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0年8月存稿

◎金辉



《等红灯》


一位年轻的母亲告诉她幼儿园的儿子
此时通过红灯将是危险的
甚至生命的危险。或许她的儿子
信了,也可能将信将疑
这需要时间的印证
他母亲二十八岁,大致知道一些
这世间二加二等于几的道理
但还有更多的事情不知道
为此她准备了一颗求索的心
例如,在浅显如二加二等于五的
问题上,她立场坚定地认为
这是错误且愚蠢的
那些人简直荒谬至极
但是她不知道,当那些简单的数字
在无限放大或者加入多种
波折的运算后,人们将无法判断它的结果
有时候,政治和宗教具有相同的特点
反正她确信,她儿子的命运
珍于一切,她儿子必须警惕红灯
和红灯后面随时闯出的车轮



《蓝墨水》


卖蓝墨水的人使劲推销他的
蓝色粉末,只要加入适量的水
你就能得到一大桶蓝墨水
但是我不相信他的话
我只加入少量的水
于是我得到了一瓶蓝黑的墨水
为了使它变淡,为了揭穿卖蓝色粉末的人
的谎言,我加入了一些白色的
石膏粉,那是刷墙剩下的涂料
它能使墙壁变白,使深蓝变浅
第二天早晨,当我再看见那瓶墨水时
它已经成为粉色的一瓶,好像
是教师批改作业时
常常使用的那种荒谬



《假新闻》


两个就要步入棺材的老头坐在花坛边沿上
交流着眼下正在流行的新闻
但那新闻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虚假的
只有零星的一点儿是真的
他们为那虚假的部分感到愤怒
但那愤怒只是他们零星一点儿的真性情
好像每年夏天都要换顶新凉帽一样
他们是真正的左派。右派的
坟头上生不出一点怨气



《之前》


在佛陀合十双掌之前
但是他只举起了右手
在他就要念诵八字真言之前
但是他只说出了四个字
在打结的绳子空荡荡之前
但是一个婴孩已经转世
在他发出第一声啼哭之前
但是他的母亲已经开始后悔
在祭祀的生灵摆上供桌之前
但是他已经懂得自由
在最后一本书里就要说出真知之前
但是他已经放逐了自己
在抉择一场死事之前
但是他已经燃起了一盏青灯
在众口铄金之前
但是他只温习一种语言
在说话就可以济世之前
但是他已经合什了双掌



《一种生活》


今天早晨,马路上空无一人
我忽然看见地面上躺着
一把钥匙扣,一个银白的铁环
我捡起来,或许我正缺一个
这样的钥匙扣
我把它揣进兜里,甚至
有一种丢了一座城池的窃喜



《我女儿独自下楼了》
     

我女儿独自下楼了,这是她第一次
一个人下楼,走出园区,
到马路上去,她还要穿过一个路口
然后再走上五十米
重要的是,她还要自己走回来
以正好相反的路径
一路上,她要经过一棵洋槐
两棵垂柳,一小片开花的萱草
还有一些流动的人
但是,那些花草树木和那些人
她还全都不认识
不知道回来的路上,她是否
还能记得它们
我不由得为她担心



《老画家》


老画家终于出版了自己的全集,
从博物馆收藏的几幅,
到中年时卖出去的成名作,到少年时的
练习稿,甚至孩提时
画在半张纸上的两根铅笔线条。
他此刻正趴在印刷机的操控台上,
认真地校对自己的每一个笔触。
我问他:如果您以后再画了呢?
他说:不会了。老伴儿没了,
孩子们也都离我而去,
最主要的,我的肾上腺激素
已经不再分泌。



《沉默》


在这个适合沉默的年代,沉默
才能不传播秘密
所以,这是个没有秘密的年代



《性》


在动物界中,哺乳动物夸张的长牙
利爪和尖角并不是为了抵御
和反击凶猛的掠食者
按照进化论的说法,使它们
变得强大和威猛的
唯一动力竟然是“性”
在动物园里,“性”被按需分配
曾经的掠食者也被分隔开来
所以逆化论的说法得以成立
长牙、利爪和尖角被慢慢磨平
软化,所有雄性和雌性的动物
都变得中性,而推动这一逆化的
不再是大自然,而是围观者



《集市》


过去,我只爱我自己
从未真正打量过身边每一个人
现在,我近乎贪婪地
看着集市上的每一张面孔
想记住他们的每一个表情
他们有的在兜售自己
曾经犯下的错误,有的在贩卖
几个人凑出来的悔恨
有的把抑郁的面孔背在后背上
有的把刚刚到手的欢喜
转手甩卖,为的是换点沮丧
站在人群外面,我想
我会恨他们一辈子
也只能是一辈子



《教育》


我母亲在药房门口忽然被送去了医院
但是直到第二天晚上我才去看她
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
我们都疲惫地互看了几秒
我才开始询问她的用药情况
她却忽然说自己已经七十五了
这是连她自己也没想到的事
孩子们也已经渐老,孙子辈们
正在长大,然后她开始
回忆并历数一些我们过去让她
感到骄傲的事,有些事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但我只能
默默地听着,好像又回到了
几岁或者十几岁的时候
但是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我着迷于诗
现在我依然沉迷于此
作为一个诗人我是失败的
即使在诗里,我更多抒发的也只是
抱怨。如果不是护士及时赶来
我甚至想打断并告诉她
过去的教育都是失败的



《约翰· 亚当斯说》


作为祖父的约翰·亚当斯说:
我必须研究政治和战争。
惟其如此,我的儿子们
才会拥有研究科学和技术的自由,
同时还将拥有一片海洋。
惟其如此,我的孙子们
才会拥有研究毫无用处的
诗歌和绘画的权利,他们将
烧制出无与伦比的瓷器。
事实上,二百年后,他的重孙子们
已经完全接受了艺术的熏陶,
正在每日以空虚研究虚空。



《机会》


刚刚,伴随着电闪雷鸣
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刚好是五点多一点儿
如果我妈遇到这情形
在推开门看过之后
她大概又会说:这是给
上班人下的啊
事实上她做了一辈子村妇
从没像城里人那样
上过班。曾经有两次机会
一次是成为村小学的民办教员
一次是去乡政府给人家
誊抄材料。但是她没抓住
任何一次机会,从此机会
再未眷顾过她。现在
她连抓住一次闪电的运气
和能力都没有了



《麻雀胆》


麻雀从一根树枝上跳到另一根树枝上
我们说一句话
麻雀从另一根树枝上跳回来
我们又说一句话
一群麻雀跳来跳去
我们就说了一句又一句
直到所有的话连成一片
麻雀不知道自己跳来跳去有什么意义
我们不知道自己的车轱辘话里
有什么意义
麻雀不知道是我们说话在先
还是自己的跳跃在先
我们不知道麻雀的跳跃是出于
兴奋还是危险的必要
麻雀不知道我们说话是因为
生理还是被迫的需要



《批注》


“写一首好诗,靠天才,
还是靠艺术?”
——贺斯拉问,
“苦学而非天才,
天才而不训练,
都没啥用。两者
应该相互为用,相互结合。”
——贺拉斯说。
我赞同关于《诗艺》的一切,
但我觉得还应该
需要一点儿疯癫。
不为别的,只为使这部
伟大的著作更伟大一点。



《象征》


社会主义学院里的树
分别象征着富贵、安康、
吉祥、故乡、忠贞、脱俗……
即便是一棵国槐
也有点象征的意义
只有大叶杨的铭牌上
“象征”一栏里写着“无”
“无”就是大彻大悟的意思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