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果戈里》等诗5首

◎雨人



《雾》
卡尔.桑德堡(美国)

这小鬼来了
用猫的爪子
它坐着像
避难所和城市
沉默的建筑
然后悄悄离开。

《果戈里》
托马斯.特郎斯特罗姆(瑞典)

夹克破烂如一匹狼
脸像大理石板
坐于信的圆圈在荒废的小树林带着嘲笑与谬见
心如薄纸穿过荒凉的通道。

日落现在像狐狸偷偷爬过这个国度点燃草地
一刹那
布满鹿角和利爪的天空下面果戈里的四轮马车像影子一样滑过
从我父亲被照亮的庭院。

圣彼得堡和毁灭在同一个纬度(你看到那美人就在
斜塔)大雪封锁房屋如水母一样浮动,那贫穷
的男子裹在斗篷。

这里,曾困于斋戒,从前那些人被包围在牲口的
笑声里,但这些笑声已经过去很久且去了遥远的地方
在树线之上。

人们无处安放一张桌子。 
你看外面,看看黑暗怎样猛烈燃烧整个灵魂的银河系。
升起吧!乘上你的火焰战车离开这个国度。 

《礼物》
切斯拉夫.米洛斯(波兰)

这一天多么快乐。
雾已经跑掉在这个早晨。我工作在花园。
蜂鸟停在金银花上。
没有任何东西在这个地球上我想拥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嫉妒。
曾经的厄运,我已经忘记。
去回想我所经历的人和事
在我内心没有一丝烦恼。
伸一下腰,我看见蓝色的大海和点点小舟。

《十月的罂粟》
西维亚.普拉斯(美国)

甚至云霞在这个早晨
也裁不出这样的裙子。
连那个妇人也不能,在救护车上
哪怕红色的心脏穿过
她的外衣如此怒放。

是礼物,是爱的礼物
它完全不必盛开
在天空尽头。

冰冷和鲜艳
如一氧化碳被点燃,由一只眼睛
闪烁并慢慢熄灭在高级会所。

哦!我的天,我算什么
就让这些笨嘴开口大叫
在严寒的森林,矢车菊的光晕里。

《远方》
谢默斯.希尼(爱尔兰)

当我回答从遥远的地方来
这个海关警察问,那是哪里?
他仅仅听到一半便想
它是一个国家某个地区的名字。

它现在是——我将居住的地方
和我离开的地方——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
像恒星的光线那是岁月之光在旅途上
从很远的地方经过很多光年才能抵达。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