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0年的诗(六)

◎吴晨骏



《孟秋讲的故事》

孟秋与
《春笋报》的小作者们
从南京的码头
乘坐游轮
去南通郊区的
一个小镇上
开笔会

笔会开得很成功
喝酒
唱歌
朗诵作品
那些十几岁的
小作者们
个个都
激动得脸上泛光

在小镇的街口
一个杂货铺店主的女儿
为小作者们
送啤酒
送烟
显然她的热情
被这些陌生来客们点燃

一周的笔会结束后
孟秋返回南京
遇到罗鸣
告诉他笔会的盛况
第二天
罗鸣一个人
乘坐游轮
去了南通的那个小镇

2020.7.1


《上帝生活的世界》

生活在二维世界里的人们
渴望拥有高度
他们写了无数的诗
咏叹高度

生活在三维世界里的我们
渴望拥有时间
我们也有无数的诗人
写诗描述时间的无法把握

生活在四维世界里的人们
渴望拥有概率
他们知道从概率上来说存在着另一个平行世界
与他们的世界同时发生,或者同时湮灭

上帝生活在什么世界?
他肯定不在我们能够想象到的世界里
在上帝生活的那个世界
没有渴望,也没有遗憾

2020.7.2


《南唐》

有南唐的瓷器吗?
我问苏澄。
苏澄指着一只碗
解释说,
我只能讲这是
唐末五代时期的碗
不能看出准确造于
南唐的瓷器
南唐的时期太短了

南唐很短
李后主的雕花宫殿
现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又有什么依据
去辨别一只碗

都是地下的?
我指指桌上摆的
几只碗问。
苏澄神秘地点了点头

2020.7.3


《生活》

昨天下午罗鸣又喊我喝酒
我干干净净地告别老婆
离开家
先去罗鸣家楼顶看了
他栽的西瓜、南瓜、冬瓜和丝瓜

不久,海氏的车
来接我们去锁金村的饭店

寒露带着果果来了
晓青带着女儿来了
郑胜成来了
孟秋来了
我们喝起来
几杯白酒下肚
我感到我开始发生化学反应
一个完整的我
裂变分解成几个我

半夜,其中的一个我回到小区
在树林里小了个便
坐到凉亭里
玩手机
已躺在床上的海氏
用微信提醒我快回家睡觉

今天我早上醒来
挨了老婆一顿骂
她说我浑身酒气,太难闻了
我赶忙道歉

回想昨晚的酒局
我听到的最精彩的话是
寒露说的:
“新冠病毒真的
从我们生活中消失了吗?
我怀疑它们还没有走远。”

2020.7.4


《祭祀的对象》

我们的老祖宗们
动不动祭祀天地
杀一些
牛、羊、猪等牲口

有时也杀
几个活人
做祭品

尽管如此
几千年来
在华夏大地上
天灾还是不断上演

能够制造
超级大灾难
比如
干旱、洪水的
力量
很可能不是来自
我们的老祖宗们
祭祀的天地

很可能,那力量是来自
比我们三维世界
更高维的
世界

我们的老祖宗们
选错了祭祀的对象

2020.7.5


《诗》

我写诗的火焰快熄灭了
像一盏缺了油的灯
现在只靠燃烧灯芯
发出微弱的光

我扶着墙干咳
想吐出激情
我把胆汁都吐了出来
却吐不出激情

诗已经离开了我
它不会在枯萎的躯体上停留片刻
如要挽留它,只有一种方法——
用自己的鲜血去喂养它

2020.7.6


《福州的太阳》

在福州时
我经常与林彰喝啤酒
喝完,我们
偶尔会去洗浴中心
洗澡、睡觉

那是正规的洗浴中心
在里面
只能洗澡和睡觉

昏暗空旷的大厅里
躺着好多与我们一样
醉了的人
服务生倒茶时的脚步声
像猫在跑

我们睡到次日早晨
各自
在不同的时间醒来
我一个人走出洗浴中心的门
舒坦地朝着福州的
太阳打个喷嚏

2020.7.7


《突厥人》

贵州山区的怪叫
我也听到了

某种动物
因饥饿而嚎叫

还是,巨龙在翻身?
或,地震前大地发出的呻吟?

今天我陪罗鸣来到无锡,夜里
罗鸣鼾声阵阵,酷似山区的怪叫

我们中午与阮夕清和小孙
在运河边的古街上喝酒

下午我们去寄畅园喝茶
晚上,我们与无锡的画家和诗人们聚餐

罗鸣又喝了不少酒,他滔滔不绝地
大谈他的突厥人血统

他继承了突厥人的高鼻梁
和好酒量

2020.7.8


《老于头》

喝,我们一行人
从无锡喝到金坛
与金坛医生作家老于头(于建新)
喝到一起
老于头是感染科医生
善于治疗艾滋病和尖锐湿疣
我们向老于头请教了
如何避免得上艾滋病
老于头说,只要不爆菊
就不会得上艾滋病

每人喝了半斤酒之后
我们又把金坛另一个作家李永兵
从遥远的开发区喊过来喝

金坛地下是巨大的盐矿
我们全都喝醉了
在盐上睡了一夜

2020.7.9


《风雨中的野雁》

我们与老于头谈论写作
老于头从医几十年
管理常州金坛区
几百名艾滋病患

他每天上夜班
在工作之余坚持写作
他形容写作是坐在冷板凳上
苦熬、苦练、苦修

老于头主要写小说
偶尔会写几首诗
我们谈论了医生职业与写作的相似性
这两者都与人的生命有关

老于头是我心中的写作英雄
我写诗记录老于头这样的人
他们就像风雨中的野雁
为到达温暖的南方,在天空中疾飞

2020.7.10


《诗送王延钊》

我悲伤了好一会
当我下午从森子那里得知
王延钊去世的消息

他比我先投入了
死神的怀抱,他先我一步去了异境
我在南京等不到他来了

前年,我去平顶山见森子
森子介绍王延钊给我认识
去年王延钊又邀我去平顶山喝酒

我和王延钊在白龟湖边
冒着细雨,并肩散步谈心
柳树的枝条轻拂他的中年

和我的老年。他不是一个凡夫俗子
他有极强的理解力
他与我一样喜欢博尔赫斯

他因绝症而死,死前一定疼得可怕
在彻底昏迷前,他唯一的安慰
就是把死当成玩笑

他要与所有的老朋友开玩笑
他要藏起来,藏到我们
难以找到的地方

他写散文、诗和小说
他笔名叫北鱼
他走得太早,成名作还没有写出

2020.7.11


《一个叫杨诗斌的诗人》

前几天在无锡
我遇到一个叫杨诗斌的诗人
他是小说家阮夕清的朋友
长相有点像陈云虎

他是大学机械专业的老师
他写的诗,像机械零件一样准确
诗中任何一个比喻都必须生动
都必须像街上的美女一样引人注目

他像陈云虎一样喜欢长途旅行
从无锡去西藏,去内蒙
他又像陈云虎一样,喜欢独自一人去湖边
坐在木凳上看雨、发呆

他请我们喝酒,赞美我们共同的
朋友袁晓庆和陈云虎
他的老家在南京。等他以后回宁省亲时
罗鸣和我会拦住他,一起喝几杯

2020.7.12


《回忆无锡》

我坐在南京的家里
思绪又回到无锡的那个下午
回到静静停泊着的南长街
这是我第一次来无锡会友
在南长街与阮夕清和孙嘉羚见面
他们的小说好得让我吃惊

相比于南京,无锡对我是隐形的城市
我不了解这个城市
只知道瞎子阿炳很久以前在这里生活过
阿炳的忧伤现在还聚集在城市上空
用孙嘉羚的话说,阿炳还没有挥发掉过多的自己
用阮夕清的话说,我来无锡的时间错了
我应该冬天来,在寒冷的冬天
太湖里的蓝藻都沉入水底休眠了
那时我才能看到真实的无锡
一座青山碧水边的城市

2020.7.13


《洪水》

面对泛滥的洪水
海氏从淘宝买的橡皮艇管不管用
我有点怀疑

这两天看新闻
湖北、江西、安徽和江苏
的江堤都告急

江水已经漫上了金山寺
白娘子和小青,赶快停手吧
不要再呼风唤雨了

我重看了电影《从海底出击》
德军的潜艇
沉到海底居然扛住了水压

海氏,你买一艘潜艇吧
这玩意不仅能防洪水
还能用于旅游

最好你买一艘战略核潜艇,海氏
你捎上罗鸣、孟秋和我
我们开潜艇去浩瀚的大海里

从大海深处,潜艇发射出的一枚
又一枚核弹
像璀璨的烟花

2020.7.14


《含情脉脉》

两个女人在水库边钓鱼
结果钓上一个裸泳的男人
罗鸣发了这个搞笑视频
被非亚看到了
非亚让我把它写到诗里

杨黎上月19日离开南京
去成都做白内障手术
结果被医生查出血糖偏高
他要先吃药把血糖降下来
才能做眼睛手术
所以老杨到今天还没出院

我陪罗鸣去金坛时
与老于头的同事杨医生一起喝酒
杨医生向我们介绍了心脏支架
他说,国产支架发展很快
而且价格便宜
我们没必要一味迷恋进口支架

我做了一个梦
我只记得其中一个场景
我在垂直于地面的高墙上奔跑
双手在墙顶用力一按
我整个人就站在墙顶

我很喜欢陈云虎
可惜我与他离得太远
不能经常去他家混饭吃
不能与他每天谈诗论艺
像他那个年纪轻轻死去的兄弟一样

2020.7.15


《南大碎尸案》

去年初春,我和孟秋去常州
我们在金磊的庄园里
喝了大量的白酒
次日,金磊开车把我们载到市区
丢在路边

孟秋要去见他在常州记者站的同事
他像一个特务,要去见潜伏在常州的部下
我们在一个大商场里
与孟秋的两个同事碰头
他两个同事神情庄重地
把我们带到商场楼上饭店里吃饭
吃罢,又带我们去一家
日式的茶馆喝茶
榻榻米和精通茶道的女服务员
都无法让我的酒后抑郁减轻
我恍惚中,听他们三个特务
聊起南大碎尸案和刁爱青
我听孟秋说,可以把这个案子拍成电影
他的两个同事都表示赞同

南大碎尸案也是盘旋在我心中
很多年的阴影
我经常想,做这个案子的人
会不会是我认识的人?

2020.7.16


《给延钊的信》

延钊,你还没有走远吧
你此行有没有带上一些书

你先去冥王那里报到
争取做一个不大不小的官

我在人间再苟活几年
随后就会去找你

我们未来相会在幽闭的地狱里
再没有死的忧虑

我们可以开怀畅饮
在安静的冥河边喝一千年酒

你知道吗,我在人间时常很孤独
当我看到树上的叶片就会想起你

我会带一片树叶去找你
当我经过地狱之门,树叶变白

延钊,在地狱里我们
阅读白色的书,观赏白色的树叶

谈论我们在人间陈旧的经历
文学依然是无尽时间里重要的事情

2020.7.17


《做爱》

杜丽娘梦中与
一书生在牡丹亭里
做爱,缠绵缱绻
她醒来后病倒,死去
葬于梅花庵旁边的
梅树下

三年后柳梦梅进京赶考
路过梅花庵
与杜丽娘的魂魄
做爱,杜丽娘的魂魄
让柳梦梅掘开
梅树下的墓
于是,杜丽娘复活

汤显祖写的《牡丹亭》
讲的就是这样
一个故事
杜丽娘的死去和复活
都由于做爱

2020.7.18


《对水灾的担忧》

下午我骑车去小区后面的
运粮河察看水情
水面离河岸顶部只剩下
半米的高度

河岸上一个蓝色帐篷
里,一个黑胖的家伙
躺着,上级派他来防汛值班
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

天仍阴着,毛雨飘飘
我从河岸的一头骑车到另一头
不时歪头看向盛满水的河
我似乎比一头猪还焦急

我好久没有写猪了
最近南京的瓢泼大雨只在夜里下
半夜三更电闪雷鸣
也许明天早晨我起床后
就漂在水面上,像一头无可挽回的猪

2020.7.19


《垃圾场》

我有一次
骑车去郊区
越骑,景色越荒凉
不小心我闯入一个垃圾场
几个工人
在整理垃圾
向旧货架上摆放
电视机、洗衣机、冰箱
的残骸
一个衣服破烂的小孩
挥舞木棍
阻止我前进
我怕有意外
赶紧退出垃圾场
骑到后面的
一片树林里

树林里有一座
被沼泽环绕的亭子
亭子栏杆上还可以看出
深红的油漆

2020.7.20


《世界大战》

未来的世界大战
是核潜艇之战
在海洋里像幽灵一样游弋的
几百只核潜艇
相互攻击

它们代表着地球上
不同人民的意志

2020.7.21


《记一次文艺界的活动》

昨天参加赵本夫老师长篇小说
《荒漠里有一条鱼》
作品分享会
散会后,与赵家千金寒露喝酒
我们五个人
李樯、赵步阳、郑胜成、罗鸣和我
喝完两瓶白酒,又喝了几罐啤酒

半夜,刘蕴慧开车带我和罗鸣回家
她开得很稳,让车子滑行在南京的寂静里
她问我俩,对她最近在Less网刊上
连载的小说
有什么看法
我说,很好啊,人物关系处理得不错
罗鸣说,老吴的赞美中有浮夸的成分
要仔细辨别他哪句话是真的

我跌跌撞撞地回到家
老婆已经睡着了
我倒了一杯白开水
坐在椅子上
听耳机里
古筝和二胡的合奏曲
随着悠扬的旋律
李慕白手持宝剑
在翻滚的竹林上面
飞来飞去

2020.7.22


《媛媛》

一群人走进燕皇小厨
会打牌的几人,在大厅里打一局掼蛋
我不打牌,先去包间坐下休息

包间里已有一个女人
她正拿一面小镜子,照额前的头发
她叫媛媛,是寒露的朋友

我们聊了一会
寒露闯入包间,说
不能把你们两个单独关在一起
你们产生私情就不好了

媛媛后来在晚宴上告诉我们
由于两年前生了一场大病
现在,她对所有男人都失去了兴趣

2020.7.23


《泄洪区》

安徽泄洪区里的
人们
正处于绝望的境地

洪水
淹没他们的稻田
冲垮他们的房子

他们像猪一样
在田里哭
在房子边喊

我看见了
可我什么也做不了

不把他们的良田和家园淹掉
江苏就会被淹掉
上海也会被淹掉

2020.7.24


《三个年轻作家》

寒露买了一大袋馒头
去八卦洲慰问抗洪一线的
曹寇、江敏、江敏的老公郑胜成
在江水的咆哮声中
他们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

曹寇的媳妇去内蒙生孩子了
寒露的儿子上幼儿园
江敏的儿子上小学
二十年前的三个年轻作家
曹寇、寒露、江敏都有了
继承香火的人

在一个夏天的夜晚
我曾去富贵山北边的排档
与那三个年轻作家喝啤酒、吃龙虾
我们头顶悬着的
是明亮的、快乐的大白炽灯

2020.7.25


《吸血僵尸》

韩国电影导演金基德的《网》
讲一个北韩渔民出海打渔
船坏了,他被水流带到韩国
韩国反间部门怀疑他是间谍
对他用刑和策反
而他拒绝韩国的挽留
坚决要求返回北韩,与妻儿团聚
电影的结尾男主角精神错乱
死于北韩军人的枪下

我蛮喜欢看韩国人导演的
以南北韩冲突为背景的电影
它们让我明白国家、暴力、
民主、专制、人性、自由
这些看上去空洞的概念
其实都实实在在地与人的生活相关
当人无法思考属于人的问题时
人其实就是猪
或夸张一点说,就是吸血僵尸

2020.7.26


《南京音乐人》

2018年夏天我被命运裹挟
重新捡起文学写作
我才从金磊和孟秋两人那里
知道我有个唱歌的校友
非常非常地火,他叫李志
我当时对李志毫无了解
对他的歌更是一头雾水
到2019年我想了解他时
他却莫名其妙地被封了

我以前知道的南京音乐人
只有吴宇清和麦田
麦田去了北京
吴宇清自杀于2017年9月
我在网上查到
2017年七八月份李志
一直在陕西和宁夏两省巡回演出
那么,9月他回南京了吗?

我并不认识李志
前几天上海一个做影视的朋友
让我找一下李志的联系方式
如果谁有,就请告诉我吧

2020.7.27


《前嫂子》

我老婆的前嫂子昨天死了
昨晚,我老婆陪前嫂子的女儿
去处理前嫂子的后事

我老婆回家后
一夜辗转难眠

今晚,我老婆来我书房
不肯离开
她不肯在我写诗时
一个人待在可怕的卧房里

2020.7.28


《杭州杀妻案》

犯罪嫌疑人把他妻子
剁成肉酱
从自家的下水道冲走

他为什么杀妻
仅仅是为财产
还是另有所图

人们谈论杀妻案时
很关心案子里
男女之爱的熄灭

代表着爱的十字架
被拆除、被捣毁的地方
男女之爱自然就不会炽烈

2020.7.29


《痔疮》

初发痔疮时
我心很恐慌
看血染厕所
我想,我这就完了吗?

后来每隔一年
我就发一次痔疮
用神药马应龙
治疗一个星期就好了

每次止血后我都感叹
我命不该绝
还可以在人间
快活一些年

罗鸣也有痔疮
我常和他一边喝酒
一边交流
治这个病的心得

2020.7.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