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曼德尔施塔姆的四个阶段》等五首

◎陈煜佳



阅读曼德尔施塔姆的四个阶段




也许你不会承认,
曼德尔施塔姆教过你写诗,
但你总想区别于那些癞蛤蟆,
它们在水池边疯狂
追逐饶舌商店的营业额。



如果一个铁罩
对世界做了消音处理,
你仍会拿起笔,
在纸上制造一点声音,
试图从内部刺破它。



你写下石头,
就会与其他的石头
在湍急的黑暗中互相照亮;
你写下颤动的星体,
就会成为冻结的夜幕的震源。



诗人可以被逮捕和流放,
诗却无法被逮捕和流放。
读他的诗,你能读到他脸上
微弱,摇曳的火光,那使他的肩膀
更加宽阔的火光。






给眼疾患者的忠告


一次黑暗,就等于永远黑暗。
在所有的黑暗中,只有第一次可以避免。






沉默的塞壬


言语会对言语授精,会彼此繁殖,壮大,
并最终挑战言语的界限,人的界限。

但在这片海域,在这艘船上,所有的言语
都在表现沉默,所有的说都是为了抵达不说。

聪明的塞壬知道,此时,以沉默诱惑我
比歌声更有效,我们的沉默会进行无缝的连接。

但她不知道,在这样的航行中,我会晕船,
即使我不说话,呕吐也会剥夺我的沉默。






隐居


他在五楼隐居。
他在看窗外,五楼的雨。

窗外,噼噼啪啪,一些树叶
在对另一些树叶施行暴力。

他想去拯救,但蜕皮的沙发
如晃动的甲板,让他无法站起。

他只好把斧头砍向
温好的酒,解救自己身上的人质。

而他淡泊,澄澈的心境
再次变得晦暗不明——

一辆救护车的鸣笛急驰而过,
可能是去救命,也可能是去疏导交通。






接班人


看到天边的闪电,
儿子有诸多的问题。

“闪电是从哪里来的?”
闪电从天上来。

“闪电要到哪里去?”
到需要它的地方。

“闪电去那里干什么?”
去下一场雨。

“闪电为什么那么快?”
它心里着急。

“闪电为什么是白色的?”
云是黑色的,所以……

“有时候看起来又像红色?”
云后面可能有火。

突然我感到悲哀,
秉承我对闪电巨大的无知,

我的儿子将是我的接班人,
当他的儿子也这样问他。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