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酒年短诗》《好诗》《两句三行诗》《赠叶子》《洱海安静得如一个人想要忘记什么》

◎殷龙龙





《酒年短诗》

1

白天看到的僵尸、吸血鬼
晚上都变成了电影
梦醒之后
嘴里还有淡淡的鲜血的味道

2

初四,北京无雪。
洁白的精灵不来肮脏的地方。
钟声的一半裹在风中,
带我离开西城。

3

已经关机了,
还是被闹钟吵醒。
已经起来了,
还是被他们秒杀。
岁月嚷嚷着:静好,好静。

4

谁在微信上转钱给我
谁去年寄我八罐绿茶
谁在敲门,把一座大山推进来
春天,心有恐惧
撒尿也困难
谁买了最烂的画
那画,我用的是丙烯,黑白两色
谁在我右臂抬不起来的时候
还让为他题写书名
十年前在荒岛沙地画下的sos
十年后清晰可见
谁离我太近
眼睫毛,口水,身上的薄被
谁什么都知道,像电影
像你的寄货清单
一个地址下更多的麻木和希望
伴随余年



《好诗》

好人为什么活到现在还这么好

天热,路过富春江
江面平静
几艘驳船等着几名旅客

好人为什么这么危险
如女子弯腰时的乳沟

好人啊
这么野蛮,誊抄一首包庇罪犯之诗

好人为什么活到现在还这么好
从杭州到广州
一路不分左右,不辩荣辱

对不起,他们在北京犯的案,皮毛而已

对不起,一片芦苇是一首诗
龙门古镇是另一首诗

一纸承诺甩到香港。黄橙橙的
香港啊
咬一口便射出汁

该说话时闭嘴
该闭嘴时
他们没有留意身边的高楼和小人物

江水淌到了江外
好人公开致歉






《两句三行诗》

祖国山河一片红,除了他和你。
这是我梦中得来的诗句,
欢迎抄袭。




《赠叶子》

十一年
我叫它抗日
其实是你比我小的年龄差距
我叫你阿姨,这样叫,发工资时才不至于生分

你从轮椅上抱我起来
扶我走路。走几步,挪几步
这时候一定要统一思想
统一步调;不要笑,不要以为摔倒
能融化金子
冷地板可是融化后的
火山口

夜里的身体包着骨头
血液停滞不前。我经常被疼痛惊醒
美梦啊,在她们变成悬崖之前
先喊:阿姨,给我翻身

既然躺着有罪
你就抱我坐起
这一夜我们数数
没有星星可数,没有树叶可数
屁股上就一个坐疮
翻来覆去

白天是发面饼
锅在屋外,人在锅里才挡住了饿

我一时看不到你,阿姨说
你的脚不要漏在脚蹬子后面
身体不要前倾
额头不要重重扣在地上
不要去医院
不要让医生缝三针

阿姨重新拾掇
推我去花园,拍照或录影
今年出版文字忒严,枪下只留图片

阿姨
打开笔记本吧
我会按着鼠标在裤子上移动
会磨字,且忘记一句诗
会翻墙,低空巡察
阿姨
你得跟我学这招
不用腿也要煞有介事地逃



《洱海安静得如一个人想要忘记什么》

一个人想忘记什么
到洱海来
一个人在以后的岁月里
想忘记什么,可能要爬上苍山

下山时忘了耳鸣,我们谈笑的声音
很远,似乎从背后传来
忘了挡在面前的
瘦竹和铁门
索性躺下,伸出这洲、这水
一片青草磨出慢性子
让我们的腿脚延长到深秋
洼地、破船
火烧云

在以后的岁月里
我们逐渐忘记机场的等待
忘记玉溪、元江、大理
忘记九龙池、隧道、红河、白鹭、峨山
忘记彝人的歌,云枫的画,毕摩的经卷,李青的琴音
那片闪光中
还有什么起伏的东西留下来
成为生命和易逝的风,绵绵不绝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