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秀道者塔及其他

◎西厍



落日

爱看落日,不仅是因为所受的
关于落日的诗歌教育——
落日里有故人,有不可言说的大美和薄祭

落日垂怜万物,它脱下的大氅
披覆着人世,披覆着掘石港和大泖港
湍急的汇流。吃水及舷的驳船

和竣工在望的斜索之桥
所拥有的是同一颗落日的苍茫涂层
万物因与落日同在而获得

超乎功利的价值——
成为一部史诗的一部分在静默中
完成意义的交响。每个人

也都拥有自己的那颗落日,无论你
在不在与之共时的燃烧里
你都在和它一起燃烧,一起成为

自己的灰烬:有人用来喟叹
有人抱怨,有人用来完成他的颂辞或挽歌
有人,用来学习静穆,和喜悦


无题

无数葡萄在被采摘和出卖之前
无缘再被雨水洗亮一次
它们生来就被教育
必须全力以赴成就酸甜的美德
必须无私,才能拯救人们寡淡的味觉

和捉襟见肘的爱情
整座葡萄园没有一颗葡萄
觉得自己有被雨水再次洗礼
和被审美反复照耀的权利——
沉醉于自己的美而不必

从藤上下来,为了等待一滴雨水而
挂满整个八月,直到烈日灼心
慢慢腐烂、发酵,直到
在最后的酒香中实现价值嬗递
这样的想法显然悖逆了

作为一颗葡萄的全部德性
——除了少数被疏忽和遗忘的
没有一颗葡萄愿意放弃信仰——
“一颗有道德感的葡萄必待价而沽,
一颗有审美野心的葡萄必堕落。”


秀道者塔

塔成于宋宋的风度尽在塔的秀拔与玲珑。
很显然这是一座献身之塔,也是涅槃之塔。那位叫“秀”的修道者,无疑是一个殉道者——所以此塔非塔也,是秀道者焚身以火之后留下的一根骨头?
一根直指云霄的食指指骨,一根顶天立地的脊骨。
凡为塔者,多数难逃劫火。因为塔的秀拔与美,天然是平庸与丑的敌人;塔的善与崇高,天然是恶与卑劣的敌人。
幸运的是这座塔历万劫而不颓,经千年而不倒——
一座精神的物化之塔逢时而重生,成为风景,成为佘山乃至江南的一根文化之骨,终将内生于每个朝圣者平凡的生命,并举起他们的灵魂达至高贵、秀拔和玲珑。


拜谒佘山

曾经岱宗难为山?我不信,我信有诗作翅膀,一座山也可以飞;我信有一脉文章香火绵延,一座山不但可以长盛不衰,而且还会不断成长,不断长成一个城市的文化穹窿。
我信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座海拔不过百米的矮山草木葱茏,比草木更葱茏的,是山中仙。仙踪杳然犹可寻的仙人,都有葱茏的名姓:平原、清河、铁崖、继儒、允彝、完淳、大樽……
我不信教,但信这是一座圣洁的山,离上帝很近。否则为什么数十年来山上教堂的穹顶从未清扫却不染尘埃?多少城市建筑高可摩天,但要仰望星空,却没有比这座山更理想的高度和穹窿。
拜谒一座山,我并非心血来潮。我有长久的仰望和悠远的回溯需要一座山,我需要一座山来接迎尘土纷飞的肉身和混沌的灵魂——
我是多么需要一座山,不用太高,只要能给我一个吹过悠长山风的山顶,供我观象、神往、垂怜自身。
上帝就坐在山风之上,灿烂的云霓和星辰中。


陈眉公之葬东佘山

陈眉公廿九岁就焚儒衣冠,绝意仕进,隐身昆冈,后移居东佘山,葬于东佘山。
其中原因,我没耐心研究,觉得猜也猜得着几分——
据说东佘山上有野生梅花鹿、穿山甲,和不下百十余种鸟类。我觉得这是个理由。
又据说山上植物资源更是丰富到有两千余种——还用“据说”吗?一望便知不虚。我觉得这也是个理由。
一个擅长诗文书画的文人,懒得做官,麻衣芒鞋,披发山林,不就图个散淡闲逸吗?不就图个清静吗?而且山林野物出没松竹森然,是很养得起诗文书画的不是吗?
但细想其实都没什么道理——难不成小昆山就没有这些自然的灵物?或者别处更其深幽渺远的山林竟也没有?
史载眉公书风萧散秀雅;画梅多册页小幅,意态萧疏随意;山水多水墨云山,笔墨湿润松秀。非要找原因,恐怕就在这里——萧散、萧疏、松秀——艺术态度和生活态度使然。总之是随意,从小昆山到东佘山,搬个家而已嘛。
我猜眉公是这么想的:你多余猜想,小昆山和东佘山,都是我的,我爱搬哪儿哪儿,我爱葬哪儿哪儿。
我觉得这是眉公之葬东佘山唯一的理由。


月湖:一件活雕塑

人们挖走泥,就是雕;引入水,就是塑。水,是这件雕塑的主要材料。
人们把这件雕塑作品取名为“月”,她成为了一件拥有阴晴圆缺的动态雕塑,活雕塑。她也拥有四个季节。一年四时,她应时而自我塑造,并自拟副标题:春、夏、秋、冬。
事实上,她成为了一件二十四小时运行的时间雕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化,都在完善她自己。或晴或雨,或远或近,她以不同的面目示人,她有美的不同质感和层次。
她是一件能吸收任何材料成为有机组成部分的有思维和情感的雕塑。山影天光,是她的一部分。日月星辰,也是她的一部分。你来了,你也是她的一部分。
一群诗人和一个孩子来了,据说是来为她写诗。在写出一首关于她的诗篇之前,诗人们首先成为了她的一部分。据说诗人和孩子是她喜欢的材料——也许她更喜欢孩子一些?
诗人们的诗真真假假,孩子的笑声,每一分贝都天真如璞玉。
诗人们来的时候正是这个夏天的末伏,阳光热烈,一整块蓝色的天跌进湖水。一件蓝雕塑,冒着冰种玉的轻烟。
摄影师说,光线太硬。两个女诗人可不管,她们站到湖的中央,把自己镶嵌进这件蓝玉雕塑。光线一下子柔软下来。摄影师的眼神里,掠过一丝专业性疑惑和窃喜,连续按下快门。
月湖,一件平添了几分性感和诗性的雕塑。


庚子末伏谒二陆草堂

久慕昆山玉*,无缘得一*
偶从良友约,始上九峰巅*
纡郁松犹在,婉娈泉竟湮*。
清风扶两胁,遗世可成仙。

注:①昆山玉,指陆机陆云。前人以“玉出昆冈”誉二陆。②搴,采取,喻二陆遗迹得以一瞻。③九峰巅,小昆山为九峰之末,此取第九峰之意。④纡郁,婉娈,语出陆机诗“婉娈居人思,纡郁游子情”。


二陆读书台小憩,有所思

汗雨涔涔气欲衰,松荫摇曳上书台。
听棋似有闲敲子,辨履都成乱长苔。
石刻惊心双鹤杳,崖风摧木露蝉颓。
名山幸得文人捧*,可恨欹倾秃笔回*

注:①“名山幸得文人捧”,化用达夫“江山也要文人捧”句。可恨秃笔欹倾回”,传吴灭后二陆退居故里,闭门读书十载。陆机后死于“八王之乱”,被夷三族;陆云亦受牵连,入狱,终被害。欹倾”,言道路崎岖,此借指二陆身世命运之不平也。秃笔”,陆机《平复帖》用秃笔写于麻纸,中有“恐难平复”句。


寻“夕阳在山”石刻不遇

读书台上摩崖石,犹勒醉翁传世词。
猜意东坡留圣手,平添胜处引遐思*。
莽榛无觅终遗恨?山日已偏频有飔。
相惜惺惺惟四字,古风长在后人师。

注:①传读书台近旁崖壁有“夕阳在山”石刻,落款“子瞻”,疑为东坡所题。


读梅尧臣《过华亭》依韵作二绝句

1
鹤去千年无觅处,野梅结子小山隅。
草堂二陆今安在,问罢清风再问荼?

2
小山牛首碧如初*,一脉文华自此苏*。
平原退读十年烛,犹照江南遗世书*。

注:①小昆山北峰形似牛首。②“一脉文华自此苏”,苏,生也。小昆山现存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两处,乃上海历史文化发源地。③“遗世书”,指陆平原《平复帖》,亦泛指流传于今之书籍。

2020.8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