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灯的人

◎梁雪波

树巢(外三首)

◎梁雪波



树巢

雪后的山林有不忍落墨的空寂
水杉峭立,仿佛停止了生长
蓄积在树顶的古老的秘密
如一朵浮云——相对于尘世来说
那是完成一半的天堂

飞鸟不知去向,她们追求的消逝
像隐身于一行颤栗的诗
只留下锯齿形的风,急掠湖面
在比树冠更高的深处
松鸦的心跳与雪的寂静合而为一

杯中晃动着远山的倒影
在小径分叉的玄圃,为多年前与松鸦的
一次电击般的对视,雪下得更密了
覆盖了造访者来时的足迹
远山,是我与松鸦眼中互换的药丸

这锯齿形的风也割开了惶然
风吹过,树巢摇晃
仿佛世界的中心陷入怀疑者的病榻
风不停,它孤注地
吹过海棠、刺槐、枯柳和梅
把松鸦的鸣叫纳入到更广阔的黑暗中

2018.2.18


檐雪

它们接住了从天空降下的美意
用比树木更为持久的耐心
当我从寒宵冷月中醒来
推开窗,迎面的雪闪着光
显示出时间甘冽的厚度

我看见几只灰雀在屋顶的斜坡上
欢快地俯冲
像一群不肯吃早饭的小学生
而昨夜饮下的黑暗,几乎羞愧地成为
花园里最凹陷的那个部分

雪有语言般的弹性,用一种事物
塑造另一种事物,在
雪人的身体里,藏着人们戏剧化的内心
当雪球搓亮,一个失踪多年的人
重新出现在季节的风景中

整个冬天我无所事事,枝条光裸
仿佛酝酿着
如何将一场雪运往北方,担雪填井
起伏不定的屋瓦上
善恶都有急需奔赴的故乡
而一个仰望檐雪的人,仍将长久地
在黑暗中扎根

2018.2.18


孤石记

通往孤绝的路是迂曲的。
如同弯弯折折的石桥
为巨石送来多余的热情;
我们依着铁栏,隔空而望,
并将自己谨慎地锁在赞美之中。
     
于是孤绝之物更加庞然。
几乎构成这片海域中唯一的阴影
——以其不动区别于
那些偶尔斜过头顶的黑尾鸥。
而除了遗忘之火,有谁
能够拨动困在你身体里的时间
与浩瀚星空对应的密纹唱片?

是的,我愿接受这样的教诲:
垂落于精神断面的火焰
为羞愧增加了重量。
我接受那孤绝四周展开的辽阔,
接受一枚脱颖而出的金针——

“累累乱石如碎语杂糅。”

2015.2.9


醉饮记

他醉饮而归,扶着墙上的影子
影动,他不动
像一柄被虚无不断加深的枪
他陷入地下铁中的激流
城堞与断崖,沙与血……
听闻千里之外走失了一匹马
他笑:秋风如猛虎
他不悲,桂花依旧香染湖岸
明月直入,一架破败的独轮车
传来时光深处的转轴声
他把酒杯当作琉璃塔
把惊惶的黑鸟看成
弓身侧卧的陶潜
词动,而隐者不动
斑驳的废木,又何曾挪移过?
相较于深夜的挖掘机,他更有
亢奋之后被剥去了骨头的痛
裂隙中他将根尖埋入嘶哑的荒途

2017.10.19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