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自己

◎路云

来,听一会儿蛐蛐叫

◎路云






秋老虎扑向正午。没有人在乎获胜者
拿走牛黄片,或者加湿器,
七点之后环湖路上的人年龄偏大。
你向几条石凳打听哪个路段的蛐蛐最勤快,
某人边走边说边转动一对核桃
——都这么凉快了干嘛还要喝冰啤?

我第一个反应是这哥们喜欢
柔术比赛而不是拳击。
没听出第二句说词,你突然想飙一句
今天已是第四伏但嘴巴没动,
蛐蛐们都会在晚11点之前赶过来,
寻找属于自己的耳朵。
我一直惦记着那只扑向你的老虎,
没有吼声,什么也听不到,
可能够看清一圈豹纹把寂静卷向半空。
断片之后有三个小时不见了,
你们,管得着嘛,

等等,来,玩一把否定的游戏。
住在白沙井的一个老爹爹对另一个说,
你快不朽了,哈哈哈,
不朽,在所有的诅咒中不朽最动听,
说点别的,否定真会玩,  
给,这个嫩仔槟榔奶爸都喜欢吃。
在这个快要不朽的夜晚把长沙长沙我爱你
连续说五十遍就变成——
你绊坏哒脑壳。否定很好玩,
水老倌没一个靠得住,
继续,让词语绕着铁栏杆转圈,
不发颤的口齿很犀利——
老虎,老虎,
那个女饲养员在虎舍借住一晚回来
生下两只波斯猫,
一只闭着眼睛对另一只说,   
你的喉管太小简直蔑视我的牙齿。
说好话不需要掏腰包可为什么
还有那么多同志喜欢呸人?
第四伏是什么伏,脑转晕之后  
爱上凉茶免费喝,
我带你去吧,进门直走右拐再左拐,        
一不小心就到了索道入口,   
可惜啊,她还没有爬过碧虚峰。
这年头将那些老乌龟剁了红烧吃的人,
个个水嫩嫩的,
跟着熬的都变成了蒸气。
注意,把牛啊念成啊牛然后连着念的人在亢奋中
被自己的声音粉碎,
没有一个词愿意接受意义的诱惑来当搬运工,
否定这个满哥长得真帅,
呸,呸,第一次犯规可以原谅。
继续,解放西的妹陀喝假酒照样会吐,  
我的心情一好起来就会说,
老玛老玛我爱你,  
碰哒你的鬼,骨头被人吃掉的声音都听不出,
有什么资格谈论寂静。继续,
牛郎被抓这个偷窥狂,
目光上了白釉之后能在火炉里      
呆到猪肉价格翻番,
要不,咱们再玩一会儿
口味太重的人不宜到第四伏度假,
黑椒汁跟在柠檬水后面,  
来点儿墨子来点儿霍珀来点儿维特根斯坦,   
再加点嗦螺和费曼,
有一点可以肯定,第四伏从哪天开始,
与泰森家养什么宠物无关。
说不清燥热发源于一块炸过头的臭豆腐,
抑或某个影子,没人罚你把冰棍老街绿豆冰棍的
吆喝声录制成铃音。
一蓬水草在马达声中蹦迪,
否定带来的快乐都已经被肯定的方式
加工成碎花拼贴, 
每个旺季都会在一批款式中不朽。
先生,她们嘲笑您对于咸嘉湖的热情
不打一点折扣,那么,
凉风作为纯天然面料为何不接受量身定做?       
醒来即是对断片的否定,
温差加大适合昼伏夜出浸泡在蛐蛐的叫声中,   
直到小水珠顺着睫毛往下跳,           
祝贺祝贺,小心,下一个。  
说点别的吧,这年头还有谁愿意把骰子
加工成睡美人模式然后亲她一下,
王陵公园的桂花全开,    
这太扯了——阿弥陀佛,OK,
靠谱的表达是她说纽伦堡香肠好吃。
否定在尾声阶段像打孔机,
睫毛起泡,来
听一会蛐蛐叫。
别解释。坐下来,坐下,
来到自己的身边尽可能靠近锁骨。  
到了把脑袋清空的时候,  
三啊四啊,四啊三啊,哦哦哦,
剁辣椒不怕百威,
走一个,
她的笑声滚烫现在像一杯凉开水。      
零点,光秃秃的耳背完全贴着后脑与湖面齐平,
风吹着湖水在蛐蛐的叫声中
漂流,

拜托,能不能说点别的,        
绕过闸口我爱你的声波被豹纹吸收之后,
——喂喂——好,快到了。   

2019/8/29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