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恣意

◎横





《氮气》

氮气是轻灰色
和灰色交叉地带的
那种
灰颜色。
非常饱满。

2020.08.01




《头发》

那是根
尼龙绳那样的
一根头发。
自然的卷曲。
摸上去
果然
有棱角那样的手感

2020.08.01




《梭》

梭是头
也是尾流
如果
可以忽略掉
织机沉重
木头
在潮湿空气里
打击的声音
一种亮光就会出现。
一种蚕丝蛋白的
光亮
洁净如同
初雪天
在远处山川河流
堤岸
屋宇上
展现出来的雪迹。

2020.08.01




《匠》

动作娴熟啊!
娴熟就是优美!

2020.08.01




《恣意》

要比看上去
饱满。
实际上
比想象出来的
更符合想象
。弹力在
散开。

一种始终被允许
的允许。

接纳宽阔。
比宽阔还要
宽阔。

2020.08.01




《凌晨4:39》

要多晚(黑)
才能看见
自己。
比黑和暗还要
黑和暗。
已经(此刻)
不是阻碍。
也不是
耐心。
更多的像是一种
到达,期冀

2020.08.01




《看雨》

我看的时候
在下雨
雨下在窗外和
远处
下在防雨棚
的声音里

空气里
你的
身上的清香中
下在一扇门
与另一扇
门之间
我看的时候
非常的轻
微微地一用力
就会断掉所有的
想象

2020.08.01




《长》

那是从深喉
发出的
声音
一个孔洞充满
恐惧诱惑。
紫色比蓝色
长一点
蓝色
比红色长出一点
黄色比红色长
然后是蓝色
和生长的
绿


2020.08.01




《早餐》

肉燕上面的粉
太多了。南杂铺
有一块没有
打扫干净的水泥柜台。
脚底板上的细沙。
鬓角和衣领那里的汗渍。
你好啊。
风在风里吹着。
你的发丝在阳光里飘着。

2020.08.02




《少》

不会有很多
那种少量
空出的
地方
刚好够看到光

那些
在暗影下
生长的
也在光亮里
那些
在光亮里

好像是
从暗影中涌现的来世

2020.08.02




《在清晨的好光线里》

像建筑那样的
安静像建筑物处在
清晨的安静还像
向里收拢
从窗帘
透过来的光
中(从那里)
窥探

2020.08.02




《尼龙绳》

尼龙绳等同

不是坚硬
和刚
类似兀立凸出
一种不纯粹
的颜色
一种失衡
一个
不同于一个的
一个孤独的
眯缝着眼
看过来

2020.08.02




《雨中的单车》

那种脚手架
散发着雨天竹子
的气味

在雨后
经过一滩水
和涟漪里
晃动着的倒影

有时候那个
时期里的
坡的坡度很陡

像一阵风
原野被推开在
越来越开阔的宽阔里
疯狂
拥抱狂奔着的单车


2020.08.02




《窗外天光渐盛》

亮的热度
好吧
亮充满了热度
热度加强

对亮起来感觉到恐惧
对什么
都感到不信任的
无奈

和空的反击

2020.08.02




《烛火的亮度刚刚好》

睡熟
和睡很熟
所以非常的放心
前几次不怎么

每次进去时
总是很
非常紧张
都站在靠近窗户
屋子边角的
地方
我喜欢
那张没有人的
桌子上亮着
的烛火

2020.08.03




《厦门》

Mik 他(她)站在
那里
一棵有着巨大
树冠的榕树的下边
Mik 他不是
(他)她
树下面
巨大的阴凉里面
有些细微的风
风表层的
上面
有蓝色的天空和海岸
海平线那里什么
都没有
广阔的空着

2020.08.03




《吉日》

我对这样的结果满意
路面还干燥
干净
空气里稻田充满了
稻谷成熟前的
清香气味
风停在水塘
涟漪到达水岸线
的边缘
空气清朗像光线进入
打开的窗子

2020.08.03




《鳗鱼》

我看见鳗鱼
在水中像一条
丝带
不是在水底
那时候
鳗鱼是随着水流
摇摆的水草

2020.08.03




《热》

热在炸开。
在表面。
在一块黑色岩石。
黑曜石的表面。
我喜欢的。
是。
叶隙间太阳的光斑。
摇啊摇的。

2002.08.04




《两次》

有两次。
这也够多的了。
没有比它
更多出一些
的。
它清晰的程度
就像再次
经历。
晨光擦拭着镜面。
暗影就从中呈现出来。
没有比它更
安静的了。
就像没有我。
你更加的清晰。
如同新生。

2020.08.04





《爸爸是》

爸爸是
钳工房工作台上的
那个
锃亮的扳手。
在香樟树林青翠的
雨季光线下。在透过
开着的窗户的
光线里。
还在秒钟的跳动的
嘀嗒嘀嗒声响的
上面。

2020.08.04




《乌拉》

他可以
乌拉
那片旷阔草原
也是乌拉
奔驰的马群
乌拉
步阵和
乌云般的钢铁乌拉

2020.02.04




《白海滩》

粘着沙粒的
眼睫毛
上方
沙滩和海

2020.08.05




《沉》

我经历过
和经历着经历过
的经历

从水面上边
自由下沉
。努力
对着那片巨大
的亮光眺望
但它
离开了
。安静像
正在
暗下去的黑暗
。像在

亮光告别。

2020.08.05




《德国:Die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一个有黑森林的国家
一个有深邃颜色帽檐和
大衣的国家
一个在凛冬漫长黑夜
里被寒风吹拂着的
国家一个从裤兜
掏出一枚硬币
放在酒吧吧台的国家
一个大眼睛
的国家
紧紧抿着嘴巴
走进大雪漫天的
国家
干脆而坚定
一个从凌冰里
看过来
什么也不多说的国家
一个国家
约等于一个女孩
和她怀抱在怀抱里
还在燃烧的书

2020.08.05




《慢鱼》

很慢的一条鱼
不是一尾鱼
慢鱼
不是鳗鱼
指的是
它身体上
分泌出来的
溜滑粘液和满天
星光

2020.08.05




《中午》

他手上有
青草的气味。
青草汁。
在一段时间里
颜色
会变深。所以
他的脖领
也有青草汁的
气味。像
一辆闯进了
夏天正午阴影里
的牛车。它身上
的热气在
散开。
在空气里。
或。
逼近你皮肤
表面的
清凉。
现在。二点钟
重型单车的
支架升起。
甚至在很久之后
手动铃铛震颤
的声响
还在那段
凝固的空气里飘荡。

2020.08.06




《鹧鸪》

夜里鹧鸪的叫声
这只是个臆想
从干枯的谷底底部
传来
干枯主要是
那种泥土的颜色
干燥还黄
还有很多的枯萎的
野草它们相互
之间构成了
很多的
幽暗空间
鹧鸪或几只它们
相互看不见在
月光下
和夜的宁静

鹧鸪
轻盈毛茸茸的

2020.08.06




《什么事》

看过来

并且
停在那里
再也没有移动过
当我低着头做
一件事的
时候
我必须做一件事情
是的我抗干扰
我铁石心肠
我边回头

边离开

2020.08.06




《老母鸡》

一只老母鸡
在地上
跑来跑去
刨食
相当的很忙忙碌
相当的旷阔和
拥挤庞大
很庞大
它的羽毛很
好看
相当于整个全部一切
和宇宙

2020.08.06




《洞》

我觉得
倒上一杯
并把酒喝掉
会要
很长的
一段时间

我有大把的时间

我还坚决地和
我一起
在一起并且
一直
在一起

直到再次续满
喝掉直到
我过去


我消失掉了

我还是有
大把的
时间


一个洞
在那里从来
就不会有回声
传出


2020.08.06





《粮食保管员》

我很讨厌
谷物产生的
灰尘

不喜欢
夏天
特别是有
谷物产生灰尘
的夏天
包括
那条水泥坪
围墙边上

窄窄的
树荫

2020.08.06




《静物》

静物
因为被长久
的凝视

跨界了
具有
吞噬的力量
和反刍的力量

2020.08.06




《空位》

那不是漫长
而是延迟
如同熟
在认知里变得
寡淡
有可能是
迟钝

2020.08.07




《这个时代到处都是白痴》

每天
吃饭



漱口

洗脸的时间
有几秒钟

有几秒
清醒的时刻

2020.08.07




《灰白色的头发》

从镜框上方
看过来的眼神
。这个
动作是她

眼睛
在看你

从眼镜框
上方
大概一点的
那个地方
。你会
发现她鬓角有
灰白的头发


2020.08.07




《中午》

不是一直。
是持续。
中间。
有可能间断。
但。
还在。
你走在那里。

2020.08.07




《给三只猫喂点猫粮》

女人。
是。一个。整体性
的。东西。
那种。不可。
臆。测的部分。
。里。
有一片。
黑。森林。那样面积
的。面积很暗黑。
类似。
云朵的。阴影
。很。像热。力
源。
蓬松的。
塌软。
有。个。时候。一幢
水泥。建筑物。
爆。炸。
中心的。
2020年8月里的。
黎巴嫩的
锥型。三排。的粮仓。
(那。样。)耸立
在海湾港口
巨大。
废墟中


2020.08.08




《凝视之后》

匀称是一个带有
歧视色彩的词

2020.08.08




《约旦河以西》

约旦河以西
在什么
什么地方

显得干燥
主要是
他们穿着白色长袍
白色的头巾很长
有时候觉得
他们赤脚
走在
那里的大地上
大地上是无边的沙漠
不知道有没有但不
重要重要的是在
远处出现在
他们背后
成为他们背景
的土黄色的
房子

被狗啃过
像骸骨
还像
蓝天荒芜的遗迹

2020.08.08




《石子坡》

烟火味
通常指的是
温暖

那是条充满了
烟火味的
二层
红砖筒子楼
的走廊

它的水泥
覆成的地面上
有缺损的
痕迹

不是很多

缺损处青苔
常年青翠

外面是梧桐树

再外面
一些
三合土的
围墙

那里
有一条
很窄的巷子

落叶

雨滴落在上面
水洼的涟漪
在向中心汇集


2020.08.09




《梅雨季》

有些灰色
。灰色
刚刚好。有
足够多的
警惕

也刚刚好

不多。
沿着那版围墙
的弧线飞翔
的燕子

雨里

雨像水气。

2020.08.09




《盘中餐》

将一粒
豆子数进
嘴里

将一粒豆子
从盘子这边拨到
那边

将所有的豆子
的形状状态
都看好

2020.08.10




《滴答》

我有些慢
我的意思是说
时间
停滞在那里
我看得
更清楚了
好像
每一个节点
都在趋于完美

2020.08.10




《烂词》

满足这个词
也是带有贬义的
有时候
有时
更多的时候
更多的
地方甚至
无法
去忽略

2020.08.11




《夜霜》

晚上
当猫在叫唤
你用一块
扁扁的
石头朝它甩过去
夜晚安静极了
静寂的天光
从那里
穿
过来

2020.08.11




《是的你拥有》

你有
比痛苦
还要好一些的干净
纯的蓝色

比蓝色更好
一点的
暗黑
以及
那远处
很远

寂静
那些汹涌着波涛的

你拥有
那些已经
到达
堤岸的
留在
滩涂上的泡沫
你拥有
是的
那么漫长的人世

2020.08.11




《抵消》

每一次都很清晰。
然后模糊起来。
更多的细节出现了。
在放大镜下
越来越
巨大。
有时阴影
像玻璃。有时候声音
消失
在消音层。

2020.08.11




《空房子》

现在我努力地
在听他进来的声音

那种在暗处隐藏着的
一种在刀尖
一闪而过的光亮

当它重又回到
寂静的深处
窗子里的光线忽然
暗了下去

一个背对着门的
背部的焦虑像在流尽
最后的一滴血

它等待不拒绝
接受自己的命运

2020.08.12




《开水》

显得不够正义
像空缺
但它的边缘处有
动过的不完整
一个洞的
塌陷
还持续着执著

2020.08.12




《那一年是我调皮捣蛋的一年或好了吧》

站在那里
只是为向我
表明

的存在

像一坨黑炭
在暗下去
的天光
下面

那棵刺槐树上
白色的花还
开在香气


我的父亲他
身上那件
浅蓝色
的短袖的确良
衬衫
有夏天黄昏
的气味


2020.08.13




《不合时宜的亮光》

我有时候像
一个傻逼
多数的
时候
当我执著什么
当我从很多
当中站
出来
我的不畏惧
尖利得像
一根针
除了从中间断掉

即便从中间
断掉
我也会
毫不犹豫
插进你们的黑暗

2020.08.13




《清晨》

羊上山前
回过头

看我

远山在浓雾之中隐现

2020.08.14




《弹仓》

往弹仓

压入
一颗子弹
的时候
有一个世界
停止
一个停
止了的世界像
一段空白的
记忆

2002.08.14




《正午》

有一个很小的
什么
。看上去
可以忽略不计
。有时
能够确定它
有可能是
渡鸦
。没有比它更
明显的黑了
。那
中午的
被阳光
直射
的水泥地上
。渡鸦
移动


2020.08.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