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湾村(五首)

◎泉声



补梦

我在补一个梦
问了不少店铺
没有我所需要,他们摇头,摆手
或给我指向别处
一个根本找不到的地方
许多年了
仍然一无所获
但我不相信我的梦会欺骗我
继续寻找补梦的材料
我问过倒影,问过风之后
静止的小草
一分钟前我还问了问
落在我手心一片即将融化的雪花
问过钟声
消失的刹那
问过涟漪,树冠中的月牙
山顶的星星
我想,我要补的梦
也许就像蜂巢、燕窝
曾有人告诉我
问问铁匠、木工
泥瓦师傅、织网的渔翁
诗人。雪停了
我忽然想起,我的梦越来越旧
他会不会结实不过补丁
2020.1.6


与春林在宿王店

我们不止一次的
在小街上,每次都让我感觉,
行走的艰难。词语
如鹅卵石般簇拥
无序。我们走过竹篱
一块块空地,
你看到的却是生长着更多的东西。
左边的沟壑,
一条小河,没有白墙也不见灰瓦。
“月亮湾”上
我们清晰的看到,从滑落的袖口中伸出的手
高举着杯。弧形墙外,
竹影,似乎也在默默离开。
一排倒扣的缸,
你就着它米黄色的“五谷丰登”
留下的不仅仅是瘦弱。
“七星石”哦,总让人觉得蒙蔽着,
落后与苦难的包浆。
废弃的瓦屋,旧宅上的菜园,
石碾、碓臼,
空空的牛槽,咀嚼
或,反刍着本地方言。
而“双亭”的背影里,
一个匠人的手中,仿佛紧紧地攥着,
我那只灵感的笔。
2020.2.13


河边的草垛

几根木棍支撑着
像微缩的戏台,上面堆满了草
我以为是怕被水冲走
预留的空隙,完全可以弓身通过

明显的冬储饲料,哪有雨水可涨
我又一次路过,十几只山羊挤在下面
仰着脸啃撕。几场冬雨
或雪

饥饿,生命的坍塌
胜过任何栅栏、绳索
一只飞离草垛的黑鸟
也许不是唯一主角

一个外乡人,临近年底
买走了整个羊群,再见时
几根朽骨般的木棍
仿佛一场悲剧的结果
2020.3.24


在宿王店看电影

几十个人
散落在村里的广场上
看别人生活
风,或孩子们鼓荡着银幕
一个女人在“太空漫步”
与邻居说话。她丈夫的哥哥
蹲着不远处的树围石
抽烟,咳嗽
“垫场的永远是科教片”
此刻,教你如何洗手
那个在交口开理发店的放映员
躲在伞下扣手机
他已经看了十六遍
怪模怪样的头
最多出现
坐在越野车里亲热的镜头时
才会抬一下,其实他只是喜欢
那雨刮器的声音
戏剧电影中的道白
总感觉有点别扭
村子里的夜,漆黑
已经成为稀罕物
必须熬过11点钟
上一次,空荡荡的广场上
他独自面对,渐近高潮
又滑过的尾声
2020.7.29


在东湾村

夕阳还没有落尽
我们从省道拐进东湾
一步步仿佛接近星空

在一棵高大的皂角树下
我们来到了太阳系
几块互为吸引的石头

一地的鹅卵石
闪烁着。旁边站立的
似乎也是天外来客

篱笆墙外,微风吹拂
摘着豆角的女人的长发
“哦,那是人间。”

恍惚的声音提示着
碓捶舀里的水,多像一轮明月
或刚刚落下的夕阳
2020.8.8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