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研 ⊙ 罔圜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郭小川与戴望舒比较研究

◎张研




郭小川与戴望舒比较研究


天涯倦容,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苏轼


之一

直观芍药的露,这句里有凌霄的醋,故人和诗幼化古风——
如果你纵身,我当你在逃避鲸吞,如果你俯身,我当你在拜谒地神
可你就此躺下,并且搂着一颗窦性的宇宙,把袖口挽成伤口,振臂还是求救?
一千人推翻潮汐舍船登岸,一人功成而返。一千人呼唤虚无,言谈充当赌注
谚语债清如许,山林埋葬史诗的断章。恐惧是死亡的最后一课,过去和未来环抱成炉
依偎在鹿边的星云,山川的耗散结构,在街头坠落,落在夕阳下,旧人旁的口袋公园中

市中心蹙眉,百汇有杆旗,广场是每个方案的高潮,胡同系着无数个结局
听见人们说,谈我辈倒不如合上被子,梦中自由比自由本身更有劲儿,加两个麻烦就完美
催道德,催他快出来,否则道路以目给它刺青,然后时间溜出来朝身后打响指,稀稀拉拉
就流出一地时间,基数大了,序数就招架不住,人们摇着头去看,汉字的肉身就打了圈地躲
你就混进混沌享福,我还记得你第一次笑是哭,后来又用哭的形式娶了媳妇。这种场面让你攀升
像平原上的猫鼬,直着背听人们讲直立是何种文明,我的日记记了,还是你,擦了擦汗,啐了口抱歉

如果从今世归来,我想就送你一个导流湖吧,为了便于携带,应该种满的梭罗我都给你换成卢梭
还有个遗产歌没唱,去打听节奏时你绊了一跤,一个停顿顶着额叶般的玫瑰站在庭前,在绣一只
绣花鞋。另一只仿造超新星的透视,照耀遗迹上路去远方祭祖,简帛就在人群的急躁中退下阵来
战争还有个后门,门后还有个歌姬在指点词牌,是双双燕给你战斧,是菩萨蛮把你从胜利中解救出来

这次你满意了吧,你终于藏好了,连身体都捐给了影子,连故事都当给了占卜,你自己都找不到
自己啦。纵然邮编以土为名,姓名的灰烬还让你痒,户籍的伤还让你想家,何妨?想要降落就先长出翅膀
不徐不急,不取不予,不张不翕,是你么,在半沉的新大陆上证明直线就是圆,半圆是直线的冬眠
而梦站起来,咬着砂砾般的词,又吐出一个漫长的咳嗽,晨光在它面前羞涩如人,尴尬的是梦还不敢转身 

之二

是批判还是消极让你更深刻?如果你回答,你就不深刻了,而像个蝮蛇
扭动藕节,在苜蓿里算田鼠的通胀。你从颓败中学习肯定,又在辩证中揣摩空洞
现在,你看你胸腔的草籽已长成萨伏伊*神殿,廊道也成了避世的桥,桥在日光的脚底
架起自己的湾流,旋流,流出承诺,那些对偶般的相遇穿过邻人的富有和青涩。鼓满风
的墙裙围着神秘的祖父,被谎言围着的他把手术当做后手屏风马,他的怀恋正路过空无一人的街头

像天台上的界河,你对未来不抱幻想,你知道水与天的界限就是水泥墙
在腥雨过后你喜欢把玩爱泥,把欢喜和尘世搅拌成遗忘,尺度大得像襟底的毛球
吹着风就粗糙起来,连射的闪电挠着你对爱不够成熟的瘾,寓言般把你收编,你说
这像是现实败给比喻,双声输给连绵,是构词法给你活下去的自主权,当镜头托出启明星
你就呆看着美和不美在现实中相互佐证,然后你体会着,是常识就有牙齿,不会咬的不叫石头

你感到视觉就是地平线,你把这个原始教义发展成一整片冲击性平原
你在三角洲上脱鞋、放歌、自缢,你知道你的消解以致飘逝将换来一个夏天的谎言
是哪一个夏天?是你走后还是到来之前?你曾把姿势当成优雅本身,把鞠躬当做悼念
这是一个难题,不是另一个,解释就像摸索着兜里的线头,你从精神中掏空自我,你掏出一张脸

一整张脸,是人类文明的假面,你就藏在信封里偷看,骨骼的蜿蜒长成一座假山
操控着山洞里的光,你低着头,你说柏拉图是我们时代的症候,最初的遗传在发炎
屋檐下的全球化将盟约赠送给你的后人,你是否收获思想,并在思想外与思想本身纠缠成麻
收起信笺,折叠时间,搓了搓手,你又一个箭步射向不具名的云朵中去,暴风雨却退回眼眶里
在风中喋喋不休地打转。童年掉落在田野里的一根针,一根离乡的针,像懊悔刺进无法挽回的成长

之三

你转过头来,像转过“千山鸟飞绝”的俯瞰,像亡灵围着坟头绕圈
你转过头来,比语言更慢的,你先消失在笑中,在酒窝里你说出了笑话的后半截
可笑就是可以忘掉,就是在笑中忘记笑脸,就是可资慎独的自渎,笑话就是可资假笑
米元章就是可资倾泻,李长吉就是可资滑翔,在起飞的瞬间恍然,看天竟向雨垂下了头

你借道草木灰,承修月读术,你在星丛上修业,你的孤帆张满,足以载你在环廊里戏耍
每一个明天。假想敌和假想友都是袖里的风,你的半个笑话顺势飘向花径深处。在禅房青灯里
躺下来,为昔日的迷打起了鼾。反悲秋垄断法在纸间找笔,王者的抑郁症初犯,夕阳扮演着日常
月蚀,还有风波在日落时节等雪凉,穿梭在林场的猎犬仿佛年轮装订线,追着目光缝合木匠的锯痕

尘封的故事,金箔延展在时间的锈迹上,每条退路都是停下来张望的狼形探照灯
你怀念领军疆场,怀念三斩不死的旧部,那是市井中的碧空远影,那里有一个钢结构的弃儿
在遁水,在仗剑寻鞘,在寻澄明的老派无政府主义,退缩客在等,恐慌者在野望,半幅渐开线
在牵扯着人生的此消彼长,在晃神的间歇,树下的棕熊已消失在雾中,那里遥远,还有一声脆响

你是否也在等,像另一只棕熊,在等笑话的前半段?松脆的毁灭感,或是漩涡般的荒诞
哪一个擅长车工,在齿轮间拧动你的乌托邦,你要继续等,忍受晴空,新茶和芳草的美意
忍受立场、方向和权力的毒,把斗拱的装甲从利维坦上卸下,再为退化装上义肢,你看你笑了
宛如投入未生之前,后知受孕是焙茗,是奶泡舔破身旁的奶泡,你要让你的烟花不落,唯有自嘲

之四

时间已进入商品较量的下半场,加减法在减肥,催熟的沧桑浑身发烫
是檐兽的热度,是岩浆岩,是纹饰的古刹比喻着飘扬的花衣裳在工厂里吟唱
足够看清么?现在,你变换了禅法,消弭了阵仗,尘俗也随你而至,在汹涌的西窗前
藏之名山。湘君何尝不想,酒神何尝不回答,大道尤简,是封底修剪着自己的闲谈

你还会记起我们么,作为人群的子集,你还记得是如何在流浪前穿上鞋的么?
你的话语里的口误,计划里的负数,叹息中的暗影。你的女儿呢,还有她的松鼠伞
在你走之前山林里跳跃的松蘑,你兜里百无一用的钥匙呢?在第几次见到渭水后
你背诵起《国策》?你的泪在面前如夜莺滑落,如锦鲤咬着浪,浸湿了他乡的药方

乔叟痛饮后你才安心了,并不是因为穹顶无边,你说多数的诗都是梦的导言
只有几首是梦的自谦。正如夜是怀乡的托辞,而驻足是旅人的换韵,是换个方向闭幕
这次就到这里了么?结束是在回应难以抹杀的开头么?在自裁的迷宫里,唯有秋水方向逍遥
锁上胸襟,霎时地球像每个人手里的纸团,抛物线是斗转星移,货币交换是谨言的核聚变

你有决心勾连寒暄,也有耐心以物易眠,你退货的虎符在近代史里野凫
你为陈酒堆积冥思,为喧嚣派遣谓语,你为须臾的崇高搭起云梯,你用虚度面对浮生
你为每个人开一次门,延续每个旅人的行程,你对镜中的每个自己说只有琥珀才是完美的居所
你为瓦上霜贬谪为糖,你的甜晃漾着来世的碎梦,拾起一片就会皂化成家,给你一片后山的霞
你能记得最后一句的花么,和开始时一样,断肠处折腰,你一夕挥别了远方,成功般的失败已纷纷扬扬


*此处“萨伏伊”来自萨伏伊别墅(The Villa Savoye)。

(获第十届光华诗歌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