日暖风轻拂着你二十周岁的长发;

邮政储蓄。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储蓄卡;
浦发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储蓄卡;

透支?我是一个没有信用卡的人。厌倦生,也厌烦了死;
爸爸已经满五十一周岁了。我还没有寻到一杯你喜欢喝的苦咖啡。

2017年1月29日。



杀鹅计,戏赠老木及阿峰


你一直暗怀着吃鹅的雄心,
但,杀鹅者是谁?
祂是披着圣光降临的,
亦或是趟过陷落在地底的沼泽而来?
这些,你都没有告诉我们。

所以你吃鹅的念头是不确定的,是恍惚的;
但春光正好,两只黄鼠狼在结伴游街。
阿峰说,两位大师在结伴同行,
老鸡站街上。太多了,两只黄鼠狼已经吃撑了肚子。
花白胡须。及依依垂柳,有不可撤销的忏悔。

那只皮球,人踩踏在脚下。又将滚向何方?
鸡蛋在沸水中裂开。肉包子蒸熟了,可盛入空盘中。
那么留下阿峰吧!我们再请三只野鸡,
守着阿峰。望着阿峰。蹲踞在山巅上哭嘴。

2017年3月5日。

备注:

1、但春光正好,两只黄鼠狼在结伴游街。取自张建新《画春光》一诗:春光正好,两只黄鼠狼结伴游街。
2、花白胡须。及依依垂柳,有不可撤销的忏悔。取自阿峰《一只喜鹊不见了》一诗。
3、鸡蛋在沸水中裂开,肉包子蒸熟了,可盛入空盘中。取自张建新《晨读半篇曼德尔斯塔姆<论交谈者>》一诗:鸡蛋在沸水里裂开,肉包子已热可以盛入盘中。



明天的活路
      ——致Z


这个春天,我活得颓唐,
无心为诗。我不去读他者的诗。和一个途穷者的流水日志。
我吃饭。
我睡觉。

人,终是会死的,不吃饭。
这是常识问题。
我是想死了吗?
我们的房子盖着灰的水泥屋瓦,咯噹,咯噹,

咯咯。噹噹在响着。我开始相信,
一双春归的燕儿准备在泥墙筑巢。
燕儿筑巢在泥墙,
我们今年的运气会好的。

东边的天空。在早晨。我们望到了灿烂朝阳。
现在,天又阴霾着。
我回到园子,是准备做活路的。
坐在屋子里,我已经动不了啦。

我不要人帮我做活路。
我去煮一碗面吃,
人是必须活着的。
我明天的活路:把十个土坑,回填。

2017年3月8日。



穿过旷野


他走在旷野。这人世的、最后一片旷野
这唯一的,走在最后的人
长风浩荡,吹散他的影子,这是傍晚最后的警喻
夕光照着他的脸,这唯一的呈堂供证

现在,我们是坐在房子里的人
我坐着我的椅子,其他人坐着其他人的椅子
我们抽着烟。晚钟在屋子外滚荡
这最后一口气的吸入时刻。这终极处的静谧时分

他站立着,高昂着巨大的脑袋,渐缓地呼吸
这唯一的、站立着的人。这终极的沉默

2017年3月23日。



洗脚水


早晨,在门口倒昨晚的洗脚水  
我遇到了春天的美  
晨风吹一片去秋的落叶,在花林间飘舞

园中,贴梗海棠已然完谢
生出新叶。茶花还在开着,我没有见过茶花叶落
喝一口白水,你扛着锄头走进林子深处

我望着晨光照亮你的肩背
我听着你在林子深处咳嗽
天暖了,园子里有太多的活路

等着你去做
你不敢歇息

2017年3月30日。



在庭院,兼寄甜饼


这一天你是忧伤的。隔着一道被油漆成绿色的铁丝网格栅栏
一条河看着你
我们在河边说着小话

我们来时,看到过很多树。紫叶李和香樟。楠木树。麻柳树
我们说到了铁脚海棠。我说梨树在春天开白花
我说开着红花的樱花树。我说铁脚海棠
花开似火。在河边路畔,一棵折断的树横生着一根枝桠
新叶在枝桠上绿着,折断处是黑的。在庭院
栽一棵断树的残缺美,它在初冬时落叶,在仲春时节生出新叶片片

河道是东风渠水利局管着;河道上的岸坎,乡政府管着
“搭茶棚费了很多周折。”我们走时,两个人撒尿
四杯绿茶,茶老板收费八元
你说回老家造房。你说我是准备养老的。你说下半生就在老家养着
赚一些闲钱用着,很好。在庭院,晒着阳光喝一杯老茶
在庭院栽一棵柚子树,栽一棵樱桃树,三棵银杏树拼栽成一丛

在城中,我们见过拼栽一丛的三棵银杏树,见过一棵丛生的银杏树
银杏树英挺,叶绿时很美,叶落时很美
我没有栽植蔷薇。我不识蔷薇。蔷薇篱栅在什么时节开花
卖蔷薇篱栅的人知道。在蔷薇篱栅围成的庭院中
栽植一棵桢楠树,一棵紫薇花树,一棵石榴树,一丛栀子一丛月季
一棵月桂树,一棵香樟树,一棵梧桐树,一盆仙客来一片竹林

你的庭院很小。你要站在家门口望一大片油菜花田
望五月的田野风吹麦浪
在庭院栽植一棵女人树,伴着你慢慢变老
        
2017年4月7日。



寂静的春天




雨落土。鸟鸣在清晨就升上天空
这些春天的鸟儿,我大多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或许,还应当向你描述一下春天的绿草
它们长在黑土,一片连着一片,在花田林地萎顿下去

石板在池塘边青着,呼吸银杏树的盈盈绿光
植树,挖坑:一棵贴梗海棠
二十一株红檵木花球,一丛月季举着十二支花苞
水泥地坪绿了,晚间的雨水必将洗去这春日的灭杀计

没有一粒化肥浪费。我有九棵银杏树拱卫着
五十亩园林必须的水泥地坪
十轮大卡车驰行在水泥路上:一棵桂子树在车上
两棵银杏树在车上,十八棵贴梗海棠

和六十棵茶花在车上。一朵朵红茶花散落在田地
铁锹、铁锨在田地,抬棒在田地
粗大的草绳,像一尾尾长蛇盘踞在黑土坑
风吹一个老苍妇人,在紫薇花林地捡拾枯枝,和一根根破竹棍



现在,我想和你说说:一个忙活在外省的男子,他从深井
吊上一桶井水,浇灌在脸上
妻儿尚在梦中。我的兄弟!这个你深爱的男子,轻轻关上木门
驱车驰行于山谷。这是我想要给你的祝福

这是你想要的幸福:望一只小松鼠
攀着大树的枝杈,轻咬着一枚松果

2017年4月11日。



顽石记


讲一块石头爬山的事件,石头就从山径滚下山
人要神造一座山吗?
山,无处不在。
山之子,石头无处不在。

一座座山,生僻着荒芜野径
人走在山径,已经听不到山魈的嗤嗤嬉笑
石头在荒林、山野间滚荡
河流清清,在一块块石头的体内,奔泻着

2017年5月1日。



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

                               一座童年的村庄
                               早为一个远行的人准备好了一生的事
                                              ——霜白.《后来的事》


我说明天回家,天不见亮深黑着……
但其实已经是在明天了。
我的意识,仍在今天(昨天)彳亍着。

我在明正自己有两只脚:
一只脚在永逝的夕光中飞踹着,
一只脚已经蹅进了明天的水流,

我的今天哪儿去了?
活着,我已经是一个没有今天的人。
昨天,在乡村集市逛荡,
遇到了旧时光,一个吆喝着卖桑葚的人。

他将是一个乌黑的人。
背着背篓走在田坎上,
于立夏日,在桑树的浓荫下唱着一只浑朴的童谣。

后来。后来,人就老了。
守在桑树的浓荫下
望着寻着,一个人在老坟园摘吃着黑紫色的桑葚。

老倌子需要摇曳的夕光,在明天的田野……
赤着身体,
扛着锄头,
慢行在弯横倒拐的田坎上。

2017年5月9日。



阿公,阿婆,割麦插禾


阳光在清晨,照彻一个人的园林
昨夜,我骑着一匹黑马
在深梦的峡谷驰行,听到了布谷鸟鸣啼

我的园林生着荒草
倾覆着鸟雀的欢鸣
一只洋狗,和一只土狗在银杏树下交尾

我识见的树很少,我无从给一棵荒草命名
敌杀死。敌敌畏。站在树杈上,没有我认识的人
抱着石头扔进土坑

抱紧一棵银杏树干
除草
施肥
扛一把锄头,模仿一只布谷鸟鸣啼

2017年5月19日。



紫檀收租院


这是刘文彩家中的椅子,紫檀木
借一把给你坐着
像一尊泥塑,或哭泣或愤怒
或建一所水牢储存鸦片烟,死在1949年焰火的灿烂中

2017年5月21日。



我之名


天空很蓝 ,海水很蓝 ,诸神行于深湛的天宇

我是阿尼姆斯。我是皮格马利翁
我是伊卡洛斯。我是希绪弗斯。我是阿特拉斯

我是退败者。四肢蹬立着,我是一只嗥月的苍狼,退守在钢青的海岬
我是无常,是冥界的引路人

我躲在深海底。我是礁石上唱着骊歌的阿刻罗伊得斯

2017年6月2日。



大夏天


三个六十多岁的老倌儿在帮我移植茶花
一个老倌儿着长裤短袖
一个老倌儿着短裤短袖
一个老倌儿穿一条长裤子,但光着膀子

天阴阴的,站在田坎上感觉有些凉
我问光胴胴老倌儿冷不冷
他答曰身上在出水
大夏天,人不做活路再大的太阳站在树子下,风吹着好清快

三个老倌儿前几日在成都府植树
他们是昨夜回的村子
他们今晨,就到了园子,帮我移植茶花

其实,我喜欢有太阳的日子
阳光直射在花田
我光着膀子修剪红檵木花树,或打伙着三个老倌儿移植茶花

2017年6月13日。



扳命记


下午在河边拍照:一个男人脑袋圆光,掀衣凸显圆滚滚的肚子

男人性感十足的肚子,请美女玩味
他的肚脐那么圆,像酒杯,满盛着玉液琼浆

微信群友言:一世英名,毁于肚脐!长太息乎
被抓拍的男人,是一个通达之人,无英名可供毁损

我和他在傍晚疾行于柏条河边上:戒火锅鼎沸,戒扎啤加烧烤
天黑了,两个痴肥的男人在茶馆饮一杯普洱茶

2017年7月3日



抢两张动车票,到武汉陪女儿过几天暑假


武汉很热,但武汉有黄河楼
还有地铁。有疲劳
有静静的期盼,有不要密码的wifi,有麦当劳的牛肉汉堡
有年轻的夫妻守在街道口
他们在店门口站着等我,买走三瓶净水

2017年7月8日。



云上的日子


鸟鸣在窗外。阳光在窗外。但我有些犯困
风吹过来时,他们就把石头推过来了
我俩并头仰躺着
一条河,在青天流着

流在天上的河,是云汽,再后将是雨
就在云上,我们休息一会儿就在云上,我们造一锅饭

2017年9月10日。



秋日阳光,把银杏树的叶子照亮


我没有栾树。没有马尾松。
我有金桂。
我有银杏。
我有红叶李,和两块田地的罗汉松。

我有成片的广玉兰花树。广玉兰又名荷花玉兰,别名洋玉兰;
木兰科、木兰属植物。
也名优昙花。花语:生生不息,世代相传。
适合参禅的人在树下打坐冥想。

我的园子,每天都下落着一些雨,
花树们就一直湿着。
在蝉鸣中,一些银杏树的叶子黄了,它们需要秋日阳光
再一次把树叶照亮。

2017年9月20日。



老屋


在乡坝头的老屋子。在一张老式的木椅子上。栖落一只鸟
如果有人走进老屋子。等他把后门打开。等屋子外面的风
和流水声流进屋子
我在木椅子上摆一粒米。两粒米。三粒米。四粒米
没有再多的米了。我守着一只鸟啄食一粒米

走进屋子的人已是死下去的人,我没有害怕
我折叠一件老衣。一件老衣凸显其筋骨。我塞在枕下压着
死人如果开口说话
他如果活着。在灶足下的木凳子上坐着,抽一支烟
我就从米坛子中挖一粒米装进他的口袋

这是一天生活的开始。在池塘边的青石板上
一只嫩鸟儿向着太阳唧唧喳喳鸣啼
两棵广玉兰活在院门口的两边,它俩的花期已经过了,在篱边过着青苍的日子
一些银杏树的枝桠上挂着黄土色的果子,一些银杏树的叶子在飘落

2017年9月25日。



中秋


昨日是阴雨天气,有人在细雨中喊我回家吃饭,被一根贴梗海棠的尖刺扎破手指
紫薇花树。桂子树。红叶李的枝桠上有一粒蝉蜕
站在高埂子上,且听风吟
在泥泞里的石头上坐,一支烟很快就熄灭了

今日起床,我见到了遍地阳光又望到了蔚蓝的天空,银杏树的叶子在林子里飘落
好天气给人以好心情
但老婆和我在早晨又拌嘴了。也许这就是夫妻生活
在早晨饮一杯凉白开,过滤语言的毒

我去买菜。
我顶着一头好阳光。
我买紫菜
我买油菜

买山药买西兰花买白菜买一斤小米椒买两斤半羊肉
再买九头蒜
在一个人的中秋节山药炖羊肉
我买两个锅盔。一路走一路吃

开着车子,送老婆至丈母娘家。
开着车子,我回一个人的园林。

2017年10月3日。



桂枝香


冬日最明亮的太阳光射过来了,我准备日暮时分去麻将馆打麻将。
阿坝州的黑牦牛挂在菜市场口子。一根铁钩子的锋利弯拐着。
我提着两条塑料口袋。他们说红红火火是日子。非彼岸之花不是炉中火焰。
在大雪天后的第一日,两条塑料口袋装着风,像节日的气球红红火火。
我有两棵贴梗海棠。贴梗海棠的树脉一直火红着。但贴梗海棠
还没有绽放花朵红火。春天很遥远,
穿单衣的日子很遥远。贴梗海棠在冬日生出新叶,
养育春日的红火花朵。一条破棉裤挂着旗杆,在风中荡。

一棵红叶石楠被遗弃在转运的土路上。根须上的泥土湿黑着。还活着。
如果寒霜下落,一棵红叶石楠必将死在转运的土路上。
我搞不明白:一个人站在一棵银杏树巅上,在风中哭。
我搞不明白:那么多人在河边麻将馆打麻将很精神,不饿死。
女人,你今晨去成都府栽植洒金珊瑚苗,穿着败破的旧嫁衣。
女人,他已是秃顶驼背的破老倌,忠厚老实,有些憨憨傻傻。
女人,经过寒霜的圆白菜有些清甜。爆炒一朵圆白菜今早吃。今晚吃。
女人,桂树枝叶在田地,被剪截,被老倌子焚烧。烤暖身体。银杏叶飘落。

2017年12月8日。



吴塘村


在吴塘村,活着一些人类
一些人类中有男有女
一些男女中,有老人,有孩子
老人是不做活路的人
孩子是上小学和中学的人
活在吴塘村的人吃稻米,也吃麦子

吴塘村有很多院子
很多院子的内外,有一座座低矮的墓坟
一些墓坟在横河岸坎上
死在过去的人装进棺木埋在土里
现在死人,烧成灰
灰装在盒子里
再埋进土巴里

在年关。在清明节。在中元夜
在死者的阳生日和阴生日
吴塘村人在墓坟边,放一串鞭炮,烧一堆纸
不是每一座墓坟,吴塘村人都去祭拜
无人祭拜的墓坟长满杂树荒草
无人祭拜的墓坟,被吴塘村人铲平整
吴塘村人在铲平整的土地上种粮食,种蔬菜
栽一棵喜树
栽一棵柏树
或者栽一棵枫杨树

活在吴塘村过去的人养牛种田,割草喂猪
养几只鸡鸭,和一只看家狗
在农闲时,他们或者吵嘴或者打架;或在僻静处
钻进青麻地,干着那不要脸的事
现在的吴塘村,很少人养牛种田;还有鸡还有狗
还有人家喂一群猪

但不再有人割草拾柴禾
不再有人捡拾野地粪便
田地荒芜着;田地或出租给外乡人种花木,搭建大棚
种蔬菜
种浆果

进城打工,和做生意的吴塘村人仍旧是吴塘村人
过年过节,他们回到吴塘村
穿干净的衣裳,到村里的麻将馆喝茶打麻将

读书出去的吴塘村人已不再是吴塘村人
进城买楼的吴塘村人也不再是吴塘村人

2017年12月11日。



天净沙


用一把好刀杀一个人
再剥下他的衣裤鞋袜,穿上身
代替他,在人间世活着
走很远的路
去见他一生中最想见的一个人

用一把好刀,杀却身前身后人
散发披于风中
像一个活人,坐在门槛上打瞌睡
落木无边,在胸腔回响
一个老苍鬼拖着瘦长的影子,慢慢走近院门

2017年12月26日。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