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 ⊙ 心灵的尺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地方历史与文化的“守夜人”

◎小海



     地方历史与文化的“守夜人”
            --沈慧瑛文史随笔集《归来》序言
                                      小海
  我以为,档案工作者承担的是文化与历史“守夜人”的职责。沈慧瑛,作为一直服务于档案事业的兰台女史,就是忠于职守的这样一位“守夜人”。
  有许多年,由于我俩工作性质的相近,单位相距也不足百米,时常有机会听到她满怀热忱地谈论苏州的那些历史人物。所以,她笔下的文字都是有温度的,饱蕴着女性的温婉和情感,这何尝不是吴地乡贤钱穆先生所说的对历史文化抱持的那份温情与敬意。
  编在《归来》集中的文章,共分了“念”“游”“情”“思”四个专辑。
  在“念”这个专辑里,她零距离接触这些与姑苏历史文化息息相关的名家巨子,为苏州档案馆收藏了一份又一份珍贵的第一手资料,还用生花妙笔留存了他们日常生活中的音容笑貌,鲜活生动,历历可见。有作者回顾过云楼顾家,九如巷张家这两大名门望族的往事。有她铺陈的汪懋祖、袁世庄,朱雯、罗洪两对夫妇的爱情故事。还有顾廷龙的公子顾诵芬,蓝公武的公子蓝英年,无论从事的是文化工作还是科学事业,父辈的家学家风都在他们身上得到体现。他们念兹在兹,无日或忘的是国家与民族的大义。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文化风骨,可用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先生为周有光先生茶寿华诞发来的祝寿词为证,精炼概括了老一辈知识分子的治学为人和家国情怀:“先生以平心济世,是为素;以实行治事,是为朴;以理性为学,是为智;以直谏论政,是为勇。”而对友情、亲情,在数十年风雨历程中,他们彼此间又都有一份牵挂、搀扶、关爱。“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杜甫《天末怀李白》)这份情谊与担当,也体现了江南文化人身上特有的个人性情与人格魅力。
  收在“游”这个专辑里的游记,既有作者夜游盘门、宝带桥等姑苏风景名胜的心得,也有游南京东郊风景区、杭州西湖、无锡东林书院,常州青果巷、镇江西津渡、扬州东关街的踪迹记录,既是身游,更可称作心游。同时,还兼具趣味性。例如,多年前,作者常常从苏州九如巷张寰和老师口中听到,他外婆家的冬荣园就在扬州东关街这条老街上。冬荣园是供职于两淮盐运司的陆静溪的宅院,是从同乡张树声家族购得。陆静溪正是张寰和先生的外公。“1906年,陆静溪的女儿陆英小姐风风光光出嫁。送嫁妆的队伍排着长队,从四牌楼到龙门巷,绵延十条街,在街坊亲友羡慕嫉妒的目光中离开东关街,浩浩荡荡向安徽合肥进发。新郎张冀牖乃名门子弟,张府上下也算是见过世面的,然而当新娘子的红盖头揭开时,那略带羞怯而光芒四射的丹凤眼,惊艳了宾客们,太美了!据说张家亲友私下嘀咕,担心如此美艳的新娘福寿太浅。陆英唯一的年轻时的照片上,她穿着时髦的西式衣裙,柳眉明眸,充满了灵动与睿智。这个美少妇婚后十六年,为张家生养了五子四女,他们不是风流倜傥的才子,就是聪颖美丽的佳人。步入冬荣园,只见一盏盏明黄色的写着‘冬荣园’的灯笼上,还有九如巷张氏四姐妹的名字。史景迁的夫人金安平写过《合肥 四姐妹》,确实她们的根在合肥,但成长于苏州,如今她们的名字还闪烁在外婆家的灯笼上”(《寻幽东关街》)。
  我在想,文化人写游记,首先起到的就是文化导游的作用。这个导游不是仅仅兜售一点知识性的东西,还有结合自己平时积累的学养、人生经验,来认知、审思、过滤,再加上了合理想象。看的哪怕是陌生风景,说的却像是熟悉的旧相识,这就应了贾宝玉初见林黛玉说的那句“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是旧时友”。在他们眼底心上,崭新的风景也是“旧时明月”。 这些游记,其实无不是借景说事,倚窗咏志,凭栏抒怀,写的都是作者自己,以图一展个人的胸襟抱负。正如范仲淹登上的不管是不是岳阳楼,“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岳阳楼记》)总是不会改变的。 再如,张岱《湖心亭看雪》,看着景说的话无非是自己的心曲,可谓一个更比一个痴:“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在《情》这个专辑里,作者写到了自己与书籍结缘的故事,写到了自己买书、读书、编 书、写书的快乐。甚至说,如果有来生 ,“嫁”给书未尝不是一件美事。真是可爱的书痴一枚。我想,这里的读书之乐,一方面是因为“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于谦《观书》)。另一方面,也是读书人的自我要求,“归愚识夷涂,汲古得修绠”(韩愈《秋怀》)。在这一辑中,作者也写到了自己热爱的档案工作,并感怀自己在苏州市人民路 80 号档案老馆的岁月,等等。无论是亲情、同学情、故乡情,都情动于衷,真切深挚。
  收在“思”这个专辑里的文章,是作者在数十年人生里读书、工作、旅行、写作的所感所悟。这些往事与随想,都是从身边人亲历事写起。因此,作者得出的结论,往往因了接地气有凭据依事理,而特别有说服力。从字里行间,我们也能感受到作者热切期盼着与清风明月同坐,与自然山水相拥的日子的到来,“背起行囊,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追逐自己的梦想”(《与谁同坐》)。张岱在编著《夜航船》时曾感慨道,“天下学问,惟 夜航船最难对付”。是啊,人生何尝不是一艘夜航船。作者在漫漫人生航程中,一日不读书便觉“其容可憎”。在读书、行路、交友中,力行择其善者而从之,正应了古贤那句: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加缪曾言:“苦难让我无法相信阳光普照下、漫漫历史中一切都那么美好,阳光却教我懂得历史并非一切。”历史并非一切,历史却永远在场。地方历史与文化需要像沈慧瑛这样的“守夜人”。可以说,通过文史学者沈慧瑛的精心描摹,《归来》将苏州乃至江南文化历史长廊中的人物群像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让我们不仅能感受到阳光,还享受到了阳光带来的温暖与慰籍,功莫大焉。
  是为序。

                     202072728

注:《归来》,沈慧瑛著,古吴轩出版社2020年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