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消失是展开的语言

◎陌





消失是展开的语言


去无人之屿
看弯曲的海
看白云的戒令
听树顶乱响
听海鱼的寂静
有的人在船上
有的人在船出发的地方
船向前航行
看不见了
他们全体集合
躲起来了
去无人之屿
消失是早已展开的语言
没有一张要哭的脸
从空中垂落




用掉血的力气去哭



掉血的力气去哭
用掉
血的力气去哭
哭肉的恐怖
肉里的每张脸都往下掉
未来下降
空气开着抢救室
往下掉
往下掉
往下掉
鞋掌大的深渊
边界上
落有儿时的泪印




我不知道怎样爱你


哭似一把锯子
在空气上锯着
所有灰尘被震动
从阳光上倾斜
许许多多的时刻
阳光干干净净
思想被晒得发干
骨头被晒得发白
就连哭声也被晒得发飘
仿佛时间上悬挂的旗




夜晚


人不能在海里生活
不能在海底中央
放一张床
抱着八爪鱼睡
不能喷着打鼾的气泡
不能在海岩上面
一飘一飘地四处梦游
人不是深海动物
也没有深海一般结实的智慧
人躺在木制床上
暴露在空气中
空气一般虚弱的智慧
藏着人
黑暗的胆量
和灰白色的危险







不要过分相信运气
剪红喜字和剪白寿字的人
是同一个




自己的语言


到处是尖锐的生活
绝望时
用牙齿一个一个地哭
年龄的痛苦
从喉咙里出来
大过了
世上最大的舌头




空间感


我们的青春
是我们头顶的立体声
记录并放大着
时间的层次
这秋天广播的寂静
声音的刻度——分贝
是一只只虱子
趴在脑袋的小小黑洞边沿
看这世界出来没有




生活是看不见的一面旗帜


他们聚会,喝酒,呕吐
渐渐都不清醒
他们好难过
爬楼梯,每个人相互扶着爬楼梯
他们爬到楼梯上面
这时候,没有
比一群人站在天台上
更寂寞的事情
像一群光秃秃生锈的旗杆




南方,一年中的半年


城里人喜欢养花
乡下人插篱笆
把破渔网拉伸着围起来
三月的风吹在田畦间
透明的塑料棚上
五月的雨
从傍晚车辆的反光镜中下过
远远的马路都要被烧融了
没有一个七月的消息
最后到九月了
虫匿鸟散
钓鱼的人看着水面的波浪
纹丝不动
我喜欢在火车上发呆
赶往三十岁




迷梦


黑白电视,回忆
隆隆响着
频道上落满了时间
拧扭,时刻跳跃
一个痛苦的剧情
最强的兵
开火
在一片雪花中




一辈子


我曾经晃荡在大街上
眼睛找着爱
鼻子嗅到精囊:一月五日
是我刚刚结婚的妻子
但我们
仍是学生
一直在学会生活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