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78月诗作3首

◎林思彤



六月无诗。

七月

〈暴夏〉

我决意送你一畦畦如油菜花
在夏日暴雨后疯长的欲念
蟹擎起一对巨螯
等不及秋凉
便想掏出内里
剪一段段丝棉的腮
排成充满皱褶的菊瓣
隐藏夏天的暴烈

仍旧是送你杏脯
干缩的果肉压抑暑热
爆裂的欲念,身体多么好
多么令人流连忘返
旧了褪色了
也不管

你的舌头是杨梅
密集微微突起的刺感
梳理夏天街头
穿着白洋装的女孩
被风打翻的长发
一辫一辫,疯长的欲念


八月

〈前前后后〉

你离开之前
我反复打开关上屋里的灯
想知道什么时候开关
会毁坏,如同失能的我
只有在黑暗中才能
彻底瓦解自己

你回来之前
我的手腕添了一个刺青
不再执着紫色,名字也换成红色
变得比以前怕痛,珍惜皮肉
懂得爱自己,进而明白
不被爱的原因很单纯
就是从未被爱

你离开之后
风景那么漂亮,我那么开心
原来世界大到无法掌握
有一个人,他很像你
那一个人,却不再是我
才发现,否定你
不如否定自己

你回来之后
屋里的灯还是没有亮
没有失能的我,像以往坐在门口
迫不及待地问你好不好
没有确认你的眼塘
是否种满星烁山茉莉
复原本该属于我的烟火


〈料得年年肠断处〉

自你走后
八月是暴雨的节日
我不想你;却悬赏让疤痕
淡化且平复的秘方

你想不想念我,都没有关系
纵然我一个人的思念毫无用处
每年写一首诗,像你依旧在身边
只是你擅长玩躲猫猫

脸颊最忠实,保管你温柔的
触感,脚掌小小的梅花恣意绽开
你不会说;但我在梦中流下的
泪水,你偷偷拭去

十年生死,的确两茫茫
你再来人间,寻我好吗?
但思及此,又觉得人间不值得
我不再是我,你却还是你

※写于爱猫如愿十周年忌日。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