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后疫情时期的诗歌④】

◎伤水



耵聍

五十多年了
最细微的积累,都已经结石

原来世界如此噪杂
那千里外的尖叫,穿过
重重声音的阻隔
刺破了我

出世,即是被封锁的开始
逐渐最使人麻木
五十多年,我究竟漏听了
多少神谕

附在耳膜上的一切
都是过错
就如一切依附在表面
改朝换代的剧变,也无法
更替本质

2020.6.1




好多天没写诗了
但一点也
不慌张
记下我要写的题目
一首是《黍离》
一首是《恐高症颂》
这将是两首杰作
或许一落笔就惨败
多少设想的黄金,一实施就
变成一堆黄泥
为使杰作能够成为杰作
我必须学会延迟

2020.6.7




这个钟点
在阳台看到浮云
一种变淡的白
褪色的白
我呆了一下,记起下午
我从一个写字楼到
另一个
云在两幢大楼间搁着
一顶悬空的大草帽,它会
很快掉下
盖住一个我看不到的人
像失去或离开
那个被云埋着的人,现在
她褪色了
那些发生也平淡下去
即使顶着如此高远的夜空
我也不再疼痛
一些风若无其事地,在云下
吹了过来

2020.6.9宁波


教训

教训要吸取
像一块海绵,我吸入
尽可能多的水分

一跨入办公室
我身上就蒸发出水汽
类如光芒

所以,我不停说话的同时
不停地喝水
而经验沉淀下去

它是有重量的,它是固体
水退去,它也不曾显露
我只能待机而干涸

2020.6.10宁波南部商务区


黑暗落下的声音

月色落下的
腥味
星星摔下的疼
夜有雪茄的味道,那
遥远的古巴
触到了我

2020.6.10


转换

楼下没风
31楼风很大,刚洗的衣服
在阳台翩飞
好像被一群无形的女孩
套在身上跳舞
她们无视失眠的我,她们
早忘了我的深情
看出去,月亮在发霉
星辰都下沉为路灯
谁此刻在梦中跳伞,谁就会
看见白天的我
迅速转换不是一种能力
而是一种气候
那使我也发霉的节气

2020.6.13宁波




你已经太远
远得我无处安放,远得我
走不到自己

删除,什么也不存在。此刻
也理当拉黑

2020.6.13宁波


看雨

在远处交织起来
一场巨大的争吵,没有对错
而我只关心眼前
雨珠在窗玻璃上滑下去
像一个扶不住墙的人
滑到地上
我想起五年前,噢,六年了
中风出院那时
我扶不住墙……滑落的感受
是慢慢地面临
那意识到的灾难
——突然是种机遇。而缓慢的
完全预料的
却又无可避免的灾难
那种软下去的软
那种垮下去的垮
我对雨珠,有了同命运的悲悯
多么难言
只能雨珠,只能滑落

2020.6.15宁波


偶然

即使黑暗
也不能把天地完全掌握
此刻,在31楼阳台
底下的得灯光沿街铺展开去
消失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微雨,成为一种戏剧高潮之后
的尾声
想着接下去的收入
只能依靠应收款
所有应当的延续都已经截断
好在有太多的不确定
明天也难说会在应该到来的钟点
如期到来
假如一切都不可知
那就任其偶然

2020.6.21


落日

那颗伟大的
心脏
的跳动,似乎停止了

出现的是雨
流不完的泪——
没有比天空更大的悲哀

看到的也不是真相
那颗巨大的跳动
只是躲在看不到的地方

那无法揭开的
隐秘。而事实只在于
对看到的辨析和思考

2020.6.21


日记

今天周日
夏至日,父亲节
本世纪最大的日环食
雨了一天
不见日,就不见日环食
读臧棣同学寄来的
三本书
接临沂陈总电话
与苏泊尔玉环基地胡总通话
且出门受阻
叫外卖,一天吃一顿
该记的是有人在河南煮玉米
发我照片
有人在闽南首次配音朗诵
我的一首诗

2020.6.21


暗处

只有夜。夜的最暗部分,属于自己。
蛙声似在无数的街灯响起,
好像阳台上晾晒的衣服蕴含着
白昼时你的话语:识人的结构,
流程梳理,和研发任务书。
只有夜。在暗处,那被遮蔽的部分
适合我们蹲下:反省,思虑或
畅想。那是连接,是不经意的过渡,
有着片刻的喘息,并抓紧自我包扎。
当你点燃一根烟,会看见
自己在思考中默默地燃烧,
它映出你意识的形状:笔直的道路
和立椎体建筑物,或者刚脱下的衣裳,
皱褶模拟着大脑;甚至干脆是
合上的书卷,把他人的哲思或故事
关闭在你意识不及的暗处——
一切,又似与你无关。

2020.6.24


对视

微微泛着街灯的泡沫
我眼下的黑暗,静默且广漠
我意识到最大的流动是沉稳固定的
最大的变化是静止的
我便头晕腿软,——恐高又来了
假如面对汨罗江水的屈子
站在我此刻悬空的黑暗
在他晕眩的刹那,是否仍能
蹬开岸上的石矶而与波涛相拥?
本质上,我思考的是
他克服疲软和晕眩的原动力
除了愤懑和抵抗的意志,还会有
什么?赴死不仅是决绝之心
还需要蹬开缚系双腿的河岸——
这力和气,如何保持至离开之际?
使屈子的没有墓地的死亡
葬在了所有有良知的苟活者之
内心
那种压迫,死鱼圆睁的双眼一样
盯住所有生命
那种对视,触目而惊魂

晚上,十岁的子冉在三江口
望着波澜不惊的甬江水,问:我们
要不要抛几个粽子下去
正用手机拍摄对岸灯饰楼房的苏耶,答
屈原早不在这条江里……

2020.6.25




沉闷到即将破裂
这时,有风过来,河面开始舒展
整条河渴望翻一下身
穿堂风也从你的胸膛内部掠过
你却紧张起来——
雨点果然摔下来了,水面不堪重负
地面一片麻花
此刻的风扑来,卷来一阵泥粉的
浓重
此时会有一种解脱
仿佛判决终于下来,仿佛
股票终于解套
在泥粉的气味里,你愿意
那么恍惚地回到从前。乡下。盛夏的
暴雨。一个少年顶着荷叶跑过。

2020.6.26奉化溪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