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 (组诗)

◎沙马




沙马,当代诗人,现居安徽安庆


中年微光


中年以后的微光照不亮一粒尘埃
一阵风,吹落滴血的
梅花。我在翻动死者的书页

对于其中暴露出来的
残骸,他们说,美,是孤独的

孤独,是一粒盐,继续在
海水里煎熬,太阳之下,还是有人
想着如何借尸还魂
2020213


钟,时间的面孔

钟,时间的面孔,风,树叶的
呼吸。我,自己的晚餐
这些现实主义事物给人们抛下的
却是虚幻的影子。我的
手里一生都在玩着别人的魔方。
没能玩出灵魂,这是
因为我的疾病里一直藏着别人的
病句。最后的词是那棵
枯树上一片迟迟没落下的叶子
2020211


卡夫卡

什么语言能够证明一个孤独者
的背影是另
一个孤独者的背影?

有人幻想着美人鱼的晚餐,有人
幻想着自己的共和国
你幻想着被篡改后的敲钟人
 
看着窗外的河流
你把父亲的面具扔了
出去。大街上走动无数的替身

从侦探小说里走出来的警察
在一个灰蒙蒙的
早晨,闯入了甲壳虫的房间
2020214


让出的空间

我常常缩回自己,是为了给这个
世界让出我仅有的一点
空间。那么是一只蚂蚁,一片落叶,一粒灰尘

因为我的空虚感,并不空于
一座红色的疯人院

活着,有一个安静的地方呼吸
就够了,我相信

让出的空间,会有更好的事物出现

2020131


世事

那个晚上我父亲去世了,打电话
给他,他说正在麻将
桌上走不开,匆忙说了一声抱歉

那个晚上,我只打电话
通知了他一个人,那个晚上下着
大雨,还有闪电

几年后,同样,也是一个晚上
下着大雨,还有闪电
他打电话给我,说他父亲去世了

我喘了一口气,在大雨中走了
一圈又一圈圈,还是
走进他家给他的老父鞠了三个躬
2020726


无题


热衷于狭义相对论的人并不理解
一只脱壳的蛹
也有着它们秘密的欲望

而精神里的蜥蜴
有着沙漠一样的辽阔

从物质的市场到圣西门的后花园,
有人随手扔了
钥匙、口香糖和安全套
2020626


现实

我没有理由怀疑一个烧掉
自己影子的人,也
没有理由怀疑一个女人形式上
的春天。有人悄悄
走进房间将我隐私的时针
往回拨一圈,但我
不会在主观上和一个人坐上
旋转木马,或者
在客观上倒立四肢出门
2020427


来世的事物

即使我的来世是一只鸟,也要
说一声谢谢!即使
这只鸟没有小松鼠那么快乐
也要说一声谢谢
对于今世做人的辛苦和
绝望,同样要说一声:谢谢

此刻的风声太大,我不能有
过多的幻念。不能用
今世的影子填补来世的裂缝
一道闪电下显现出我
的残骸。我想
如果来世的事物有着
母亲一般的微笑,该多好
202078


现在是八月

现在是八月,有很长时间没有
写出一首像样的诗歌
如果说我一点也不在乎可能
不太真实。但朋友们
要想从我脸上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也是困难的。像平时
一样,朋友们喝了一点酒
就骚起来,张开手大声喊,走,泡妞去
嗯,走,开心去
我嘿嘿一笑,以为这是
发生在梦里的场景。可那个
叫“黑玫瑰酒吧”着实
让我们曾有过丢失灵魂一样的快乐
相比而言,写作仅仅
是其间的一次短暂的喘息
202086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