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0年8月)之四

◎伊沙



《点射》集

中国大众之
爱李白爱鲁迅
是真的吗
前者等于一首儿歌
后者等于三五格言



诗人简介
不论男女
不写生年
那是他们
还没有做好
成为重要诗人的准备



富乐山茶叙
李海泉感慨说
90后诗人自己
办不起诗会
然后大家列举可能的
主要诗人各自的反应
吴雨伦代表不参加



10年前
终南山脚下非小学
在乒乓桌上败给过我的艾蒿
在此次绵阳诗会成了高手
10年间有一万小时
他在打乒乓我在踢足球



他不是大智若愚
而是大愚若智
他知道中国诗坛
我最能看穿这一点
所以最恨我
每次开会我若在场
他必闹场



一位长期合作者说
黑泽明从来不说:
"给您添麻烦了!"
在那个人人都说的国度里



作为萨迷
已经很多年
习惯于
将怂梅西补
不知大教练
为何物



在拥有好莱坞的城市里
上帝一定未赐布考斯基
写剧本的才能和耐心
从而彻底不受诱惑



注意:李白
吃的川菜是不辣的
但日本人又把辣椒
写作"唐辛子"
究竟怎么一回事
写《李白》时会搞清



不以坏人的妖魔化
以及好人的误读为借口
允许自己真的做错什么



C罗禁区爱倒
终成点球之王
梅西死活不倒
终创倒射经典



根据张贤亮
同名短篇小说
改编的电视连续剧
《灵与肉》
我竟然看得下去



比张贤亮最残酷的作品
还要残酷的是他的告白
在其右派生涯中
没有遇到一个李秀芝
他以童男之身
结束了自己的右派生涯



宗派小集团
在别处会找到
得势的安全感
在《新诗典》则未必



在典前时代
出国是少数诗人的特权或幸运
在典后时代
有人以为有点儿钱就可以入团
大疫来了——劈头盖脸告诉你:
一切皆有时机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小时候看国产片
都觉得
坏人比好人演得好
但忘了问大人
这是为什么



在诗江湖上
闯了这么多年
有点儿
审丑疲劳了



小诗人的汗毛孔中
都会渗出小来



发货时的小农意识
同一次订的货
还不一次发
还要给将来
留后手



在银河化工采风
诗人们头戴安全帽
脸一肥就不像工人了
(勉强像工程师)
不过白立和李岩这俩瘦子
怎么看都像工贼



首首都发力
所以写不好



诗乃最有灵性之物
你不惦记它
它还能光顾你吗



有些同志
结变成劫



小区里的太极拳组
把广播体操
做出了太极的味道



太极拳
肯定是好东西
可谁让它急吼吼
参与打架斗殴呢



要论打架
太极拳师可能
打不过一个
"卖块儿的"
(伟大的口语
特指健身教练)



有人不相信
他们正在经历历史
先知的预言他们从来不信
只相信日后大众的接受
于是自己永远只能
充当历史的背景板



夜半观球
中国人
四十余载
看世界
的缩影
《点射》集

中国大众之
爱李白爱鲁迅
是真的吗
前者等于一首儿歌
后者等于三五格言



诗人简介
不论男女
不写生年
那是他们
还没有做好
成为重要诗人的准备



富乐山茶叙
李海泉感慨说
90后诗人自己
办不起诗会
然后大家列举可能的
主要诗人各自的反应
吴雨伦代表不参加



10年前
终南山脚下非小学
在乒乓桌上败给过我的艾蒿
在此次绵阳诗会成了高手
10年间有一万小时
他在打乒乓我在踢足球



他不是大智若愚
而是大愚若智
他知道中国诗坛
我最能看穿这一点
所以最恨我
每次开会我若在场
他必闹场



一位长期合作者说
黑泽明从来不说:
"给您添麻烦了!"
在那个人人都说的国度里



作为萨迷
已经很多年
习惯于
将怂梅西补
不知大教练
为何物



在拥有好莱坞的城市里
上帝一定未赐布考斯基
写剧本的才能和耐心
从而彻底不受诱惑



注意:李白
吃的川菜是不辣的
但日本人又把辣椒
写作"唐辛子"
究竟怎么一回事
写《李白》时会搞清



不以坏人的妖魔化
以及好人的误读为借口
允许自己真的做错什么



C罗禁区爱倒
终成点球之王
梅西死活不倒
终创倒射经典



根据张贤亮
同名短篇小说
改编的电视连续剧
《灵与肉》
我竟然看得下去



比张贤亮最残酷的作品
还要残酷的是他的告白
在其右派生涯中
没有遇到一个李秀芝
他以童男之身
结束了自己的右派生涯



宗派小集团
在别处会找到
得势的安全感
在《新诗典》则未必



在典前时代
出国是少数诗人的特权或幸运
在典后时代
有人以为有点儿钱就可以入团
大疫来了——劈头盖脸告诉你:
一切皆有时机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小时候看国产片
都觉得
坏人比好人演得好
但忘了问大人
这是为什么



在诗江湖上
闯了这么多年
有点儿
审丑疲劳了



小诗人的汗毛孔中
都会渗出小来



发货时的小农意识
同一次订的货
还不一次发
还要给将来
留后手



在银河化工采风
诗人们头戴安全帽
脸一肥就不像工人了
(勉强像工程师)
不过白立和李岩这俩瘦子
怎么看都像工贼



首首都发力
所以写不好



诗乃最有灵性之物
你不惦记它
它还能光顾你吗



有些同志
结变成劫



小区里的太极拳组
把广播体操
做出了太极的味道



太极拳
肯定是好东西
可谁让它急吼吼
参与打架斗殴呢



要论打架
太极拳师可能
打不过一个
"卖块儿的"
(伟大的口语
特指健身教练)



有人不相信
他们正在经历历史
先知的预言他们从来不信
只相信日后大众的接受
于是自己永远只能
充当历史的背景板



夜半观球
中国人
四十余载
看世界
的缩影
《点射》集

中国大众之
爱李白爱鲁迅
是真的吗
前者等于一首儿歌
后者等于三五格言



诗人简介
不论男女
不写生年
那是他们
还没有做好
成为重要诗人的准备



富乐山茶叙
李海泉感慨说
90后诗人自己
办不起诗会
然后大家列举可能的
主要诗人各自的反应
吴雨伦代表不参加



10年前
终南山脚下非小学
在乒乓桌上败给过我的艾蒿
在此次绵阳诗会成了高手
10年间有一万小时
他在打乒乓我在踢足球



他不是大智若愚
而是大愚若智
他知道中国诗坛
我最能看穿这一点
所以最恨我
每次开会我若在场
他必闹场



一位长期合作者说
黑泽明从来不说:
"给您添麻烦了!"
在那个人人都说的国度里



作为萨迷
已经很多年
习惯于
将怂梅西补
不知大教练
为何物



在拥有好莱坞的城市里
上帝一定未赐布考斯基
写剧本的才能和耐心
从而彻底不受诱惑



注意:李白
吃的川菜是不辣的
但日本人又把辣椒
写作"唐辛子"
究竟怎么一回事
写《李白》时会搞清



不以坏人的妖魔化
以及好人的误读为借口
允许自己真的做错什么



C罗禁区爱倒
终成点球之王
梅西死活不倒
终创倒射经典



根据张贤亮
同名短篇小说
改编的电视连续剧
《灵与肉》
我竟然看得下去



比张贤亮最残酷的作品
还要残酷的是他的告白
在其右派生涯中
没有遇到一个李秀芝
他以童男之身
结束了自己的右派生涯



宗派小集团
在别处会找到
得势的安全感
在《新诗典》则未必



在典前时代
出国是少数诗人的特权或幸运
在典后时代
有人以为有点儿钱就可以入团
大疫来了——劈头盖脸告诉你:
一切皆有时机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小时候看国产片
都觉得
坏人比好人演得好
但忘了问大人
这是为什么



在诗江湖上
闯了这么多年
有点儿
审丑疲劳了



小诗人的汗毛孔中
都会渗出小来



发货时的小农意识
同一次订的货
还不一次发
还要给将来
留后手



在银河化工采风
诗人们头戴安全帽
脸一肥就不像工人了
(勉强像工程师)
不过白立和李岩这俩瘦子
怎么看都像工贼



首首都发力
所以写不好



诗乃最有灵性之物
你不惦记它
它还能光顾你吗



有些同志
结变成劫



小区里的太极拳组
把广播体操
做出了太极的味道



太极拳
肯定是好东西
可谁让它急吼吼
参与打架斗殴呢



要论打架
太极拳师可能
打不过一个
"卖块儿的"
(伟大的口语
特指健身教练)



有人不相信
他们正在经历历史
先知的预言他们从来不信
只相信日后大众的接受
于是自己永远只能
充当历史的背景板



夜半观球
中国人
四十余载
看世界
的缩影
《点射》集

中国大众之
爱李白爱鲁迅
是真的吗
前者等于一首儿歌
后者等于三五格言



诗人简介
不论男女
不写生年
那是他们
还没有做好
成为重要诗人的准备



富乐山茶叙
李海泉感慨说
90后诗人自己
办不起诗会
然后大家列举可能的
主要诗人各自的反应
吴雨伦代表不参加



10年前
终南山脚下非小学
在乒乓桌上败给过我的艾蒿
在此次绵阳诗会成了高手
10年间有一万小时
他在打乒乓我在踢足球



他不是大智若愚
而是大愚若智
他知道中国诗坛
我最能看穿这一点
所以最恨我
每次开会我若在场
他必闹场



一位长期合作者说
黑泽明从来不说:
"给您添麻烦了!"
在那个人人都说的国度里



作为萨迷
已经很多年
习惯于
将怂梅西补
不知大教练
为何物



在拥有好莱坞的城市里
上帝一定未赐布考斯基
写剧本的才能和耐心
从而彻底不受诱惑



注意:李白
吃的川菜是不辣的
但日本人又把辣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