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5岁以前的诗(20首)

◎非亚








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
在那些雪白的镜子前
我总想大声说话
黑暗来临之时
我的眼睛正浮上
陡峭的屋顶
成群的鸽子
总是在这样的时刻
向我飞来
你知道吗
时间的触角
总是不安地摆动,往事像
一些善良的蛇
记忆像列队远行的鸟
现在下雨了,天暗下来
你知道吗
墙壁像上帝的面孔一样柔软
每晚准时地
出现在你的面前

1988,1,16。



候车时刻

钟声,远远地敲打着夜间八点
淡淡的灯影和夜色
空旷地衬托着车站庞大的躯体
淤积在广场的
是一些搁浅的汽车和行人
那些激动的,或焦灼的面孔
在穿过黑暗的水泥地面时
被一袭袭黑纱似的静穆
掩去了复杂的表情

那些呛人的烟味
弥漫了高大的候车室
那么多人在说话,晃动,走向窗口
抢购苹果,点心和糖果
而铁轨,却安静得像洁白的河流
站台,有人在若无其事的踱着方步
掩抑着列车到达前的一丝慌乱
红灯在提醒,今夜
所有的不安者
都要被载向远方,感染
另一个城市

1987,11,10.



春天

春天回来的时候
我很平静
苹果
并没有丢失
我把自己安顿在
帆船一样的藤椅上
在耳朵听得见的窗外
我感到一大片蚂蚁
慢慢吞食了
阳光

我能够从冬天回来
并把自己的房子
布置得
像单纯的静物画
我期待风声很轻的日子
把许多温暖的气息重新罩住
心境平和
等待着你重新回来

1988,3,8。



雾  

雾弥漫而至,是一种有力的白色在冲动
黑夜退潮时,雾升上白昼的瓶口
雾是所有的白瓷花瓶,在相视的一瞬
突然碎裂
雾是水的抽象,是大片釉的反光
雾均匀的呼吸里,你已看不见,自己往日的情人
    
雾使诺大的城市成为配角
一片白色的现代布景里
雾正在潇洒地击剑,练功,喝牛奶咖啡
制造一次特有的滑坡和险情
两只白鸽,在晨报中失踪

整整一生,总有许多日子充满大雾
很费劲地思想
结果,雾仍是一种逐渐扩大的寂静的空白
雾什么都是的时候
正好什么都不是
纸的正面,正是雾的反面

雾是影子,是我们身后荒废的花园
回忆般宁静
雾是一排精致的牙齿和花朵
雾来的时候,最好收起桨
这样一切晃动的声音,将停留在嘴边
雾滑落头顶的时候
鱼正挥动鱼翅,游离自身

1988,4,7.



这一生

这一生常常在一个地方坐着不动
像冬天的石头
冰凉,沉默
这一生等待着一朵云
一朵洁白的云,飘近又离开
遥远的山冈上
这一生期待过一只大鸟
在头顶盘旋后,又伤感地离开
这一生去过很多地方
最后还是回到自己的家乡
我热爱过的女人
这一生离我远去
让我孤独痛苦死去了无数次
这一生总感觉时间短暂
日子像流水
哗啦哗啦从身边流走
这一生双手也曾在空中胡乱挥舞
结果什么也没有抓着
这一生常常凝视天空
一动不动地凝视天空
想了半天
还是想不起自己的名字

1989,10,22.



预感

影子出现在天空,树木伫立在
我的面前
红色的长桌
摆满死亡的水果
黄昏静静地从窗外
走过
它用手触摸的夜晚
风将是黑的
所有的事物
都下沉到河流下面
像一些鹅卵石
静静闪光,发亮
只有时间
依然嘀嗒嘀嗒走着
整个夜晚
我将听到一些脚步声
在走廊的尽头
响起

1989,11,11



日常之一

在房中读书,写作
没事的时候
到户外察看天气
想起这个世界
亲爱的朋友天各一方
不免难过
有一个女孩
最近我
多么爱她
很多时候
感觉自己
是一件多余的道具
暗淡,陈旧,卑微
并且渐渐
趋于无用

这使我感到一丝
悲哀与惆怅
常常放下手中的笔
默默聆听
头顶的一阵风声

1989,11,11



新年预感

静坐,置身于某个冰凉的空间
暗哑的墙壁
失语的白昼
同时耸立在你面前

感觉如一根明亮的香烟
虚幻的时间,化为缕缕
痛苦的烟雾

空气中,某种难言的气味
越来越重
埋没我的东西
越来越深

门窗突然抖动
我禁不住
打量自己

四周布满混乱的静物
人群向前涌去
一只气球,在空中
砰然而裂

1990,1,30



旅馆

我推开一扇门
又推开一扇

一束束的鲜花就摆在
桌上
我沉默着,不由自主的
被一只手牵引
房间5115
一把钥匙说

穿衣镜前
我持久地打量自己的额头
柔软的地毯像一片沼泽
我陷落进去
发出声音
并抓住一朵飞得很低的云彩
在这空旷的房间
我突然发现自己
变得有点儿陌生
和费解

1990,11,18



空白

凝视中总有一片空白在弥漫
沉默的烟雾充满房间

思想的头颅,重重倒下
两道冰凉的目光
洞穿墙壁

窗外的风景,大片涌来
凌乱的树枝
挂满生动的面具

我突然看不清自己
在镜中,倒向软绵绵的
下午

茶几上,空无一物
时间像一只鸟,转瞬飞走

我转动头颅
看到墙壁,只剩下一片空白

在周围
不断扩散

1990,2,2




远处的一片树林

远处的一片树林
下午三点钟
我信步走去并越过了
几幢房子的阴影
我的周围
阳光多么温暖和明亮
蹲在路边的石头
是一些
思想的羊群
此时没有风
没有一只大手能掀动
我柔软的衣服的头发
甚至拉扯住
我的身体
现在我感到四周多么宁静
整个下午
远处的一片树林
在天空下
越发安详和明亮
映照着
我单纯沉默的心境
       
1990,2,12



恶梦

我醒着入睡了
沉默的眼睛,在深蓝的夜幕中
闪烁
没有遮拦的原野上
我聆听着
粗大的风扑向窗口
那些惊动的石头
变成了突然的狮子
我惊悸地翻动自己
痛苦的表情使我难以自持
当我醒来
看着周围的夜晚
我依然听见自己的心跳
砰砰地敲击着
无人的天空

1990,9



雨夜

当一大片透明纷纷坠地,被黑夜
捏碎为晶莹的液体,当一种
密林般的声音,从地面漫延上来
围住我们的身体
亲爱的,那就是我们
久久渴望的雨夜
狂暴季节里的
雨夜

1988,4,6




直觉诗人

那些树是有表情的
那些并不存在的树
在我们的身外
暗示一种冲动和方向

从远处漂移过来的日子
隐蔽得,多么像一个强盗
不着痕迹的双手
随时洗劫我们的面孔

每天,我都穿过这条街道
回到自己的房子
大理石般的风,在头顶
随时响动
成群的

已悄悄滑过了天空

1990,9



某年某月某日:雨

比如某个上午
天空一片灰蒙
雨不知不觉降落
我坐在自己的房间
读书或者写作
这种时刻
我常常不能安心
一些细小的声音和晃动
都能将我深深打动
仿佛一些安静的时刻
让我专注于
往事甜蜜的回想
现在我感动四周一片安详
甚至已没有鸟儿
停留在空中
不禁想起一些
类似孤单的情景
我想说出一些什么
而始终没有说出
 
1990,1,12



空气

我在空气中行走
这种物质,绝对是
    看不见的
我看见的,仅仅是
诸如此类的一些东西
比如树木,鲜花,汽车
    人群和建筑
它们停留在
天空
这个巨大的玻璃房子下
鸟有时从窗外飞过
这时我就听见
一阵清脆的空气嘶鸣
犹如偶然打碎的
一只杯子
在空气中,裂成几块
尖锐的碎片
现在,我可以肯定
这种物质,就在我的
    身边
像一位忠实的卫士
随时涌过来
填补
我身后移动的空白

1989,9,27



鸟随时会向我飞来

一张纸已不能阻止
鸟随时会向我
飞来
无论我是在房间
还是在街上
脆弱的空气和墙壁
随时会被洞穿
梦境如此虚弱
敞开的天空毫无遮拦
一只气球
无法逃脱炸裂的可能

树木和房屋,阴险地出现
神秘的白昼,深藏一千重门

即使是在这样的下午
阳光灿烂
空气中弥漫着苹果的味道
我依然格外平静
不相信奇迹的发生
鸟随时都会向我飞来

1990,2,5



冬天(二)

我推开一扇门
走进自己的房子
窗外的风
一天比一天刮得更紧
这个冬天
凋零的黄叶铺满一地
我看见一条笔直的马路
把所有的寂静
一直延伸到我的心里
多少年了
那些熟悉的人群
早已消失得
无影无踪
我托着自己的头颅
静静地注视远方
从光洁的镜子
我看到树木长高
石头翻动
野草似的胡子布满了下巴

1990,10



日子

在风中竖起衣领,穿过
    广场
让受伤的太阳在身后嚎叫
忘掉一切,两手空空
没人的夜晚
沉默一面墙壁

那个窒息心灵的凶手
在窗外一闪而过……
阳光照在钟上
里面有一种
深不可测的死亡

1990,2,16



印象:雨

那天天气不好
刮风下雨,使你穿过广场时
空无一人
你知道这时
总会有人在窗后观看你
春夏秋冬
这里总是那么一幅风景
你想象阳光灿烂的时侯自己会怎样
月光照临时又会怎样
现在你打着伞
像一阵风
很快很轻地穿过
广场上的雨
当然不会注意到
你身后溅起的雨珠和飘动的身影
已经那么优美地印在
别人的记忆里

1987,10,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