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无题

◎衣米一





无题

最近不见人
因为治牙,嘴角被拉成伤口。
伤口不痊愈不见人
省去感时,伤世,化妆。



无题

事情正在进行时
手机响起陌生电话的铃声。
不方便接。也不想接。
完事后猜疑那电话
是某一位快递小哥打来的。
于是反拨过去,接听人是房产中介。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
之速度,挂断了电话。



无题

301医院入口处的测温员
拦住一个老年妇女
说没戴口罩不得入内。
妇女说早晨出门时忘戴了
能不能进医院后买一个。
测温员态度坚决,“先戴后进”是规定。
排在妇女前面的
是我和我先生
已经进了医院大门。
我先生返回去,递过妇女一个新口罩。



无题

女儿的闺蜜之一
年龄不足三十岁
貌美,出生于农村。
在一个5A级景区工作
身兼两职
销售旅游产品,和做人事杂务。
疫情后,月工资降至1600元
她的月房租是1000元。
这工作养不活她了
她告诉我女儿,递辞职报告时
让她难过的不是将要离开
这个她干了七年的单位
是她的领导连半句挽留的话
都没有对她说。



无题

昨晚得一个梦
我与另一个人共同管理一套房子。
装修时,我主张大量使用白色
白墙,白家具,白门。
另一个人瞒着我
使用了另一种颜色
一种令我很不舒服的颜色。
我愤而离职,离开
莫须有的房子,莫须有的人
莫须有的事情
在梦里,真切得如同真的一样。



无题

回市区的路上
与出租车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他说,出租车司机这一行
不能干长,最长不能超过十年
干长了,腰椎和颈椎就废了
胃和膀胱也差不多废了。
前不久本市有两个出租车司机猝死
一个三十多岁一个五十多岁
这事也是他在路上告诉我的。
他说这一行虽然苦
但比很多苦力活强
比在工地上日晒雨淋的农民工强。



无题

我带着我的小狗在小区里散步
商贩蹲在小区门口
卖咸鸭蛋。
我去买咸鸭蛋
小狗自己去旁边草地游玩。
一条体型大于我小狗双倍的黑色流浪狗
袭击了我的小狗。
它以为我的小狗和它一样没有爱
也没有监护人。
当它看到我跑向它,手里握着一把遮阳伞
就马上夹起尾巴,像一个干坏事的人
看到了一个冲向他的持枪的人。



无题

某星球某洲某国某省某市某区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被警务人员传唤。
问是否出过国,去过何国
何时同何人去干什么呆了多久。
他们训诫着,并扣押了手机
他们一边翻看着手机
一边说需交至上级部门进行监测。
手机归还日期,不确定。
整个过程,我是主角,他们也是主角。



无题

停在一个煮玉米的路边摊
女儿说要买一个煮玉米。
卖玉米的老人说
好姑娘,把奶奶这两个玉米都买去吧
女儿答应了。老人从裤兜里
摸出有些皱巴巴的二维码
我们付完两个煮玉米的钱。
回家后,女儿拿一个,我拿一个
去掉玉米的外苞叶
女儿那个是有馊味的,我这个
也是有馊味的
两个煮玉米直接进了垃圾桶。


(20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