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上旬诗作

◎巴枣



黑鱼

连绵阴雨
终于完结
气温也随之爬升起来
总算有了伏天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
伏天里头
我们经常下到
水塘或河里
捞猪草
有次下水不久
便感觉右脚底下
有东西在动
钻进水里
摸出一条
3斤重黑鱼
当天晚上
母亲煮了
一盆黑鱼汤
家里3个大人
4个小孩儿
吃了两升子米
大抵相对于6斤
搁现在
我们家要吃
一个星期

2020/08/01


蝉声

前段时间
一直下雨
似乎没有听过蝉声
今儿是第一次听到
蝉在我们这儿
叫做“秋铃”
儿时
一听到秋铃叫
大人就说
该割谷了
还教给我们一首儿歌
“秋铃叫,稻谷黄
架起石磙碾稻场”
那时所说的稻谷
指的是早稻
印象中
早稻产量低
每亩最高500来斤
而且稻米不好吃
如今
已经多少年
不见农民栽种
连同那首儿歌
消失了

2020/08/01


不栽八一秧

早起写诗
忽然想起
不知不觉
已到了8月1日
新的一月又开始了
记得小时候
此时正是“双抢”末期
早稻已经收割完了
连晚稻秧
也栽得差不多了
当时流行一句话
“不栽八一秧”
但印象中
没哪一年
能够做到
最晚的时候
立秋后3天
社员们还在栽着
直到分田到户
总算实现了

2020/08/01


观摩与采风

微信朋友圈里
看到关于新世纪诗典
绵阳诗会的
几条消息
见诗人朋友们
走进当地化工厂采风
心里竟然莫名兴奋起来

眼前那些管线
太熟悉了
脑子里还蹦出
一张张图纸
当年在大学
学《化工原理》
缺的实习观摩课
这次去了
可就补上了

2020/08/01


足球赛

在微信朋友圈
看到新世纪诗典
绵阳诗会上
参会诗人组队
跟当地一班人
打了一场足球赛
心说
如果咱也参加这次诗会
估计也有可能上场
毕竟打初中就接触足球
到大学还正儿八经地
选修了一年足球
即使上不了场
至少也可以
当个板凳球员
哦,哪怕没去
就这么想想
也是美好的

2020/08/01


八一建军节

忽然想起一句话
“落后就要挨打”
军队是这样
国家是这样
写诗亦是
这个理儿

2020/08/01


不值得同情

有时
妻子让我拖地
我说别急
有一首诗要写
有时
妻子让我出门
买点儿小东西
我说别急
有一首诗要写
有时
妻子让我出门散步
我说别急
有一首诗要写
今天
妻子让我起身
给她倒一杯茶
这次没有写诗
“待会儿吧
我腰疼
先躺会儿”
“每次叫做事
你总有理由
懒出来的病
不值得同情”

2020/08/01


洗钱

妻子洗衣服
没打招呼
把我早上刚穿的裤子洗了
连同裤兜里的200多块钱
“作为一个领导干部
咋就这点儿钱呢

人家专业机构
肯定不愿帮你洗的
愿洗的
恐怕也就我
这个老婆子咯”

2020/08/01


小区里的孩子

父母居住的小区
位于城郊结合部
这两年
充满了活力
楼栋之间
到处都是孩子
或骑自行车
或蹬滑板
或打乒乓球
或扎堆儿嬉闹
当然
更多的是
被大人牵着溜达
或推着童车转悠的
看着心里挺高兴的
但仔细一看
又发现
他们都是外来
打工者的孩子

2020/08/01


麻雀

看见一只麻雀
叼着一块饼干
在马路牙子上
敲下一半儿
叼起飞走后
忽然想起
小时候
一个寒假里
跟几个小伙伴
进城转悠一圈后
转道火车站货场
爬车皮
想弄点儿吃的
看到一群人
哄抢煤堆
咱也动心了
捡了块最大的
抱了五六里路
回到家里
累得差点儿
吐血了

2020/08/01


逆行

骑自行车
走非机动车道
看着别人逆行
心里面就来气
直到自个儿
改道逆行
这才
平和下来

2020/08/01


要把损失夺回来

妻子学校
往年暑期补课
一般会选在
8月上旬
休假10天
因为这段时间
往往气温最高
容易出现中暑现象
全校好几千个师生
万一有人出点事儿
那可就给市教育局
捅大娄子了
今年不行
前面疫期耽搁太多
要把之前的损失
夺回来
所以
象征性放了两天假
就又接着补课了

2020/08/02


钥匙

侄女在武汉工作
为上下班方便
跟开修车店的房东手里
买了辆二手电动车
后来发现买贵了
提出退车
房东不同意
但同意给她
重新换个电瓶
还好心帮侄女
在电瓶外面
加装了个铁皮盒
并装了把大铁锁
以防人偷走
讲述完这些
侄女又补充道
“不过
铁皮盒的钥匙
他一直没给我
说是以后要换电瓶
总不要找他换吗”

2020/08/02


小伙伴

趴电脑上写诗
一只麻雀
突然飞到窗台上
朝屋里
探头探脑
就像小时候
父亲把我逼在家里做作业
小伙伴来邀我去外面玩
我只能当作没看见
那厮
也担心父亲听见
也只能一个劲儿
轻叩窗玻璃
再辅之轻唤
“喂!
喂!
喂!”

2020/08/02


做人要讲诚信

正在读徐江的诗
一个电话打进来
“胡老板
我麻将机坏了
里面的麻将牌
一直洗着出不来”
“我不是胡老板
你打错了”
“你这人咋这样做生意呢
前段时间在你那儿买麻将机
你亲口报给我的号码
才几天呀
你就想赖掉啊
做人要讲诚信”
“没错
正因为我讲诚信
才会告诉你
我不是胡老板”

2020/08/02


掀开一条石榴裙

家属院对面住的
一户人家
在家属院院墙边
栽种了一棵石榴
打底下走过时
看上面石榴花
开得正艳
不禁停下脚步欣赏起来
趁周围没人工夫
将头凑近去
闻了闻
并掀开
一朵石榴花边儿
朝里面瞄了一眼
不过
咱对天发誓
啥也没看见

2020/08/02


不合格的爸爸

看到几只燕子
在空中翻飞
忽然想起
12岁那年
发生的
一件事情
看到条蛇
沿着屋檐
爬向燕子窝
里面的小燕子
似乎察觉似的
唧唧唧叫着
我临时充当起
它们爸爸角色
抄起一根竹竿
将那条蛇
挑落地上
一竿子
接着一竿子
打在蛇身上
直到其毙命

2020/08/02


太兴奋了

妻子得到学校允许
可以继续申报
高级教师职称
中午
整个人躺在床上
都没眨下眼睛皮儿
此前学校明确规定
但凡上年度
没有申报成功的
3年之内
不得递交申请材料
可妻子再有两年
就该退休了

2020/08/02


当写梦诗成为一种习惯时

午休时间
有点儿长
一觉醒来
还以为
早上起床呢
心里面猛地一惊
糟糕
这一夜算白睡了
一个梦境
都没记下来

2020/08/02


妻子也有好运的时候

一年一度的
职称评定
又启动了
聊起这个话题
妻子就对去年
十拿九稳的高级职称
被人走关系搅黄了
耿耿于怀
我赶紧换了个话题
“今天写不出诗来
好久没玩扑克了
咱们玩会儿吧”
玩的过程中
有意把几手好牌
拆得稀巴烂打出
最后
妻子10:7赢了
她边洗牌边说
“我就说嘛
难道
我哪方面运气
都不如人吗”

2020/08/02


服侍父亲上床休息

傍晚回父母家
陪二老坐着
聊了个把小时
眼见父亲瞌睡来了
决定送他上床休息
帮他脱鞋脱衣时
父亲扭扭捏捏的
“虽然我有病
但这点小事儿
我还是能做的
你做这么仔细
让别人看见会笑话的
我又不是什么领导”

2020/08/02


3根丝瓜

晚上8点多
天已黑尽
我起身要赶回
自个儿的小家
母亲让我稍等
很快
她从屋后瓜藤上
摸回3根丝瓜
塞进我手里

2020/08/02


不一样的荷塘

在微信朋友圈里
看到新世纪诗典
绵阳诗会期间
诗人们在前往安州
罗浮山温泉度假区赏荷时
搞了个“荷花”同题诗赛
不禁想起30多年前
分田到户不久
我们家就把一块稻田
改造成了一口小荷塘
前后种藕近20年
那口藕塘
带给我们家的
更多是物质上的满足

2020/08/03


荷花玩具

小时候
没钱买玩具
便自己动手
就地取材
制作一些
比如
得到一支荷花
花瓣做成小船
放在水盆里
用手掌轻轻扇着船帆
让小船在盆里航行
剩下的花蕊呢
则在底座上
系上一根
约1米长的
缝纫线
然后
缠绕上去
抓住线头
猛地撒手
雌蕊周边的雄蕊
在坠落过程中
就会散开成
一把小雨伞

2020/08/03


冷饮

小时候
每到夏季
母亲就想方设法
弄些荷花回来
和进面粉里
做成几百个酒曲
然后
每天做一盆水酒
一大早煮好
将其摊凉
到中午
再套在井水里
冰镇一会儿
午后
全家人
便一个不落
手捧一碗冷饮
吃着

2020/08/03


微缩荷塘

10多年前
老家土地
全被征用
父母房子
异地新建后
父亲把一口
废弃的水缸
放了些泥巴
灌满水后
在里面
栽种了
一连藕
放养了
几条鲫鱼

2020/08/03


藕塘胜冰箱

1982年
父亲把门前
一块水稻田
改造成藕塘
还套养了鱼
每当家里来客
父亲就下藕塘
挖一连藕
折几朵嫩荷花
再网几条鱼
藕或清炒或煨汤
荷花滚上面衣油炸
小鱼干煸大鱼煲汤
客人们无不羡慕
“你们家好啊
啥时来客
心都不慌
从冰箱里
拿出来的菜
都没这新鲜”

2020/08/03


鸡耗田

1980年代
父亲将我家
房子南侧的
一块鸡耗田
改造成藕塘
夏天太阳毒辣
不少村民路过时
会折下一杆荷叶
当作太阳伞撑着
路边的荷叶
很快就折没了
母亲说权当栽秧
四周的谷被鸡吃掉
后来有人够着
折塘中间的
这下母亲忍不住了
“哎哟喂
你们再不能折咯
荷叶折得太多
雨水会沿着
荷竿子上的孔
灌进下面藕里
时间长了
藕会烂掉”

2020/08/03


支票

朋友的咨询公司
给某医院做报表
合同约定
服务费8000
按照工作进度
前两次付现款
一次给了2000
一次给了5000
剩最后1000
发票开过去后
院方一直说要等院长签字
来回跑了3趟也没拿到钱
这次堵住院长了
字也签了
本以为可以拿到钱
没想去财务科
拿到的
是一张支票
还得跑银行
“我总感觉
这里面
有什么猫腻”
朋友跟我说

2020/08/03


关键时候

妻子又一次面临
高级教师评定
岳父让我
找找关系
我说平常没怎么
跟教育局和人社局的人
打交道
熟识的人
关系也就停留在
见面打个招呼而已
老岳父听了
重重地叹了一声后
还是把他心里的话
说了出来
“我说我书生气重
没想你
有过之而无不及
亏你在政府部门工作
大小还算个领导呢
人家平头老百姓
都能帮妻子一把
你倒好
关键时候
一点作用
都起不到”

2020/08/03




疫情发生之前
侄女辞了职
以她的能力
可以找一家
更好的公司
突发的疫情
让她呆在家
整整3个月
武汉解封之后 
她果然没让家人失望
很快就找到一家
只是这家公司
天天加班
我说
“那就换一家吧”
“不行啊
大伯
现在的工作
没以前好找
我得暂时忍着
等疫情过去了
才能跳槽”

2020/08/03


国家

父亲痴呆后
干不了活儿
整天担心
没吃的
我哄他说
“您老别操心
国家不是把土地收走了吗
现在您老跟国家干部一样
每月有退休工资”
父亲听了
笑得合不拢嘴
昨儿他在家胡闹
母亲气恼之下吼道
“您活着这样害人
还不如去死掉”
“不是你叫我死
我就去死
我要等国家回来
国家叫我死我就死”
父亲犟嘴道

2020/08/03


蚂蟥

妻子出门
提醒她戴口罩
“早几天前上课
我就没戴口罩了”
“学生们戴吗”
“有戴的也有不戴的”
“那你最好别下讲台
去他们中间走动”
叮嘱完这么一句
猛地想起小时候
下水田捞猪草
如果事先知道
哪块水田
有蚂蟥
就尽量避开

2020/08/03


碎云

“天上那么多片云
为什么就这一片
会陪我一程呢”
下班路上
当一片碎云飘过
再次头顶烈日时
不经意义这么想了下
脑子里
忽然冒出
一个人名
“翠云”
哦,一个久违的名字
曾经处了仨月的女友
继而想到
在我们这儿的方言里
“碎”的读音同“翠”
心说
如果她叫碎云
兴许我俩
就成了

2020/08/03


说辞

每当绕不过去
不得不提及
他当年嫖娼
被派出所拘留
遭到降职处分的
那段时间
他都说成
“我走霉运的
那几年”

2020/08/04


你是我的眼

上下班路上
经常见到
一对盲人夫妻
共用一根盲杖
有时男的拿着
有时女的拿着

2020/08/04


刚刚好

上下班的路程
不远不近
夏天骑自行车走一趟
空调房的冷气刚耗完
就到了
冬天
空调房的暖气散尽
也刚好走一趟

2020/08/04


经手人

食堂厨师
拿着一把发票
让新来的后勤科长
在上面签经手人
遭到拒绝后
在其办公室
发飙子
“发票扔你这儿
爱签不签
那是你事儿”
千万别以为
这是一场
民斗官的好戏
实不与你相瞒
此人乃是
副市长嫂子

2020/08/04


父亲表态

痴呆后的父亲
连走路都打飘儿
却跟母亲吵闹着
要出门干活儿
小妹赶过去
绘声绘色
做他思想工作
“你要出门干活
就证明你大儿子
没尽孝道
国家就会
撤销他的职务
停发他的工资”
父亲一听
吓得愣住了
缓过神儿后
跟小妹表态
“真这样的话
我就坐在家里
那儿也不去”

2020/08/04


座板

在修车摊上
看到一辆
被车主搁那儿
补胎的自行车
座板表皮
应该是撕裂了
上面缠满胶带
我问了下师傅
更换一个座板
多少钱
“25块钱”
说完
他抬头看了一眼
我自行车
“你那座板
好得很
没必要换
你看人家的
都这样子了
不照样在骑”

2020/08/04


局长视察

教育局长
到学校视察
完了
由校长陪着
上食堂吃饭
看几十个老师
已经率先吃上了
校长拍了拍巴掌说
“大家好
局长看望大家来了”
说完他带头鼓掌
老师们抬起头
看了一眼局长
又继续埋头吃饭
校长赶紧跟局长解释
“这里面
没有中层干部
都是普通老师”

2020/08/04


碰瓷

下班回家
上3楼
一只金龟子
突然在我面前
猛地撞到墙上
栽倒在我脚下

2020/08/04


举报不实

同事忙着办理调动手续时
突然接到市纪委电话
说有人举报她
不赡养老人
不关心孩子教育问题
她电话里如实报告
因为身在千里之外
问题多少有些
但没那么严重
只是母亲最近摔伤了
她不能在跟前服侍
小女儿寄养在母亲那边
有几个月了
心里面徒有牵挂
这些她都发在朋友圈里了
需要整理后书面报告吗
市纪委办案人说
那倒不需要
案件就这么结了
有个好心同事
还替她惦记着
让她最近再去市纪委
打听下案件办理情况

2020/08/04


彩绘

一只小白狗
颈脖处
停落着
一只彩蝶
仔细一看
方才看清
那是彩绘
再仔细一看
终于彻悟了
这是只女狗

2020/08/04


睡好了

妻子去年
参加职称评定
意外落选了
按校方规定
3年之内
不得再行申报
考虑到妻子
两年后退休
赶不上下次
学校特许了
还没高兴起来
市教育局不同意
昨晚9点得到消息
妻子情绪激动
骂了半天
直到11点
才勉强睡下
今早起来
问她睡好没
她说睡好了
其实
昨天夜里
我几次偷偷
爬起来写诗
她都在翻身

2020/08/04


带薪休假

省里发文
要求各地认真落实
带薪休假制度
市里跟进
发通知说
市政府决定
最近不召开大型会议
也不举办大型活动
请各单位务必做好工作安排
让干部职工在8月1日
至8月15日之间
完成休假

2020/08/05


变化

刚当领导那会儿
同事喊他职务
他总予以制止
说喊名字亲切
同事们又不是傻子
谁肯喊领导名字呢
于是没过多久
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他慢慢发现
谁要喊他名字
就好像
拿着根竹签儿
戳他耳朵似的

2020/08/05


白杨树叶

再有几天
就立秋了
家属院南墙外
一棵高高的
白杨树上
不时飘落
几片
灰绿色的树叶
仿佛它掉下的
头皮屑

2020/08/05


那个善解人意的人

在这个单位
他以博学
和善解人意著称
经常帮助同事
解决一些工作
和生活上的问题
但有一点
他做得不够好
每次有女同事
在他面前
以泪洗面时
他跟没看见似的
总忘记递上纸巾
女同事如果不跟他要
他就一直看着她们
用手背揩泪水
这样尴尬的事情
一而再发生
他无数次骂自己
发誓要改
可就是改不掉
就在今天上午
又一个女同事
问他要过纸巾

2020/08/05


真皮沙发

每天上班
都提前一个小时左右
下班最多提前10分钟
只要走进办公室
就不见他出去
所有人都不知道
他这么忙
到底在忙些什么
只有他自个儿知道
每天坐在办公桌前
不是读诗就是写诗
偶尔也会阅览一下
工作人员送来的文件
一张新买的真皮沙发
才3年时间
就被他坐烂了
这事儿
如果他是著名诗人
倒可拿出来说说
可他并不是

2020/08/05


沉痛哀悼

一间歇业门店
被人借来办理丧事
在店面前的场地上
竖起白色充气拱门
上面贴着
“沉痛哀悼”
底下
两桌麻将
激战正酣
一个女人
突然尖声喊道
“哈哈
我和了
清一色”
接下来
她开始跟牌友
逐一计算彩头

2020/08/05


垃圾

垃圾池旁边
有块空地
两天前
一副拆开的床架
摆在那儿晒着
看着火辣辣的太阳
我猛地一下明白了

这是六月出溜呢
晒过的家具
不易腐烂
两天后
发现那床架
依然在那儿
这才意识到
是附近居民
扔的垃圾

2020/08/05


搭档

市教育局长
前来视察
新任校长
亦步亦趋
当他们来到
教师办公室时
校长抢先喊话
“荀局长
看望各位老师来了
请大家欢迎”
老师们抬了下头
又继续各干各的事儿
没人鼓掌也没人应声
校长跟局长说
“这儿的老师
性格都比较闷
没一中老师们
活泼”
局长在一中
担任校长那会儿
校长给他当副手

2020/08/05


如果诗歌可以成为武器

妻子从教31年
除刚毕业后的
第一个学年
教初中英语之外
一直教高中英语
2003年
她报考过湖北大学
英语教学法研究生
当年分数线315
她考了324
因故没上成
这些年来
她除了坚持自学日语外
还自学过法语和西班牙语
也从没放弃英语学习
今日早上
她还在手机上
观摩别人的教学
我他妈就搞不懂
这样的人民教师
为啥评不上
高级教师
如果诗歌可以成为武器
我现在就想端起它
冲出门去

2020/08/05


送父亲睡觉

晚上
把父亲送上床躺下
告诉他好好睡觉
夜里别跟母亲闹
我说我要走了
没想
动作一向僵硬
而迟缓的父亲
一骨碌爬起来
“您对我这么好
我不能不讲礼
我要把您送出门
不然
我今天一夜
都睡不着”

2020/08/05


聊天

在父母家客厅
一家人围坐着聊天
日光灯
突然闪了几下
熄了
半天不见亮起
母亲灵机一动
“我们来看电视”
电视打开后
大家借着
电视亮光
继续聊

2020/08/06




父母家客厅
日光灯坏了
母亲说
“今天晚上
摸下黑算了
明儿叫你弟弟
从他店里
带根灯管回”
忽然想起
楼上阁楼的灯管
平常很少用
上楼取下来换上
客厅一下亮堂起来
小妹夸奖道
“还是大哥聪明
脑袋瓜转得快”
我心说
哪儿是我聪明啊
分明是以前
在单位管财务
常常经费超支不够用
10个坛子
8个盖儿
挪成习惯了

2020/08/06


国企厂长

1990年代
他在一家国企
当厂长
每天戴着助听器
而今快80岁的人了
退休在家
从没见他
戴助听器
也不知彻底聋了
还是听力恢复了

2020/08/06


不能安心

办公室里
有只蚊子
一直没打着
这让我不能
安心读诗写诗
就像一个灵感
没有写成诗
飞走了
让我不能
安心入睡

2020/08/06


创造型人才

今儿我做早餐
先煎了两个软饼
然后用苕尖
和胡萝卜
煮了两碗汤
在里面打了
两个荷包蛋
我问妻子
“好吃吗”
她避实就虚答道
“看来你真是个
创造型人才啊”

2020/08/06


填空

上半年疫情缘故
一家店铺歇业了
也许转租不成吧
临时改成悼念厅
对外承租业务
门前摆着块
站立式广告牌
“本处承接丧事”
店门上方
是用白色方块纸
拼凑而成的横幅
“沉痛悼念同志逝世”

2020/08/06


买得起马置不起鞍

家属院里
一辆小轿车的
车衣
是用两条
旧床单
拼接成的

2020/08/06


祸根

按市教育局规定
妻子退休之前
再也不能申报
高级教师了
前天晚上
岳父把这消息
转告给了岳母
两位老人
几乎一整夜没合眼
妻子当年高考成绩
被人偷梁换柱
他们去教育局质询
当时领导威胁说
他俩都在教育系统工作
希望不要把事情闹大
能接受协调处理
妻子进入
本地师专就读
正是他们当年
妥协的结果

2020/08/06


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个老哥
骑着一辆
破旧的
载重自行车
背后货架上
驮着
堆起两米多高的
塑料油壶
这情景
在1980年代
的确比较常见
后来慢慢
就绝迹了
真没想到
这技艺
跟非物质文化遗产样
还有传承人

2020/08/06


打发退休时间

岳父说我
再有几年
就该退休了
从现在开始
可以着手练笔
退休再好好写
争取出几本书
一来打发时间
二来留下点东西
妻子说我已写了
3万多首诗
只要有300万
出100本书都没问题
岳父话题突然一转
如果有300万
那就好打发时间了
上世界各地旅游去
还呆在家里
写什么东西呢

2020/08/06


早点

出门下楼
在2楼转台
遇到5楼邻居
看他拎着个塑料袋
隐约可见一个餐盒
“买早点啊”
“嗯……嗯嗯”
擦肩而过时
这才看清楚
根本不是餐盒
而是
两盒药

2020/08/06


一字之差

跟妻子一起
去看岳父母
聊到女儿时
岳母突然问道
“她啥时来呀”
我和妻子俩
同时懵了
好半天
才回过味来
妻子纠正道
“你怎么问
她啥时来呢
应该问她
啥时回才对呀”

2020/08/06


繁体字

《新世纪诗典》
今日推荐的是
诗人李勋阳
作者小档案里写着
“李勛陽,
生于1980年,
陕西丹凤人,
现居云南丽江……”
一看到
这家伙的繁体名字
就猛地想起他
蓄着一把
浓胡须
尽管这次配发的照片
戴着口罩看不见

2020/08/07


母亲说

昨天半夜
她被热醒了
爬起来一看
空调停了
以为坏了呢
开灯
灯也不亮
人心里
顿时惶恐起来
难道来小偷了吗
急忙查看前后门
见都反锁着
这才想到
可能
停电了
打开门出去
四下瞅了瞅
一点儿亮光都没有
这才确信
停电了

2020/08/07


谁的鞋子

傍晚回父母家
陪伴已经痴呆的父亲
听他胡扯
也不阻止
也不打断
偶尔应他一声
没想
他突然停下来
弯下腰去
摸着我的凉鞋问道
“这是谁的鞋子
是我的吗”

2020/08/07


一对情侣

上班路上
迎面走来
一对
个头儿瘦小的情侣
尤其那女孩儿
瘦得跟棍儿似的
两人
手牵着手
另一只手
各夹着一根烟
直到走到跟前
方才看清楚
这俩
还是
未成年人

2020/08/07


扫地

早上到单位
看门卫在扫地
便打了个招呼
“童师傅早啊
您今天的地
扫得可真够干净啊”
“哈哈
主要是风扫的
我只是帮助它
把这些树叶
和垃圾
归拢一下”

2020/08/07


香港

妻子时不时带回
家属院的
老教师们
谈论我的消息
“我又不认识他们
他们也没
跟我打过交道
咋知道我情况呢”
“徐老师呀
他们都通过他
了解你的
就像当年
中国通过香港
了解西方世界”
20多年前
岳父有次来我家
把他也请过来
玩过一次麻将
自打那会儿起
每次遇到
我们都会打招呼
偶尔还聊几句

2020/08/07


球技

新同事调进来
组织部给盖章了
老同事要调出去
组织部的人说
“这事儿
不归我们管
找你们主管部门去”
咦!
你看这球踢的
脚法娴熟啊
不光能卡位
还擅长传

2020/08/07


云团从头顶飘过

火辣辣的太阳
突然被一团
白云遮住
抬头望去
云团太大
望不见
驾驶它的
神仙身影
一份感恩
不知送给
哪位神仙

2020/08/07


反向生长

为了自个儿生存
为了养活我们兄妹4人
为了我们兄妹4个
都有好的前途
父亲这辈子
没少求人
到我这儿
则反向生长
从没求过谁

2020/08/07




早上出门前
跟单位司机说好
从家里直接下乡
8点10分出发
我上路边等着
妻子听到后
一下来气了
“我只听说过
人家司机等领导的
你倒好
居然去等司机
怪不得越混
越不成人样儿
手里那点儿权力
都混没了”

2020/08/07


三棵树

家属院花坛里
自然生长出的
一棵枇杷树
一棵橘子树
一棵桃树
每次瞥见
心里面就后悔
当初它们还是幼苗时
咱没及时把它们挖起
移栽到父母家屋后的
小菜园里去
现在
它们年复一年
被人折断枝丫
都不成树样儿
嫌它们
碍着走路

2020/08/07


练习题

父亲痴呆了
每时每刻
得人盯着
稍不注意
就溜出去了
全家人
不免担心
父亲哪天
跟本村的
一个村民
之前那样
出门就回不来
唯独我不怕
因为隔三岔五
我会考问父亲
他是哪儿人
家住何处
姓甚名谁
父亲都能
一一答出
仿佛练习题样
每个星期至少
让他做一次

2020/08/08


女邻居

楼下女邻居
已好几次
向我打听
“天天傍晚看你
骑自行车出去
是去看你妈吗
她病了吗”
“没有
是我爸痴呆了
回去替我妈
照料一下
让她得空
缓口气儿”
“哦
是这样呀”
然后
每次看我出门
她照旧打招呼道
“又去看你妈呀”

2020/08/08


烟雨蒙蒙

午休起来
预报中的雨
还没开始下
室外已是
烟雨蒙蒙

是窗玻璃没擦
和我眼睛近视
双重效果
叠加所致

2020/08/08


放牛

妻子晚自习
4节课
下了回来
已过10点半
“学生上晚自习
有必要让老师
守在那儿吗”
“瞧你说的
我们老师
如果不守着
那学生们就
成散牛了”

2020/08/08


玻璃泥

10多年前
装修房子
剩下的
一块玻璃泥
去年拿回父母家
粘过水槽缝隙后
还剩小半块儿
担心搁父母家
被当废物扔了
又带回来放着
现在找不到了
是我忘了
放在哪儿

2020/08/08


菜农

10多年前
家里土地
全被征用完了
异地搬迁重建后
父母将屋后花坛
改造成小菜园
前面俩月
阴雨连绵
最近半月
又干旱少雨
母亲嫌菜不好种
把菜园子撂荒后
买了些豆子回
在家种起豆芽来
他和父亲吃不了
就分给我们兄妹几个
种了段时间绿豆芽
说是吃够了
从大前天开始
又改种起黄豆芽

2020/08/08


生意没谈成

一个仪器推销商
到办公室游说
听他口音
像荆州一带的
便随口问了句
“你哪儿人呀”
“湖南常德”
听到湖南两字
不禁为之一振
“我女婿是涟源的”
“涟源呀
涟源是江西的”
心说
好吧
那就怪不得我
打消做进一步
了解的念头
起身送客咯

2020/08/08


胡须

今早剃胡须
发现昨日一天
胡须没怎么长
才刚破土样子
心里一琢磨

昨日立秋

2020/08/08


歧视

想当初
1970年代
粮食供应
100斤指标
城镇户口
面粉与大米
三七开
棉农菜农
则四六开
每次买粮食
都觉被歧视
现在想想
面粉营养
比大米高嘛
吃了有劲儿
干活呢

2020/08/08


赤膊夫妻

冷在三九
热在三伏
看我在家
就一个裤衩
妻子也忍不住了
“我也要打赤膊”
“行呀”
我想都没想
举双手赞同

2020/08/08


修车的奥妙

自行车骑着
老嘎嘎作响
上次修车时
让师傅连带给修修
他说中轴有问题
但不影响骑行
没必要花冤枉钱
感觉他挺贴心的
修完车谢了又谢
昨日骑车路过
亲戚的修车摊
让他看了看
“彻底修好
至少得花50块钱
与其花这么多钱修
还不如去买辆新的”
我把上次修车的情况
讲给他听了
还告诉他
花了68块钱
“你知道为什么
那人不给修吗
如果把修中轴算一起
一次让你掏100多块
你肯定不愿修了”

2020/08/09


空调

那天傍晚
和妻子去看岳父母
穿过家属院东侧的
一条巷子时
看见楼房底层
(架空层)
一间房子
被改造了
一个食品车间
一对中年夫妻
正忙着做豆制品
心说
这么大热的天
他们真该
装台空调啊
立马又觉得
自个儿这么想
是错的
但又
找不出理由

2020/08/09


一滴血

看电视里面破案
一滴血送到北京
方才鉴定出
是滴鸡血
耗费人力物力不说
还耽搁了破案时间
妻子猛然说
两个月前
她在洗手间
杀过一条草鱼
一滴血
飞溅到
她够不着的地方
后来把这事儿忘了
“走走走
赶紧把那滴血擦掉”
妻子推着我
来到了洗手间

2020/08/09


发霉

妻子从阁楼的
收纳盒里
拿出两件衣服
打算过水后穿
问我漂亮不
“还别说
都挺漂亮的
为啥之前不穿呢”
“太多了
都穿不过来”
她话音一落
我就想到
自个儿诗了
因为写得太多
不可能像某些诗人
每当写不出来时
就把以前旧作
翻出来
晒了又晒

我那些诗
太长时间不见阳光
都快要发霉了

2020/08/09


酸奶

手机上看到一篇文章
说国内两大奶业公司
每年广告费
多达190亿
日均超过5000万
那些喝奶的人
天天喝的
不是牛奶
是广告
正要告诉妻子
一转头看她
正拿着一盒
其中一家
奶业公司的酸奶
边喝边看电视上
插播的
那个牌子的
酸奶广告

2020/08/09


比较的结果

气温不算太高
在开空调
与开电扇上
妻子与我有了分歧
看我勉强同意开电扇
她忽然改变主意
“算了
还是开空调吧
虽说花钱多点儿
但跟人家养车的人
比起来
咱们花几块钱电费
就不值一提了”

2020/08/09


安慰

母亲晚上去看过
下午出外干活
从楼上掉下来
摔死的邻居朱叔
回到家后直感叹
人生太无常
大妹安慰她
“所以呀
您老趁现在活着
想吃什么就赶紧吃”
大妹从父母家出来
在手机上发语音
把这话学给我听
跟妻子一起听完
我说
“她这话听起来
怎么倒像威胁呀”
妻子不以为然
“不管是安慰
还是威胁
只要妈妈听得进去
从此舍得花钱吃喝
那就行了”

2020/08/09


安心

父亲老在我面前
叨叨他活不长
有可能今年
都过不去
直说得我
也有些担心起来
昨日照顾他大便
看到一根
一尺来长的便便
慢悠悠溜出来
这下
我心里面有数了
晃荡不安的心
顿时归位

2020/08/09


朱叔

晚上到家不久
收到大妹语音
她声音都有点儿颤抖了
“刚才路过朱叔门前
听他家里人都在哭
我让妈妈去看了下
是朱叔下午在外面做事
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
我脑子里
满是每次回父母家
朱叔坐在门口纳凉
彼此打招呼的情景
有次他特地
起身走到父母门前
跟痴呆的父亲聊天
“看你儿子待你多好啊
天天回来看你
买东西你吃
你脑袋瓜子
莫要东想西想
好好享福就是”
他把手里头
已经熄灭的
光剩个烟嘴子的烟头
又重新叼在嘴上
转身离去

2020/08/09


豆芽

母亲在家里面
自个儿种了豆芽
晚上走时
她连筐端出来
让我带回一些
母亲扯起一把
装进塑料袋后
我说让我来吧
没几下
就把一筐豆芽
扯得干干净净
回到家
看外面下着暴雨
瞄了一眼手机天气预报
糟糕
明天要下一整天呢
这时方才想起
刚才太粗心
没留点儿豆芽给父母
母亲明天要冒雨
去买菜吃

2020/08/09


晚饭过后

母亲说外面天气热
让父亲就在客厅里面
走几步
活动活动筋骨
当父亲颤颤悠悠
挪动脚步
转向我时
我情不自禁
拍了两下手掌
就像当年
女儿初学走步的时候
做出要拥抱她的动作

2020/08/09


职场

同事小妙
调令来了
今早到单位
跟同事们一一告别
她来到一把手跟前时
我就在旁边站着
多么希望
一把手
最后能说
今晚全体同事聚餐
给她饯个行
但自始至终
他面无表情
只是嗯嗯了两下
回到家
我跟妻子说
“小妙来单位工作3年
第一年考评合格
后两年都是优秀
我不知道
为什么会这样”
“你要知道
早当一把手了”

2020/08/10


大婶

早上上班
走进单位所在的巷子
迎面走来个大婶
身穿暗红色T恤
胸前一对干瘪
松垮的乳房
太过明显了
不敢说难看
只能说不雅
观其姿色
倒还不错
心想
难道她女儿或儿媳
就没一个提醒她
买一副胸罩戴上
走了几步
忽然想到
自个儿母亲
真是呢
咱不也没想到吗

现在想到了
可也不好意思
说出口

2020/08/10


一只秋蝉

傍晚
回父母家
骑车走到
圆通寺附近
见两个少年
一男一女
蹲在地上
观察一只秋蝉
少女试着去抓
少男不让
“小小它咬你”
少女壮着胆子
碰了一下
秋蝉拍了下翅膀
“啊……啊……”
两个少年
被吓得
大喊大叫
再不敢靠近
悻悻然走了

2020/08/10


电工

一场特大暴雨
单位办公楼进水
配电房里噼里啪啦
只得派人拔下电闸
电话打给供电公司
半小时后
来了一辆工程车
和3名电力工人
开车的那个
下车后
站在院里抽烟
另外两人到配电房
看了一眼
就转身出来了
“这活儿干不了
我们只负责外线
内线你们得
自己找电工”

2020/08/10


暂缓理发

头发有点儿长了
打算去理发
妻子说
“急什么急
让它再长一段时间
争取今年少理两次
少理一次就意味着
少一次风险
理发店里人杂
你知道谁身上
藏有病毒呀”
想想也是
遂遵妻命

2020/08/10


瞧她这话说的

父母家电费
通过父亲
在邮政储蓄银行
办的一张存折缴纳
折子内页完了
需要更换
工作人员
让我报密码
这下犯难了
父亲如今痴呆了
连家人都不认识
咋会记得密码呢
一个前台姑娘
好心走过来
要过折子
帮我到柜员机上
试了两次密码后
取出存折
递给我说
“再试就锁了
只有等你父亲死了
拿死亡证明来办理”

2020/08/10


难以接受

父母邻居朱叔
前天下午干活
突发事故走了
到今天
仍然难以接受
这种情况
只在20多年前
远房三堂哥去世时
曾经有过
在他去世之前
父亲原本计划
奶奶百年时
请他来主事
没想
他反倒先走了
这次也一样
我本想朱叔
小父亲好几岁
身体也还不错
肯定走在后面
父亲百年时
有啥不懂的事儿
两家隔壁邻墙
可向他请教

2020/08/10


发粑原料

吃早餐时
跟妻子随口说了一嘴
“有段时间没吃杂粮了”
没想中午回到家
妻子已经做好
杂粮发粑
她将使用的原料
一样一样数给我听
“白面粉全麦粉
玉米粉黄豆粉
白芝麻黑芝麻
一共六样”
“数漏了”
“没有呀
我自个儿做的
还能不知道吗”
“里面还有一样
——你的爱”
“哎哟喂
酸掉我牙齿了”
妻子光顾着笑
嘴里的发粑末
掉了出来

2020/08/10


早知道

一场特大暴雨
将单位一楼淹了
一把手
赶到单位后
一遍遍说着
“当初我不知道
会出现这种情况
早知道的话
那会儿
就不搬来这边办公
或者在装修的时候
把一楼地面
抬高半米左右”
我在旁边
只当一阵风儿吹过
感受一下难得的凉意
记得那时我坚决反对
说这边几乎三五年
就会泡水一次
这不
我们搬过来
才3年零2个月

2020/08/10


档案

夜里一场特大暴雨
让单位一楼进了水
有间房子
一直给外包服务单位办公
里面档案浸泡了不少
一个年轻女人
站在门口
给负责人打电话
询问这些档案怎么办
就听她大声重复着
对方的答复
“你是说
将泡水的档案
全部扔掉吗
……
这可是你说的
到时候
有啥问题
你可要……”
她环顾四周
笑了笑
挂掉了电话

2020/08/10


栾树

单位门前巷子里
栽种了一排栾树
唯独院门口
右侧一棵开花了
仿佛
一个早熟的少女

2020/08/1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