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永永远远

◎陌





回去


傍晚给红石牛栏里的水牛
加稻草料
走向雪花下的稻草垛
要穿过田垄
布鞋有点滑脚
鞋底薄雪咯吱作响
稻茬仍寂寂剩在一块一块的田里
还没有被雪覆盖
走到田垄那边
山下平地上
从稻草垛里抽出来几把干稻草
我的爷爷隔着田垄喊我
让我赶紧抱稻草回去
小雪在我们之间静静地下着





有一天是孤独的


我是哭脸,你们是笑脸
你们迎我呱呱坠地
我是哭脸,你们是笑脸
我为你们一一送行
只有梦里,我们一直一直
在一起,一切的哭和笑
没有打搅我们
也没有分开我们





永永远远


一个死人被活人遗忘了
墓石倒在泥土上
乡下山里的草在初夏长得特别快
灌木的白花像疯了一样开
有时下面会有悉悉索索
爬蛇的声音
空气里也会有断断续续的鸟叫
一直在山野回荡
那是一只孤单的四声杜鹃





家门


老屋木门的枢会在枢槽里
吱嘎作响,枢槽里有
枢在开关时候绕着旋转的痕迹
木门上有长满了密毛的黑暗木蜂
蛀过的孔洞
我总是通过孔洞去窥看外面
很小很小的时候
他们把我关在家里
出去劳作
我在黑暗中哭着等待他们回来





乡下人家


阁楼,一般都用来
囤东西,有稻谷,棺木
以及其他杂物
需要一架木梯爬上去
阁楼有个很小的窗口,引进光线
于是有人在他家的檐下搭起来鸽棚
通过小窗口从阁楼上
往鸽棚里面喂鸽食
鸽子每天叽叽咕咕在屋檐下叫着
只有夜晚那里是安静的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夜晚


很久很久以前的
一个夜晚
我和爷爷躺在床上
听到火车的叫声
那是从隔壁镇路过的火车
远在十几里外
我们听到了火车走在铁轨上的
哐当哐当的声音
以及呜呜呜的叫声
那一个夜晚安静极了
只有火车的声音
又细又远地从黑暗中传来





奴役学


我觉得世上
少了一门奴役学
用来教会世人什么是奴役
如何抵制奴役
仅仅对自由有一些认知
是远远不够的
我常常困在了一个喝醉的梦
和硬币叮当作响中间
生活是
悲伤的往事
有时我把它们
写在诗的片段里





检查


一个人骑电动车
回家
小街又小又长,且没有人
上了主街,前面堵车
深夜的制服反光
警示,紧张的时间到来
几个人在远处
设置路障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