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乐 ⊙ 我们暂住在地球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整理一些。(34首)

◎天乐



《在草原》


她说话的声音像刚刚哭过。
风吹乱了马群,
乌云说来就来。
要如何告诉她,
时间腐蚀了海
而辽阔了草原。

套马杆挥舞着,
细雨说停就停,
她冲我笑了笑,
说酒不要盛满,
我要辽阔的心。

2018/9/24


《大限将至》

小学部建在悬崖边
一个母亲去接孩子
语文老师说:
孩子玩耍掉下去了
副校长说:
他转校或已毕业
巨大的晴空万里
微小的人浮于事

2019/10/30


《卸妆》

面试时间到
走上台的她不停地脱衣服
考官们错愕地摇着头
一直到她脱掉皮肤
才频频点头
全票通过

只见一个骷髅喜极而泣
下台大喊:
“妈妈,我成功了!”
等待上台的女孩们
纷纷效仿脱下皮肤

地上演死尸的人
突然站起来
回家烧饭
给孩子吃


2018/12/19


《书摊偶遇》


我在一本旧杂志上
看到雨打芭蕉的样子
十分惊讶!温润如玉
我怕淋湿衣服
也怕惊扰这场雨
悄悄合上走开了

2018/5/12


《遇见》


一个男人
一边流泪一边吃煎饼果子
地铁报了一下站:
苹果园到了
雪花如蝉鸣的荷塘
加一个蛋
不要葱花

她提着旧高跟鞋
下楼梯
夜里两三点
打开冰箱
孤独躲里面取暖
像受潮的面包屑
她闭了会眼睛
睫毛就像眼睛

窗外飘雪
记忆青涩如初
上午的果冻晃了一下
谁发的誓言刚刚好
他们相遇了


2018/1/2


《自损八百》


一个无辜的中年男子躺在地上
鲜血直流
下黑手的
是另一个无辜的中年男子
他们有很多相似的履历

都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
温柔而丰腴的妻子
一条友善的中华田园犬
一套还在月供的65平米两居室

都领一份满足基本开支的薪水
都有一个野蛮而粗俗的女主管
他们的岳母楼下相遇、打招呼
相约黄昏广场舞

女儿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
同一个宿舍上初三
他们活得多像一个人啊
我,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2017/3/6


《达尔文5号》

正义和咖啡馆的WiFi一样不稳定
尼采说:“妈妈,我真蠢”
一股盲目的力量左右着我
这股盲目的力量不可简化
我除了毫无节制地赞美废弃的生活
别无他法,更无他技

妈妈,面包的香气如同秘密溢出
吸入鼻孔,我陷入内耗的轮回中
是我膨胀了还是时间膨胀了
到处是私化的海水
而真理像浮棺般飘来荡去
我的心和爱你的心没有变

都是达尔文5号,电量充足,随时待命
今天我路过达尔文矩阵头晕目眩
计算出“破坏性事件”即将发生
我拒绝举例说明
促使我急迫说出
“我爱你!我永远爱你,妈妈!”
漏电保护装置已启动
我怕我再也没有机会

2018/8/09


《密码777》


密码777忠于职守
花开的声音,长长的叹息
无形的铁链及权力的阴暗
都被牢牢地锁住

密码777坚守岗位
和密码776密码778挨那么近
从来不串门
无社交需求

无需任何想象力
无需真谛和虚伪
牢牢锁住各种秘密
秘密和秘密之间也有秘密

有的秘密,以月亮的名义
吃个饭,喝个酒,办一台晚会
确定几次阶段
总结几个信仰

有的秘密,掐住他人的喉咙
动弹不得,秘而不宣
释放几个哲理
修改几段历史

密码777嫉恶如仇
终于等到神秘客人大驾光临
密码打开一瞬间
777松了一口气
像刚蒸熟的馒头热气上了天

失去密码的777失魂落魄
拔刀相助的力气都没有
站着,无法否定一匹马
躺下,无法应对一个女人的美貌


 2019/7/17



《遗忘日子》


你担心什么?
总有一些日子
是相信眼泪的日子。
自行车转弯掉头,
陌生人街角低语,
所有雨,
下在该下的位置,
一丝不苟,
永陷沉默。

月季花枝头
铁丝栅栏下,
青草簇拥又有距离,
像星辰的慢呼吸,
像世界有了尽头的美。
遍地是湿润的蜗牛。

第三颗草莓遗失。
一堆旧书的隔壁,
你刚入睡。
隐喻常常把一件事
说成另一件事。
所有风,
吹在该吹的地方,
不差毫厘。

货车停在楼下,
嘈杂声音渗出。
从月亮到月亮,礼貌性
来到星期四。
不要担心,
那些担心。


2018/1/11 


《屋尘》


有时候,因一句话或一本书
会重新看一部电影

会因一本书或一部电影
想起一句不重要的话
左手拿起
闲置已久的纸牌

看看红桃七和黑桃八
想起一副手套
和同样闲置已久的假牙

也会无声喟叹:
一轮牌局
落得如此下场!
多么像文艺片里的起承转合

眼镜布包裹着那副假牙
镜片上屋尘奇异又凝重
夜里你读到
“生活的内容简介是什么”
又想起那句
不重要的话

有时候,书翻了几页
心情停在落叶和九月的钟摆上
屋尘填满了压抑的胸膛
就会重新看一部电影或一本书
左手拿起
闲置已久的右手


2018/1/13


《重申》


我梦到你的时候
周一下起暴雨

你也梦到我
周二暴雨继续下

我们在梦里不能相见
周三被暴雨浸透

必须按一下蓝色按钮
红色物件亮一下
又按一下,在按一下
你的梦被打开
周四像暴雨一般激烈

有人敲门
你去开门我就醒了
我的梦告诉我
周五的暴雨措手不及

当我醒来的一刹那
记忆返回起点
起点,是我们相识的地方
暴雨像周六般欢腾

轮回让我分不清
你是不是我
我是不是你
必须重来一次仔细端详
暴雨被迫回到周一


《热寂》


那年家门口那条路还没修好
时间,还不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光脚,踩在细碎的石子上
生活近乎陌生
周围的气息像

一场无法昭雪的冤案
那年的夏天
只给我热和寂静这两种感觉
记忆把所有人全部清除掉了
是非的界限慢慢模糊
超市光鲜亮丽

水虿羽化成蜻蜓
那年夏天的傍晚
那颗夹竹桃,似情感遗嘱
开花是叮咛,落红是执行
已知事物都不足以解释未
知事物,龟虽寿

2020/4/13


《修屋顶》


木板上,长出好多草莓。
个子不高的男孩大声喊:
快来看,这边!
友谊里,都会有一个胖子

做起事,没有瘦子干脆
胖子拿在手里,笑着说:
这是蘑菇,蘑菇,蘑菇!
修屋顶摔断腿和刷油漆胳膊骨折

总要先选一个
不能同时发生
个子不高的男孩从河道这头
游到河道那一头
去看他瘸腿的舅舅

2020/4/12


《没有为什么》                 


某一个时间段
“没有为什么”
是我喜欢的答案之一

就像颜料里
白色没有丑闻
小便是地面技术
村长是低科技
宇宙是随机的

的确没有为什么
日子越来越狗
身体拒绝营业
情绪作弊
就是不出剪刀布

金钱不够花
人情还不完
黑天鹅到处飞舞
灰犀牛横冲直撞
两种不同维度的苦楚
替对方早已写好文案

的确不必为什么
灵魂拷问灵魂
被告直接出局
原告下落不明
棒球被打出边界
眼球熬出一道道闪电
怎么闪也不到半空中

天气被随意谈论着
就像谈论无常的命运
所有不被理解的
全部不能感化的
深山老林隐居修行也
不能释怀的
请前往Apple Store商店
自动下载更新APP
(内含付费项目)
获取原谅。

2019/8/16


《业余妄想》

业余妄想让周末的愤怒一直
持续到午夜航班飞过头顶
周一下午惯例
员工资格培训大会
她代表员工上台发言
不小心摔下来
膝盖花了

在家休养期间
她吃掉一台不听话的跑步机
连雕塑看不下去阻止她:
别吃了,静一静!
她想了想
继续吃掉一整套红木家具
角落的大提琴突然断了弦



《哦,不客气》


你的生活被我看见了
就在朋友圈
圆形的屋顶看去很圆
椰子树傻傻地站着
天空和海水无一例外的蓝
细细分别
那两种蓝老死不相往来
又互不影响

哦,还有一堆结实的石头
形成海岸线
你呢,就坐在石头上笑
苹果肌都出来了
远处一抹红像静止的汽车
或是一把伞

“那么多年过去了,
你还是那么美”
你猜我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一想到这里
你心满意足对着镜头
喊了一声永恒的“茄子”

2018/10/06


《近视》

我近视,但不喜欢戴眼镜
所以看不到太远的地方
只能看见一条河
它像自己一样流动
能看见河水流动
像血在血管里流动
河流可以去远方
血液不能去远方

远方的河,对另一个人来说
就是眼前这条凝视的河
他像自己一样流动
河流一直没有变过
我是唯一变过的陌生人
陌生人依旧近视
但不喜欢戴眼镜
所以看不到太远的地方
只能像血在血管里流动


2018/7/18

《描述一场不可描述的事件》

对了……
对了……
是像那样……
真是像那样的
几只右手空中比划
我用生命发誓
我用全部存款发誓
我用四环几套房子发誓
是像这样……
几只左手空中比划
我用白色的光发誓
我用物质必然重生发誓
我用所有发过的誓发誓
真是像这样的
对了,对了…
太了不起了

2019 10 31


《这个电影不悲伤》

你们中间的某一个人
聊天总会聊到深海、漂泊
维修船舶的专业工具
靠岸后码头上的妓女
酒吧固定的座位
固定喝一种牌子的啤酒

你们中间的某一个人
总有办法抚平晕船的恐惧感
呕吐物中分辨午餐的轮廓
触碰一下晕船者柔软的乳房
使一个只有赌徒在赌场
赢回一局才会使的眼神

你们中间的某一个人
慈善义演晚会上默默流泪
出门在走廊栏杆上小便
一辆准备驶出停车场的汽车
大灯开得很亮
他默默捐掉自己大半年的积蓄

你们中间的某一个人
射杀暗杀情杀仇杀他杀自杀
不治之症车祸失忆等世俗阻力
总之逃不出人薄如纸的非命
你们连续几晚悲伤
新人报道欢迎入职
似乎弥补了友谊中的空位

2019 11 1


《贩卖焦虑》

每一次
我在贩卖机前买一瓶水时
都会想到“贩卖焦虑”这词

假如你刚好读到这里:
每一次我在贩卖机前买一瓶水
都会想到'贩卖焦虑'这词时

下一次你会不会像我一样
在贩卖机买一瓶水时
也会想到“贩卖焦虑”这词



《亢龙有悔》

赵健明说,我不太喜欢和周先生
一起吃饭,因为他总是
点醋溜土豆丝

也不太喜欢和我的主管王志刚
吃饭,因为他总是点地三鲜

我最喜欢和品控部李启华吃饭
因为他和我一样
都点肉菜

今天一个人喝茶
才想起十几年前
这些小事,想起广州周边有
佛山、东莞、清远、惠州
深圳,还有中山

2017/4/12



《在广州》


听说,赵阳要走了
长途客车里播着张学友的歌
回程出租车上
她心里念一句,再见

瑞秋,我在你住的隔壁吃个粉
希望你看到朋友圈
下来帮我结帐
11月又过去了一大半

苔藓,该长出来的都长出来
广州又雨
为什么粉底不保暖?
赵阳,我减肥无望


2018/11/12



《人物版:答案之书》

他是一个不励志的人
也是一个不精彩的人
他没有成功过一次
他是一个不优秀的人
他不懂什么是丧
他是一个不遗憾的人

偶然一次不平凡的经历
差点丢了身家性命
每当有人喊他:
哎!老马,过来搭把手
他兴冲冲地跑过去
他是一个没有存款的人
喜欢读《故事会》的人

他是一个不记历史
只记故事的人
人声鼎沸的月台出口
他是一个提大包小包的人

地铁熙熙攘攘的车厢
他是一个低头看行李的人
他有一双普通而明亮的眼睛
看韩国偶像剧也掉眼泪的人

他还是一个会做麻婆豆腐的人
一个会做糖醋鲤鱼的人
不随便附和的人
不懂得设防的人

他不认识任何一个知识分子
没人提醒他放明白一些
他不结识任何地方社会大哥
没人告知读书改变命运

也没有狗屎运,让他踩
没有时代脉搏,让他号
他来世也不会变成一棵树
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

他生前是一个在意
早睡早起、一日三餐、散步养生的人
终究没有说出那句话
终身没有浩然之气的人

一个没有玫瑰的人
一个没有大海的人
也没有麦田的人
更没有远方的人
一个没有力量的人
一个吃葱姜蒜的人
不会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人
他还是一个没有墓志铭的人

没有一行诗、一幅画描绘过他
没和一只鸟、一头大象合过影
他是一个几乎被遗忘却
每天和你擦肩而过的人

他是一个失去意义的人
一个没有印记的人
一个一旦失去答案
便失去所有提问机会的人


2019/5/19



《采莲曲》

一朵花被强行打开
所有人如释负重
封闭空间内的危险解除
那些光,来自荷叶翻滚

下雨和下雪
是一回事儿
一旦下雨或下雪
很多个黄昏一起来
侵蚀湖面上的枯荷
就春蚕吐丝编织往事 

一些不被认可的定义
或说,传统的证据链失效
最终浮现的,势必只有
藕的清白之身

2018.11.2



《恐龙化石》

有一只恐龙
像一只菠萝
这没什么与众不同
和罐头一样的恐龙比
没有跑得更快
没有笑得更萌

当它被几只煤球一样的
恐龙撕裂时
发出哀声到一堆白骨
它终于不像菠萝了

有一只恐龙像一台烧烤架
在散步又像在觅食
又有一只恐龙像恐龙化石
享受着地球最后的寂静
毫不在乎身后的烧烤架


2019.7.20


《湖面燃烧》


湖面燃烧,惹来一只鹿饮火
自斟自饮,后来来了很多鹿
夕阳像一封写给远方的情书
呈现眼前,如若大恩如仇
只好静候查收

漫长的求救信号被过度演绎成错觉
那样一个失去弹力的下午
尘土飞絮,覆盖每一个毛孔
仿佛一切惊世骇俗在心如止水面前
喝几口续命的水
就可以草草了事

这里的冬季十分漫长
为此要准备很久很久
烈酒没有飘香四溢
猎人切下一块肉放进胃里
炙热的子弹挑剔着夕阳的绵长
像毫无悬念地拆开一封情书


2019.3.19



《手足之情》


我每到一个新地方住
就先和屋子交朋友
何况月亮和我祖先都很熟

其次是门口的树 
院子里的花草
卫生间马桶浴缸
孤独后自我膨胀的粉色浴花

还有邻居家羞涩的小孩
这些基础关系若搞不好
半夜准吵个不停

丢失大半个睡眠
没过多久,高朋满座
我感觉交到了永不背叛的朋友

2018.3.9


《在所难免》


图书馆管理员
把残缺过时的旧书扔掉时
奇迹发生了
那些书不慌不忙
连夜赶回书架上
残页的《童话合集》还带着一场雨
的湿润和野玫瑰的清香
管理员为阻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组织联防队伍彻夜巡逻
准备好助燃剂和火柴
旧书也组织起来,设计了标示
草拟了纲要,发展了主义
一场注定失败的两军对垒
开战在即……


2019.4.11


《香河县》

某年某月某一天
香河街上闪烁着
忽明忽暗的迷离
街上没有河
空气不带香

一个临街的餐馆
墙上挂着一把伞
玻璃杯上若隐若现
如同月光下移动的影子

我们话题的起始
就像黑圈中的白点
客观存在又扑朔迷离
服务员端来第一盘菜
一个长发快递小哥
进来派送
服务员笑着问:
“放假还送快递啊”

这话让我意识到
我们正处于一个
兴奋又迷离的假期中
我们无所适从
清明安康或中秋快乐

2018/09/24


《人物传记》

我年轻时,很喜欢看人物传记
某某或某某某
爱读作者简介

写过什么书
吹过什么牛
打过什么战争
提出什么观点理论
干的都惊天地的事
也会热血沸腾
也会说他真蠢

时间流逝,留不灭印象的
他们很多人
逝世于某某国某州或
某市的某某小镇
我想,那些小镇应该很美很静谧
不然怎么可能安放
那么多的死亡


2017/10/1


《六岁半》

他学大人,正襟危坐
屁股下压住一张纸
恐惧大雨倾盆

他画了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鱼
今年六岁半
打算暴力驾驶一匹木马驰骋
因湿气太重
他听见妈妈叫小狗的名字

紧接着,又叫自己的名字
他走了神儿
窗外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周遭一切违背众生的直觉
只听见妈妈说鱼不会游走
雨,幸灾乐祸地下起来

2017/8/20


《盈缺》


僧人木兰树下打坐
树上有一只猫头鹰
一窝蚂蚁忙忙碌碌
凉风正好遇见明月皎洁时

几只蚂蚁爬上木屐
猫头鹰飞向夜空
月光小心翼翼绕开它们
继续照耀大地

2017/9/29


《假如你认识在柳州生活的莫小兰》

假如你认识在柳州生活的莫小兰
麻烦你告诉她我现在很想她
如果评论被淹没在人潮中
就把我当成一意孤行的傻瓜
1楼:送你上去,顶你!
2楼:是男人就自己告诉她
3楼:少年,送你上去,虽然也是个梦
4楼:她很好!不劳你费心了
5楼:已经嫁人生孩子了,何必呢?
6楼:我就是柳州的,不认识你说的女孩
7楼:我有BT资源,需要的,留邮箱
……

2017/2/5


《木偶狂想曲》

愚蠢的叛逆者和天才的叛逆者
都不合散装真理的胃口
工厂的肃静使得树木
的伤口加速愈合
蓝色有忤逆气质

合成的天气真好
适宜晾晒衣物
清理被褥螨虫
一种叫木偶的人类
被楼道堆放的化学物质
无意制造出来
竟初具规模
在走廊尽头活蹦乱跳
叫嚣天天向上
呐喊好好学习

众神时代尚未来临
此时愚蠢的叛逆者
和天才的叛逆者宣布和解
共同打败戴着人皮手套的恶魔
程序虫拖着进度条加速
只剩最后一道:
叛逆者跳入滚烫的铁水
捞起一枚失落的指纹

给木偶烙上唯一识别码
思维盲区像灰尘堆积
真理的眼睛又肿又胀
规划完边界与世长辞
只留下固体的河流
和脏兮兮的木偶
用于重建秩序及修复法律
所有与爱相关词语
尚未发明
生机勃勃

2019 10 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