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诗

◎纳兰寻欢



 


《但现实是残酷的》

 
我常常想
如果你能长在
她身上
或者她能长在
你身上
那该多好
 
 
 
 
 
《于是我只能》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把你想象成
是她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把她想象成
是你
 
 
 
 
 
《瘦地里的苞谷杆才好吃》
 
女儿要高考了
一直放松的我
突然很担心
我忘了告诉她
瘦地里的苞谷杆
才好吃
如果出现这样的题
她该怎么办
 
 
 
 
 
《窗外霞光正盛》
 
麻将的中途
有人离场
窗外霞光正盛
过一会儿
他就会回到家
他这几天的郁闷
都会被赢钱的欣喜
冲击到九霄云外
见到老婆
他会故作沉静
说你们吃饭了吗
哦你们吃了呀
那我自己吃一点儿
见到孩子
他会甩出几十块零钱
拿去吧
随便买些什么
然后他就开始盘算
明早要早点起床
坚持锻炼身体
遇上熟人
坚持请人家吃早餐
如果每天坚持跑步
坚持吃早餐
身体便会越来越好
不过身体好了后要干什么呢
希望疫情快点过去
闲暇之余看场电影
那可比打麻将有意思多了
然后就是好好工作
要尽力而为而不思上进
然后就是不喝酒
不抽烟
喝酒抽烟不如看看天
然后就是多睡觉
多管孩子
一个人的时候
多写点东西
多和孤独做好朋友
往往能吸收巨大的能量
说到能量
他深吸一口气
又深呼一口气
“去浊纳清”
而窗外霞光正盛 
 
 
 
 
 
《一个人》
 
一个人
坐在一个
干净清爽的房间里
吃一碗牛肉粉
专注地
看手机
接下来
他就要走到
蓝天白云下
安心地
不知岁月之过矣 
 
 
 
 
 
《热》
 
晚上还热
脱掉外衣也热
开了空调仍热
高热
内热
就像需要办的事
一项不赶一项
人根本就冷静
不下来
 
 
 
 
 
《两个女生中的一个》

邻桌
两个女生中的一个
吃完炒饭去接水时
连我的也
接了一杯
 
 
 
 
 
《读臻一〈那些被你当作梦的事情〉有感》
 
 
一列火车驶过
又一列火车驶过
火车上
有没有你认识的人
你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冷风中
太阳能的灯光
格外畅亮
 
 
 
 
 
《每一天都与众不同》
 
我说去开会的
结果签了几大堆材料
我想去吃羊肉粉
便去吃了一碗羊肉粉
接下来的事
只有接下来才知道
他说
每一天
都与众不同 
 
 
 
 
 
《把我笑开了》
 
做饭给孩子们吃好
我就往外走
女儿看着我
哼哼地
我说做饭给你们吃好
我还要去开会
女儿说
四个人开的会吗
我说20多个
女儿说
五桌啊
 
 
 
 
 
《挖煤》
 
青春说他挖过煤
出过家
打过工
我说煤我也挖过
那主要是把父亲
挖下来的煤
从槽子里面背出来
过称
那时我大约
十二三岁
那时我个子
应该还很小
我背着一百多斤重的煤
从槽子里面出来
裹底几乎
占据了我的整个身子
我在黑黑的槽子里
背着重重的煤
摸黑出来
累极了
便用打杵
休息一下
我终于从长长的
陡峭的槽子里出来了
终于站在称上
虽然两腿打颤
但有一种就要解放了的
轻松和欣喜
然后我将这
一百多斤煤
腰一弯
头一低
就倒在了地上
我看看远方
跺跺脚
又钻进了槽子
里面去
去迎接新一轮的
负荷
之所以觉得
是十二三岁
是因为我约十四岁
读初二时
父亲便被塃
打断了腰杆
从那以后
我们再没进过槽子
 
注(方言):槽子,即煤井;裹底,即背箩。
 
 
 
 
 
《天黑下来》
 
天黑下来
如果倒着推
天就会亮起来
一团黑云罩在夕阳上
像古代皇帝的顶冠
黑云和夕阳下面的远山
也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看了容易使人发颤
近处是一帮孩子
在玩游戏
突然有一个被打哭了
他们不欢而散
这样慢慢地
天更亮了
太阳开始火辣
大人们有的在田地里劳作
明白人知道是一群人在磨洋工
他们最后都能领到一百
或一百二的工钱
再退
再退
凉风送爽
七月的清晨
早锻炼的人渐渐减少
渐渐有人在深山大吼
这时候天快亮了
可以不倒着推了
可以顺着推了
顺应自然了
 
 
 
 
 
《他们那么好》
 
半夜点开霍小智
发现她在昨天
傍晚发的一句话
“需要一个倾听者,管饭。”
觉得好玩
同时觉得这句话
应该跟横无关 
 
 
 
 
 
《她叫周明花》
 
她叫周明花
为了和秦匹夫呼应
又取名晋晋
在漩涡
有一天傍晚发朋友圈说
出去转了一圈
又提回来邻居们送的
一大篮子菜
总是这样
一出去就会提回来菜
吃不完
冰箱里面都塞满了
 
 
 
 
 
《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
他才能理解
他对她说的一天
胜似一年
一天胜似一生的话
她离开他后
他每天都在盛大的回忆中
看见花迅速盛开
雨掀起一场场风暴
在这枚小小的宇宙 
 
 
 
 
 
《我在睡觉》
 
我在睡觉
脸一面对着夕阳
我能感到
夕阳的光亮和热度
是孩子把我拍醒
他给我说了一句
很特别的话
那话
是要我去办一件事
但要去办那件事
得先亲他
我在他的脸上
响亮地亲了一口
他还要再亲
可这回
他的脸就像影子
我要么亲不到
要么亲到了
也像没有亲到
 
 
 

《铜铃》
 
铜铃静静地躺在山中
它已经生锈了
我相信这世上
只有两个人知道它的存在
一个是我
一个是遗失铜铃的人
但我不知道
这两个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因为我不知道
它是不是我丢失的那一只铜铃
 
 
 
 
 
《她要横跨隔离带》
 
我要走天桥
我说车多
人家看见也会说闲话的
但她不听
所以
就剩我一个人
走天桥
 
 
 
 
 
《夏天行将结束》
 
一夜酒后
我变得软塌塌
蔫巴巴
轻飘飘的
前面的女人
穿着超短裙
打着小黄伞
走在“浓荫匝地”
在一阵风来之前
 
 
 
 
 
《斑马》
 
兄弟
这是我近来
第N次
打开你朋友圈了
依然只出现
一条直线
你既没有发新诗
我也不能往回
翻看你的诗
你是不是
专心做豆腐去了
还是带上你的妻子
去旅游了
今天早上
我本来打算
去跑步的
但外面下着雨
淅淅沥沥的雨声
让我又想起了你
和你的安静
 
 
 
 
 
《天明》
 
天明
听到门响了数次
起来
又一点动静没有
 
穿上衣服
准备去跑步
却看见窗外
有人打伞而行 
 
 
 
 
 
《醉鬼》
 
连续三天喝酒
第三天深夜
他站在镜子前
看那
嘴皮上的白沫
担心起了你
 
 
 
 
 
《夏末初秋》
 
着急送女儿去火车站
将钥匙遗落在了办公室
返回来取时
阳光畅亮
天纯蓝而深远
清风
吹过身上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