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旗杆、旗和旗语

◎陌




旗杆、旗和旗语


我们是旗杆
黑暗得浓郁发亮的眼睛
是我们的旗
几乎被雪花湮没
我们的旗语
像在雪地上新写的几行白字
有人为了看清我们
打旗语的小旗子
借助双筒望远镜
远远地绝望地望过来





命运


高高的云杉向草原走去
雪从峰顶上走下来
白云在湖泊上慢悠悠地走着
你一个人走在森林草原上
看见西伯利亚的生命和生活交错
你看见你和映在湖泊上的自己
交错,你的脸
密密实实又空空荡荡
你的目光非常浓郁
周围围着深绿空间的影子





梦见一个女人


梦见一个好看的女人
好看得像她皮肤上的细小金饰
细小金饰空荡荡
闪着凉凉的光
在脖子上、胸前、腕上、手指上
在通红灼热的皮肤上
像许多的梦境裂纹





回家


斑马们
把灵魂镶嵌在身体上
像一座座坟墓
斑马们是一座座移动的坟墓
日光太大,草原太阔
斑马们不声不响
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
稀稀拉拉的几棵树
到处是移动的大斑马小斑马
穿草原,出不去
一切都像乱世





惟有发呆不会破坏了画面


一把锁锁一扇门
生锈铁锁锁生锈铁门
门锁的后面有什么
很长时间了
已没有人知道
中午的时候走过的人摸一摸
铁锁和铁门在发烫





明亮的悲伤


手电筒的光在入夜时
有些模糊
像蒙着尘土
一个人从手电筒的光下面
走过
像走过广阔大地的
一个小小的人
巨大的蓝色天空下
夜在加深,夜复一夜
黑暗张开又合拢
摩擦,撞击
时间变得很薄
手电筒的光在一片夜里
照着
一个人的
坚强和脆弱
像失眠
手电筒的光深深照着
在一片后半夜,漫长的一生





黄昏的尽头


我们从前想去高原上
每一片冰川都含有黄金
冰川融成了雪水
高山像脱落
我们的鞋印一块一块往下掉
我们把诗
写在高海拔的雪地上
离日光最近的意识的脉纹
天空的白云
像一群考古学家
给它们盖上蓝色遮尘布
我们会死吗
巨大的风把我们碾压
紧紧的呼吸

巨大的风本身
死就像伸手去触头顶的虚无
昏迷中
大地锁上四边
夜在神经上晃动着
阴阴沉沉的时间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