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旁落

◎木易





“何以为人,不过欲望满身。”
——佚名


1

你说,好喜欢这略带腥味的海风
等候分解的情绪散落
如滞留想象中的沙粒

那是离出生地最近的海
注定淹没我们的躯体和嘴唇

一面是静止的,一望无际
一面是躁动的,不安与狭窄
是分置于两人内心
各自不同的大海

一张若无其事单纯自信的脸
时而楚楚可怜
强忍住哭泣时皱着鼻子

忘了带防晒霜、白色帽子
带花纹的泳衣、红色拖鞋

“原来,我们与大海之间没有距离。”

2

“当然,
如果你见过真正的海,你就变了。”

午夜海水的黑极其陌生
你义无反顾地扑向它
也可能是它正向我们涌来

黑沉沉的海面闪烁着微光
未知的严寒或炙热,熄灭
你来不及脱下衣裙
却轻易放弃了世界
躺在了潮汐的胸口

去吧,去感受那无已消停内心的畏惧
如同炸裂
如同渴望

你说自己就是无法突破的壁垒
比如,无法接受和一个不爱的人上床

翻滚着的海浪绵绵不绝
扑腾着向我们奔来喜悦与痛苦

若冷漠的长夜仅证明纯粹
那头顶的星空呢,它隐瞒过多少黑洞
吞噬一切物质的因果

而你永远看不见它的旋转
永远无法与之面对面
这是多么可怕之处啊,好比漫长

有太多我们不曾窥见的事物
它们正在腐烂
像失去的时间和睡过的人

“而我们,或者仅仅只是样本?”

此刻你在不远处呼吸
此刻重生

3

清晨,你走出浴室,脸颊潮红
买来的新鲜水果放置茶几
聊起染发,渐变的金黄或绿色
“只为改变未来的心情。”
所谓明天,谁又能替你描述呢?

夏日尚不足以盛大
哪怕植物的绿已接近深沉
大海加速了喘息
太阳正在努力制造阴影

瓜果发育饱满
所谓南方,早已沦陷于近代史

你站在了海的面前
你说海的蓝色是敏感的

正午,白色的海浪一阵阵袭来
那种疼多像眼泪
你说好爽啊
那时,你正从巨大的盐水中浮出身体

孩子们踩着细小的沙粒
你说起那位遥远,从未谋面的网恋情人
也想和他生下一堆小孩
一辈子住在远离城市与大海的地方

多少次,远处的海湾释放惊涛
压迫强大无比的自制力
覆盖宽阔的欲望,万物的欲
瞬间,拉长所有事物的平衡

你常常与我一起保持沉默
似乎还有谁会替我们表达

海风像在进行一次次手术
更贴近浪的本质
你将我引入深处
却拒绝我伸出的双手

“总算胜过了愉悦的折磨。”

你说那晚在梦里见到了蛇
出现在童年时老家的门口

4

那些打捞上岸的海鲜
“它们很可怜,它们都是生命。”

我们共同的海面没有一条路
更无法打开一扇门

“从第一次见面,
我们便开始成为彼此的回忆了。”

我们周围全是诱惑
包括这海

“世界,并非想象的那么干净。
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纯粹的自私。”

是否无数鱼群正向我们奔来
巨鲸是否如同我们难以安睡
蜂拥而至满是钙化的白骨与贝壳

惊奇于一次次错觉
你大声笑了
“这大海究竟是梦想
还是恐惧的源头?”

5

携带的秘密
消失于午后的航班
成为多年后无数遍怀疑的真实

我仍会想起那片沙滩
胆怯身后无数消散的脚印

我们都曾在彼此面前体无完肤
把孤单葬身海的轻浮
渐次清晰的却是老去的背影

直至有天突然惊醒
把一生经历赋予海水

只有海容纳人间的浩瀚
舔舐一切污浊
破解压抑的障碍
把所有的片段逐一释放

是的,对于眼前的世界
我们已无力索取更多

2020.5.5-7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