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尚(九首)

◎薛松爽



塞尚
 
他在母亲去世的下午还在作画,
他一刻不改变自己肩部微微倾斜的姿势。
将面对的坚固、完整、静穆搬移到纸面,
这坚固、完整、静穆的
祭奠、缅怀,与挽歌。
 
怀斯
 
他用了十五年在陈旧的阁楼画下
这位卡尔家的健康、坚毅的日耳曼女佣;
当他的家人在萧瑟的原野劳作,
他用刮刀刮下刚刚画下的裸身上消逝的一抹光线-------

 夕光

我凝视这夕光的亿万只脚:人,鸟,兽
丛树,岩峦,河流…这有形的与无形的
被同一种光芒笼罩,被同一种悲欣牵引
浮游与象麟,昭示着同一道幽暗的背影

夜色
 
参观动物园,女儿不停拍照:
天鹅,丹顶鹤,梅花鹿,狮虎,熊......
夜晚灯光下读叶芝,米沃什,沃尔科特,杜甫,王维
他们都已死去。死去的鹤与狮子的峭立影子也在凝视我们------

松树
 
常常,黑夜里的一声长恸,会使人变换一个模样。
而人的塑造,是怎样一个漫长的过程?
犹如雪粒击打岩壁,春风吹拂泥土
悬崖松虬曲成一缕缕火焰,
在平原,更多的松树长成一盏盏安静的烛台。

 

破碎、不安的达利不停地幻化着《晚钟》
将祈祷的身影以各种形式带入自己的画框
他说出了米勒的秘密:祈祷夫妇站立的地下埋藏着儿子的棺材
是的,贫穷的米勒终其一生都在描绘这些泥土,和映照的光芒
而达利,一次次掘出幼小的骨殖,寻找死亡的秘密
 
江水
 
总有滔滔的一江春水
总有啼鸣不息的白头翁
总有怅望的一个身影风吹不散
多少个年代了啊
那安卧着婴儿和血衣的一张木盆
仍然在江心飘摇
它为什么还不上岸
江水愈来愈小
而木盆愈来愈多
有的已经空了
它们为什么还不上岸

无词
 
一个人的一生,可以这样度过:
前半生光芒万丈,直至刺痛了日月的双目;
而后半生,将自己刺瞎
他看不到世界
世界也寻觅不到他
这半生的漆黑、寒冷与虚无
他怎样蝉一样活过?
 
他是将,所有的词都刺瞎了

 
 
我又一次听到了低语
隔着一道土墙
两个头缠纱布的士兵断续交谈
我知道他们残损的头颅里遗留着什么
就像多年前我已经知道
这铁板一块的土地的悲哀
稀疏的树林站在阳光里
残雪一直没有消融
马儿静静腐烂
山冈上升
血液在沉默的风中凝结
绛红的黄昏又一次到来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