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夜郎辞

◎陈俊



夜郎辞
1
仿佛,此刻,我无法证明自身,陷入围猎之境。
或如山中迷失的小兽,在惶惶奔走里有无限的新奇和孤独。
一封从小学课本里开出的介绍信,为我指认了拜访的急切与正当。
不再需要银子,面相,官阶。
这穷途突遇仙女般的窃喜,这误入桃花源的兴奋。
这夜郎自大之地,围障重重的高山大岭之中。
仿佛,梦境,甘心情愿自投罗网而来。

2
千年前,在夜郎,我应该是一个美男子,我无法说出我在重山之中的渺小。
我的山峦蜿蜒重叠,落日含金,我的天空湛蓝欲滴,山高岭大,河流磅礴,草野无边。
时间构画了围栏,无力逼视中原的辽阔,以山高遮目,自大。
自恋到一叶遮目,我愿逍遥其中,千年一醉,千年不醒。

3
走在夜郎的山道、石径,仰视和俯瞰,我带着寻寻觅觅的心窗勘误。
乱云飞渡,野花迷离。
不断走失自己,不断找回。
行走,多么美好的字眼,开一朵出世之花,白云无心,随风来去。
这流放之地,虎狼之窝,也
适合放下,静心,适合修行。

4
大地之上永远代我们珍藏着未知的秘笈。
打开懵懂之心,在慌乱的日子里,给我们发现神迹的光亮。
当我们与飞鸟同渡,与云朵同渡,与暮色同渡,我们落在重山之上的是一声声惊叹和对大地的感恩。草甸、河流,还有村庄。一个人站在残存的城门楼上,我不是一位大将或彝人,我的重山藏不住那十万兵马,藏不住锋芒的刀剑和峭壁。
街道上人来人往,城墙上插着一些各色的旗帜。这落日苍茫之时,我以目光之痛洒水施肥。
祭文、石刻、献祭、酬愿、做斋、禳祓,与衣食裹腹同等重要,都是生长在大地之上的秘密,生长在大地上的庄稼。

5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我不曾握一握诗仙的手,也不曾对一只面具的城堡惊恐。也许千年前睡去。
也许苏醒,忆起时光之殇的痛彻。
我不曾对流水止步,在一块石头的温热里探寻古往今年的运命。
古之夜郎,今之赫章。久居内心的图腾,掌心摩娑,粗砺,尖拨。高原之上,贵州的脊梁,峻峭的风物,峥嵘无畏,负势竞上。
日出日落之间,岁月刚毅,古朴风韵。

6
韭菜坪的韭菜花,开着含露的清香。茶马古道,复活飘逸的艰辛。垦荒者的脚步,踏出了神山圣水。
孤悬边陲,自给自足。需要怎样一颗去尽浮躁的内心,才能守住如山的静穆。
不为欲望而惑,不因世界的喧哗而改变。
战争与流放,血与火,刀剑与盐卤,一切不曾压弯大山的脊梁,一切不曾围困峡谷的蹄声。
我不是濮人、布依族、仡佬族夜郎国人的后裔,却愿自己此生徜徉夜郎乡。
(发表于2019年第1期《塞上散文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