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诗选

◎笨水



元旦时间

妻子去书房加班
我入厨房,炖骨头汤
妻子加班认错
不是真错了,而是被迫
把别人的错,认作自己的错
我在厨房,给骨头化冻
一刀一刀改成小块
隔着墙壁
我们俩,一个在跟骨头较劲
一个分身出一个自己,在跟自己争辩
我用两个小时将骨头炖成浓汤
她用同样的时间
劝服自己
在陷阱里,接过别人落下的石头
垫在自己脚下
我的汤好了
妻子也将自己变成了错误的人
这是从未经历的一天
我们依然赞美
碗底沉淀的骨头,汤面飘浮的葱花
承认人心仍是问题
也坚信
万物陈旧,时间崭新
2019-2-2


对光的怀疑

冬季晚上七点多钟
回家的路上
往西南方向看,高空有一粒亮光
它是飞机吗?飞机,应该移动
是星星吗?星星却只有一颗
是避雷针尖上的灯吗,灯应该频闪
一粒纯粹的光
因为不确定,而被我们怀疑
2019-1-7


黑夜让我们想唱歌

天黑了,街头歌手还在唱歌
他唱《大海》
我们跟着唱
是黑夜让我们想唱歌
对着黑夜中的大海
看不见的大海
丝毫谈不上壮观
大海小得像把吉他
波光纤细若琴弦
但是大海也在唱歌
2020-1-8


缺少必须

必须找到一个能与之对饮的人
世上缺少可以对饮的人
必须找到一个能与之促膝的人
世上缺少有膝盖的人
必须找到一个能与之为敌的人
世上缺少敌人
2020-1-9


一台挖掘机开上山顶

从我家窗户望出去
能看见一座山
冬天被雪覆盖
它陡然陡峭,凛冽
但是它的陡峭
不能阻止一台挖掘机
十万片雪花也不能阻挡
一台挖掘机开上山顶
在我眼中,就像
一台挖掘机开到了珠穆朗玛峰上
2020-1-9


邻居

我有一个邻居
隔着墙壁,近在咫尺
却极少见面
偶尔在电梯里碰上
彼此也不点头、不打招呼
只盯着电梯的数字看
等电梯开门
我们是陌生的邻居
但他放在楼道里的垃圾
热情地介绍了他
包裹上的快递单
让我知道了他的名字
蜡烛,让我记住了他的生日
鱼骨让我了解他的饮食
烟头和啤酒瓶
让我清楚他的嗜好
今天他扔了一包黑色塑料袋装的垃圾
不说话
好像堵住了嘴
2020-1-9


顾客

请三星下来,给它们除尘
洗脸。请到寿星时
底座脱落,坠地
神失去了底座,就走下神坛
骤然矮了一截
在福星和禄星身旁
寿星是个凡人
在我身边
它像个顾客
微笑着,看我拼接它的底座
修补它的神坛
2020-1-14


黑夜的安慰不能拒绝

我在黑夜里看见蓝天
我在白天投身迷雾
蓝天是黑夜给我的安慰
迷雾中,我想起蔚蓝色的安慰
又获得了另一种安慰
2020-1-16


站台

车来车往,残雪被压成冰块
1号线开往火车站,也开往机械厂
2号线来自红桥,也来自银川路
我们并不知道,时间从哪个方向来
站台上,上车的人,也是下车的人
有人匆忙,有人迟缓,有人
在人群中蹲下去,系紧松开的鞋带
反方向走来的人,相互避让
又撞在一起
身体有过短暂的停顿,而惯性带着
子弹般仓促的意念穿过彼此的身体
无数平凡早晨的一个,紧要时刻
连时间都倾斜,为人群加速
在计时器上摁上指纹,刷上用旧的脸
总有人迟到一步,抛弃在站台上
转过头来,看见我
另一迟到的人,一个早到的人
一面镜子照着另一面镜子
当站台再次空空荡荡,我又成了
来早了等车的人,下车最后出站的人
一个坐错车,等一辆从未经过的公交车的人
一个抬头看云的人
天空辽阔,云只有一小片
站台这么空旷,只有我一人
我是云的影子,或者云是我的影子
站台因繁复而趋于简洁,如蔚蓝色
2020-2-19


铲雪

铲掉的雪,脏了
我无法取出其中的杂质
水洗也不行
铲回去,无法恢复
它的原貌
把它们运到天上
重新落一遍也不行
重建几乎不可能
堆在一起
就是座废墟
堆出的雪人
是精心建筑的废墟
2020-1-20


花帽街某店员像

店员站在柜台内
面无表情
如身后深绿色墙壁
不说话
不招揽顾客
像餐具一样安静
盘子的脑袋
杯子的身体
汤勺的双臂
自然垂着
闪着洁净的光
我从未如此描述一个人
后来读到《毕加索的青葱岁月》
拉科鲁尼亚的菜农吆喝他的蔬菜
“我这儿有熟透的西红柿……
还有可以和圣母玛利亚的眼睛相媲美的绿黄瓜”
觉得特别美妙
2020-1-22


无从回答

杀过的动物
还会被杀吗
感染过的病毒
还会再感染吗
生过的病
还会再病吗
发过的高烧
还会再烧吗
死过的人
还会再死吗
说过的谎
还会再说吗
流过的泪
还会再流吗
一切都无从回答
而春天就要来了
一切皆有答案
2020-1-30


后来的月亮

看了几千年的月亮
总相信它缺了,又圆了
现在才知道
月亮是摘了口罩
又戴上
露着明亮的额头
2020-2-3


忏悔与祈祷

看不见的病毒,在审判我们
无处不在的病毒,在驱赶我们
仿佛要将我们赶出地球
出于仁慈,它们最后才将我们
关进人类自己建造的牢笼
全人类都在面壁
我只是其中一个
想不到一个可以减刑的方法
我只有把牢笼当作寺庙
一边忏悔,一边祈祷
请繁花原谅啊
请春风来保释啊
2020-2-4


我写的这些诗

我写的这些诗没有抗疫能力
不能装进瓶子变成药
也不能装进氧气罐,变成氧气
怕病毒感染,我的诗一写出来,就要消毒
戴口罩
憋久了,在四下无人的地方,也想摘下,大吸一口
我写的这些诗怕生病,发烧
怕双肺变成两块毛玻璃,像夜里
亮着的一扇窗户
我写的这些诗,会尽量避开另外一些诗
尽量避开诗歌密集的场所
在某个地方独处,在某条路上独行
我写的这些诗
害怕生病
害怕病了,挂不到床位
死在
辗转去往医院的路上
2020-2-5


蝙蝠说

我胆小
怕地上的野兽
我飞上天空
怕天上的鸟类
我退到黑夜
人类叫我蝙蝠
其实,我只是一片胆小的夜色
倒挂在岩洞里
一生用漫漫长夜
为自己壮胆
2020-2-5


怎样才能安葬这么多死者

用水来葬,那江水不是江水,而是万里长的痛哭
怎么忍心,把你们葬在泪水里
用火来葬,人间落雪寒如冰,为什么只有焚尸炉迸溅烈火
怎么忍心,把你们当干柴葬入冬天的炉火
用土来葬,要砍多少树,打多少棺,挖多少坑
怎么忍心,把你们葬进伤口
如果把你们合葬,尸骨成堆,看上去像一场屠杀
怎么忍心,把你们葬在刀刃上
2020-2-21


真话之死

真话死了
谎言仍活着
在冒充真话
2020-2-6


人类文明演进史

最早人用树叶
遮住私处
剥下兽皮
护住胸膛
穿上鞋子
裏紧双脚
戴上手套
包住十指
围上围巾
系住脖子
戴上口罩
堵住嘴
活到现在
我们只剩下半张脸
还要多久
我们会蒙住眼睛
还要多久
我们会熄灭额头上的星空
2020-2-17


看见

病毒上街
病毒在逛超市、商场
病毒在坐车、火车、飞机
病毒在冒雨
水珠抖在所有的屋檐下
病毒在看雪
身上披着白茫茫的羽毛
2020-2-18


两只鸟

两只鸟
我不认识
它们飞了多远
才来到这里
它们飞过了多少空山、空村、空巷、空城
才来到这里
一路上也见不了几个人
没有惊吓,没有追赶的石子和子弹
几乎忘记了人
来到这里
无所顾忌
我靠近,它们也不飞走
几乎忘了我心中曾经起伏的杀心
两只鸟
一对伴侣与冤家
只得欢地叫啊,吵啊
把我周身上下凝固的空气
叫出一个又一个
窟窿
2020-2-20


至暗之夜

从疑似,到确诊。从确诊,到轻症。从轻症
到重症,从重症
到死亡
我是下一个病人
来到死亡的入口
这至暗之夜
没有光亮
只有人体是灯盏
黑暗中摇晃着
2020-2-21



人类重启日

汽车重启了,请让尾气不要重启
机器重启了,请让噪声不要重启
买卖重启了,请让暗算不要重启
嘴巴重启了,请让谎言不要重启
爱重启了,请让恨不要重启
2020-2-22


病疫之夜

街上无人
刚入夜就像深夜
而灯都亮着
就全似失眠之火
2020-2-22


打蝉

国王累了
殿外蝉鸣猛烈
不能入睡
大太监吩咐小太监
“把它们都给我打下来”
这蝉,不过是为求偶而叫
为酷热而叫,为生活而叫
跟国王的睡眠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叫它们安静下来
为什么要让它们躺在树叶上
同国王一起入睡,一起做梦
我想这虽是电视剧中的情节
古代一定发生过
2020-2-27


投江口述

不能跳崖
悬崖太高了
登上去,怕想起美人
心生眷念
不能自刎
每把刀从铁匠铺出来
就沾了鸡血、狗血
没一把是干净的
毒药
纵然雪一样白,糖一样晶莹
终究不坦荡
服毒,就像自己
谋害自己
人间肮脏
连死都是件难事
幸好路上碰到一块石头
配得上我的怀抱
幸好有一江水,尚清澈
能饮牛,洗菜
有一口口游来游去的
棺材
2020-2-28


你在唱歌

我哭了
你在唱歌
我伤了
你在唱歌
我痛了
你在唱歌
我悲了
你在唱歌
我死了
你在唱歌
请停一停吧
不是什么时候
都需要唱歌
如果怕黑
请你哼哼
别出声
也能吓住心里的鬼
2020-2-29


口罩法摘要

我用右手起草,左手弃权
我用双脚投票通过
世界上第一部私人口罩法
摘要如下
出门必须佩戴口罩
不戴口罩,视为无证出行
口罩与身份证明共同使用
内存使用者姓名、地址、出生年月日
血样、指纹、虹膜等数据
口罩仅供本人使用
不得转借、假冒
口罩必须保持干净,不得修改
汚损
口罩佩戴必须贴合面部
上至鼻梁,下至下巴,以及左右面颊
杜绝病毒侵入
同时严禁话语泄漏
泄漏的话,一律当作病毒处理
戴上口罩后,尽量不说话或少说话
说话必须小声,不能言传的,用眼神
眼神不能传达的,用眉毛
眉毛不能传达的,用额上的抬头纹
口罩必须佩戴端正
口罩不正,视为衣衫不整
口鼻暴露,视为祼体行为
人不再有脸
口罩就是人的脸
不得以接吻为由
擅自摘下口罩
本法即日起生效
望左右手,大小腿
身体各肝,各胆,各胃
各膝盖,各脊椎单位
遵照、监督执行
2020-3-1


镜前思

站在镜前
轻易地就走到镜中
镜子突然碎了
来不及转身,跑出来
镜中的人,困在碎片里
镜子外的人
又何尝不是
一生修补裂缝
得到更多的裂缝
2020-3-5


饭瓢掉进了桔筐里

你说有人在登基,有人在下跪,露珠都长了翅膀
我说饭瓢掉进了桔筐里
你说天空好惊奇,天阴了,打雷了,下雨了
我说饭瓢掉进了桔筐里
你说蚂蚁在搬家,猴子在打架,踩在脚下的冰快化了
我说饭瓢掉进了桔筐里
2020-3-5


哀一人

众人的国
只一人在爱
众人的庙
只一人撞钟
众人的王
只一人死谏
众人的人民
只一人在忧虑
众人在说谎
只一人说真话
众人守旧
只一人在改革
一株兰草
如何将荒原重新排列
众人将脓包夸成桃花
只一人去挑破
众人酣睡
只一人在失眠
推不醒这么多睡死的人
众人皆烂醉
只一人把酒
敬给天地
众人在结党
只一人在独行
众人在求天保佑自己保佑亲人
保佑子孙
众人皆坐于井底
只一人在天外
只一人在问天
起风了,打雷了
直把天问得泪流满面
众人的路
只一人在修
众人的车
只一人在推
众人的坟
只一人在哭
众人在刀上宴乐
只一人借着雷电在黑夜独坐
众人在苟且
只一人在丧国
众人在偷生
只一人去死
众人看破了觉悟了放下了
只一人到死也不看破不觉悟不放下
放不下
就抱走一块石头
要教它游泳
潜水
石头沉落水底
人也再没上来
众人死了化作灰土
辗作泥泞
只一人死后化成清水
仍在流淌
众人皆浑浊
只一人灵魂清澈
身处浊流
一滴水也像露珠一样干净
连委屈也干净
愤怒干净
绝望也干净
众人皆魍魉
只是鬼中人
我哀一人
如哭众生
2020-3-12


外婆走了,春天的花园空空荡荡

庚子年,二月,二十四日
外婆走了
八十九岁的外婆,苍老,行动迟缓
只是这一次,走得太快了
几乎一瞬间
几乎快得接近停止
这最快的一瞬和停止的一瞬
花在开
但没有看花的外婆
这最快的一瞬和停止的一瞬
雨在落
大地泥泞
人间的路上已没有外婆
外婆躺在棺材里
五日下葬
会慢慢变成泥土
所有的泥土都是外婆
外婆的一张黑白照片
夹在我的相册里
外婆坐在木椅上
我们分列左右
外婆这么坐着
可以坐上一万年
合上相册
我就没有了外婆
2020-3-19(农历庚子年二月二十六日泪祭)


字典

翻开字典
就像探监
死刑犯关在这里
无期徒刑关在这里
放出去,又抓回来的关在这里
我们使用的,说出的
写下的,全是它们的替身
2020-4-2


拍鸟

小鸟闯进画面
拍照人一阵激动
身体颤抖如混乱的涟漪
没把鸟吓走
他拍到了鸟的头
拍到了鸟的眼
拍到鸟的嘴
鸟的羽毛,翅膀
他拍到了鸟的爪子
甚至心肝
就是没拍到完整的鸟
他甚至没拍到鸟
2050-4-3


默哀

想到人,病了
挣扎许久
眼闭了
气没了
手指吃惊
想到人死了
烧了
葬进墓穴
新土埋着一捧雪
想到雪
三分钟内
化去大半
2020-4-4


我笑与哭都不在你们中间

我笑过
却不在众笑者中笑
我哭过
也不在众哭者中哭
2020-4-10


翻滚

忘了戴口罩,干脆迎着风
让它凉丝丝吹在脸上
干脆享受
它为我吹来花的气味
狗屎的气味
这么大的风
让我的身体前倾
不能直立,也非爬行
仿佛在退化又像进化未完成
我的毛发翻滚呢
翻滚的还有我身上
野兽的气味
2020-4-14


最后时刻

人给狗套上铁链
给牛拴住鼻子
给马戴上嚼头和缰绳
给拉磨的驴一圈环形的黑夜
最后时刻
人给自己戴上口罩
看啦,戴着口罩遛狗的人啊
戴着口罩赶牛耕地的人啊
戴着口罩骑马的人啊
戴着口罩举起鞭子,鞭打驴子的人啊
没有嘴巴的配合,眼神
也跟它们一样
2020-4-23


我担心人间没有足够的绳子

很多人攥住绳子的一端,飞了起来
双脚带着身体在天上飞
他们热爱飞翔,却没有一个人
松开手中的绳子
他们都想把人间的绳子用尽
我一点也不想飞
我牵着绳子来到悬崖上
2020-4-29


疫情总结报告

抗击新冠疫情的有两种人
一群英雄和一个贾晓月
我怀着崇敬之心记住英雄
我像记住母亲一样,记住妻子一样
像记住女儿一样
记住了贾晓月
2020-4-29


网络授权

我把我的身份给他们
就像鱼,送出的十八片鱼鳞
我用我的电话去验证
也像憋得太久了
吐出的水泡
我允许他们访问
我的相册,允许
分享我的位置
我什么都允许
他们要什么
我都给
我以为
自己得到了一张网
变成了,古老的渔夫
当我支付,交易,阅读
发现那不过是我
在网中一下一下的挣扎
2020-4-30


死亡信仰

谈及死亡,我想到有人
在玻璃中诞生
想到未来,有人不死
重新生一遍已经来不及了
我必须鼓励自己,向前走
安慰自己去死
露珠一样消失在草上,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那时,我必须相信死
比生要美好
信仰物质,灰烬
信仰灰烬中的分子,分子中的原子
微小的电子在跳动
2020-4-30


拆汉字

我们来拆汉字吧
拆掉汉字的口
它们太嘈杂了
那么多口,在说话
在耳语,在议论,在争辩
掩盖了我们的歌声
我来把它们都拆了吧
拆掉这些老子用过的口
庄子用过,拆掉孔子
也用过的口
我们来拆吧,我们来把历史
也拆得鸦雀无声
我们来拆了这些口吧
拆掉言的口无言,拆掉信的口无信
我们来拆这些口吧
拆掉它们的批评,也拆掉它们的赞美
如果你们同意
我们现在,就拆吧
我们来拆了这些口
拆掉它们的真话,也拆掉它们的谎言
如果你们同意
我们都拆了吧
我们来把每一个字,都拆成哑巴
我们把哑巴的口
也拆了吧
2020-5-1


哪来的前浪后浪

五四都在说
前浪后浪
我去看
一杯水在杯里
一盆水在盆里
无前浪
也无后浪
平平整整的
天生一块嫩玻璃
2020-5-4




用一块石头砸水泥
水泥磞掉一角
再砸,它纹丝不动
我手中的石头开始碎裂
要救出困在水泥里的榆树
我需要更多的石头
我需要铁锤,钢钎
需要一种罪名
才能把它砸开
然而我不敢在丛林中
公然挥动锤子
我也是困在水泥中的人
我的挣扎,就是藏起手中这块
残缺的石头
明天再砸
2020-5-9


对着镜子,我行过一次拱手礼

对着镜子站立着拱手
镜子里的人是我的兄弟
对着镜子弯下腰拱手
镜子里的人变成我的长辈
对着镜子,拱手
腰弯得太狠,就会压迫膝盖
跪下去
整面陡峭的镜子
瞬间会变成高高在上的大人、皇帝
这种感受让我讨厌拱手
哪怕对着镜子,向自己拱一拱手
也感觉到屈辱
2020-5-9


鸟鸣

我在树下听鸟鸣
不见鸟
我以为鸟变成树叶,在叫
就像我在尘世上沦为一粒灰
也会扑进怒目者的眼眶
2020-5-18


它们挣扎时像人

挖掘机开来了
荒山并没有沸腾
没有小草通报敌情
没有小草围着石头开会
它们没有演讲,组建军队
没有小雨点似的马蹄
把山头踩乱
它们没有用香气去打造武器
没有围上去抗议
向挖掘机投掷花粉和露珠
没有小草倒地打滚
小花鞋左一只右一只
它们不像人,它们一动不动
被挖起,提到半空
倾泻而下
土石压在身上
它们挣扎时,才长出脑袋
长出来的手,跟人一样
也想抓住另外一只
2020-5-14


被冒充声明

有人在冒充我
他通过减肥,得到我的身体
为模仿我的真心,他用谎言装饰谎言
他戴着我的脸,面具
长进肉里
他用我的脸过滤他的丑陋
用我的眼眶流他的眼泪
冒充我的人,甚至学会了我的缺点
终日在世上游荡
去见我的朋友,敌人
我从末见过,不想见的人
我怕,我死了
他仍在世上生生不息
冒充我活着
我要把他找出来
叫住所有戴面具的人
我要摘掉所有人的面具
拿回我的脸
2020-5-18


铁钉

丢弃在路上的铁钉
会找机会立起来
铁钉生来如此
生来就会借更强硬的铁锤
将自己打进脆弱的木头
它对我毫无用处
我除了这副有点散架的骨骼
也没什么可钉的
我将它捡起来,只因为它大锋利了
握在手里,我不停地用手指磨着的锋口
我知道,用去全部的肉身
不能磨掉它的锋芒
也不能将它捡起
再丢掉
不知怎么处理
我只能握着它,走在路上在人群里
深怀好意,又像暗藏杀器
2020-5-21


同年同月同日

520,有人在朋友圈晒出两张亲历的现场照片
一张是贵宾专用车送红玫瑰
大捧鲜红鲜红的玫瑰,可能是九十九朵,可能是
九百九十九朵,九千九百九十九朵,九万九千九百十九朵
一张是送外卖的电瓶车倒在地上
带血的工装脱在一边
外卖小哥可能送去医院,可能在抢救,可能昏迷了
可能醒来了,可能
没有醒来
2020-5-21


人类用表情说话的信息时代,我收到一封信

好像这封信寄出来,查无此人
退回去
才找到我
好像这封信走丢了
在流浪的途中
抬起明亮又胆怯的眼睛
找到我
好像这封信回到古代
变回家书、情书、战书
找到我
好像这封信,在旷野上
因为没有别人,才找到我
好可怜的信
好可怜的旷野上的露水
2020-5-26


说给年轻人

世人还在论资排辈,比谁更老
银发结出来的桂冠
年轻人,请不要羡慕
那只代表,他们,真的老了
你若羡慕,也可以自己
用月光打制一顶,给自己
戴上,就和他们一样
2020-5-27


读《春山空》

读王单单的毛边诗集《春山空》
要用刀
因为纸页粘连,要割开
分开纸页,就会分开粘在一起的诗句
分开汉字的拥抱
握着刀,我是阅读者,又像行刑人
刀锋走偏,割到一个字
我以为它会痛,但它没喊
汉字是死的
几千年我们也没将它们用活
不会躲我的刀
也没能躲过那些大火
被人投进火里,也没能跑出来
把冲天火光留在身后
汉字是死的,不能躲过删除
一个死了的字,为什么我担心伤了它
为什么有人要去烧它
去删除它
莫非,它们还活着
莫非它们死了,让人害怕
就像人死了,让人害怕
2020-5-28


铁栅栏建议书

安装铁栅栏
请在它旁边种上灌木槐
最好是野蔷薇
给铁栅栏刷上绿漆
槐树枝会钻过栅栏披上羽毛,蔷薇开了花
就当羽毛是铁长的,就当花是铁开的
就当铁也有香气,一阵阵掏心掏肺
它们天生零乱
将它们剪一剪,就与铁保持了队形
铁栅栏藏在野蔷薇里
也不怕猛虎来嗅
让麻雀活泼
让人垂首走在浓荫里
没有人会翻越
有什么必要呢,如果里面是公园
如果里面是星辰大海,如果
里面是宫殿
我翻进去,做个江洋大盗
也只为盗取一口空气
2020-5-29


摆摊卖自己

来到摆摊点,我没什么卖的
但站在中间,我就像个出卖自己的人
我卖掉双腿,我不能走了
卖掉肝胆,我不能与你相照了
卖掉肾,我不能爱了
卖掉脊柱,我不能直立了
卖掉心,我没心了
我把自己卖得差不多时
又卖掉双手
卖掉脸皮
卖掉说真话的喉舌
卖掉包装盒般的头骨
我从下到上一点点将自己卖掉
只剩大脑,白云一样飘在空中
天上云彩满天
我买光自己为它增添一朵
2020-6-5


天生迷恋死亡的气息

草地刚刚剪过
空气中全是青草的气味
我停下来
围着草地绕行
我想咬它们
把它们吃掉,占为己有
这是草被剪断的味道
这死亡的气息
我们天生就迷恋
倘若换作人
便是血的味道
我见过
草也像我一样徘徊
不肯离去
2020-6-9


超级微距镜头中的小花

它吃不下一条小径
仅能为花园贡献细微的繁华
它太小了
我用相机超级微距
它的花、叶才出现在画面上
我不知道它叫什么,这不要紧
多少高大的乔木,我也不知如何称呼
俯察与仰观
对我来说,不过是低头与抬头
让我吃惊的是,它的小
把花丛上的一只蚂蚁,变成了一头凶猛的巨兽
2020-6-11


灯光

窗户透出的灯光
橘黄色的
仿佛没什么不同
只有一盏
在城管离去后,来到路口
挂在深夜的烧烤摊上
2020-6-16


我想碰上几个开花的人

我从花园出来
希望碰上几个开花的人
然而与我擦肩而过的
个个绣口锦心
说得一口花言巧语
不开花
却似谎言一样芬芳
一个个刚从香水里
捞出来
2020-6-17


鸣叫术

有人天生沉默
好像多长了一张嘴
有人封了嘴
嘴巴荒废
有人嘴巴只是微微张着
像是语言的过滤器
把不当的过掉
把真诚的也过掉
在微信朋友圈,说话的人
越来越少
像巨大的林子,无数的鸟
蹲在树上,压弯枝头
没几个叫声
能叫的,一定是天真的鸟
濒危的鸟
因为身体受到保护
被默认口若悬河
能叫的,一定是不关心天空
只谈论羽毛和浆果的鸟
当然聪明的鸟,喉咙
能模仿猎人的脚步
能把其它鸟吓得抱紧树枝羽毛乱飞
当然,猎人也混在鸟群里
躲在树叶后叫
叫得比哪一只鸟
都婉转,动听
在朋友圈,我也是一只鸟
天真又聪明,叫一声又看一眼周围
我的叫声短促
若话语一出嘴巴就零乱
若鸣啭冲出喉咙就消散
好像叫了,又仿佛没叫
这是一门高难的技术
我学会了
很多人早已学会
2020-6-18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