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庚子行草图》(组诗30首)

◎张选虹



《罗汉》

坐定在草地上
有500颗朝露吸纳了我
成为了我
像500个闪烁的罗汉


《失眠记》

常常半夜失眠
我一直有
将明月切成土豆片的冲动
一直想
捞出大海的心脏


《寂石》

寂石上一只白鹭退出哲学
专心等一条飞鱼
我专心听江声,偶尔听云
候一匹虚无的大象
江上有一万个琴键需要我弹奏
需要我修复
江心迷离的词与句子比鱼滑
水鸟如梭织蜀锦
一条江模仿神的手指在天空转折


《颈动脉》

无论你如何静止
它都是动的,穿梭的,充盈的
一如彗星垂立
无论你怎样柔软
它都会硬化,逼窄,喷射
即使你比天空缄默
它也会在你全身的黑暗种满森林
擒拿时间的秘密根茎


《西岭雪》

在手机中人们争相传递的雪
这今晨复活的千世白鸟
某女睹见了成都遥远的白绫
某男窥听了天际白蛇的碧玉之心
被雷电充盈的阳光
照彻混浊的盆地,把每张眺望的脸
都点亮,大家都以西山为镜
这被蜀人世世代代修剪过的高山
今天在百万个手机里低鸣


《罪己书》

我曾无数次洞穿天空
我有罪
天宇中一定有一座光的监狱
关押我的现罪和原罪
大梦中我曾在月亮上建了一座坟墓
破坏了人类共同的明镜,我有罪
我一直致力于永生和不朽
做悟空但想吃唐僧肉,我有罪
一定有一座关我的密不透蜘蛛的监狱
在我踩死的无数只蚂蚁的体内


《朝露》

街道上百变洪峰留下的
每一吨狂乱淤泥都曾刮过
十万吨洪水
而百万吨晨光滤过古镇
仅留下一克朝露


《猫的落日》

落日浩大
屋檐下,我用一只猫的眼睛
看它缓缓西沉
一点点落进猫的心脏
放任奔流窃取云的黄金
我用白猫的爪钩落日的线和针
划破落日的脸
用猫的呜咽挽救流霞
绝望中转过我那猫头猫身


《蟑螂》

从泥盆纪驶来的微型坦克
打败了恐龙,击退时间与黑暗
进入过琥珀,活成了人精
人们如此讨厌,却给它们美名:
香娘子、黄婆娘、偷油婆、灶妈子、小强
即使被斩首也要活上一周
就像诗歌中有毒的蟑螂日久横行
昼伏夜出,讨厌阳光,食腐,冷血
钻所有的缝隙和洞


《病房》

呼吸内科的两列病房呈人字形
交叉处是护士站
白灯光的核酸昼夜照彻病房
窗玻璃在呼吸,床头灯在换气
母亲的呼吸推进如屈辱的大提琴
夜深了,值班护士在打盹
只有她的呼吸无声无息
长长的走廊如咽喉向黑暗生长


《痛拷》

更深神经白,肉体比夜重
痛在身体里考古
拷问时间之钝,之盐
痛的色彩与和弦抵不过痛的鼓
时钟嘀嗒如蚁
脉管与心跳相互推诿
窗外,疼痛的万家灯火
持续针灸肥夜,三分月放纵慢刀


《子夜见》

子夜帝国退凉退喧哗
明月看遍群山
瞥见江河与空心的高速公路
巡视安的乡村和静的城市
以及不眠的灯火
明月也擦亮医院
擦燃它紧扶窗沿眺望的人


《鲤鱼》

鲤鱼跃出池塘
它重重下砸的密浪与飞升的波纹
叠在一起,媾和在一起
像爱的正反面
这鱼是今天天空看到的唯一裸体


《淤泥记》

黄昏天空开始瓷化
几朵薄云像过时的芯片不被取用
东山升起宋代的轻雾
暴雨急洗后竹笋争相婷婷出阁
山鸟在减速,它们的泥泞浅
穿林之溪与炊烟在加速
我也在加速下山
洪峰肆虐后成都平原遍布市镇的
红色淤泥已停止了轰鸣


《锁孔》

每日捕捉锁孔里的鸟鸣
每日在墙里找琴
蜂、蜘蛛、四脚蛇,都曾是
那把通天的钥匙


《三文鱼》

大洋深处韬光养晦
养最冷的血,生最暗的光
但在人世被虹鳟冒名
今天,冰海之皇长出了
新冠预警的肺
被切片的海,再也不能向地心洄游
此刻,谁恐惧谁的心
就浓缩为一根惊慌逃窜的鱼刺


《旗》

小学校孩子们戴着口罩阅读
新冠已不新
红旗一整天卷在旗杆上像缩紧的肺
拒绝被太阳点燃
到黄昏旗子才露出松鼠的旧尾


《梦中诗》

江山三千里
我在路上找一粒米
星空亿万畦
我在中间找手指


《落日》

煌煌落日给人民医院镀金身
天边晚霞自证核酸清白
透明点滴不腐
护士抽走的饿血像几束过期晚霞
呼吸内科的咳嗽你响我应
但都像灰下去的停云隐藏了肺



《茶饮》

你日日饮进的涟漪与浮光
在五胀六腑上升,又从鼻翼溢出
你黄昏吞吐的薄刃与阴影
在血管里下沉,又从双瞳轮回
你细嚼大地一叶,也独饮天空一雨
饮古饮今,隐生隐死
你那深喉急坠且无助的咕咕漩涡
有时奔腾溪涧,有时倾泻水银


《踏溪》

东风吹过来天空的青
百草闻风生蝴蝶
众树的幽灵不问世事
阳光直射或斜穿都不能
让它们显形
每一滴溪水都奔腾着一座山
我踏溪而歌
喉咙里尽是鱼鳞之词


《小的》

我只拍摄小的东西
拍清晨一滴跃起的露珠和闪光
拍蛙眼,拍藏在瞳孔中的雨
拍一粒沙,一束酒,一则鱼纹
以及蜜蜂的慌张投影
拍光斑、锁孔、鳞甲、麦芒
拍刀锋和它枯萎的血
我还在漆黑中拍那颗亮起来的星
我一直活在小的深渊里


《雨蝶》

三日暴雨也不能熄灭天下的蝴蝶
它挣脱洪水与疾风
扇动我的飘窗与墨额,警戒我
紫白相间的蝶,无解的密码
洪灾中夺眶而出的仅有的一对耳朵
今天第一个燃烧的词
平息我的慌张,止住衰老
在现在与古代徘徊,镂空失重的光线
暴雨下了400毫米又99毫米
但天空并没有减薄一分



《雉鸡》

山麓阳光的枝条持续拂尘
人民像白云般古老
木窗前我用祖先的目光眺望
呼吸着他们的风
对群山和平原我始终有满满善意
我猛然听到野鸡熟悉的抖音
它一声声呼唤空山
摇曳的翠竹一节节回应


《时间》

我写下的时间总是错的,偏离的
是方的,圆的,三角形的
当我写下第6秒,它早已过了第9秒
当我写下白,它已抵达了黑
我写下零点,但时间从无起点
错写盲人与亡人的时间,植物的时间
错写重叠的平行的时间,外太空的时间
因此我提前写下未知的时间
把时间狠狠盖上红指印
从此我不再错过这营养不良的时间  

  
《蜜桃的心》

擦过额头的大黄蜂走火
跳动蜜桃的心脏
你在山顶祈祷,蜂窝般
层层叠叠的心
无法堵住白云的万千漏洞
溪涧奔腾而下
像治愈大山的一剂疫苗


《过味江》

一只黑蜻蜓顺味江而下
找寻一只白蜻蜓
我逆江而上捕捉另一个我
一条鱼在寻觅江的缝隙
而它本身就是缝隙
山鸟和鸣蝉填补我的沙漏
光与水雾在石桥共同锤打银勺
每朵波浪都在复活死者的抬头纹
坐下来,我把双脚伸进江中丈量
眼里重又聚起风暴



《大象》

大象死于干旱与重
某人的航拍中它像外星人倾覆
更像一堆散架的生铁
其超声波已不能抵达苍穹
劫夺的狮子与秃鹫不知所踪
现在它融进草原的孤和寂
白牙无力像大地新长出的两枚弯月
沉重的腿再也不能制造雷霆
其闪电从未被人类看到
但落日依然送给它着火的黄金


《暴雨之诗》

大雨鸟藏
橙色预警升级为红色
洪水在微信中肆虐和惊呼
高楼一些人装睡
另一些在手机上抗洪
条条暴雨像垂下的小蛇
汇成一条条红蟒走心走肺
皮肤似天空般幽暗
对不起,我正写下溃堤之诗
而不是疏导之诗


《半寐诗》

半寐的诗
但不是走音走调的天空
假寐的人生
但不是脱镜脱稿的大地
装睡的光阴
西不就,东不成

     2020.6.1—2020.8.20
           龙泉山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